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第4章迎親

流云城是蒼風帝國最小的城,小的都不適合被稱作一個城,稱為小鎮或許更合適。流云城不僅面積最小,地理位置也最為偏遠,這里的人口、經濟、以及綜合玄力等級,在整個蒼風帝國都是墊底,流云城的居民甚至經常自嘲這里是被天玄大陸遺忘的角落。蕭門這種在蒼風帝國根本不起眼的存在,在流云城中卻是貨真價實的巨頭。
  今天的流云城格外熱鬧,原因自然是蕭澈和夏傾月的大婚。蕭澈娶妻也就罷了,壓根不會有人關心,但夏傾月出嫁,絕對是足以轟動整個流云城的大事。
  夏家并不是一個純粹的修玄家族,而是世代從商,雖然財富在整個蒼風帝國不算什么,但在流云城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巨富。不過,這絕對不代表夏家力量薄弱,有雄厚的財富,自然請得起大量的高手來守護家產。夏家現任家主夏弘義有一雙兒女,夏元霸和夏傾月,而這對兒女對從商都是毫無興趣,反而專注于修玄,而夏弘義對此也是聽之任之,從未反對過。在夏傾月展示出轟動流云城的天賦之后,他更加不會阻止。反而因為夏傾月的驚人天賦,流云城各大家族經常性的表現出一些示好的舉動……畢竟,夏傾月可是公認的有可能在將來達到地玄境,甚至天玄境的人,到時候,夏家不但財富,實力也將稱霸流云城。
  但如此的夏家,卻要讓全城最璀璨的天之驕女嫁給蕭澈這種沒半點前途的廢渣,不知讓多少人惋惜……當然,更多的是羨慕嫉妒恨。
  既然是夏家嫁女,場面自然不會寒酸。蕭澈剛一出門,便看到門口鋪了一條長的夸張的紅地毯,這條紅地毯是蕭家大門為起點,在曲折中延伸向夏家的方向。夏家和蕭家的距離不算太遠,但也絕不算近,十幾里還是有的。也就是說這條紅地毯起碼有十幾里長……除了夏家,整個流云城沒有哪個家族會有如此驚人的手筆。
  蕭家的迎親隊伍一出現,流云城的街道頓時熱鬧了起來,看熱鬧的人堆滿了街道兩側,隨著隊伍的前行,各種竊竊私語聲傳入到蕭澈的耳中。
  “看!那個就是蕭家五長老蕭烈的孫子蕭澈,據說天生玄脈殘廢,這輩子都不可能突破初玄一級。”
  “哦,我還是第一次見。”
  “你沒見過他很正常,有個那么牛x的爺爺,自己卻是廢物一個,換你你還有臉經常出門嗎?唉,夏傾月居然嫁了這么一個人,真是老天瞎眼啊!”
  “據說當年他的父親蕭鷹和夏弘義是拜把子兄弟,夏傾月出生的時候差點沒保住,幸虧蕭鷹消耗大量玄力相救才保了下來,夏弘義當時就承諾夏傾月十六歲的時候嫁給蕭鷹的兒子當媳婦,過了沒多久蕭鷹遭到刺殺,因為玄力大量消耗,無法抵抗,直接身隕,夏弘義更是自責……如今夏傾月十六歲,雖然蕭鷹的兒子是個廢柴,但夏弘義一生重情重義,絕不愿違背當年的承諾,否則,這貨怎么可能娶到夏傾月。”
  “唉!夏傾月是我們流云城的明珠,這蕭澈如果拿掉蕭門五長老孫子的身份,簡直連個爛泥都算不上。我都比他強一百倍!這個世界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我夢中的女神居然要嫁給這樣一個廢物,我不甘心的想死啊啊啊!”
  馬背上的蕭澈眸若深潭,晶亮幽深,神儀明秀,風度翩然,一身大紅喜服,長發飄揚在他的身后,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飄逸出塵的氣息,耳邊各種聲音議論聲,各種嫉妒、不甘、嘲諷、怨恨、羨慕、不屑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卻仿佛是無知無覺,臉上始終帶著幾分云淡風輕的笑容,倒是不知將多少女孩子看的丟了魂一般的眼神迷離。
  雖說蕭澈的玄力極渣,但長相絕對不差,即使比之蕭玉龍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再加上極少出門,玄力低微,看上去很是羸弱白嫩……活脫脫一個小白臉!
  所以,就算無數青年才俊對蕭澈怨恨嫉妒的牙癢癢,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認,就相貌而言,這個蕭澈似乎還真配得上夏傾月。
  “我還以為這個蕭澈今天會坐轎,沒想到居然是騎馬,而且這氣質神情……好像和傳聞中的不太一樣啊。”
  “切!他一個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廢柴,今天卻要迎娶我們流云城的明珠夏傾月,當然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還怕露臉?”一個聲音恨恨的說道。
  “聽說宇文家的那些大少爺,還有城主家的公子一直都狂追夏傾月,你說他們僅僅會不會來搶親?”
  “得了吧!蕭澈不算個什么,但他爺爺可是蕭烈,咱流云城的第一高手,城主見了他都要禮讓三分。他兒子掛了,就這么一個孫子,肯定護犢子到骨子里,有人來鬧事,蕭烈還不暴怒!誰敢來觸這霉頭!何況這又不是逼婚,誰敢來鬧事,惹的還有整個夏家。估計現在那幾家的公子都被牢牢鎖在家里呢。”
  迎親隊伍走的不急不緩,十幾里的路硬是走了近一個半時辰。
  “姐夫!!”
  剛近夏家大門,隨著一個粗獷的叫喊聲,一個高大粗壯的身影便快步的向蕭澈跑來。這個人看上去年紀不算大,卻起碼有兩米多高,身體更是壯若公牛,跑動時連地面都在隱約搖晃。蕭澈看著他跑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瞪大眼睛道:“元霸!我們才不到一個月不見,你怎么又高了這么多!!”
  這個男子……準確的說是個男孩便是夏傾月的弟弟夏元霸,今年十五歲……沒錯,真的只有十五歲!但單看他的體型,絕對沒有人能想到他今年才剛滿十五歲!兩米多的身高……蕭澈騎在馬上,頭頂才堪堪與他平齊,體重更是超過350斤。不過如此體重的夏元霸絕對不是虛胖,他身上的肌肉都是高高鼓起,還隱約有著黝黑的金屬光澤,蘊藏著相當驚人的力量。他的玄力只有初玄境四級,只能算中庸稍微偏上,但卻是力大無窮,即使和初玄境六級的人交手也絕對不虛。
  夏元霸是蕭澈唯一的死黨,他從小就一直喊蕭澈姐夫,兩人一起玩到大。八歲之前,夏元霸還是黑黑瘦瘦,經常被人欺負,八歲之后,夏元霸如同吃錯藥般身高體重暴增,飯量和力量也變得越來越驚人,如今到了十五歲……單看臉還隱約能捕捉到些許稚嫩,但體型……簡直就是怪獸級別的!
  聽了蕭澈的話,夏元霸摸摸頭,一臉窘相道:“這個……我也沒辦法啊。老爹天天讓我減肥,但讓我餓肚子,比殺了我還難受啊。”
  “……”蕭澈無語。才十五歲就是這狀態,成年之后……簡直不敢想象啊!
  夏元霸的飯量,蕭澈可是見識過多次,也還好是他生在夏家,要是生在普通人家,估計早已吃的傾家蕩產。
  “嘿嘿,姐夫,今天你可就正式成為我的姐夫了。”夏元霸憨厚的笑著,對于姐姐嫁給蕭澈,他是很開心的,甚至一直在巴望著這一天。因為在他看來,有那么厲害的姐姐當老婆,就再也沒有人敢看不起蕭澈了。
  “快進來,姐姐這邊已經準備好了。”說到這里,夏元霸一拍腦門:“哦對了,我去開大門。”
  說完,夏元霸奔向夏家大門方向,奔跑時活生生像一座移動肉山。
  迎親隊伍進入夏家,剛一進門,蕭澈就看到了正微笑看來的夏弘義,他連忙下馬,走到夏弘義身前,恭敬行禮道:“夏叔叔。”
  “呵呵,都這個時候了,還叫我叔叔嗎?”夏弘義溫和的笑道。他的身材不高,人至中年也多少有些發福,整個人看上去甚至有些憨厚,但整個流云城沒有一個人敢小看他。
  蕭澈目光一斂,再次恭敬道:“岳父大人。”
  對于夏弘義,他一直是很敬重的。因為他是父親的拜把子兄弟。從小到大,他受到了無數白眼,而夏弘義一直對他關照有加,即使天生玄脈殘廢,他依舊不違背當年和父親的約定,在夏傾月十六歲那年主動將她嫁給蕭澈。
  “呵呵,好!”夏弘義點頭,伸手拍了拍蕭澈的肩膀:“澈兒,從今天開始,我就把傾月交給你了。雖然你不是什么大英雄,不是什么權貴,但就沖你是蕭鷹的兒子,我就可以很放心的把女兒嫁給你。你的父親蕭鷹絕才驚艷,重情重義,能和他成為兄弟,是我這輩子最不后悔的事。你是蕭鷹的兒子,就算玄脈破損,我也絕不相信你將來會是一個平凡之人。”
  “好好對我的女兒,至于那些流言蜚語,隨他去吧。”
  蕭澈目光微動,然后緩慢而堅決的點頭:“岳父大人,你放心,雖然我現在為人所不屑,但潛龍在淵,必有覺醒之日,到時,我會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還有嘲諷夏家找了個廢物女婿的人乖乖閉嘴。”
  夏弘義頓時怔住……他所熟知的蕭澈一直都是文文弱弱,脾氣溫和之余,還經常會不經意的露出自卑之態。但如今卻對著他說出如此的豪言壯語,而且目光凌厲,神情泰然,眼神更是深邃的讓他有一種無法看清的感覺……全然不同于以往羸弱的姿態。
  “好!”夏弘義點頭,再次拍了拍蕭澈的肩膀:“我相信蕭鷹的兒子絕對不會就此平凡,我會等著看你潛龍騰淵的那一刻。好了,傾月那邊已經準備好,去吧。”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