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4)      第1111章告慰(04-24)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4)     

第5章大婚

在兩個伴娘的攙扶之下,夏傾月終于出現在了蕭澈的眼前。她頭戴大紅色的鳳冠,鳳冠垂下的細密珠簾將她的整個面部完全遮蓋,讓人無法看清她此時的容顏和神情。黑亮的長發柔柔的綰于身后,身著四喜如意云紋錦鍛所制的直裾式大紅喜袍,腰身束起,勒出纖纖柳腰。腰間佩帶著玲瓏玉帶,玉帶之下垂著細細的珍珠流蘇,足踏金絲履,一身華麗的裝扮在她身上更顯奪目之極。
  夏傾月在伴娘的攙扶下緩緩向花轎旁的蕭澈走來,每一步都輕渺優雅,如同踏在云端。同樣是行走,普通女子是走路,而在她身上,卻如仙子點云,這再平常不過的姿態都是美不勝收,看的蕭澈也是一陣賞心悅目。
  夏傾月終于來到花轎前,兩個伴娘也松開手,向后退步。按照蒼風帝國的婚禮習俗,將是由新郎將新娘攙入花轎,蕭澈向前一步,向夏傾月伸出了手,夏傾月也是柔夷輕抬……然而,就在夏傾月的手即將搭在他的手掌時,一股刺骨的冰冷猛然從蕭澈的手上傳來,讓他的整只右手乃至右臂都在刺痛中變得僵硬,再也無法動彈半分。夏傾月的手懸空覆在蕭澈的手掌上,身體輕緩優雅的進入花轎之中……而在旁人看來,她是手掌搭在蕭澈的手上后被蕭澈攙扶而入。
  手上的冰冷感緩緩消失,蕭澈的手臂垂下,表情淡然,不發一言。除了在冰冷感襲來的那一剎那蹩了一下眉頭,再無其他表情,更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
  此時如果掀開夏傾月頭上的細密珠簾,會看到她的美眸之中閃過一絲訝然。但馬上又歸于冷漠。
  蕭澈上馬,迎親隊伍頓時浩浩蕩蕩的折返,夏家的送親隊伍也緊隨其后,直奔蕭門而去。
  又是一個半時辰后,隊伍回到了蕭家門口。這一去一返用時很長,卻是順風順水,風平浪靜,壓根沒出現很多人盼望的搶婚大戲,這倒是讓不少心理不平衡的人大失所望。
  蕭烈早已親自站在門口,迎接著前來的賓客。當然,沖著蕭澈來的一個巴掌數的過來,基本都是沖著蕭烈和夏家而來。以蕭烈在流云城的聲威和夏家廣達的門路,賓客相當之多。蕭家大門之外,來看熱鬧的人更是多不勝數,將道路擁堵的水泄不通。而這些人,顯然都是來目睹流云城第一美女出嫁的。
  夏傾月的花橋緩緩的停了下來,喧鬧聲中,簾子的一角被掀開,她的侍女夏冬靈輕輕說道:“小姐,已經到了。”
  然后,一只手伸了出來,在夏冬靈的攙扶下緩緩走下。在她剛出花轎的那一刻,周圍原本喧鬧到震耳的聲音一瞬間安靜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又一個的抽氣聲。
  時間已接近中午,陽光格外明媚柔和,瀲滟的日光映著她身上的鳳冠霞帔嫵媚明耀,傲然生輝,熠熠閃光刺的人眼花繚亂。她頭佩四屏鳳冠,高挽的云髻上點綴著精美絕倫的金簪子,下面垂著數條雕鏤鸞鳳金步搖,身穿如意云紋錦鍛大紅喜服,腰系同色同紋寬錦帶,足踏金絲履,大紅的金絲鸞鳳冠墜滿細長的明珠流蘇,隨著明珠流蘇的輕擺,黛眉雪膚,明眸玉唇若隱若現,精致無暇。雖未露容顏,卻已猶如天女謫塵,美的不似凡間。
  一陣陣壓抑不住的吸氣聲交疊在一起,不知多少人直接眼睛發直,半天回不過神來。這就是夏傾月的魅力,未露容顏,僅憑超凡出塵的氣質和身姿,便如同一個從畫中走出的仙女,絕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一條紅綢子被夏冬靈纏在了夏傾月的手上,而紅綢的另一端自然是系在蕭澈的手上。蕭澈面帶微笑的走在前方,牽引著夏傾月跨過火盆,跨過馬鞍,踏過夏家門檻,直奔大廳。
  進入蕭家大門,耳邊的喧鬧聲依舊不減。蕭澈神情不變,腳步不停,他自然是很想這場婚禮能早點結束。
  這里是蕭門的中心議事大廳,能有資格把這里用作婚禮殿堂的,也唯有蕭門門主或長老一系。為了這場婚禮,里面經過了很大規模的裝飾,目光所及,雕梁鑲嵌著黃水晶,四壁雕畫雙龍戲珠,之上嵌著若干顆珍稀明珠,大紅地毯一直穿過大廳正中央,筆直蔓延到正前方的金階下,金光淡淡,將被裝飾的金碧輝煌的大廳照耀的更加璀璨奪目。當然,蕭門不會愿意為了蕭澈花這么大的手筆,這些都是來自夏家。對于女兒的大婚,夏弘義毫不吝嗇。
  大廳的最高處,蕭烈和夏弘義已經落座,都是滿臉帶笑的看著蕭澈和夏傾月走進。紫檀席案分居紅毯兩側,左右各三排,也都已經坐滿了人,蕭門門主蕭云海赫然在座,蕭門其他四長老也都在其中。當蕭澈滿面春風的走進時,他們表情依舊,但眼眸深處,齊刷刷的表露出不屑之意。
  蕭門作為修玄世家,有著直系玄脈的蕭澈卻是天生玄脈殘廢,這簡直就是蕭門的恥辱。如果不是因為他是五長老蕭烈的孫子,早已被驅逐到蕭家產業中去,而不可能留在蕭門之內……而如果他娶的不是流云城最受矚目的夏家千金,他們別說親自到場,連過問都會懶得過問一下。
  對于蕭澈,他們在提到或聽到這個名字時,想到的只有“廢物”二字,別說關注,連長相都記不太清。在天玄大陸,沒有實力就沒有尊嚴,即使是在同一個家族之中……這就是現實。
  而那些蕭家年輕一輩的人表情也都出奇的一致。目光落在夏傾月身上時,他們流露出無法壓制的迷戀,而轉移到蕭澈身上時,眼中的妒火幾乎都要噴發出來……這個在蕭家連外系弟子都看不起的終生殘廢,居然娶了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流云城第一明珠,看著兩人牽著紅綢一起邁進婚姻殿堂,那種感覺,簡直比生吃了死蒼蠅還要難受。
  婚禮司儀是主管蕭家后勤的大總管蕭德,大婚儀式在他的叫喊聲中正式開始。
  司儀開始從介紹新郎新娘,到宣讀到來貴賓……蕭澈一直表情如一,心如靜水,至于司儀后來的話,他已經懶得去聽,心中反復思慮著一個他在意的問題……
  在夏家,夏傾月即將碰到自己手時,手中傳來的驟冷感是什么回事?難道是某種玄功?但流云城中,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玄功。夏傾月能在十六歲達到初玄境十級,是個讓人驚嘆的天才無疑……但就等級而言,畢竟還處在最基礎的初玄境,這種境界之下竟能無聲無息的釋放出那么冰冷的寒氣,讓他的整只手臂都完全無法動彈……究竟是什么樣的玄功,竟能在這樣的等級下發揮如此驚人的威力!
  還是……十六歲就達到初玄境十級的夏傾月……依然隱藏了實力?
  司儀念誦的聲音在這時停止。短暫的停頓后,高了八度的聲音再度響起:
  “一拜天地!”
  蕭澈的心神迅速回轉,他側目瞥了身側的夏傾月一眼,和她的身體同時曲下,共拜天地。
  “二拜長輩!”
  兩人的身體轉過,對著蕭烈和夏弘義的方向恭敬一拜。蕭烈含笑點頭,慈愛的看著蕭澈和終于進門的孫媳婦,夏弘義同樣微笑滿面,沒有哪怕一絲對這個婚事的不滿不愿。
  “夫妻交拜!”
  蕭澈的身體轉向了夏傾月,幾乎同一時間,夏傾月的身體也已轉向了他……動作沒有任何的猶豫和遲緩。這讓眾多在場的蕭門年輕一輩暗中咬牙。在他們想來,夏傾月絕對不可能愿意嫁給蕭澈這個十足十的殘廢,會到今天這一步,必然是夏家所逼迫的。但讓他們無比失望的是,一直到這一刻,夏傾月表現的都是中規中矩,沒有一個人從她身上捕捉到抵觸的痕跡。
  兩人弓身交拜,身體彎下的那一剎那,透過微散的珠簾,蕭澈捕捉到了一抹清冷的眸光……清冷的幾乎沒有一絲感**彩的存在。
  到了這一刻,本該響起熱烈無比的拍掌聲、大笑聲、歡呼聲。但大廳中只有幾聲稀稀拉拉的拍手聲,尷尬至極。
  “呵呵,五長老,還有夏老弟,真是恭喜了。”蕭云海在這時起身說道,他今年四十歲出頭,面相溫和。
  “的確是該對五長老表示大大的恭喜啊。”蕭云海身邊的大長老蕭離不咸不淡的接口道,任誰,都能聽到他話中的陰陽怪氣。
  二長老蕭博也怪笑兩聲,慢吞吞說道:“五長老得了這么一個孫媳婦,我們整個蕭門都是倍感榮光啊。夏家世代從商,找了這么一個女婿,嘿嘿,也很是不錯。恭喜恭喜啊。”
  大廳里的氣氛頓時冷凝了幾分,他們口中道著“恭喜”,但其中的嘲諷意味,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