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17 我是神醫你信嗎

夏傾月到底是不是初玄境十級的玄力,蕭澈很清楚,但蕭玉龍卻是當然不會知道。夏傾月起了真怒,剛才的一記至少用了七分的玄力,看著倒地的蕭玉龍,她收回手掌,淡然道:“看來蕭大少并不是很擅于切磋,請回吧。”
  趴在地上的蕭玉龍直接懵了過去……他本以為以自己入玄境三級的玄力,調戲一個夏傾月還不是手到擒來,怎么也沒想到才一個照面,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整個人就已經狼狽不堪的倒在地上,他瞪大眼睛,赫然看到眼前的地面上落著兩顆帶血的大門牙。
  蕭玉龍連忙從地上站了起來,面容一陣痙攣,他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么狼狽不堪。可以說以他蕭門大少的身份,這輩子還從未如此狼狽過……還是在他最仰慕,最渴望得到的女人面前。不過蕭大少畢竟是蕭大少,他硬生生的把口中的咸血咽下,臉上居然還露出了相當溫和俊雅的笑:“夏小姐初玄境十級的玄力果然名不虛傳,在下剛才的隨手試探,倒是有些小瞧了,那么,這一次,夏小姐可要注意了。”
  掉了兩顆大門牙,蕭玉龍說話時口中直漏風。說完,他已經雙手抬起,直接把全身的玄力都調動了起來……他很天真的以為,剛才之所以吃了個大虧,完全是自己隨意出手,而夏傾月卻是毫不留情的全力出手所致。以他入玄境三級的玄力,怎么可能對付不了一個初玄境十級的夏傾月!
  蕭玉龍腳步前移,三個錯步后,雙手齊出,直纏夏傾月的手臂而去。他的舉動讓夏傾月在厭惡之余,耐心全消,右臂猛然甩出,隨著紅袖的飛舞,一股微帶冰冷感的玄力狠狠的掃在了蕭玉龍的臉上。
  這股玄力并沒有帶冰云訣,但也絕不是蕭玉龍能接下來的。
  “砰”的一聲,蕭玉龍的右臉直接陷了下去,整個人向后飛起,如被抽飛的陀螺般在空中至少轉了七八個圈,然后重重的落在院外,三顆帶血的牙齒也從先后落下,兩顆直接砸在蕭玉龍的臉上。
  “切磋已經結束了,不送。”夏傾月目不斜視,仙音冰寒。
  蕭玉龍整張右臉通紅一片,猶若染血。現在,他就算是個傻子也該明白他入玄境三級的玄力在夏傾月壓根就不夠看。他捂著劇痛的右臉站起,有些驚懼的看了夏傾月一眼,喘著粗氣,沒有再說一個字,跌跌撞撞的離開。
  蕭玉龍一路來到了藥事房,剛要進門,卻發現蕭澈剛好從里面走了出來,左手提了個藥罐,右手提了個包裹。一看到蕭玉龍,蕭澈立馬一臉熱情的迎上去:“玉龍哥,你怎么來這里了?哎呀!玉龍哥,你的臉……這這這……發生什么事了?”
  看到蕭澈,蕭玉龍猛一咬牙,冷哼一聲,直接沖入藥事房中。少頃,里面傳來蕭門首席藥師蕭古那震驚失措的聲音:“大少爺……你這這這……是誰這么大膽子,竟然對你下這樣的毒手!”
  “無妨……在后山練功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下來……”蕭玉龍的聲音里透著明顯的痛楚。他當然沒臉說出自己現在的德性是因為調戲夏傾月而被夏傾月教訓。
  “這還無妨!?頰骨有不小程度的碎裂,牙齒掉了五顆,還有三顆被震斷至少一半……這些都是沒辦法再長出來的啊……”
  蕭澈還沒有走出太遠,傳到耳中的聲音讓他的背脊一陣涼颼颼的。
  這女人……下手也太特么狠了!
  毒死自己的弒心散有十之**是來自蕭玉龍,本來想借夏傾月的手先給他來點小教訓……這尼瑪哪里是教訓?簡直是往死里揍啊!
  想到今天清晨自己還拿爺爺當擋頭去牽她的手,蕭澈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回到自己小院時,夏傾月正靜靜的站在院子中。看到他回來,她淡淡出聲:“蕭玉龍來過。”
  “啊,嗯,這個我知道。剛剛在藥事房見過他了。”蕭澈小心的看了一眼夏傾月的臉色,很是謹慎的說道。
  夏傾月沒有再理會他,微微閉目,身體周圍,盤踞著一層冰冷的寒氣。
  “傾月老婆,我能不能問你個問題?”蕭澈向前一小步,開口說道。
  “?”夏傾月毫無動靜。
  “你的玄力到底是什么層次?”能把蕭玉龍虐成那狼狽樣,至少也該是入玄境五級!十六歲入玄境五級……這要是傳開,流云城還不徹底炸了鍋。
  夏傾月依舊毫無動靜,完全沒有要回答他的跡象。
  被無視的蕭澈一臉的郁悶,看夏傾月的樣子,應該是在靜默的修煉著冰云仙宮的獨屬玄功冰云訣。他不再說話,把手上的東西往地上一放,身子向后一倚,雙手抱胸,一臉悠然的看著安靜中的夏傾月。
  這一看就是整整一刻鐘過去。
  夏傾月以往常待閨中,修行冰云訣時,除了她的師傅會偶爾在旁指點她,其他時間都是一人靜處,絕無其他人打擾……更不要說被一個男人雙眼直勾勾的看著。
  她雖然閉目靜立,凝神收心,全身冰云訣流轉,但依然能感覺到蕭澈就站在那里看著她,而且是一直看,一直看……目光幾乎沒有片刻的移開。那直刺刺的目光一遍遍的掃過她全身每一個部位,讓她根本無法完全靜得下心來,全身各種不自在……畢竟,她還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女孩,要她做到真正的心若止水實在有些強人所難。
  整整一刻鐘,蕭澈還是站在那里目光直直的看著她。夏傾月終于再也忍耐不住,美眸睜開,側目冷聲道:“你老看著我做什么!”
  “等著你主動和我說話啊。”蕭澈一臉無辜道。
  “……”夏傾月忽然有了一股要殺人的沖動。
  “咳咳,其實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說,剛才又怕打擾你練功,所以只好一直等著了。”蕭澈直起身來,滿臉的真誠。
  “……什么事?”夏傾月強壓怒氣道。
  “嗯,是這樣。”蕭澈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他向前幾步,走到夏傾月身前,侃侃而道:“今天清晨,我在握住你手的時候……哎哎!不不不許動手!我這是在說正事,正事!”看到夏傾月眸中忽然露出的殺氣,蕭澈連忙倒退了好幾步,神色也變得戒備起來……剛才蕭玉龍那慘樣就是血淋淋的教訓啊……總算夏傾月沒真的動手,蕭澈小舒一口氣,接著說道:“握你手的時候,我順便試了下你的脈象,發現很有問題,非常有問題。”
  他的話沒有讓夏傾月的眸光出現一絲一毫的波瀾……壓根不信。
  雖然今天早上被他牽住手時,的確感覺到他在偷偷摸她的手腕,但他一個全流云城都知道的蕭家羸弱男,知道個毛線的脈象。
  但蕭澈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夏傾月心中微震。
  “每日凌晨三時,你是不是都會從睡夢中醒來?而且醒來后的兩刻鐘內全身冰冷,四肢酸痛。”
  夏傾月眸光一動,下意識道:“你怎么知道?”
  蕭澈繼續說道:“還有,自從修煉冰云訣后,每次玄力突破,接下來大概兩三天內,是不是都會全身冰冷,四肢酸痛,食不下咽,夜難安眠?”
  夏傾月的眸光再次劇烈動蕩……因為蕭澈說的,分毫不差!
  “還有……”蕭澈腳步移動,一直走到院門的方向,直到半個身體都被擋在了院門外,才一臉正色道:“上一次的……嗯……啊……大姨媽是不是大概晚了七八天?”
  夏傾月:“!#¥%……”
  沒有感覺到來自夏傾月的殺氣,蕭澈這才小心翼翼的從院門外又走了回來:“這次相信我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夏傾月微微蹩眉道。
  “脈象!”
  “你會看脈象?”
  “我說我是個神醫,你信不信?”蕭澈一臉真誠的說道。
  “想開玩笑的話,去找你的小姑媽吧。”夏傾月面無表情的側過目光。
  蕭澈當然不會指望夏傾月相信,她要是真信了那才有鬼:“這些可都是很嚴重的病狀,你就不問問怎么調理?”
  “不必了。”夏傾月冷然出聲:“冰云訣是冰云仙宮獨屬玄功,奧妙無盡。而初修冰云訣,身體難以適應寒氣,都會或多或少出現一定的負面反應。這在冰云仙宮,是人人皆知的常識,所有師姐妹,甚至師傅師祖一輩,都是如此。冰云訣達到一定境界,這些負面反應自然會全部消失。”
  “嗯嗯,你說的沒有錯。”蕭澈深以為然的點頭,然后笑呵呵的說道:“不過我也總算有些明白為什么一入冰云仙宮就必須禁情禁欲了……因為冰云仙宮的女人就算有了男人,也根本不可能生育嘛。這傳出去多有損冰云仙宮顏面,還不如直接斷了冰云仙宮弟子找男人這條路,也就能把這個相當不光彩的秘密一直保下去咯。”
  夏傾月的柳眉猛然斜起,目光驟然變冷,她第一次,對蕭澈生出了真正的怒氣:“住口!我可容忍你胡言亂語……但絕不許你辱及我的師門!你再說半句這類的話,我絕不原諒!”
  之前一副小心翼翼、畏畏縮縮姿態的蕭澈此時卻是半點畏懼的神色都沒有,然而淡淡一笑,悠然道:“我有沒有說錯話,我自己很清楚。我還可以告訴你……玄力越強,壽命則越長。但,從你的脈象上,我可以無比確定,同等玄力,你們冰云仙宮之人的壽命,要比其他宗門的短上近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我說的對,還是錯?”
  蕭澈的話如同在夏傾月的耳邊響起一記驚雷,讓她那雙美麗的眼瞳出現了剎那的收縮。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