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24 劇變三

蕭烈原本對蕭宗來的人抱有著很大的期待,蕭宗宗主之子,想必應該是天上神龍般的人物。
  但一見之下,卻是大失所望。他沒有看到大宗門直系子弟該有的氣場、風度、涵養以及適當的傲然,看的卻只有目空一切的傲慢和眼神中讓人不舒服的陰戾,儼然一個在嬌生慣養和溜須拍馬中長大的紈绔子弟。但仔細一想,他也就釋然了……畢竟,這一個小小的蕭門,蕭宗根本不可能放在眼里,又怎么會真的派什么“大人物”過來。一個“宗主之子”的身份,也僅僅是從表面上表示對死去蕭崢的重視而已。
  “老爹,剛才聽他們說你和門主去遠迎蕭宗的人了,這么快就回來了?”蕭泠汐剛好過來給蕭烈送餐,滿是好奇的詢問道:“蕭宗的人已經來了嗎?他們都是什么樣子?是不是氣勢上特別嚇人?”
  蕭泠汐的話讓他想到了那個跟在蕭狂云身后的老者,點點頭:“蕭宗的人,當然是深不可測。不過,汐兒,蕭宗之人在這里的這幾天,你盡量不要與他們接觸,帶頭的那個年輕人不是什么善類。能避開就避開吧。”
  “啊?”蕭泠汐很是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輕輕點頭:“我知道了老爹,其實我本來就有一點點怕他們,畢竟,他們是蕭宗的人嘛,一定超級超級厲害的。”
  “就算好奇,也盡量別靠近他們。”蕭烈再次叮囑一番,輕吸一口氣,心事重重的走進院內。
  “老爹?你看上去有什么心事的樣子?難道發生什么特別的大事了嗎?”知父莫若女,蕭烈滿懷心事的樣子蕭泠汐一眼便看出,有些緊張的問道。
  蕭烈一怔,然后搖了搖頭:“沒什么事……”停頓了一下,想到如果自己不說出來,這個心思細膩的女兒說不定一整天都不會安心,只好緩緩說道:“蕭宗的人來這里時帶了一份禮物,叫做‘通玄散’,聽那個蕭狂云說,這個通玄散對破損的玄脈有很好的修復作用。所以……”
  “啊!可以修復破損的玄脈?真的嗎?”蕭烈的話還未說完,蕭泠汐已經激動的驚呼出聲,兩只小手也一下子握緊了衣角。修復蕭澈的玄脈,一直以來都是她最大的愿望,這幾年,她也一直在和蕭烈努力尋找著各種可能的方法。蕭烈的這番話,對她來說無異于天上仙音。
  “蕭宗的丹藥,效果絕非尋常丹藥可比,或許真的可以發揮奇效。”說到這里,蕭烈的神色慢慢暗淡下來:“只是,通玄散最主要的作用,是一定時間內加快修玄速度。現在,門主他們都將這‘通玄散’視為至寶,要讓他們把‘通玄散’用在他們眼中一無是處的澈兒身上……希望實在是渺茫。”
  蕭泠汐的表情一滯,蕭烈的話如同一盆涼水將她的所有興奮全部澆滅,她咬了咬嘴唇,堅決的說道:“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通玄散爭取過來。小澈才不是一無是處!他是最需要通玄散的人!”
  “我會拼盡全力爭取的。”看著女兒的神情,蕭烈長長的嘆息一聲。但心中無比清楚把通玄散爭取過來的希望有多小……或者說,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
  夜幕降臨。
  “我今天見到蕭宗的蕭狂云了。”
  房間里微晃著燭光,夏傾月坐在床邊,清淡的說道。
  “哦……是個什么樣的人?”蕭澈打了個呵欠,隨口問道,一副毫不關心的樣子。
  “人如其名。”想到蕭狂云看她的眼神,夏傾月的眉頭微蹩,眸中閃過一抹厭惡。她的師傅告訴過她蕭宗宗主的四個兒子中,其他三個兒子都算得上是人中之龍,唯有這個四兒子,是個十足十的草包,但偏又最受宗主寵愛,或許原因就是他年紀最小,又是正室所生的唯一一個兒子。
  “很正常嘛,蕭宗會派到這個地方的人,隨便用腦子一想就知道會是個什么貨色。不過反正也礙不到我什么事兒,頂多明天去跟著走個過場。”蕭澈聳聳肩膀說道,然后忽然眉頭一動,臉色微微凝重了起來,抬頭問道:“傾月老婆,你說你看到了他?那么他是不是也看到你了?”
  “沒錯……怎么?”夏傾月側目。
  蕭澈抬手點了點下巴,忽而說道:“你之前說過他是個名聲極壞的貨色,這類貨色……呼,傾月老婆,如果我沒猜錯,你師傅應該就在流云城附近吧?”
  “……你怎么知道?”夏傾月的臉上閃過一絲詫然。
  蕭澈沒有解釋,一臉認真道:“既然這樣,想辦法聯系你師傅吧,讓她最好明天到這個地方來……”想了一想,他的神情又變得輕松起來:“既然你師傅就在附近的話,那估計也就沒什么大事了,睡覺。”
  夏傾月纖眉微挑,細細的思索了一會兒,再想到下午蕭狂云看她的眼神,終于明白了蕭澈話中的意思,神色頓時一陣動容,下意識的伸手捏住了腰間一枚冰凌狀的傳音符。
  看著蕭澈在墻角整理著鋪在那的毯子,她眸光一陣微晃,嘴唇連續嗡動了好幾次,才終于發出聲音:“到床上睡。”
  “啊?”蕭澈轉過身來,瞪大眼睛道:“傾月老婆,你說什么?”
  夏傾月直接轉過臉去,不讓他看到自己此時的神情,冷冰冰道:“沒聽到算了!”
  “聽到了!怎么可能沒聽到!”蕭澈連忙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將手上的毯子一扔,飛速的撲到床上,笑嘻嘻的看著夏傾月:“傾月老婆,今晚你睡里面還是外面?”
  “……”夏傾月沒有說話,雪手一揮,將所有的紅燭在一瞬間拂滅。房間里頓時漆黑一片,她的心里也偷偷舒了一口氣,伸手把蕭澈推到里面,拉過毯子,蓋在兩人身上,側身背對蕭澈躺下,聲音清冷道:“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為了方便你凌晨三時幫我調理身體……不許做不該做的事!否則再也不讓你睡床!”
  “遵命,親愛的老婆大人!”蕭澈把被子一拉,嗅著上面殘蘊的少女體香,美滋滋的說道。
  現在一天要被蕭澈喊上幾十遍“老婆”,從最初的慍怒,到現在已不但是聽的無比自然,同時還讓她有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我是他老婆”的感覺。這種微妙的變化讓她心慌,更讓她茫然。她閉上眼睛,努力不去想這些讓她心緒紊亂的東西,沒過多久,就安和的進入睡夢之中。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到了凌晨三時,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時間,整個蕭門一片安靜,只能偶爾聽到蚊蟲嗡鳴聲。
  黑暗之中,蕭泠汐的院子里傳來了一聲輕微的“吱呀”聲,緊閉的房門隨著聲音緩緩打開,一個嬌小的黑影緩緩探出,在張望了周圍一會兒后,快速向外竄去。
  而黑影的身體還沒能踏出院門,一個高大的灰影忽然從天而降,落在了她的面前,一個少女的驚呼聲響起,隨后,是一個努力壓低的嚴肅聲音:“汐兒,這么晚,你要去哪里?”
  “啊!老……老爹!”被嚇了一大跳的黑影拉下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個楚楚動人的少女面孔,正是蕭泠汐。看著忽然出現在她面前的蕭烈,她一時慌了神:“我……我……我……”
  “唉!”蕭烈長長的一嘆,低聲道:“汐兒,你是要去偷通玄散,對嗎?”
  “我……我……”蕭泠汐低下頭,一陣支吾。
  “你是我的親生女兒,你心里想什么,我還能不清楚嗎?”蕭澈再次一聲長嘆,向前拍了拍女兒的肩膀:“下午你從我那離開的時候,我就覺得你的眼神不對勁,所以不放心過來守著……果然,你是抱了去偷通玄散的心思……汐兒,你真是太胡鬧了,你知道這有多危險嗎?那個通玄散不是一般的東西,它是蕭宗送來的禮品,如果你的行跡被發現,那可是在蕭宗頭上動土,到時蕭宗的那四個人要治你的罪,不要說我,這流云城中,都根本沒有人救得了你。”
  蕭泠汐低著頭,咬著嘴唇:“我……這些,我都知道。可是……可是……小澈他太可憐了,他明明那么的好,卻一直被人笑話,被人看不起,被所有人當做廢物,如果他可以修復玄脈,那么,他就不會再被人嘲笑下去,不會比任何人差……”
  蕭烈的張了張嘴,沉痛的神情在臉上一閃而逝。
  “我經常在想,為什么玄脈廢掉的是小澈,而不是我……這個世界,對他實在太不公平了……老爹,你知道嗎?每當我看到小澈被人嘲笑,還要裝出滿不在乎的樣子反過來安慰我時,我的心里有多么難過嗎……如果可以讓他的玄脈修復,我就算是做小偷……就算是受到死掉的懲罰,我也一百個愿意……”
  說著說著,蕭泠汐的眸中已是盈滿了淚珠,她雙手捂住臉頰,終于忍不住抽泣了起來。
  蕭烈的臉上一陣劇烈的動容,看著嚶嚶而泣的女兒,他的心里也是一陣酸楚。他輕聲安慰道:“汐兒,我知道你是一心為了澈兒,但是,你這么做且不說后果,那盒通玄散蕭云海拿到后并沒有交給任何人,應該是自己帶在身上,以你的能力,又怎么可能從蕭云海那里把東西偷到。聽話,回去睡覺吧。通玄散的事,我會盡力想辦法的,雖然這些年我什么都沒爭,但在這蕭門,總算還有一定的話語權,爭取到通玄散的事并不是全無希望。這類的傻事,以后不可以再做了,萬一你真的出事……以后,誰來照顧和保護澈兒?”
  蕭烈的最后一句話,輕輕的撞擊了一下蕭泠汐柔軟的心房,讓她心里忽然一陣后怕……是啊!如果我沒有成功,還被抓到,受到很大懲罰的話,小澈該怎么辦……
  “我……我知道了。”蕭泠汐解掉身上的黑衣,丟在一邊,抹干凈臉上的淚花,一臉愧疚道:“老爹,對不起,我又做傻事讓你操心了。我現在就乖乖去睡覺,不再做這件事……老爹,你也快點回去休息吧……我保證不再去偷通玄散了。”
  “呵呵,聽話就好。”蕭烈點了點頭,溫和的一笑。但臨走時,依然不放心的把地上的黑衣撿起帶走。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