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27 劇變六

readx();66號院,正是蕭泠汐居住的小院。。ybdu。也正因為這個號碼特別好記,所以為蕭門眾人所熟知。在聽到蕭九說出“66號院”時,都是第一時間想到它的主人。
  人群自動分開,將蕭泠汐所在的位置孤立,讓她無處可避的暴露在所有人眼前。蕭烈臉色大變,蕭澈眉頭一擰,神情一下子變得無比陰沉,向前一步,擋在了蕭泠汐的面前,胸腔里一股怒氣轟然膨脹,幾近爆開。
  當蕭九喊出“66號院”這幾個字時,蕭澈就徹底明白了這一直以來的不和諧感究竟是什么!
  之前人太多,站的又相對密集,蕭狂云倒是沒找清蕭泠汐所在的位置。而此時,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一瞬間,他的雙眼猛然亮起,放射出惡狼一般的光芒。這個女孩看上去比夏傾月還要小上一些,是個真正意義上的少女,但已生的明眸皓齒,靈秀逼人,一張俏臉溫婉柔美,尤其她的眼眸,雖然此時被驚慌和恐懼充斥,但依舊如一潭晶瑩泉水,清澈透明,楚楚動人。
  蕭狂云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心海一陣翻蕩……那個蕭玉龍果然沒有騙我!這個蕭泠汐雖然姿色上比夏傾月差了一點,但也只是稍微差上一點而已,但味道上卻絕對不會差。而且待她長成,未必就比夏傾月差……來了這么個鳥不拉屎的小地方,居然遇到兩個堪稱天姿國色的美人,這簡直是老天對我這一路長途跋涉的犒賞!
  蕭狂云開始覺得自己當初拒絕來這蕭門簡直是愚蠢到極點的決定……還好最后無法抗拒父親的命令而乖乖來到了這里。
  “蕭泠汐……怎么會是你!”
  看著蕭泠汐,蕭云海的臉色先是驚訝,然后是震驚,隨之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不是我!門主……真的不是我!”蕭泠汐用力的搖頭,滿臉惶恐。她昨夜的確有偷竊通玄散的心思,但被蕭烈阻止后,她就乖乖的回房睡覺了……通玄散失竊的事,她根本毫不知情。
  “唷,沒想到這個膽大包天的竊賊,居然還是個小丫頭。”蕭狂云陰陽怪氣的說道:“但我剛才說了,無論是誰,都絕不輕饒!”
  “唉!蕭泠汐,你怎么……能這么胡鬧,做出這種膽大包天的事來!這盒通玄散,可是蕭宗千里為我們送來的至寶啊!你這可讓我……如何是好?”蕭云海重重的嘆息,一副痛心疾首到極點的樣子。
  “門主!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偷的!一定……一定是哪里搞錯了!真的不是我!”蕭泠汐一遍又一遍的搖頭,臉頰已是一片蒼白。
  蕭狂云大怒,厲聲道:“這盒通玄散就是在你枕頭底下發現的,不是你偷的,難道是它自己長翅膀飛過去的嗎?小姑娘,之前,我給過你認罪的機會,是你自己沒把握,現在證據確鑿,又有蕭門內外無數人親眼見證,你還想抵賴?看來,不對你施以重刑,你是不會承認了!”
  “施以重刑”四個字讓蕭泠汐全身一晃,如果不是蕭澈連忙攙扶住她,她或許都已倒在地上。蕭澈雙手捏緊,指間“啪啪”直響,他注視著蕭狂云,全身迸發出重生之后第一次真正的……殺氣!
  “蕭公子請息怒!”蕭云海連忙向前,猛的單膝跪地,面帶懇求道:“蕭泠汐她偷竊蕭宗之物,的確罪不可赦,但是……但是她本性絕對不壞,在我蕭門之中極受人喜歡,她會偷竊通玄散,也是有苦衷的啊……”
  “苦衷?什么苦衷?”蕭狂云黑著臉道。
  蕭云海用目光示意了一眼站在一起的蕭泠汐和蕭澈,臉色沉痛的說道:“蕭泠汐是我們蕭門五長老唯一的女兒,而她有一個比她大一歲的侄兒,名為蕭澈。她的這個侄兒很不幸的先天玄脈殘廢……蕭澈又無其他之長,玄脈殘廢,等同一生已毀了大半。蕭泠汐對蕭澈極為愛護,一直都在尋找能修復他玄脈的方法……這些,蕭門之中,甚至流云城之內,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證明。蕭泠汐之所以會做出偷竊通玄散的膽大之舉,顯然是她聽聞通玄散有修復破壞玄脈之效,從而救侄心切,犯下這膽大包天之事。”
  “雖然罪已犯下,證據確鑿,無從狡辯。但還請蕭公子念我門蕭泠汐年紀尚小,又是一片赤子之心,從輕處罰,我們蕭門上下,都會感激蕭公子大恩。”
  蕭云海雖然身姿卑微,但說出的話卻是字字真摯,直擊心靈,讓所有人一陣動容。而他的話,也讓一些想不通蕭泠汐為什么會膽大到偷通玄散的人也是恍然大悟……原來通玄散居然還有修復破損玄脈的功效,怪不得……
  蕭澈天生玄脈殘廢的事流云城人人皆知,蕭泠汐一向對他極為愛護,對他玄脈的事更是一直操心不斷,在蕭門也是無人不曉。如此一來,再想到蕭泠汐會去偷通玄散,就不是膽大包天,而是合情合理了。
  蕭云海一直在蕭狂云面前一副卑躬屈膝的樣子,不少人暗中鄙視,但此時,所有人在心里對蕭云海也是生出一種由衷的敬佩……為了維護蕭門子弟,這個蕭門主縱然面對盛怒的蕭宗之人,依然極力懇求輕饒,說的合理而動情,甚至不惜單膝跪地。
  唯有蕭澈在憤怒的冷笑著……好一出天衣無縫的戲碼!表面上是在為蕭泠汐求情開脫,實則,卻是將蕭泠汐的罪名完完全全的扣實!如果他是局外人,或許連他都會相信這一切都是蕭泠汐所為。
  “原來,還有這種內情。”聽了蕭云海的話,蕭狂云的臉色明顯緩和了不少,他淡淡的說道:“哼,本公子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既然她犯下如此大錯也是為了救自己的侄兒,念及此情,只要她乖乖認錯賠罪,我倒是可以考慮輕……”
  “不是我!那真的不是我偷的!”蕭泠汐用力搖頭,她咬緊貝齒,用微帶嘶啞的聲音呼喊道:“如果是我做的,我一定會承認……但通玄散真的不是我偷的!我更不知道它為什么會出現在我的房間……一定是哪里搞錯了!門主,請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蕭泠汐的這陣嘶喊,非但沒有讓人動容,反而在之前蕭云海的各種鋪墊下呈出了反效果……她是最有理由偷通玄散的人,通玄散也是在她房間找到,這些已可以徹底定下她的罪名。而蕭云海不惜危險和尊嚴為她向蕭狂云求情,已是仁至義盡,讓人感動,她卻依然不肯承認……在旁人眼中,這根本就是不識好歹了。
  蕭狂云剛剛緩和的臉色再次沉了下來,他冷笑著道:“哪里弄錯了?這個通玄散,就是我們蕭宗的人親手在你的房間里找到的,你的意思,難不成是我們蕭宗的人故意栽贓陷害你一個小小的蕭門小姑娘?嗯?”
  這句話,蕭狂云說的怒氣與底氣十足……堂堂蕭宗,會去特意陷害一個在他們眼中渣都算不上的蕭門的人?任誰聽來都是個笑話。
  這時,蕭門大長老蕭離站了起來,指著蕭泠汐厲聲道:“蕭泠汐!你犯下如此大的過錯,讓整個蕭門因此蒙羞,門主還親自為你求情,連蕭公子也本想著要從輕發落了,而你居然還這么不知好歹!你真是……太讓我們失望了!”
  “唉,豈止是失望,簡直痛心至極啊。”二長老蕭博搖了搖頭,一臉悲色道:“枉費門主苦苦求情,她居然……唉!蕭泠汐,蕭宗是何等的存在,難道還會刻意去冤枉你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而你這個樣子,讓我們都在流云城各位朋友面前丟盡了顏面啊。”
  “我……你們……你們……”看著一道道無情冷漠的目光,蕭泠汐嬌軀戰栗,眸中淚珠打轉,大腦一片空白,已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這時,蕭澈用手輕輕捏了她的小手,站在她身側,用只有她才能聽到的聲音溫和說道:“小姑媽,不要害怕……現在先不要說話了,因為你現在無論說什么都沒用了。他們相不相信沒關系,我永遠都相信小姑媽……剩下的,交給我。”
  剩下的……交給我……
  他玄力低微,身體孱弱,一直在她的保護下長大,而就是這么一具羸弱的身軀擋在她面前,說出這簡單的幾個字時,她慌亂、無助、冰冷的心靈竟快速變得安定與溫暖起來……仿佛回到了小時候,在她受到欺負時,他總是從遠處飛撲過來,擋在她的面前,用他的手、腳、牙齒當做最兇狠的武器,不讓她再受一丁點的傷害……
  小澈……她在心中輕輕呢喃……
  “咳咳……”蕭澈向前幾步,假咳幾聲,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微微欠身,一臉微笑道:“蕭公子,還有其他三位從蕭宗遠道而來的朋友,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蕭泠汐的侄兒,在所有人眼中一無是處的蕭澈。關于失竊又被尋回的通玄散的事,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門主,應該沒問題吧?”
  “哦……你就是那個流云城有名的廢物?”蕭狂云淡淡的斜了他一眼,不屑的一聲冷笑:“你該不會是想為你的小姑媽開脫吧?呵呵,也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問出什么來。”
  “澈兒……”臉色早已變得鐵青的蕭烈輕微出聲,得到的答復,卻是蕭澈背在身后的右手做出的噤聲動作。
  “那好!”蕭澈點頭,目光轉向蕭云海:“門主,關于通玄散,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你……
  沒等蕭云海回應,蕭澈已經自顧自的問了出來:“第一個問題……門主無論玄力修為,還是心境修為,在我們蕭門都是出類拔萃,性格上,更是沉穩謹慎,否則,也不可能成為我蕭門的門主。這一點,蕭門上下,乃至流云城上下都是人盡皆知。那么問題來了,挖掘機……哦不對,以門主一向謹慎的性格,在得到蕭宗送來的重要至寶后,最應該的行為是帶在身邊,因為只有帶在身邊,才是最安全的……但門主卻是把它放在了藥事房這個可以說最不安全的地方。這一點,門主能解釋一下嗎?”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