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31 冰云七仙楚月璃

“先等一下!你現在還不能走!”
  一個聲音從后面傳來,讓蕭澈暫時停住腳步。,ybdu蕭玉龍快步走向蕭澈,同時一臉正氣道:“大家都知道,蕭澈四天前剛剛成婚,而他迎娶的,是我們流云城的第一明珠,夏家千金夏傾月。但是,大家都不要忘了,夏傾月之所以會嫁給蕭澈!是因為五長老的兒子蕭鷹當年救過夏傾月的性命,一為報恩,二為十六年前的婚約!但無論報恩也好,婚約也好,嫁的,都應該是蕭鷹的親生兒子……而不是這個根本沒有蕭門血脈,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野種!”
  蕭玉龍的話,頓時一下子提醒了所有人。的確,夏傾月嫁給蕭澈是為十六年前的婚約,而如今,蕭澈已不再是蕭鷹之子,那么這場大婚,根本就是個錯誤!
  既然是錯誤,就應該……
  蕭澈沒有回頭,冷冷的道:“蕭玉龍,我個人的婚姻大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
  “不,輪的到。”蕭玉龍卻是嘲諷一笑,朗聲說道:“現在,全流云城誰不知道第一明珠嫁給了我蕭門。而今天過去,全城都將知道這第一明珠嫁的居然不是我蕭門,而是蕭門白養十六年的一個野種,這該是多么大的一個笑話!”他目光一轉,看向一直默然站在后方的夏弘義,聲音又高了一分:“夏家主,玉龍聽聞你當年和蕭鷹情同手足,把女兒嫁給他,或許也是你平生之愿,但現在真相大白,這個蕭澈根本就不是蕭鷹的兒子,只是個不知從哪撿回來的野種,我想現在你的心里也是很難接受吧。”
  夏弘義沉默不語,但臉色的確有些難看。
  而那些本就看不慣夏傾月嫁給蕭澈的蕭門子弟在這時終于找到了徹底泄氣的機會,開始混亂的叫嚷起來。
  “蕭玉龍說的沒錯!夏傾月嫁的是我們蕭門,現在知道蕭澈根本不是我們蕭門中人,這場婚事,必須解除!”
  “五長老明明知道蕭澈不是蕭門中人,還把這樁婚事促成……這簡直就是無恥的騙婚!”
  “蕭澈這個一無是處的廢物,本來就配不上夏傾月!馬上解除婚事,滾出蕭門!”
  “夏家主!你倒是說話啊……被五長老和蕭澈騙了這么多年,還讓女兒的婚姻成了笑話,你就不覺得憤怒嗎?”
  ………………
  諷刺聲、譴責聲、幸災樂禍聲、落井下石聲、煽風點火聲……之前對蕭澈娶了夏傾月而生的嫉恨此時終于找到了宣泄口,混雜的喊聲一個比一個刺耳。而且由于站在“正理”一方,每一個人都譴責的一臉正氣,宛若在審判一般。
  這時,蕭云海發話了,他冷著臉說道:“蕭澈,大家的話你也都聽見了。你根本沒有資格娶夏家的千金。為了不讓我蕭門成為流云城的笑柄,也為了不讓夏家繼續蒙羞,在你離開我蕭門之前,把婚書交出來吧。”
  蕭澈沒有說話,把手伸入懷中,拿出時,手里已多了一份婚書……這份婚書,他一直都帶在身上。因為蕭門之中,想毀掉這張婚書的人實在太多了。
  蕭玉龍一見,快步向前想要搶奪過來,蕭澈卻是身體一側,將婚書放到了夏傾月手中。
  夏傾月下意識的拿住婚書,目光一陣恍惚。
  “我們夫妻一場,是分是離,永遠是我們兩個人的事,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管不著。”蕭澈看著夏傾月,冷硬的聲音傳入到每一個人的耳中。隨即,他的聲音變得柔和起來,脈脈看著夏傾月:“只是現在,我沒有能力保護好這份婚書,只能將它交給你……若你還想繼續做我的妻子,那就保住它,如果你想獲得完全的自由……也好,就毀掉它吧。”
  夏傾月:“……”
  雖然,他將婚書保護的責任,還有選擇的權利交到夏傾月的手中,多少有失男性的尊嚴,但此時的蕭澈根本別無選擇。
  看著夏傾月把婚書悄然握緊,蕭澈沖她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目光從蕭烈、蕭泠汐、夏弘義身上一一晃過,然后走向大門,再不回頭,直到形單影只的踏出蕭門,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蕭澈是個小人物,一直都是,即使在蕭門里,也都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即使他今天的犀利言語讓不少人驚艷了一把,但卻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和人們對他十幾年的印象。因而,他的離開,對所有人而言也僅僅是小事而已,只會讓他們幸災樂禍上一會兒……馬上,他們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夏傾月手中的那份婚書上。
  “夏小姐,我想你在知道真相之后,也一定氣憤不已吧。”蕭玉龍走近夏傾月,笑呵呵的說道:“蕭澈不僅欺了我們蕭門十六年,也將你們夏家禍害了一把。不過沒有關系,夏小姐只需撕掉手中婚書,那么之前的一切就會從此煙消云散。全流云城都會理解和支持夏小姐的決定。而且以夏小姐的天賦才貌,絕對能再找到一個比蕭澈好上千萬倍的如意郎君。”
  自從上次見識了蕭玉龍的丑態,夏傾月就對他心生厭惡,此時更是對他厭惡到了極點。冷冷的說道:“剛才我夫君的話你沒有聽清楚嗎?我們夫妻的事,輪不到外人來干涉!”
  蕭玉龍的臉色一下子變了……很多人的臉色也都變了。
  幾乎所有人都一直以為,夏傾月是為了報恩,是為了遵從十六年前的婚約才被迫嫁給蕭澈,否則,以她的才貌,天下之龍任她挑選,又怎么會甘愿嫁給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他們本以為夏傾月會毫無猶豫的撕毀婚書,沒想到,她竟然說出了蕭澈基本一致的話,而且說的無比決絕,對蕭澈的稱呼,赫然還是……“夫君”。
  蕭玉龍的臉色變成了豬肝色,這和他預想的節奏完全不一樣。現在蕭澈被逐出蕭門,夏傾月原則上也和蕭門沒有了什么關系,她若不撕毀婚書,他蕭門也根本沒資格去逼迫她。
  蕭烈有些無神的眼眸中在這時閃動起一抹異彩,看向夏傾月的目光變得格外溫和。蕭宗重壓,蕭門齊呼,她卻說出這番話來,無論將來如何,她算是徹底對得起蕭澈了……至少,她捍衛了蕭澈最后的尊嚴。
  就連一直對夏傾月有種說不出的敵意的蕭泠汐此時也對她生出由衷的感激。
  一直默然的夏弘義也在這時緩緩點頭,臉上露出一抹贊賞和欣然。
  蕭狂云的臉色也變得鐵青。夏傾月若是不撕毀婚書,他想要得到夏傾月就要麻煩的多。因為身后跟著他一起出來的蕭漠山是蕭宗戒律堂的副堂主,古板嚴格,連他都有所忌憚。他此次跟著蕭狂云出來,一為保護他,二為監視他,防止他做出有辱蕭宗聲譽的事來。蕭漠山可以允許他沾花惹草,但絕不會允許他強搶人妻……就算他是宗主的親兒子,他也會強硬干涉。
  但是,他堂堂蕭宗宗主之子,又豈會奈何不了一個流云城的商家少女。他直接眉頭一沉,強硬的說道:“這件事由不得你做主!這樁婚事影響了蕭門的聲譽,而蕭門是源自我蕭宗一門,等于間接影響了我蕭宗的聲譽!我蕭宗譽滿天下,絕不容許任何人玷污!蕭八,給我毀了那張婚書!!”
  “是!少主!”
  蕭狂云硬是吼出一個牽強到不能再牽強的理由,卻也沒有人敢反駁。蕭漠山也是毫無動靜。蕭八應聲,身體猛然從高臺上躍下,沖向夏傾月的方位,目光牢牢鎖定她手中的婚書。
  蕭宗出手,即使只是一個隨從,流云城中又有誰能阻擋?就在所有人以為夏傾月手中的婚書不可能保住時,一陣呼嘯聲忽然從天而降,伴隨著一股冰冷至極的寒風……
  呼!!
  蕭八還沒落地的身體直接被掀飛了回去,狼狽無比的摔回到了高臺之上,整個人趴伏在那里,全身瑟瑟發抖,半天沒有起身……如果細看,會發現他的身體表面竟覆著一層薄薄的冰層。
  突然而來的變故讓全場一陣驚呼,蕭漠山一直閉合的眼睛猛然睜開,目光猛的看向上空……而這時,一個清幽冰寒的聲音從上空傳來:“你們蕭宗真是越來越出息了,居然開始干涉起我宮弟子的婚姻大事!這是誰給你們的權利?”
  天空湛藍,偶見白云。一個全身白衣的女子正浮于空中,一雙冰冷的眸子傲視眾人。她容顏絕世,雪顏朱唇,冰肌玉骨,秀美絕倫又清冷圣潔,宛若天空飄下的月宮仙子,又如一朵冰冷孤傲,不沾凡塵的天山冰蓮。
  雖然可以清楚的看清她的容顏,但卻讓人無法判別出她的年齡,似是二十幾歲,又似三十幾歲,又似只有十幾歲……她的身體周圍漂浮著一片晶瑩的冰靈,宛若仙子之息,絕美而夢幻。
  天空的絕美風景,讓所有人都看得呆滯。忽而,一個顫抖的呼喊聲在人群中響起……
  “玄……玄渡虛空!是玄渡虛空!!”
  這一句呼喊,猶如一聲炸雷,讓所有人震驚的嘴巴大張,眼珠外凸。看向空中女子的眼神猛然大變……
  沒錯!空中的女子分明是浮在空中,沒有借助任何玄器,亦沒有借助飛行玄獸!完全是以自己的力量浮在空中……而能以玄力浮空,完成“玄渡虛空”的,至少要達到天玄境才能做到!!
  空中這個女子,竟然是傳說中的……天玄境!!
  “冰云……七仙!!”蕭漠山口中低吟出聲,全身精神緊繃,眸中閃現出深深的忌憚!
  “什么?你說什么?”空中的女子蕭狂云本是看的如癡如醉,耳邊忽然傳來“冰云七仙”四個字,他全身猛的一個激靈……冰云七仙!隸屬冰云仙宮,是冰云仙宮地位僅次于宮主的七名女子,是連他父親都深深忌憚的七個人!傳聞,冰云七仙之中,玄力最差的也在天玄境!玄力最強的,據說已是半步王玄!
  也是這冰云七仙的存在,讓蕭宗的地位一直被冰云仙宮死死壓著。連續三屆蒼風排位戰,他蕭宗都敗于冰云仙宮。
  “少主,她是冰云七仙中排行第五的楚月璃!不知道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總之,千萬不要冒犯她……十個我,加起來都不是她的對手!”蕭漠山用低低的聲音說道。蕭狂云是什么貨色,他一清二楚。這家伙貪色如命,如果對楚月璃露出色相,將之觸怒,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廣告一:17號,也就是明天,也就是周五……下午18:00,在“逆天邪神”吧,將有本火星的直播訪談,歡迎大家來參與互動,踴躍提問……嗯,當然,我也有準備問題提問大家的,答對的還有獎品……就是這樣。詳細規則請參照貼吧置頂帖,貼吧位置:百度搜索逆天邪神吧,或者直接進入:/p/3352115639。
  廣告二:請加本火星微信:huoxingyinli99。至于為什么要加………………理由還沒想好,想好了再說!!
  欽此!!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