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33 星隱以血祭恨上

流云城邊郊,一個廢棄房屋的角落。、ybdu、
  蕭澈靜靜的坐在那里,身體無力的依著身后的冰冷墻壁,毫無焦距的眼眸無神的看著前方,仿若魂魄離體。
  這個姿勢,他已經保持了好幾個時辰。
  滄云大陸的一世,他被父母所棄,直到死去,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唯一與他們有關聯的東西,只有一直戴在胸前的那枚吊墜。
  蒼風大陸這一世,他從小父母雙亡,但至少還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叫什么名字,還有一個爺爺,有一個小姑媽……但,上蒼卻又一次跟了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
  爺爺不是他的親爺爺,小姑媽,也不是他的小姑媽……
  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連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兩世經歷,讓他的心境足夠寬大,但依然無法在短時間內忽然再次接受這無根浮萍般的感覺。
  我到底是誰……接下來,我又該去哪里?
  被蕭門驅逐,永不能再踏進蕭門一步。而他心里很明白,豈止是蕭門,整個流云城,他都已經無法再待下去。他還沒有離開,只因他擔心爺爺和小姑媽,至少,要確認他們的安全。
  時間緩緩流落,從上午,到中午,再到天空緩緩暗了下來。
  一天沒有進食,蕭澈卻絲毫沒有饑餓感。當太陽收回最后一縷光芒,完全落下時,蕭澈的頭終于緩緩抬起,原本無神的眼眸中,緩緩的凝結起一股如惡魔般可怕的光芒。默然間,他無聲的笑了起來,嘴角微咧,笑的如地獄惡鬼般陰森。
  讓人心寒的淡笑中,他緩緩伸出了左手,手心之中,出現了一株碧綠的小草……正是在與夏傾月成婚的那天晚上,在后山所尋到的兩株星隱草之一。他目視著星隱草,手心忽然迸射出碧綠的光芒,將星隱草籠罩其中。
  碧綠的光芒之下,星隱草詭異的扭曲、收縮、變色……最后,竟化成了一小堆暗綠色的碎末。
  蕭澈輕輕一吹,暗綠色的碎末頓時全部飛散,他的手心之中,只剩下一顆不知何時出現的透明珠子。
  這便是天毒珠最核心,也是最逆天的能力……淬煉!
  一顆丹藥的成型,往往要多種藥材,經過碾碎、調理、火熔、玄氣加持等多道程序。這個過程不但繁瑣,而且會不可避免的造成藥力一定程度的流失,并且都有著一定的失敗幾率。尤其是高等的丹藥,不但需要大量千金難買的高等材料,而且煉制的失敗率也是極高,一旦失敗,便一切成空。并且,高等丹藥絕非誰都有能力煉制,對藥師的能力、鼎爐甚至環境條件、玄力加持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但天毒珠的淬煉,卻完全不需要擔心這些。因為它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淬煉出材料中最精華的部分,并且完美融合……整個過程不會有絲毫藥力的浪費,更不可能會有失敗!而無用的部分,會被天毒珠完全剔除在外。認主之后,它更是可以根據主人意念所想,淬煉與融合指定的成分。
  這個能力之恐怖,足以讓世間所有人為之癲狂!當初,滄云大陸各大頂級宗門聯合追殺他,絕不是因為天毒珠的毒力,而是它恐懼絕倫,逆天到不講道理的淬煉融合能力!
  只要有合適和足夠的材料,經過天毒珠,就會在極短時間內毫無風險的成為最完美的丹藥。
  如果天毒珠的這個能力在天玄大陸傳開,天玄大陸也必然風云動蕩,追殺蕭澈的人,絕不會比滄云大陸的少。
  看著手中透明的珠子,蕭澈笑的更加陰沉可怖,他張開口,將這顆珠子拍入了口中,直接咽下。隨之,他的身體忽然一恍,然后緩緩的消失在那里……就如忽然間完全蒸發了一般。
  【星隱丹】:只需一株星隱草就可直接淬煉而成,服下之下,三小時內【完美隱身】。無論身體、聲音、氣息、以及身上之物,都會被完全隱下!
  星隱草是一種不可思議之物。而由它淬煉出的星隱丹,更是不可思議到極點!因為它賦予的,是一種超出天玄大陸常識與人類認知,甚至從未有人敢想象過的神奇效果。蕭澈完全相信,他使用的,是天玄大陸第一枚星隱丹,因為世間能凝成星隱丹的,唯有星隱草,能淬煉星隱草的,唯有天毒珠。
  無形無聲無息間,蕭澈站起身來,走向了蕭門的方向。
  天空已經暗了下來,蕭門之內燈火通明。
  蕭澈踏進了蕭門的大門,直線的向里走去,動作很是隨意,沒有半點謹慎小心的姿態。身邊不過有蕭門子弟走過,卻沒有一個人向他所在的方向看一眼。服下星隱丹后所獲得的隱匿是堪稱完美的,因為那絕不單單是讓身體變得透明,是連外息、內息都完全隱匿,仿佛將他整個人的一切都隱藏到了看不見的空間夾縫一般。當初在滄云大陸,他第一次使用星隱丹時,連當時實力足以排進大陸前十的一個宗門宗主在十步之內都沒有發現他。
  蕭澈一路前行,臉色無比的沉靜。而在這路上,聽著一句句的竊竊私語,他已知道夏傾月被她的師傅領走,而蕭烈和蕭泠汐,已被關入后山……而且,將整整緊閉十五年。
  今天蕭門大會的結果,也毫無疑問是蕭玉龍最終被選中,明日便隨蕭狂云四人一起回往蕭宗。
  來到會客大廳前,蕭澈停住了腳步,默然聽著里面的對話。
  “玉龍,明日跟蕭公子去到蕭宗,可一定要謹記蕭公子今日再造之恩!”
  “那是當然,蕭公子大恩大德,玉龍沒齒難忘……玉龍再敬蕭公子三杯……”
  “……蕭玉龍,今天的事,雖然都砸了,但也怪不得你,誰知道那夏傾月竟然是冰云仙宮的弟子。你的性格,倒是符合我胃口,在蕭宗,只要好好聽話,我不會虧待你。”
  “謝……謝蕭公子!蕭公子你真是我命里的大貴人,玉龍一定對蕭公子忠心耿耿,絕無二心……夏傾月的事,我完全沒有料到……不過我計劃的陷害蕭泠汐的事……呃,倒也不是完全走空,雖然有那個楚月璃在,蕭公子現在動不了她,但過個一年半載,蕭公子再找個理由回到這里,蕭泠汐還能跑的了……嘿嘿嘿嘿……”
  ………………
  蕭玉龍的聲音有些含糊,顯然已經有了不小的醉意。蕭澈聽的臉色越來越冷,雙手死死的捏緊。然后,他轉身走開,走向了東院。從東院出來時,他的手里已多了一把不知從何而來的短刀,然后,他又徑直走向了北院。
  北院11號,這是屬于蕭玉龍的院子,此時空無一人。蕭澈推門而進,看了一眼房中的布局之后,冷冷一笑,走向對面的窗戶,舉起短刀,傾斜著刺入窗戶之中,拔出時,上面已多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
  然后,蕭澈就站在了旁邊,靜候蕭玉龍的到來。
  沒有讓他等待太久,兩刻鐘后,門外響動傳來,隨之房門被推開,蕭玉龍在蕭陽的攙扶下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帶著濃重的酒氣。
  “大哥,我這些年一直為你鞍前馬后,你去了蕭宗之后,可一定不要忘了小弟啊。”蕭陽把蕭玉龍攙扶到床上,一臉巴結的說道。
  他死也不會想到,就在此時,一個人正無聲無息的站在他左側兩步的地方,冷冷的看著他。
  “哦……呼……”
  蕭玉龍似乎的不輕,含含糊糊的應了兩聲,便直接歪倒在床上,口中哼哼做聲。蕭陽見狀,隨手把蕭玉龍往里推了推,然后便歪著嘴走了出去,關上了房門。
  蕭澈走到了蕭玉龍床前,緩緩的舉起了手中的短刀。
  正面對抗,他當然不可能是蕭玉龍的對手。而即使是借助星隱草,他也不一定能殺的了蕭玉龍。因為即使在無防備之下,遭遇攻擊時,身體的玄力也會條件反射的護住身體。以他基本沒有玄力的身體,一把普通的刀,真的不一定能刺穿有著入玄境三級玄力的蕭玉龍身體。
  星隱丹的隱身能力并不是毫無破綻。隱匿過程中,若是一旦被他人碰觸到隱匿的身體,隱身效果就會立即消失。若是他一擊不中,反而被對方反手碰觸,那么將徹底陷入被動……甚至死地。
  但,現在蕭玉龍卻是酩酊大醉,是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時機。
  他看了一眼自己之前在窗戶上所捅的那個洞的位置,算好位置,眼睛一瞇,手中短刀猛然落下,傾盡全身所有力氣,狠狠的刺入到蕭玉龍的丹田左側……在刺入的瞬間身體猛然后躍,站在了墻角。
  這一刀,他完全可以直接切斷蕭玉龍的喉嚨,要了他的命,但他沒有。
  他怎么舍得蕭玉龍死,他若就這么簡單的死了,豈能泄他心頭之恨。
  他要徹底碾碎蕭玉龍的美夢,讓他從天堂掉落到地獄,讓他生不如死!
  好戲,不過才剛剛開始。
  感謝振翼君十萬賞,嗯嗯,n多年的老朋友啦。
  感謝天才魔術師天降十萬賞,我們大縱橫的名人……話說有不認識的嗎?
  感謝末小夕十萬賞……瓷妞,你不會真的發財了吧(⊙o⊙)…
  感謝tolove結城再次n萬賞……不愧是貼吧十一級大土豪,給跪……
  感謝s憂郁的洛再次n萬賞,抱白金盟大腿!
  奶昔感謝十二萬賞……這名字……居然不是妹子--||
  最后,感謝玄雨ex一百萬賞,至尊+1!嗯!對了,玄百萬君不僅是真土豪,也是個作者,目前正在連載《神靈契約》中,首發也是在縱橫。這本書……嗯,這么說吧,你們只需看一眼簡介,就能直觀明了這是本多么騷的書!!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