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34 星隱以血祭恨下

“啊!!!!”
  一大片血花從蕭玉龍的小腹部位爆開,本處在醉酒狀態的蕭玉龍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從床上一下子掉落下來,雙手捂腹,在地上痛苦的翻滾著。,ybdu,
  門被猛然推開,還沒走遠的蕭陽在聽到慘叫聲后倉皇沖了回來,在看清眼前的狀況時,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雙手慌亂的哆嗦起來:“大……大哥!”
  他想要去扶蕭玉龍,卻又不敢擅自去碰他,一陣驚慌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沖了出去,外面很快傳來他的狂吼聲:“門主……門主!蕭玉龍……蕭玉龍遇刺了……門主!!”
  夜幕之下,蕭陽的聲音傳出了很遠,讓原本很是安靜的蕭門一下子變得混亂不堪。看著倒在地上哀嚎的蕭玉龍,蕭澈冷然一笑,推開門,不緊不慢的走了出去。
  沒過多久,蕭云海、蕭古、還有幾大長老便猛然沖了進來。看到被短刀刺腹,全身染血的蕭玉龍,蕭云海的頭猛的懵了一下,踉蹌了沖了過去:“玉龍……玉龍!!”
  “父……親……”蕭玉龍的意識并沒有消散,酒也完全醒了,他伸手抓著蕭云海的衣袖,發出痛苦虛弱的聲音。
  “快!快把他扶到床上!”蕭古一邊說著,一邊快速打了藥箱。跟來幾個長老也是滿臉震驚……是誰!這是誰干的!!
  蕭玉龍被扶上床平躺,蕭云海和大長老以玄力強行讓他的傷口止血。蕭云海面色扭曲的說道:“蕭古,情況怎么樣?”
  蕭古一直眉頭緊鎖,聽到蕭云海詢問,他長嘆一聲,道:“性命沒有大礙。刺殺的人也顯然沒準備取他的性命,但這一刀……太陰毒了。正好刺在了玄脈的‘玄心’之上。這里被刺開,玄脈就會像一個被扎破的氣球,不但玄脈受損,所有玄力也全部泄盡。”
  “什……么!?”
  “所有玄力也全部泄盡”讓蕭云海如聞轟雷,臉色霎時變白,他強自鎮定,帶著絲絲希冀問道:“那……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
  蕭古搖頭:“是玄力泄盡,而非耗盡,根本不可能恢復。但總算幸運的是,玄脈的損傷還可以修復,修復之后,可以再……從頭練起。”
  蕭云海的身體猛然的一晃,蕭玉龍的臉色也布滿了絕望之色。
  這一刀沒有要了蕭玉龍的命,卻廢了他全部的玄力!而且,還是在這他最重要的人生轉折期!
  如天上掉餡餅般,蕭門忽然得到了一個可以入蕭宗的機會。蕭玉龍費盡心思搶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終于可以一飛沖天,但卻在這美夢即將實現的前夜,被廢掉了全部玄力……他們用腳趾頭都想的到,蕭狂云怎么都不可能帶一個玄力盡廢的廢物回蕭宗!
  “是誰……到底是誰……竟然這么狠毒!!是誰!!!”
  蕭云海臉色鐵青,全身發抖。原本他還因蕭玉龍馬上要去蕭宗一事心情前所未有的大好,他還趁下午的時間,迫不及待的親自把蕭玉龍明日的行裝都準備好了。沒想到,天堂之路才剛剛踏了兩步,就一下子跌回了地獄。
  “門主,你先冷靜!玉龍他現在還有意識,他或許會知道是誰下的毒手。”蕭離黑著臉說道。
  蕭云海如夢方醒,迅速來到蕭玉龍旁邊,沉聲問道:“玉龍!你有沒有看清到底是誰刺傷的你!”
  此時,蕭玉龍的腹部已被蕭古纏上了一層繃帶,傷勢暫時穩住。他搖頭,痛苦的說道:“不知道……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任何人……”
  “沒有看到任何人?”蕭云海眼睛瞪大。這時,蕭成忽然目光一閃,驚道:“快看那邊窗戶!”
  斜對的窗戶上,赫然多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蕭云海手按在上面,全身殺機畢露。
  “很顯然,是有人一直藏在窗戶后面,待玉龍進來后,趁著他醉酒,投射這把短刀傷了玉龍!”蕭離慎重的說道:“這個院子位于蕭門偏中部的地方,竟有人能悄然潛入這里進行刺殺,而且刺殺之后居然也沒有被發覺身影……這個人,要么對我們蕭門極為熟悉,要么,根本就是我們蕭門內部人所為!!”
  說完,蕭離的目光似無意的分別瞥了蕭博、蕭澤、蕭成一眼。
  蕭離的話讓蕭云海心中猛的一震……蕭門在流云城的屬于一等修玄家族,要潛入蕭門刺殺宗主之子,無論難度、風險都極其之大。而蕭玉龍平時在外溫文有禮,口碑極好,會是誰,又是因為什么理由刺殺他?
  而如果刺殺者是蕭門的人,那么就一下子變得很好解釋了!!
  若是蕭門中人所為,“潛入”就變得無比簡單,也能輕易抓到蕭玉龍醉酒的這個時機。而理由……自然是嫉妒蕭玉龍要被帶回蕭宗!廢了,或殺了他,蕭宗就會另擇他人!刺殺者也就有了機會!
  想到這些,蕭云海的心里一陣發冷,警惕暴升……因為身邊的二長老、三長老、四長老,都有著巨大的嫌疑!他們做夢,都想著能把自己的孫子送到蕭宗去!如今面對蕭宗來人這個天載難逢的機會,他們做出多么喪心病狂的事都不奇怪。
  “蕭古,玉龍現在的傷勢怎么樣?”蕭云海咬著牙,強自鎮定道。
  “傷口已止血、敷藥,已無大礙。以玉龍的體質,小半個月就能恢復個七七八八。只是這修復玄脈,可能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到時候,玄力也都要從新修起。”蕭古如實說道。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震天般的驚慌呼叫聲:“著……著火了!!著火了!!藥事房,還有南院……都著火了!!”
  “什么!!”
  蕭古猛的轉身,然后不要命般的向外跑去。藥事房里囤積著無數的藥材、丹方,這都是他視若生命的東西。蕭云海等人也是大吃一驚,因為南院,正是門主和幾大長老居住的地方!
  四大長老二話不說,直接狂奔出去。蕭云海微微躊躇后,對蕭玉龍急聲道:“玉龍,你的傷已沒什么大礙,好好休息,其他不要多想,我一定會盡快抓到那個刺殺你的兇手!!”
  說完,蕭云海也快步穿門而出,直奔南院而去。那里有著他這大半輩子積攢的所有重要之物,此時聽聞著火,不親自過去,他豈能安心。
  房間里頓時只剩下蕭玉龍一個人。玄脈被破,又是重傷,蕭玉龍一動不動的躺在那里……別說挪動身體,全身虛弱的連小指頭都幾乎無法抬起。他呆呆的看著屋頂,目光灰暗一片,他多么希望這是一場噩夢……
  踏、踏、踏……
  明明應該沒有了人在,但蕭玉龍的耳邊,卻忽然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腳步聲。這個聲音讓他毛骨悚然,竭力的將頭偏向聲音的來源……他看到了一個正在向他走近的人影……一個絕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蕭……澈!?”看著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他床前的人,蕭玉龍雙目死死的瞪大,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已被逐出蕭門,永不得再踏入……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星隱”的三個小時中,除非是被動解除隱匿狀態,否則蕭澈在這段時間內可自由取消和重新進入隱匿,直到三個小時效果結束。他站在蕭玉龍床前,冷冷的看著他:“蕭玉龍,你看上去很驚訝啊。”
  “你……你怎么……會在這里!!”蕭玉龍的聲音嘶啞晦澀。他掙扎著想要坐起身體,卻只堪堪嘆起了半只手臂,便又徹底軟倒下去。
  “我怎么會在這里?”蕭澈笑了,笑的很是隨和,但落在蕭玉龍眼中,卻讓他感覺到一股從身到心的森然。他緩緩的拿起那把被蕭古從蕭玉龍身上拔出的短刀,指向了蕭玉龍:“當然,是來向你討債的。”
  “討債?什么債?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蕭玉龍的身體一陣抽搐,忽然,他瞳孔一縮:驚恐道“刺殺我的那個人是你?不……不可能!不可能!!”
  “你居然還有臉問我該討什么債!”蕭澈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猶如惡魔般的猙獰,他的五官在扭曲中變得可怖,拿著短刀的手也輕輕的顫抖起來,無盡的殺意、怨恨在此時毫無保留的宣泄……
  “在我成婚那天,你用弒心散毒殺我!如果不是我被命運眷顧,現在的我早已是個死人!!”
  “你為了自己能飛黃騰達,巴結蕭狂云,不惜陷害我小姑媽,逼散我和夏傾月,也將我逼出蕭門……呵,把我逼出蕭門也就罷了,如果不是因為夏傾月是冰云仙宮弟子,她的師傅又剛好在附近!夏傾月將遭受厄運,而我的小姑媽,也將在背負冤屈后被帶回蕭宗,受盡屈辱!我爺爺將孤苦無依,終生飲恨……”
  “蕭玉龍……你說……我該向你討什么債!!!!”
  “我要怎么對待你,才能讓你還清這筆債!!!!”
  在怨恨的咆哮聲,蕭澈的短刀舉起,猛然刺向了蕭玉龍。
  “住……住手!!啊!!!!”
  明晃的短刀劃過蕭玉龍的雙腳,血花四濺中,將他的兩根腳筋無情的切斷。
  蕭玉龍發生一聲喋血般的慘吼,在地獄般的劇痛般劇烈的痙攣起來。看著他痛苦的樣子,蕭澈的臉上滿是快意,剛剛刺下的短刀再度舉起,一聲低吼,猛然斬向他的雙手,兩道血光頓時噴濺而起,蕭玉龍雙手的手筋也被兇殘的切斷。
  “啊啊啊!!!!”
  蕭玉龍的慘叫如惡鬼嚎哭般凄厲,他四肢染血,整個人陷入了痛苦和恐懼的深淵。他沒想到這個平時羸弱自卑的蕭澈竟然是真的要殺他,而且出手竟然是這么殘忍狠毒。
  “不……不要……饒了我……饒了我……我還不想死……不想死…………”
  蕭玉龍的臉色已是蒼白如紙,兩只瞳孔因痛苦和極度的恐懼而放大了十幾倍。蕭澈再次舉起刀,殘忍的笑了:“死?不,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怎么舍得讓你痛痛快快的死呢!我不但不會讓你死,還會讓你長久的活著……讓你生不如死的活著!讓你用后半輩子所有的痛苦,來記住觸怒我,傷害我親人的下場!!”
  “這一刀,我要你目不能視!!!”
  嗤嗤!!
  迅疾的兩刀,迅疾刺入了蕭玉龍的兩只眼睛,將他兩顆瞪大的眼球直接絞成黑白相間的漿糊。
  “嗚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聲慘叫仿佛來自地獄,慘烈到了極點,足以讓聽到的人全身戰栗,頭皮發麻。而蕭澈卻是滿臉的笑,仿佛在聽來自天堂的仙樂。他把刀拔出,眼眸瞇起,淡淡笑道:“嘖嘖,多么中氣十足的叫聲,好好享受自己現在的叫聲吧,因為你以后……再也發不出這么好聽的叫聲了。”
  哧啦!!
  “這一刀,我要這輩子都口不能言!!”
  短刀狠狠的刺入蕭玉龍的口中,拔出之時,一截血紅色的舌頭與十幾顆牙齒一同飛出。
  “這一刀,我要你這輩子耳不能聞!!!”
  哧!!!
  刀光閃過,血光紛飛,蕭玉龍的兩只耳朵離體飛出,灑著鮮血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這一刀,我要你……斷子絕孫!!你這種卑鄙小人,不配有后!!”
  被血染紅的短刀舉起,傾斜落下,狠狠的刺入蕭玉龍的胯間…………
  “呃啊啊…………”
  蕭玉龍全身僵挺,連口中嘶啞到極點的叫聲也緩緩的沉寂了下去………………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