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65 一戰驚城二

賓客已全至,宴會開始的時間也已到來。秦無憂回席,端起酒杯,朗聲道:“今日為秦某新任一事,各位貴客萬忙之中賞臉前來,實是我秦某之幸。秦某初至新月城,對新月城知之甚少,今后,還需在座的各位對秦某不吝賜教,多加協助。這一杯酒,秦某先敬各位!”
  說完,秦無憂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賓客們也都紛紛舉杯,各種祝福言語也紛紛而來:
  “哈哈,秦府主真是太客氣了,以后有用得著我們青龍幫的地方,請盡管開口。”
  “聽說秦府主是來自皇城的蒼風玄府,真是讓人心生向往!有秦府主新任,相信新月玄府一定步步繁華。”
  “秦府主玄力深不可測,怕是已經到了地玄境五級以上,實在是讓我等欽佩汗顏。”
  氣氛一下子熱鬧了起來,而那些巴結拍馬的自然都是中小宗門以及城主一系。七大宗門都是面帶矜持,只偶爾來幾句客套的話。
  七大宗門的弟子在不斷舉杯的同時,目光都在紛紛的瞄向新月玄府的弟子席,顯然是在挑選過會的挑戰對手。新月玄府的弟子們也都各個面色沉重,但氣勢上絲毫不弱。只是幾大長老在反復探視了一番七大宗門弟子的平均實力后,紛紛在心中長嘆一口氣……每個宗門帶的弟子雖然不太多,但顯然也都經過刻意挑選,各個都天賦驚人,比之府中同年齡段的精英要勝過太多。本以為新月玄府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已經拉小了和他們的差距,但現在看來,果然是太過異想天開了。
  雖然新月玄府出現了藍雪若,但僅她一人也根本不可能改變的了局面。看來,這一次,依舊只能重蹈五年前的覆轍。唉,這也沒辦法,玄府的底蘊和資源,再怎么也無法和這傳承至少數百年的大宗門相比。
  “氣氛還真是相當微妙,看來本公主過會有一場好戲看了。”茉莉說道。
  “你覺得,新月玄府的這些精英弟子和七大宗門切磋的話,大致會是什么結果?”云澈試探著問道。
  “同年齡線上,這七個宗門的弟子要比新月玄府的弟子平均高出兩到三個等級,結果還用本公主說嗎?”茉莉淡淡的說道。
  “……這么夸張?”云澈微微沉眉。高出半個等級還能打,平均高出一個等級就基本沒戲了。高出兩到三個等級……如果真是這樣,新月玄府想要不重蹈覆轍,完全就是做夢。看來這個新任府主,也要結結實實的挨一個下馬威,就看他該如何接下來了。
  “哼,單論那個焚天門和蕭宗的話,要平均高出四到五個等級!”茉莉又加了一句。
  “……我想知道,你比他們高出多少個等級?”云澈悠悠問道。
  “和他們比?你是在侮辱本公主嗎?”茉莉的聲音中隱約帶上了怒氣。
  “咳咳,完全沒有這個意思,只是隨便一問。”
  十三歲就能秒殺王玄之龍的超級怪物蘿莉!什么宗門天才,什么新月年輕一輩第一人,在她面前簡直連坨翔都算不上。云澈也覺得拿茉莉和他們比好像的確是在侮辱她一樣……
  秦無憂顯然很有把控大場面的能力,酒過三巡,整個宴會的氣氛已是熱鬧非凡,各種歡聲笑語不斷。云澈雖然沒飲酒,但酒菜也吃了個盡興。唯有玄府和宗門弟子之間經過長時間的眼神交流之后,氣氛也越發的劍拔弩張,眼下只需隨便一根導火索,便可一觸即發。
  這時,玄心宗首席長老玄鰲端著酒杯站起,大聲道:“這杯酒,老夫代表玄心宗祝福秦府主早日引領新月玄府聲震四海。”說完,玄鰲把杯中酒一口飲下,杯口朝下,接著道:“不過,宴會到此,如此多貴客到場,還是覺得少點什么,不夠熱鬧盡興啊。秦府主新上任,對新月玄府應該還不太了解,想必也一定想知道府中弟子的實力層次,那么,老夫倒是有個提議,不如讓我們幾個宗門的門下弟子與貴府同年齡弟子相互切磋一番,既能助興,還加深彼此感情,又能助秦府主了解府中弟子實力,豈不一舉三得?”
  “好!玄長老這個提議甚妙!”
  “好一個一舉三得!”
  “真是好主意!那還等什么,現在就開始吧,相信秦府主也一定不會拒絕。”
  玄鰲的聲音剛一落下,七大宗門便紛紛叫好,響應聲不斷。而新月玄府的幾大長老都是心中一嘆……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新月玄府每五年換一任府主,每一次府主的新任,都要被他們來個下馬威,這幾乎已經成為了定律。
  七大宗門全部響應,弟子們甚至都已站了起來摩拳擦掌,秦無憂自然是抗拒都抗拒不得。但他顯然很淡定,站起身來,微笑點頭:“玄長老的這個提議不錯,那么,該怎么個切磋法呢?”
  “這個簡單!”玄鰲哈哈一笑,道:“小輩們和我們不一樣,都在起步階段,所以一級年齡一步天,切磋的時候,當然要相近年齡的相互切磋,這樣才公平。當然,年齡小的也可以挑戰年齡大的,這樣贏了更光彩嘛,哈哈哈哈。”
  玄鰲最后一句話加上那聲大笑,分明是在說,我們這里縱然年紀小的,照樣可以擊敗你們年紀大的。
  “既然是由老夫提議的,那就由我們玄心宗先開始……玄宇,你上!記得報上年齡。”
  “是,長老!”
  被點到名字的玄心宗少年看上去十六七歲,是玄心宗這次來的弟子中最小的一個,身材微瘦,一身勁裝。他一提氣,從坐席上高高躍起,落在了大殿中央,雙手倒背在后方,挑釁的目光掃向新月玄府的弟子席:“在下玄心宗不成器弟子玄宇,十六歲,不知貴府哪位前來指教?”
  玄宇一上場,新月玄府的長老們均是一陣默然……這個玄宇才十六歲沒錯,但居然已是入玄境二級!而這些長老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新月玄府中十六歲段,玄力最高的也才入玄境一級。而且,這些宗門弟子都有著宗門玄功,同級相爭,玄府弟子就基本沒有贏的可能,更不要說低上一級。
  最無法接受的,這個玄宇,在此次七宗門帶來的弟子中,也只能算中游,絕對算不上上游。
  玄宇站在那里小半天,新月玄府卻是久久沒有動靜。玄宇臉上的微笑已經明顯變成諷笑,七大宗門也都紛紛面露蔑視。如果再這么沉默下去,還沒“切磋”新月玄府便已是丟臉到家,司空寒向后招了招手:“李昊,你上!”
  “是!”
  被喊做李昊的玄府弟子從弟子席中躍出,站在了玄宇面前,正色道:“新月玄府一班李昊,請指教!”
  “嘿嘿,不用說,我也會好好指教你的。”玄宇嘿嘿一笑,用帶著明顯嘲諷的聲音低聲道。面對一直被他們壓在頭上的新月玄府,他們七大宗門的弟子在面對新月玄府弟子時一直都有著相當的優越感,而反過來,新月玄府的弟子在那些中等宗門面前尚可得瑟,但在七宗門面前,卻是一向抬不起頭來。
  “哼!”玄宇蔑視的眼神讓李昊心中怒氣,低吼一聲,玄力凝于右臂,一拳帶起刺耳風聲,砸向玄宇的面門。
  “呵呵,就這程度?”
  玄宇心中冷笑了起來,他右手抬起,手掌之上,忽然閃現起一層淡紫色的光芒。
  “是玄心宗的宗門玄功紫陽功!”一個新月玄府的長老低吼道。
  新月玄府與七大宗門的差距不僅僅在于玄力等級,還有一個便是玄功!大宗門在數百年甚至千年的底蘊下,都有成熟的傳承玄功,而玄功一般都是一宗或一族之秘,絕不會傳給外人,新月玄府想要教給弟子玄功,那除非自創個出來。而且,就連玄技這方面,新月玄府也大都以基礎的低等玄技為主,大不如七大宗門。
  玄宇手掌上的紫氣就如開水一般滾滾沸騰,他化掌為拳,直直的迎著李昊的拳頭砸了過去……同樣是平實的一拳,不帶任何玄技。
  兩拳相撞,一道紫光在撞擊處迸發,只聽“咔嚓”一聲,李昊的拳頭直接脫臼,臉上露出痛苦之色,整個上身也向后仰了過去,玄宇嘴角一聲陰笑,左拳猛然揮出,在揮出過程中同樣罩上了紫光,狠狠的砸向了李昊的腹部,而這一次不再是普通的一拳,而是玄心宗強力玄技……
  “紫云掌!”
  “砰!”罩著紫光的拳頭重重的砸在李昊的腹部,深深的陷入。李昊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無比,在悶哼聲中倒飛了出去,身子在半空中翻了幾圈,重重的落在地上,胸腹氣血一陣翻滾,終于“噗”的一聲吐出一支火箭,雙手捂著肚子趴在地上一陣抽搐,已根本無法站起。
  “李昊!”
  “李師弟!!”
  兩個新月玄府的弟子迅速沖出,將狼狽落敗的李昊扶了下去。新月玄府的弟子們全部心中一片發悸,李昊和玄宇年紀相近,玄力只差一級,他們以為就算不敵,至少也能撐上很久,但沒想到,才僅僅兩個照面,李昊就敗的一敗涂地。
  他們聽聞五年前七宗門的弟子將他們那一屆的師兄師姐們打了個十連敗,凄慘無比,心中還很是不服,但這第一場“切磋”完成,他們就心中陣陣發寒。
  “承讓。”玄宇面帶微笑,剛才的一戰,壓根就沒耗他什么力氣,他并沒有就此下去,而是站在原地,目視新月玄府弟子道:“不知哪位新月玄府的朋友再來賜教?”
  “切,這小子好像出風頭出上癮了。”七殺劍閣的一個弟子笑罵道。
  “唉,虐這些菜鳥實在沒多大意思,就當樂子玩好了。”另一人撇了撇嘴道。
  兩個照面敗敵,而且下手相當之狠,這讓新月玄府十六歲段的弟子都是心中打鼓,根本沒有人敢主動上場。因為李昊已基本上是新月玄府十六歲段的最強者,其他十六歲的再上也只是自取其辱,無濟于事。而十七、八歲段上了,贏了也沒什么光彩,輸了就更加顏面無存。
  “嗯?怎么回事?難道新月玄府的朋友們都是一群縮頭烏龜?”玄宇咧著嘴嘲笑道,然后又臉色一變,輕輕的打了自己一個耳光:“看我這嘴,越來越不會說話了。這可是堂堂皇室所立的玄府,弟子都應該是最上乘的,怎么也不可能是縮頭烏龜嘛,那就是不屑和小弟切磋了?要不這樣怎么樣?小弟斗膽挑挑人挑戰,贏了自然僥幸,輸了小弟立馬滾下臺,不再讓大家看笑話。”
  七宗門那邊頓時一陣哄笑。
  不等新月玄府這邊有什么反應,玄宇便已伸出手,指向了一個人:“那個大個頭師兄,看你的樣子,必定有著萬鈞之力,還請指教小弟一番。”
  他指向的……赫然是夏元霸!z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