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74 爆

勢在必得的閃電一劍居然落空,也讓他一擊絕殺云澈的計劃泡湯。陸斬南心中驚訝不小。迅速回身,毫無停頓,長劍一掃,直取云澈。
  槍有槍勢,劍自然也有劍勢。槍勢霸道無雙,劍勢則是凌厲無前。陸斬南劍勢一起,帶起風起云涌般的氣勢,劍如流光,飛射向云澈的胸口。
  云澈神色漠然,身體輕松寫意的向后偏移一小步,將陸斬南的第二劍輕松避過,只聽“哧啦”一聲,劍勢所指,如銀鯊破冰一般將大殿的地面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
  這一劍的威力,讓不少弟子倒吸一口冷氣。
  “陸斬南出手半點都沒有留手,而且兩劍都是直指要害……他顯然已經動了殺心!”
  “敢在新月玄府殺人,或許也只有這個陸斬南敢做的出來。不過這樣一來的話,這個云澈還真有可能就此交代在這里了。”
  大殿主席,秦無憂端坐在座位上,目光平靜的看著戰在一起的云澈和陸斬南,雖然司空寒一直在向他使眼色,希望他以府主之身份停止這場不在一個層面上的不公平交戰,但秦無憂仿佛并沒有看到司空寒的示意,也完全沒有阻止的意思,讓司空寒只能在那干著急。
  秦無憂注視著云澈,心中久久動蕩……這個年輕人,的確只有入玄境一級的玄力沒有錯。但他在出手的那一瞬間,玄力的波動卻大的出奇,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是他隱藏了實力?不可能,如果我連一個小輩的實力都能看錯,這幾十年豈不白活了。
  以如此的年紀和狀態擊敗鐵橫軍,他的實力已足夠轟動新月城。如果他再戰勝這個陸斬南的話……那么,這場對決,我在用眼睛見證的,或許是一個未來王座的崛起之路!
  他從一開始就表現的無比狂妄,甚至看上去有些過于自傲,目中無人。但他的本性真的如此嗎?他在面對鐵橫軍時,卻是完全另外一種態度。而狂傲之人一般心浮氣躁,但他的氣息和眼神都一直太平靜了,平靜的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十六歲年輕人的身上。擁有這種眼神和氣息的人,又怎么會是個狂傲之人……
  那么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從一開始的各種狂妄姿態,都是刻意為之……甚至包括惹怒、得罪七大宗門,都是故意的!
  既然決定進入這新月玄府,卻又故意招惹這七大宗門,到底是為了什么目的?
  秦無憂的心神不斷轉動,但目光一直牢牢鎖定在云澈的身上,投射著根本無法掩飾的欣賞。
  此時的云澈,已被卷入到陸斬南的劍影之中。
  陸斬南的劍越來越快,手中明明只有一把劍,卻揮舞出了漫天的劍影,足有幾十道之多,讓人根本分不清那道劍影是真,那些劍影只是虛幻,而在密集到如此恐怖的劍影之中,云澈的身影卻是不斷飄晃移位,劍如風暴,卻沒有在云澈身上留下一絲傷口。
  這無疑意味著,云澈的身影移動速度……比陸斬南的劍還快!!
  殿中的弟子們已經全部看傻了眼。陸斬南一上場,所有人都以為云澈這次徹底玩完了,云澈在陸斬南手下,最可能的結局就是秒敗。陸斬南也沒有讓任何人失望,出手后的每一劍,都堪稱驚艷……但到現在為止,他已是連出近百劍,卻是連云澈的衣角都沒碰到。
  陸斬南每一劍揮出的下一個瞬間,云澈的身體就會緊接著移位,讓陸斬南的劍每一次都只能刺中他的虛影。這是云澈所施展的極小幅度的“星神碎影”,在五十四玄關全開的狀態下可做到隨心所欲的瞬間釋放,對玄力的消耗也很低。當然,這一切有一個必須的前提……那就是云澈必須有足夠銳利的感知能力,能夠在陸斬南出劍的那一瞬間,判斷出這一劍的切割軌跡。
  殿中的弟子們久久無聲,他們等來的不是云澈的慘敗,而是又一次的震驚。司空寒在瞠目中看了好久后,一陣失神的自言自語:“難怪……他竟然是由氣流來進行感知!但是,修玄初期,眼睛才是感知的最主要手段,要做到通過玄力氣息和氣流而進行判斷感知,至少要積累十幾年的戰斗經驗……至少也該二十五歲以后才能做到!在場的年輕弟子,絕無一人能做到,云澈明明才只有十六歲,竟然就做到了這一步!而且如此駕輕就熟,縱然在劍影籠罩之中都這么從容不迫,分毫不差!”
  “蕭烈……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培養出這么一個變態的孫子!!”
  一道道劍芒劃向自己的身體,云澈在迅疾躲避中,被劍身所帶的凌厲氣勢刮的臉部與雙臂隱隱作痛。這時,他的腦海之中忽然傳來茉莉帶著警告的聲音:“速戰速決吧。你第一次發動邪魄,居然就連番交戰,實在太勉強了。你也應該感覺到身體和玄脈的負荷了,以你目前的狀態,邪魄最多還能再維持三十秒,超過這個時間,你的玄脈都有嚴重損傷的可能。”
  云澈的心中頓時微微一震。
  “你這個廢物,就只知道躲閃嗎?”連出一百多劍都沒有傷到云澈一根頭發,陸斬南也是越來越心驚,有些氣急敗壞的低吼道。
  氣急之下,陸斬南全身的玄力瘋狂上涌,劍勢越來越猛烈,在劍影的席卷之下,大殿之中猶如刮起了凌厲無比的狂風,大理石地面不斷被劍氣切裂切碎,然后被劍風卷起,四處飛散!
  似乎是陸斬南的話起了作用,在他的又一劍傾斜刺下時,云澈卻沒有再選擇用他那詭異無比的身法閃避,而是忽然向前,迎著他的劍刃,強攻向他的身體。
  云澈的舉動讓陸斬南簡直喜出望外,在心中低吼一聲:蠢貨,找死!
  哧啦!!
  陸斬南的長劍兇狠的切割在了云澈的左臂之上,毫無懸念的一劍飆血。但看到自己的劍在他手臂上切出的血痕時,陸斬南不喜反驚……因為灌輸自己入玄境七級玄力的一劍,竟然僅僅是在他身上切出一道傷口,別說把他的整只胳膊剁下來,就連骨頭,都沒觸及!
  云澈的護身玄力,明明只有入玄境一級啊!
  而拼著硬挨他一劍,云澈灌輸全力的右拳也狠狠的撞擊在陸斬南的胸口。
  砰!!
  入玄境一級的玄力,有可能一擊破開一個入玄境七級對手的護身玄氣嗎?
  陸斬南原本對云澈的這一擊根本不屑一顧,但馬上,他的臉色就驟然大變。
  他胸口的護身玄力僅僅支撐了不到半個呼吸的時間,便直接破碎,陸斬南感覺自己如同被一記千斤重錘正面砸在胸口,內腑一陣劇烈翻騰,身體向后連退七八步,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上。
  不可能!他明明只有入玄境一級的玄力!就算他的玄力比同等級的渾厚很多,但頂多也就可以對抗三級四級,而自己,卻是勝他大半個境界!怎么可能切不開他的護身玄力,而他的一擊之下,怎么會狼狽到這種程度。
  就在他心神大亂,殺意更盛,準備直接使出七殺劍閣最強絕技時,他卻忽然看到云澈向他伸出了右手,臉上露出詭異的笑。
  “爆!!”云澈面向陸斬南張開的五指忽然收緊,口中溢出一個低沉的字眼。
  就在所有人對他的這個動作和說出的這個字不明覺厲時,卻忽然聽到陸斬南身上傳來“呼”的一聲,緊接著,陸斬南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傳遍了整個大殿。
  “呃啊啊啊啊啊!!”
  一團火焰,忽然從陸斬南的胸口,也就是被云澈擊中的那個部位竄了出來,將陸斬南胸口部位的血肉、骨骸、甚至臨近的內臟,全部納入了熾熱的火焰之中。陸斬南在地上痛苦的翻滾起來,雙手拼命的拍打,想要把這團不知從何而來的“妖火”撲滅。但這些火焰是以云澈灌入他胸口之內的玄力引燃,除非他把自己的胸口撕開,否則根本別想撲滅。
  讓一個外號“冷血”的人慘叫成這樣,可想而知他此時承受的是多么巨大的痛苦。火焰灼體便已是常人所難以承受,更何況從體內燃起的火焰。大殿之中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有的變得鐵青,有的變得煞白,更有人全身都哆嗦了起來。
  “是火……火系玄功!他竟然還會火系玄功!!”
  “我的天啊!這不是火系玄功高等境界才會有的隔空引玄嗎?這個云澈不但有著火系玄功,而且居然已經到達了這個境界……他明明才只有十六歲!這怎么可能!”
  “原來如此!怪不得炎銘之前那么狼狽,那根本不是炎銘的什么低級失誤,而是云澈也有著火系玄功,而且明顯要比炎銘高明的多!炎銘在他面前玩火,完全是在自掘墳墓!”看著在陸斬南胸口爆開的火焰,很多人在驚懼中反應了過來。
  而之前被云澈擊敗的炎銘此時已是呆若木雞。隔空引燃玄力,這是他宗門玄功修煉到第六重才有的能力,他在三十歲之前連想都不敢想,但云澈,他卻做到了,而且毫無虛假的展示在所有人眼前。此時,他徹底明白自己敗的一點都不冤枉。在一個能隔空引燃玄力的變態面前玩火……簡直就是班門弄斧,自取其辱!
  如果陸斬南在被云澈擊中后不是咬牙切齒和馬上蓄力準備找回“場子”,而是第一時間以自己的力量將云澈砸入他體內的玄力逼出去的話,絕對不會是這個結果。但陸斬南縱然被云澈一拳擊退,也依舊不甘心屑于他的力量,更不可能想到他居然會有如此強大的控火能力。
  云澈走到他腳邊,目帶憐憫的看著他,淡淡的說道:“就如我之前所說,我對你叫什么名字已經毫無興趣了,有著入玄境七級的實力,卻敵不過我一個入玄境一級,這樣的廢物,我沒有任何必要去了解。”
  說完,他不屑的一笑,手指輕輕一彈,陸斬南胸前那如噩夢一般的火焰終于熄滅。
  對自己討厭的人,云澈一點都不介意落井下石。何況這個陸斬南還對他生出了殺心。如果這不是在新月玄府主殿之中,眾目睽睽之下,他絕不會這么好心滅掉陸斬南身上的火。
  【有些話,好多天之前就該說,但一直都不知道該用什么形式的語言才能完全表達出我內心的感觸,所以一直就這么沉默、拖延了下來。而今天,必須要說了,否則,就真的太晚了。】
  【十萬,我們創造了一個奇跡。4萬月票,全站第一,并破了縱橫有月票制度以來月票數量的最高紀錄。當然,這和縱橫月票制度改革有很大的關系,但不得不說是一個非常驕人的成績。這個成績,遠遠的超出了我在十月月初所能想到的最好成績。這是我的驕傲,是你們送給我的驕傲和奇跡,因為創造這個成績的不是我,而是你們。】
  【為了拿下十月月票桂冠,大家的熱情和努力讓我震驚汗顏。新書開書一個月,這短短一個月的打賞,超出了火星前面前四本書所有打賞的總和!月票冠軍我們拿下了。為了這個冠軍,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很多,書評、貼吧、yy的各種組織、號召、動員……打賞的人很多很多,但這個世界上,沒有那么多的土豪,有些同學為了能多投幾張月票,打賞的是自己一個月,甚至幾個月的生活費。這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無怨無悔,又不會有什么回報的付出,理由只有對我這個并不爭氣的火星的那種純粹的支持……碼完這一章后,又看了一眼上個月的月票數字,好幾次的自嘲自己何德何能……】
  【真的……謝謝你們……】z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