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81 蕭宗上門

月玄府主殿,云澈離開后不久,一個一身雪衣,曼妙如仙的女子身影緩步走入殿中。
  秦無憂還在主殿之中并沒有離開,似是在苦苦思索接下來該怎么應對云澈和蕭宗外宗的事。看到女子走進,他先是一怔,隨之,這個新月玄府的新任府主,亦是新月玄府的最高掌權者的臉上竟然露出了恭敬,他從座位上站起,快步迎了上去,一直走到女子三步之外,彎腰欠身道:“殿下。”
  如果被新月玄府的長老見到秦無憂竟然對一個女孩露出如此恭敬的姿態,一定會被驚掉下巴。
  女子微微頷首,道:“秦府主,對于云澈,你怎么看?”
  秦無憂斟酌了一番語言,謹慎道:“以入玄境一級連敗超出自己數級,甚至近乎一個大境界的對手,這份天賦,我平生僅見。如果他是生在大宗門,此時說不定已經聞名天下。他未來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
  “我也是這樣想。不過,他今天卻是闖下了大禍。如果不出意外,三個時辰之內,蕭宗就會找上門來。到時候,請秦府主務必全力擋下,保住云澈的性命。”女子溫婉輕柔的說道。
  “這……”秦無憂微微一愣,“難道殿下……選中了他?”
  女子微微點頭,輕然嘆息一聲,道:“這幾年,我已經輾轉七個玄府,卻始終沒有找到一個中意的人選,但這個云澈,卻讓我眼前一亮。”
  “可是,云澈雖然表現出了很驚人的天賦,但他畢竟才只有十六歲,而且如今也只有入玄境一級而已,距離那場盛會只剩下兩年的時間,他目前的天資在新月城算得上頂尖,但和那些妖孽們……還是差的太遠太遠了。即使和蒼風玄府的那些頂尖弟子相比,也有著很遙遠的距離。”秦無憂不解道。
  女子平靜的說道:“因為他以入玄境一級的力量,在虛弱的狀態下一招廢了一個即將踏入真玄境的對手。他做到了我遇到過的所有絕頂天才都不可能做到的事,這一點,就足夠了。雖然他現在的力量還很弱,但在他廢掉蕭洛城時,我便有一種直覺,兩年之后,他一定會達到一個讓所有人震驚的高度。”
  說到這里,她莞爾一笑:“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就是女人的直覺。”
  秦無憂微微思索,低下頭,恭敬道:“我明白,既然是殿下的意思,我一定會竭盡所能保住他的性命。他的府中的修煉,我也會給予他最大的方便。只是,他的背.景來歷方面……”
  “這一點不用擔心。他是夏元霸的姐夫,和夏元霸一樣是來自東方的小城流云城。出生在那里一個叫蕭門的小宗門,十六歲之前從未出過流云城,半年前,被爆出并沒有蕭門血脈,從而被逐出蕭門,現在孑然一身,是為了尋一處落腳的地方而找到祖父故交司空寒,從而加入新月玄府。身世極其的簡單干凈。這些我都已從司空寒和夏元霸那里得到證實,方才也已經讓人即刻啟程去流云城查探,不過應該**不離十。司空寒不會騙我,至于夏元霸,”女子笑了笑:“他是不是說謊,一眼就可以看的出來。”
  “不過,我也只是暫時選定他,我也會在新月玄府繼續停留上一段時間,并盡可能的接觸他。如果他最終讓我失望的話,我會另作其他人選。秦府主,接下來一段時間,就要辛苦你了。雖然只是蕭宗的外宗,但要對付起來,依舊極為艱難。”
  “呵呵,殿下請放心。蕭宗的總宗我都走過十幾個來回,一個小小的外宗,我又有何懼。只不過……這個云澈的性格和心性也不知是怎么培養起來的,明明還是一個半大的娃娃,但城府卻深的可怕,幾乎做每一件事,說每一句話,都有著其明確的目的性,適才我和他交談,他明明就站在我面前,我卻完全看不透他,眼神更是始終平靜的像個死人眼一眼,”秦無憂苦笑著搖了搖頭:“即使是蒼風玄府天玄榜第一,喜怒從不形于色的焚絕塵,也沒有給我過這種感覺。我感覺,這是一個完全不可能被他人控制的人,且不說他兩年后能不能達到殿下的期望,僅僅是說服他為殿下效力,就應該很難就難啊。殿下也該知道,他進入這新月玄府,可完全沒有為皇室效力的意愿啊。”
  “哦?”對于秦無憂的這些評價,女子的臉上露出長久的驚訝,隨之,她微微而笑:“秦府主放心,這件事,我會親自來。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判斷,更相信自己的能力。”
  ………………………………
  新月城南郊,一座月南山巍峨聳立,而蕭宗分宗便是立于此處,整座月南山,都是蕭宗所有,月南山后,一座叢林連綿三百里,同樣屬于蕭宗之地。這座叢林雖然不算太大,但枝葉過于高大繁茂,因此常年處在陰暗之中,被新月城的人稱作“陰暗叢林”。陰暗叢林之中棲息著無數危險的玄獸,常被蕭宗用作試煉之地,每年死在其中的蕭宗弟子數以千計。
  黃昏已過,夜幕初降,但陣陣急促的嘶喊聲卻徹底打破了這個蕭宗分宗的寧靜。
  “閃開!快些閃開!少宗主重傷!馬上去通知宗主和丹藥堂的人!快!!”
  蕭在赫親自背著蕭洛城,如瘋了一般沖進的宗門主門,直沖丹藥堂而去,跟在他后面的幾個人也都滿頭大汗,臉色惶恐。看到是蕭在赫,宗門的人紛紛讓開,其中幾人火速去向宗主蕭天南匯報。
  不多時,蕭天南和丹藥堂的兩個長老匆忙趕來。一見到蕭天南,蕭在赫噗通跪了下去,悲愴的呼道:“宗主!快,快救救少宗主,他受了重傷……連經脈和玄脈都……都……”
  看著蕭在赫背上滿身是血的蕭洛城,蕭天南和兩個長老齊齊大驚失色。蕭天南迅速向前,伸手拿住了蕭洛城的右手腕,剛一碰觸,他就閃電般的收回,一張剛毅的面孔在瞬間變得無比猙獰,他一把揪住蕭在赫的衣領,如一頭暴怒的雄獅般咆哮道:“是誰?這是誰干的!是誰干的!!”
  “是……是新月玄府!”蕭在赫聲音顫抖的說道:“少宗主和新月玄府一個弟子切磋,被對方下了重手,少宗主他……他……”
  “新月……玄府?”蕭天南的眼睛死死瞪大:“你放屁!新月玄府那些廢物弟子,有哪一個能傷的了洛城!”
  “宗主,你先冷靜。少宗主看去傷的很重,應該馬上先送到丹藥堂去。”他身后的長老迅速說道。
  “冷靜?我怎么冷靜?洛城他上半身經脈幾乎全斷,玄脈碎裂,幾近殘廢,所有玄力修為瀉盡,你讓我怎么冷靜!”蕭天南咆哮道。
  “什……什么!?”兩大長老頓時大驚失色。
  “你們兩個,馬上把洛城送到丹藥堂去!然后讓人火速把全城最好的醫師全都給我請來!在赫!你馬上給我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澈回到自己的住處后,便端坐于床鋪上,很快就進到入定狀態,緩緩恢復著虧空的玄力。等他睜開眼睛時,夜幕已經完全降下,他的玄力,也恢復了一小半。只是遍布全身的酸軟刺痛感,卻是依然存在。
  “呼,總算是恢復了一些。”云澈活動了下身體,長長舒了一口氣,“不過,這身上的痛感……”
  “那你是強行使用邪魄的后遺癥。”茉莉冷冰冰的說道:“還好你一共也只用了半刻鐘而已,否則,你現在就不是全身酸痛,而是肌肉崩裂,經脈寸斷!”
  “放心好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當承受不住的時候,我自然就會停止了。”云澈滿臉的毫不在意。然后又一陣感嘆道:“不過這‘邪魄’才只是邪神玄功的第一境界,竟然就這么可怕!居然可以讓我面對入玄境七級都能完勝。”
  “邪神訣的屬性,便是‘狂暴’!第一境界邪魄,可讓你的玄力強度瞬間增加一到兩倍,第二境界焚心,可讓你的玄力強度增加兩到三倍,第三境界轟天,可增加三到四倍,第四境界煉獄,可增加四到五倍。第五境界閻皇,可增加五到六倍。”
  “這么……恐怖?”茉莉的話,讓云澈一下驚的瞪大了眼睛。第一境界“邪魄”,他已親身感受過,那種玄力忽然暴增的感覺,讓他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熱血沸騰。如果沒有邪魄在身,他不可能擊敗鐵橫軍和陸斬南。而這種可以讓玄力快速大幅度提升的能力,云澈也并不是沒有聽說過,但那基本都是一些需要耗費極大代價,在危機或絕望狀態下才會使用的特殊玄功,使用之后,將會面臨玄力大幅度下降,甚至大量損耗壽命的殘酷副作用,而且玄力增幅的程度,也遠遠不可能比得上“邪魄”直接一到兩倍的增幅。
  而邪魄,還僅僅只是第一境界!
  如果到了第二境界焚心,那么就算他不用“隕月沉星”,也能輕松把蕭洛城給廢了。
  而若是能開啟第三、第四甚至第五境界,那簡直無法想象。或許到時候,縱然是到了每一等級都代表著巨大差距的靈玄境,也有跨一個大境界擊敗對手的可能!
  “那我大概什么時候可以完全駕馭邪魄?什么時候可以開啟焚心?”云澈有些急切的問道。
  “入玄境六級以上,邪魄便可隨意開啟。至于焚心,至少要等你踏入靈玄境,才有可能。”茉莉淡淡回答道。
  而就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轟”的一聲震響,隨之,一聲震天般的憤怒咆哮從遠處傳來:
  “馬上把云澈交出來,否則,今夜我便踏平你這新月玄府!!”
  【咦?昨天好像欠了一章……明后天補上哈!】z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