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94 搜刮

“龍丹?”蕭天南一怔,然后試探著道:“難道是指……龍的玄丹?”
  “沒錯。。ybdu。”云澈頷首,然后做出一副高深的姿態,緩緩的說道:“玄脈是上天賦予人類的最大恩賜之一。它讓人類有了超越**極限的力量。但玄脈的存在,必須順應天地規則和自然法則,無論是在天才還是在庸才身上,它的成長和強大,都必須循序漸進,不可違背基本的規則和秩序,否則就是忤逆天道。”
  “但,若玄脈毀了,那便不再是完整的玄脈,也就可以這么說……它不必再依從玄脈成長所需的基本規則。有句話叫‘破而后立’,如今我孫兒洛城玄脈崩裂,幾近殘廢,便是應了‘破’這個條件,如果能有一顆龍的玄丹,那么,我便有辦法將玄丹中的力量直接灌輸入破損的玄脈之中,之后再修復玄脈,便可讓洛城的玄脈以極高的起點重‘立’!而玄獸的玄丹之中,唯有龍的力量和人的玄力最為接近,與人的玄脈也最為親和,所以,要做到這‘破而后立’,唯有龍丹可做到,越高級的龍丹越好。”
  云澈的這番話當然是純屬扯淡,蕭天南和蕭洛城完全如在聽天方夜譚,但,這番話可是出自邪心圣手之口,他們覺得自己聽不懂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只感覺高深莫測,厲害無比。但隨之,蕭天南的臉色苦了下來:“這世上,竟然有如此驚人的秘術……只是,唉,龍為萬獸之尊,最低等的成年龍,也是天玄獸級別。天玄丹萬金難求,就算是總宗,也沒有幾顆,就更不要說龍丹了。洛城能遇前輩,這是天賜造化,只是這龍丹,實在是無處可尋啊。”
  “呵呵呵呵!”云澈平淡的笑了笑,道:“無處可尋?不,眼下,就有一個地方可以尋到,而且,還是一顆王玄龍丹!”
  “什……什么!?王玄龍丹?”蕭天南失聲驚喊。王玄丹是什么概念?那是總宗都幾乎不敢奢望的東西!對他們這個小小的分宗來說,更是傳說中的神物。而王玄龍丹,更是可以煉制傳說中的“王神丹”,可以讓一個踏足天玄境巔峰的強者,輕易沖破瓶頸,平步王玄之境!
  “在哪里可以尋到?如果哪里可以買到,我就算是傾家蕩產,也一定要把它買到。”蕭天南激動的說道。雖然這是由邪心圣手親口說出,但蕭天南依然不敢相信。這小小的新月城,又怎么可能出現這種足以讓整個蒼風大陸動蕩的神物,如果真的有,這新月城估計早已匯集八方風雨。
  “四天前,我在經過黑月商會位于這新月城的分會時,便是嗅到了一絲龍丹的味道,而且品級高達王玄。我這一生接觸過的高等玄丹沒十萬也有八萬,那確是一枚王玄龍丹沒錯。我當時也有些不敢相信,還在門口反復確認了一番。”云澈看著一眼蕭天南震驚的臉色,道:“小小的新月城居然出現一枚王玄龍丹,的確有些蹊蹺。不過既然是出自黑月商會,倒也說的過去。這枚王玄龍丹應該是來自總會那邊,至于去向,就說不準了。”
  蕭天南聽的一陣發怔,內心更是澎湃不已。蕭洛城則已是眼睛圓瞪,高呼道:“父親,爺爺是天下第一神醫,他一定不會認錯!你一定要想辦法幫孩子拿到那枚王玄龍丹,孩兒的一生,還有我們分宗的未來,就全系在爺爺,和這枚王玄龍丹的身上了。”
  黑月商會居然有一枚王玄龍丹的消息也讓蕭天南震驚不已,對云澈的話更是無從質疑。但動了動嘴角,苦澀道:“既然是前輩所識,那一定不會錯。但是王玄龍丹這等神物,根本不是一個小小新月城所配擁有的。或許是新月商會的總會準備將它賣給哪個大能,目前只是暫放在新月城而已。我不過是蕭宗一個小小分宗的宗主,就算知道黑月商會有王玄龍丹,他們也根本不可能賣給我,退萬步講,就算他們肯賣……一枚王玄龍丹,我們也根本不可能買的起。”
  “這一點,我自然想的到。”云澈開始翻起自己身上的口袋,翻找了半天,拿出了一張紫光閃閃的玄幣卡也就是他第一次去黑月商會時店員所給他的那張,直接拍到了蕭天南的手上,淡然道:“大概是三十年前,黑月商會現任會主遭仇家伏擊,苦戰之后重傷,險些喪命,被我給救了回來。他給了我這張玄幣卡,聲稱以這張玄幣卡,可在大陸所有的黑月商會以最低的價格買到任何想買的東西。三十年了,這張玄幣卡我是從來沒有用過,不過倒是一直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不需,既然是會主所予,應該會有用吧。”
  蕭天南原本翻看之下,只是一張很普通的紫金卡,但聽云澈所說的來歷,他的兩只手一抖,激動的差點沒把這張紫金卡給丟了出去。黑月商會會主,那可是天玄大陸商界第一霸主,財勢通天的超級大人物!他親手給予的紫金卡,再加上他說的話……這張紫金卡的價值,簡直不下于那枚王玄龍丹!
  “前輩,如果是黑月商會會主所給予,那這枚紫金卡實在是太貴重了……前輩為了洛城,竟不惜將它拿出,這份大恩,讓晚輩真不知該如此報答。”蕭天南手捧紫金卡,激動道。
  云澈呵呵一笑,神情間有了絲絲感傷:“洛城可是我的孫子,身為爺爺,做這些不都應該么……唉,也算是把當年的遺憾,在洛城身上了做彌補吧。”
  “洛城,還不快謝謝爺爺!”蕭天南大聲道。
  蕭洛城馬上掙扎著起身,給云澈重重磕了一個頭,激動的幾乎呈現哭相:“爺爺的大恩大德,洛城這輩子都會牢記在心……洛城將來一定好好孝順爺爺,否則,必遭天打雷劈,天地不容。”
  云澈嘴角一扯,滿臉“欣慰”的笑了起來,他拍了拍蕭洛城的肩膀,笑瞇瞇道:“好,好,真是爺爺的好孫子,爺爺不求你別的,每天單是聽你喊幾聲爺爺,心里也是舒坦啊……蕭宗主,事不宜遲,你馬上拿著這張玄幣卡,親自去一趟黑月商會吧。我百分百確信那里有一枚王玄龍丹,至于怎么逼問出來,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另外,最好把蕭百草也帶上,他應該能識別出那是否是王玄龍丹。”
  “好,晚輩這就喊上百草長老去一趟黑月商會!”
  不用云澈提醒,蕭天南也知道這件事必須自己親自去,并且越隱秘越好,萬一新月城有一枚王玄龍丹的事被傳出去,那后果簡直不可想象。
  很快,蕭天南便喊來了蕭百草,兩人準備離開時,云澈喊住他們,道:“從這里到黑月商會,距離不短。而且王玄龍丹這件事畢竟過于重大,就算最終能買下來,也必然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這期間,我要根據洛城的情況,不定時去寶物庫取藥,所以,你們留一把寶物庫的鑰匙給可以信賴的人吧。”
  “這個……”蕭天南和蕭百草對視一眼后,蕭百草很干凈利落的拿出那枚寶物庫鑰匙,道:“前輩,宗門一共兩把寶物庫鑰匙,一直都是在晚輩和宗主身上,從未到過第三人手中,也從不敢交到第三人手上。目前想來,這把鑰匙唯一能交付的人,便只有前輩你了。前輩在需要藥材或寶玉寶晶的時候,可憑這把鑰匙隨時進出寶物庫。”
  云澈眼睛一瞪,然后猛一甩手,不高興道:“胡鬧!宗門寶物庫鑰匙,怎能隨便交到一個外人手中!你們兩個也都年近半百,怎么還如此草率!”
  蕭天南笑著道:“這寶物庫鑰匙,當然不能隨便交到別人手上。不過,雖然和前輩只是相識幾天,但晚輩和百草對前輩的蓋世醫術,以及高風亮節都是無比欽佩,把它交到前輩手上,我們再放心不過。除了前輩,我們根本不敢把它交給任何人。而我們離開這期間,洛城的傷勢隨時都可能有變化,到時候還要勞駕前輩操勞,如果因不能及時進寶物庫取藥而耽誤醫治可就……所以,請前輩務必收下這枚鑰匙。”
  云澈依舊一臉的為難之色,但過了好一會兒,他低嘆一聲,從蕭百草手中拿過了鑰匙,道:“也罷。你們兩個也盡量早去早回吧。為了那枚王玄龍丹,身上能帶多少錢就帶多少錢,就算把全部家當都帶上也不過分。”
  蕭天南和蕭百草滿懷激動的離開。他們走了一刻鐘后,云澈踏入丹藥堂,沿著早已記數的道路,昂首挺胸直奔寶物庫而去。
  毫無阻隔的經過重重守衛,那些守衛不但沒有攔下他,在看到他時都恭恭敬敬的行禮。到了寶物庫門前,他拿出鑰匙,連開三道石門,踏進了充盈著寒氣的寶物庫之中。
  看著琳瑯滿目藥、玉、晶、器……云澈站在寶物庫門口,嘴角一點一點的咧了起來……
  辛苦表演了這么多天,終于到了收獲的時候了。
  一個宗門千年的積累,這該是一筆多么巨大的財富,如果一夕之間全沒了,估計整個宗門都要崩潰一半……
  可惜,誰讓你們要來招惹我這個煞星呢!!
  如果我不是有底牌在身,被廢掉的就不是蕭洛城,而是我……說不定現在已經死了!
  背信棄義,到新月玄府去找我算賬?嘿……那么現在,就好好的算一算賬吧!你們這千年的積累,小爺就當是精神損失費……收下了!!
  云澈快步走到那一排排黑木藥柜前,手按在柜子上,微微用力,便將一堆堆藥材連同柜子一起吸納入天毒之中。天毒珠的吸納效果和容納能力遠非普通的空間戒指可比,即使這些柜子體積相對很大,也費不了他什么力氣,不到三十分鐘,上千組的藥柜便全部消失在了那里。隨后,便是一組組的寒玉冰柜……
  這個寶物庫很大,但天毒珠內蘊無限空間,這個寶物庫就算再大上一百倍,只要給云澈足夠的時間,他都能給納入天毒珠之中。
  【最近家里出了點事……額,感覺欠了好多章,拼命補吧】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