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95 毒火銃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寶物庫中所有的寶晶、寶玉,包括那塊蕭宗分宗的至寶紫脈天晶,全都被云澈收入天毒珠之中。()馬上,云澈的目光又轉向了那排三十多米長的兵器架,能被放在這里的武器和裝甲,無一是凡品。尤其是懸掛于正中的那把虎魄劍,在數百把極品兵刃的環繞之下中釋放著傲然的王者氣息,讓人第一眼便會不由自主的將目光鎖定在它的身上。
  劍、刀、刃、槍、矛、戟、鞭……各種武器應有盡有,其中以劍居多。畢竟蕭宗和天劍山莊一樣,以劍為主武器。云澈將這些武器全部丟入天毒珠之中,打開了武器架下方的一個不算太大的金屬箱子,一股嗆鼻的火藥味頓時撲面而來,而里面的東西,讓他微微怔了一下。
  這個金屬箱子里放著三把很短的奇形武器,另外則是九枚拳頭大小的鐵珠狀東西。他把武器拿起,滿臉疑惑的打量著……從觸感來看,這把奇形武器應該是以精鋼制成,材料不算珍貴,在這個寶物庫的所有武器中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但卻給云澈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它呈拐角狀,大概一個成人手臂的程度,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把它翻過來,云澈看到了一個很小的標簽:
  毒火銃!
  銃?
  在云澈的認知里,銃應該是指斧頭上手柄的孔,但這里,卻出現在一種奇形武器的名字上。云澈第一次見這種武器,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心中一陣疑惑……難道這并不是什么武器?但為什么又放在武器架的下面,如果是武器的話……好像完全沒什么攻擊能力,但這種危險感又是怎么回事?
  在這把毒火銃拐角的位置,有一塊凸出的金屬,似乎還可以活動。云澈試探著按了一下……
  轟!!!
  一聲巨響,一道一閃而過的火舌從毒火銃口激射而出,巨大的反震力讓云澈一屁股坐到地上,毒火銃也脫手,向后甩出了好遠……坐在地上的云澈眼睛瞪大,看著前上方墻壁上忽然多出來的拳頭大小,還在冒煙的洞,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這這這……這難道是什么暗器!威力竟然如此可怕!
  而且從味道上來看,剛剛射出的東西分明還帶有見血封喉的劇毒!
  云澈走過去把毒火銃給撿了回來,又拿起金屬箱子里的金屬球,入手很是沉重,球體表面淺淺的印著三個大字
  震天雷!
  大字下面,還有一行小字:以玄力震碎外殼,然后丟出。
  這個漆黑的金屬球體所釋放的危險感要遠遠超過毒火銃,可想而知其中隱藏著多么可怕的威力。云澈沒有敢嘗試,將它放回到箱子里,心中一陣唏噓……這些可怕的東西,應該是蕭宗的器宗所創造出來的。如果不熟悉這兩件東西的特性,毫無防備的被對手忽然來上這么一下,如果實力不夠,必將死的無比冤枉。
  不過,它們現在進了云澈的天毒珠,也便成為了他的保命利器。
  云澈在寶物庫里整整停留了兩個時辰,愣是將寶物庫中所有的東西都給卷入天毒珠之中,連根毛都沒給蕭宗留下。全部搜刮完畢后,云澈滿意的拍拍手,走向了出口,在距離出口只有一步之遙時又停了下來,不過去……起碼得給人留下點什么……”
  想到這里,云澈又轉過身,隨手拿出一件武器,在墻壁上工工整整刻出了三行大字,審視一番后,這才大步流星的關上三道石門,走出寶物庫。
  如他所料,他回到丹藥堂時,蕭天南和蕭百草都還沒有回來。云澈進丹房一小會兒后,端了一碗藥湯回來,晃醒睡著的蕭洛城,笑呵呵道:“來,把這碗藥湯喝了。”
  為了自己身上的傷和“前程”,蕭洛城如今對這個“爺爺”是百分之一萬的順從,也不問是什么藥,直接端起來便咕嚕嚕的喝了下去。喝完之后,眼巴巴的問道:“爺爺,我父親還沒回來嗎?”
  云澈笑瞇瞇道:“時間也差不多了,應該快回來了,不過,他們回來的時候,你應該也睡著了,明天醒來的時候,玄脈也就完全的廢了,就算是十個皇甫鶴來了,也別想救的過來,嘿嘿嘿嘿。”
  云澈的話讓蕭洛城一愣,心中猛然涌上一股不安,強笑著道:“爺爺,你……你說什么?你是在……和我開玩笑的吧?”
  “昂,之前一直都是在開玩笑,不過惟獨這次,你爺爺我,可是沒和你開玩笑。”云澈笑了起來,笑的很是危險,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臉上輕輕一抹,一層層薄薄的皮被他輕易的揭了下來,露出他原本的面孔,聲音,也恢復成自己原本的聲音:“好孫子,好好的看看你爺爺我是誰?”
  看到就在自己眼前忽然變了的一張臉,蕭洛城如遭雷擊,一雙眼睛以極度夸張的幅度猛的外凸,那一剎那,他懷疑自己在做夢……而就算做夢,也根本不可能做這么荒誕離奇的夢。
  “云……云澈!!”
  “嗯?”云澈咧了咧嘴,冷笑道:“蕭洛城,我的好孫子,怎么忽然變得這么沒教養了,居然敢直呼你爺爺我的大名。”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會是你……不可能!”蕭洛城的身體向后瑟縮,臉上的神情扭曲到了極點……驚恐、震驚、恥辱、駭然、難以置信,一對眼珠更是持續保持在外凸狀態,如同見到了這世間最恐怖的畫面,過了好一會兒,他終于反應過來什么,開始驚恐失措的大吼起來,聲音顫抖而沙啞:“來人……快來人……來人啊!”
  “你喊破喉嚨也沒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爹為了防止我的身份泄露和耽誤你的傷勢,可是不讓任何人接近這里的,嘖嘖,真是用心良苦啊。”云澈手托下巴,看著臉色蒼白,神色驚恐到極點的蕭洛城,笑瞇瞇道:“不過,你也不需要這么害怕,我是不會殺你的,畢竟你都那么親熱的喊了我好幾天爺爺,還發誓一輩子孝順……嘿嘿,虎毒還不食子,我這個當爺爺的,又怎么會殺自己的好孫兒呢。爺爺我會讓你舒舒服服的在床上躺一輩子,讓你一輩子都念著爺爺的好。”
  眼前的劇變,還有云澈的話讓蕭洛城心理防線幾近崩潰,他此時連嘴唇都已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如果不是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聽,打死他,也根本不可能想的到這個“蓋世神醫”居然會是云澈!他們根本就是兩個層面,不可能有一絲交集的人。這樣的心理沖擊,讓他的整個世界觀都幾乎崩塌。這些天,所有人都將他奉若神明,當做老宗主一樣伺候著,他更是向他下跪磕頭,還叫了好幾天的爺爺。這樣的恥辱,足夠在他的靈魂中打下一輩子的烙印。
  “云澈……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還出手重傷我在先……你到底還要做什么……”蕭洛城用帶著深深顫抖和恐懼的聲音道。
  “呵呵,”云澈冷然一笑,神色回歸漠然,道:“我們第一次相見時,的確是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但,既無仇怨,你竟然會想出手毀了我……呵,你不用狡辯,曾經想殺我的人,比你這輩子見過的人還多,你當時想對我做什么,我了解的清清楚楚。至于你要廢掉我的理由,你心里最明白。如果是換做其他人,應該已經被你廢了,只可惜,你遇上了我。”
  “我這個人沒什么大的優點,除了相貌超群,氣質超然外,也就剩下有恩十倍報,有仇百倍復這一點了。你要毀了我,那我便先毀了你。我們有協議在先,你父親卻又親自上新月玄府準備要我的性命,那我便讓你這整個宗門雞犬不寧!”
  云澈眼睛瞇起,一臉的冷笑與傲然:“明天醒過來,告訴你爹,這次不過是個小小的教訓。我這人天生就是個煞星,如果再繼續招惹我,下一次出手,可就沒這么‘溫柔’了!搞不好,你這整個宗門,都要從天玄大陸永遠消失!”
  “你……”蕭洛城瞪大眼睛,死死盯著云澈,此時的云澈,在他眼中無疑已變成最可怕的噩夢,他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便眼前一黑,身體重重的向后倒了下去。
  云澈冷笑一聲,直起身來,有些郁悶的低語道:“如果的狀態,也只能用這種偷偷摸摸,卑鄙無恥的方式了。不知道哪一年,才可以達到肆無忌憚,登門碾壓的境界。”
  僅僅因為對方的殘害之心,便將對方廢了,然后還登門竊走整個宗門的千年積累,的確是太過過分殘忍了一些。但云澈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就急需大量的高等藥材……而這個蕭宗外宗,就很適時的撞到了槍口上,既是咎由自取,也是倒霉透頂。
  云澈在臉上一抹,輕拍幾下,便又恢復成了“皇甫鶴”的樣子。他沒有馬上拍屁股走人,因為這個蕭門太大,又是在山上,他自己一個字必定迷路。
  又過了小半個時辰,蕭天南和蕭百草終于趕了回來,兩個人面色潮紅,一臉興奮,顯然,“王玄龍丹”已經到手。u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