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3)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3)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3)     

逆天邪神96 逃亡上

“回來了。而且看你們的樣子,似乎已經把龍丹拿到手了。”云澈站到他們面前,一臉平靜道。
  不過蕭天南和蕭百草是怎么都平靜不下來。蕭天南激動道:“前輩之前的感覺果然一點都沒錯,黑月商會,竟真的有一枚龍丹,而且品級高達王玄!在我提出要買龍丹時,他們完全否認龍丹的存在,而我一拿出前輩所給予的紫金卡,他們的態度就完全變了,不但主動拿出了龍丹,還給了我們一個極低的價格。但是要我們千萬不能泄露這枚龍丹的半點信息。”
  蕭天南和蕭百草如今對這邪心圣手的景仰便如滔滔江水一邊,他們兩個做夢都沒想到有生之年能親眼目睹傳說中的王玄丹,還將之拿在了手中。回來的這一路,兩人以最快的速度,又是興奮,又是小心的往回趕,在新月城一手遮天的他們,竟還有了一種提心吊膽的感覺。
  “他們收了多少錢?”云澈道。
  “六十萬紫玄幣。”蕭天南連忙回答道。他心里清楚,如果沒有那張紫金卡,在蒼風帝國別說六十萬,就是六百萬紫玄幣都無處可買。雖然這一下幾乎掏空了分宗全部的可動用資金,但他依然感覺到完全是撿了個天大的便宜。
  云澈的眉頭一陣不受控制的顫抖了兩下……這黑月商會,真特么黑!五萬從自己手里買去,然后居然六十萬轉手……而且看眼前這倆人的樣子,這個價格簡直就跟是白撿的一樣!
  “把龍丹拿來我看看。”
  說完,云澈接過蕭天南遞上來的王玄龍丹,裝模作樣的端詳了一番,點頭道:“果然是王玄龍丹沒錯,而且還是一只成年炎龍的龍丹,取得的時間在兩個月之內。很好,有這枚王玄龍丹在,讓蕭洛城玄脈復原后的玄力等級直接達到地玄境,完全就是輕而易舉了。”
  蕭天南大喜過望。六十萬紫玄幣造就一個才十六歲就地玄境的曠古天才……這個世界上簡直沒有比這更便宜的事了。
  云澈把這枚龍丹交還給蕭天南,叮囑道:“好好的保管,不要再讓任何人知道它的存在,否則,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整個蒼風帝國有點能耐的宗門都有可能上門。你們的總宗,更是會第一時間過來索要。”
  “是,我們一定不會透露給任何人。”蕭天南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系,他思慮了一下,試探道:“不過,這王玄龍丹的氣息太特殊,如果遇到行家,難免不會被隔著很遠就認出來。正所謂夜長夢多,不知前輩能否立即著手為洛城……額……那個……”
  云澈臉色凝重起來,少許之后緩緩點頭,道:“夜長夢多……說的不錯。也好,那就把修復玄脈的事提上日程吧。從明天便開始。不過,想要‘破而后立’,單單一枚王玄龍丹還不夠,還需要一些其他的特殊材料,而這些特殊材料在你們的宗門寶物庫之中并沒有。不過黑月商會應該有所儲備,這樣吧,蕭宗主,你讓一個人帶我去一趟黑月商會,這種逆天之法,對材料的要求極為苛刻,我必須親自去一趟。”
  蕭天南心中激動,連忙道:“好,我就親自陪前輩去一趟。有我在,在這新月城之內,絕對沒有任何人能傷到前輩一根頭發。”
  “不,你去可不合適。”云澈搖頭,淡淡道:“你身為這宗門之主,若是親自與我前去,難免會讓人在意到我的身份,之前我云游四方,別人知道身份也毫無所謂,但如今我必須留在此處治好孫兒洛城的傷,就萬萬不能讓人知道我在這里。蕭宗主,找一個值得信賴,又不算太起眼的人陪我去吧。”
  “還是前輩思慮的周全,”蕭天南對云澈的話深以為然,稍稍思索后,道:“那我便安排在赫與前輩同去。在赫雖然年齡,但已初入靈玄境,就算發生什么意外,也一定能護住前輩周全。”
  很快,蕭在赫便被喊了過來,帶著云澈向山下而去。
  新月玄府。
  云澈已經消失了三天。
  雖然云澈臨走前留下了字條,讓夏元霸不用擔心他,但夏元霸又豈能不擔心,三天的時間幾乎把整個新月城轉了個遍,卻沒有找到他的半點蹤影,連個見過他的人都沒有。而藍雪若卻是表現的和夏元霸一樣焦急,和他一起找遍了整個新月城。
  到了這一天,她已是實在等不下去了。
  “我必須去一趟蕭宗!打聽了這么多天,新月城里卻一個見過他的人都沒有,這太不尋常了。我懷疑,他是被蕭宗給悄無聲息的擄走,這基本上是唯一的可能了。”藍雪若寒著臉道。
  秦無憂一聲嘆息,道:“唉,我也這么想。只是,一來毫無憑證,二來,已經三四天了,他把蕭洛城廢掉,蕭天南對他恨之入骨,若是落到他的手中,現在應該早就……”
  藍雪若咬了咬嘴唇,一臉堅決道:“死要見尸!活要見人!如果他還活著,一定要想方設法把他救回來。”
  秦無憂神色一怔,道:“殿下,你為什么會對這個云澈看重到這種地步?且不說你和他接觸的時間才不過一天而已,就算在資質之上,蒼風玄府的焚絕塵和他年紀相近,卻要超越他近乎兩個大境界,焚絕塵之外,蒼風玄府超越云澈的人也是數不勝數,你為什么要對他這么執著?”
  藍雪若微微閉目,幽然道:“我當初的確考慮過焚絕塵。但……他雖然叛離焚天門,但畢竟是出生**天門的人,還是門主的親生兒子,就算入我皇室,也是遭人詬病。而且,他的性情你最為清楚,沉默寡言,幾無感情,又如狼一樣的高傲自負,因為傲氣,連焚天門都叛離,又怎么會甘愿為皇室效忠。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能真正駕馭的了他。”
  “而云澈……秦府主,跨越一個大境界的等級差距,卻一招將對方廢掉的人,你聽說過嗎?我從小修煉帝王心訣,最擅窺心,連焚絕塵都逃不開我的眼睛,但面對云澈,我卻無法看穿他的一絲一毫。我想秦府主在面對他時,也一定有同樣的感覺。這樣的人,我平生僅見。最可怕的,是他的年紀才不過十六歲。”
  秦無憂道:“殿下說的沒錯,他的城府深不可測,我從他的眼神里,看到的全是他想讓我看到的東西,他不想讓我看到的,我探不到一絲一毫。只不過,這樣的人,注定要比焚絕心還要難駕馭的多。”
  “不,這不一樣。”藍雪若搖頭:“我需要的不是駕馭,只是希望他到時候可以代表皇室,幫我這一個忙而已。那日在宴會之上,因夏元霸被擊傷,他當場暴怒,更是不惜眾目睽睽之下對傷了夏元霸的人下重手,足以證明他是個很重情義的人。只要誠心對他,他也會誠心以待,再加上他現在身若浮萍,無處可去,隨我到蒼風玄府之后,一切都會順理成章。而眼下,就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如果他真在蕭宗手中,而且還活著的話,把他救出,他必然會心記這個恩情,在那個時候,也一定不會拒絕。”
  即使已經很多次的聽藍雪若說出各種的理由,秦無憂始終無法完全理解她對云澈的看重和信心究竟是來自哪里。畢竟,雖然云澈的表現極為驚人,但他的起點實在太低了。十六歲的入玄境一級,在新月城算得上上游,但在那個舞臺上……簡直不堪一提。
  而且距離那個時候,也已經很近很近了。這么短的時間之內,他又怎么可能達到預期的高度。
  或許,是她的“帝王心訣”感覺到了什么吧。
  “既然是殿下的決定,我當然不會反對。如果殿下堅持的話,我便和殿下一起去一趟分宗吧。”秦無憂有些無奈道,雖然他知道如果云澈真的落到了蕭宗手中,肯定是兇多吉少了。
  “不用了,這件事最好不要再和這新月玄府扯上關系。我自己去一趟就可以。必要的時候,我會亮明身份。”
  秦無憂躊躇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云澈和蕭在赫已經走了有兩刻鐘,算著應該已經出了宗門了。蕭天南一直把那枚紅光閃閃的王玄龍丹捧在手里,片刻都不敢放開。這時,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腦門,道:“百草,快去一趟寶物庫,把那個雪山寒玉做成的盒子拿過來!”
  蕭百草應聲而去……沒過多久,他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了回來,面色蒼白驚恐,如同剛剛大白天見到了魔鬼一般,他一下子撲倒在蕭天南面前,顫抖著聲音道:“宗……宗主!寶物庫……寶物庫空……空了……空了!!”
  “空了?什么空了?”蕭天南心里一咯噔,一時沒完全反應過來。
  蕭百草狠狠咽了一口口水,艱難的道:“什么都沒有了……寶物庫里……什么都沒有了……什么都沒有了!!”
  “什……什么!?”蕭天南大驚失色,呆立小會兒后,瘋了一般沖向寶物庫的方向。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