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3)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3)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3)     

逆天邪神119 焚滅詛咒

“住手!不要傷害他!只要你放了祖兒,我什么都答應你。”鳳祖兒的生命氣息本就已經微弱不堪,現在又落入了惡人的魔爪之下,鳳百川再也不復往日的平靜,臉色發白,抬手驚慌的喊道。
  “那你還不馬上把你們守護的寶物給我交出來!”黑魔傭兵面目猙獰,近乎癲狂的咆哮道。
  “可是……可是我們真的沒有什么寶物……”
  “還敢嘴硬,看來你是不想要你兒子的命了!”黑魔傭兵露出獰笑,掐在鳳祖兒脖頸上的手掌猛然收緊。鳳祖兒雖在昏迷之中,但蒼白的小臉上依然露出痛苦的表情。
  “住手!”藍雪若向前一步,劍指黑魔傭兵,氣憤的全身陣陣發抖,卻根本無法可施,心中無比的悔恨著,如果剛才她聽云澈的話將他們斬殺,就完全不會有現在的事,更不會有什么后顧之憂,但事已至此,后悔又有什么用。
  她的身后,云澈面無表情的抬起手,掌心面向那個黑魔傭兵,口中淡淡的吐出一個字:“爆!”
  呼!!
  一聲悶響,黑魔傭兵的后背與后腦之上,忽然迸發出一大團的熾熱火焰,赤紅色的火焰在兩息之間便燒斷了他的脖頸命脈,讓他眼珠外凸,無力的松開鳳祖兒,身體如倒下的木樁子般撲倒在地上,一命嗚呼。
  以云澈的心性,當然不可能真的讓危險的“漏網之魚”出現。這兩個僥幸留命的黑魔傭兵,是云澈刻意為之。焚星妖蓮雖然沒有傷到他們,但卻將未燃燒的玄氣灌入他們的體內,他們在巨大的驚嚇之下,縱然是察覺到了有外來玄氣涌入體內,也根本不會去鎮定的將這些外來玄氣逼出,在適當的時機,云澈便會將這些玄力引燃,在其體內燃起鳳凰之炎。
  他之所以留下這兩個人,就是為了給藍雪若一個必要的“教訓”,也算是良苦用心。因為他不想看到藍雪若將來因為自己的過于心軟仁慈而受到傷害。
  鳳百川先是一愣,然后火速向前,將鳳祖兒抱在懷中。另一個黑魔傭兵見狀,神色大變,一聲怪叫,拔腿瘋狂逃竄而去。
  云澈放下手臂,身體因過度脫力而緩緩蹲到地上,口中一聲焦急的低吟:“雪若師姐!”
  看著那個逃跑的越來越遠的黑魔傭兵,藍雪若握著虎魄劍的右手輕輕的顫抖起來。云澈那字字如針的話,還有剛才那讓她追悔的一幕在她腦海中沉重的閃現,她終于抬起右臂,玄力凝聚,虎魄劍向著那個黑魔傭兵的后心飛射而去……虎魄劍從手中飛離的那一剎那,她別過頭去,閉上了眼睛。
  噗!
  虎魄劍無情的刺中黑魔傭兵的后心,貫穿過他的身體,從他的前胸部位飛射而出,“當”的一聲釘在了一塊巖石上。黑魔傭兵撲倒在地,再無聲息。
  劍刃入身的聲音清晰的傳來,讓藍雪若的身體猛然顫抖了起來,眼睛更是死死的閉緊,久久不敢睜開。看了一眼遠處最后一個黑魔傭兵的尸體,云澈在心中默嘆一聲,小聲說道:“這應該是雪若師姐第一次殺人吧?第一次殺人的感覺會很難受,很痛苦,接下來,甚至連續幾個晚上都會做可怕的噩夢……這些,我都知道。如果,雪若師姐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我不會讓你做這么痛苦的事,但……雖然我不知道師姐的真實身份,但以師姐的氣質、舉止、玄力、還有那個可以駕馭高空的契約玄獸……很多跡象都在告訴我,師姐的出身絕不一般。不是來自大宗門,便是來自地位極高的貴族。”
  “既然是位于這樣的層面,那么就必然充斥著爭權奪位,勾心斗角。師姐太過心軟仁慈的心性,會有可能給師姐帶來一次次的傷害,甚至致命的傷害,我不想看到師姐受這樣的傷害。所以,師姐至少必須學會如何區別對待朋友和敵人。有一句話,說出來對師姐或許很殘忍,我相信,師姐的身邊,包括師姐自己,一定有人因師姐對敵人的心軟,而受到了無法挽回的傷害。”
  云澈的話,起初讓藍雪若沉默。而云澈說完最后一句話時,她的全身猛的一顫,然后長時間的顫抖起來,臉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許久,她睜開眼睛時,云澈已被鳳凰遺族兩個年輕人的攙扶下走出了很遠。她的眼神一陣飄忽,嘴角溢出輕輕的呢喃:“云澈……謝謝你……”
  黑魔傭兵的事件讓鳳凰遺族小傷元氣,但萬幸的是,雖然讓很多人身體虛弱了好一陣子,甚至大病一場,但有云澈在,沒有任何人被危及性命。云澈通過了鳳凰試煉,擁有了鳳凰印記,又解除了鳳凰遺族的這次危機,又展露出神奇的醫術醫治了幾十個岌岌可危的族人,這些天,鳳凰遺族的所有人對云澈簡直視若神明,恭敬敬重到了極點。
  而這一天,巨雪雕也終于醒了過來,也到了云澈和藍雪若該離開的時候了。
  向鳳百川告別時,鳳百川滿臉的不舍,看著云澈,他有些憂心的道:“我們一族之所以長久避世,躲避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便是因為我們有著鳳凰的印記,卻只有微弱不堪的力量。如果不全族隱蔽,這個無法隱下的印記會給我們帶來無窮的麻煩,但,隨便幾個入玄境的玄者,我們都無法抗拒,只能任人宰割。這次的事情,還好有你們,否則,我們這凋零的一族,或許已經全完了。雖然危機過去,但我真的害怕了,我們這個小家族如此脆弱,以后無法避免再出現同樣的事,而下一次如果沒有你們這樣的貴人出現……唉。”
  云澈卻是笑了起來,向鳳百川道:“鳳族長,其實這次我來找你,除了向你告別,還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幫你們消卻你們血脈中的詛咒。”
  云澈這短短的一句話,就如在鳳百川的耳邊響起一個驚天霹靂,他身體一抖,整張臉的五官一下子僵在了那里,隨之,他的眸光瘋狂顫蕩,一下子沖到云澈面前,雙手死死抓緊他的雙臂,用激動到顫抖的聲音道:“你說什么?你說什么……你……你在說一遍?”
  鳳百川的反應完全在云澈的預料之中,他直視著鳳百川的眼睛,真誠的道:“其實,你們的血脈詛咒很好解除,只需以鳳凰之炎燃燒就可完全根除。我那天玄力過度消耗,不敢妄動玄力,到了今天才完全恢復,所以也是到了今天才告訴你。”
  一邊說著,云澈忽然抬起手,右手食指點在了鳳百川額頭暗紅色的鳳凰印記上,一點鳳凰之炎在他的指尖快速燃燒起來,然后瞬間涌入到鳳百川的鳳凰印記之中。
  鳳百川的臉上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但也只出現了那么一瞬間,隨之,他額頭上鳳凰印記的顏色忽然開始發生變化,由暗紅,一點點變得鮮艷,直到變成毫無灰暗的赤紅色。
  云澈收回手指,微笑著看著他,而鳳百川伸出顫抖的手撫了一下額頭已變得炙熱的鳳凰印記,激動的已是手足無措,聲淚俱下:“詛咒……消失了……真的完全消失了……”
  云澈微笑道:“經過這幾天的調養,大家的身體也都恢復的差不多了。就趁現在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處,我來把所有人的詛咒印記都根除。”
  “好……好!”鳳百川眼含淚花的點頭,看著云澈,他心中的感激已濃重到無法用任何語言來詮釋。云澈屠滅黑魔傭兵團,是拯救了他們全族的性命,而消除了他們血脈中的詛咒,那是拯救了他們族人的千秋百代!讓他們全族從此可以重新擁有力量,擁有尊嚴!擁有自保的力量,到了下一代,就再也不用這么偷偷摸摸的隱匿在這荒涼的山脈之中。
  【這一周,更新又坑了……周日那天晚上,我姐被人打了,法醫鑒定是輕傷,尤其鼻梁粉碎性骨折,不可修復。我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的親人身上。打人者事專業的,作案時間選在我姐晚上八點半關店,周圍店鋪都關門,無人,且光線很暗的時機,并提前好幾天改動了周圍的攝像頭,作案時也蒙著臉,打完就跑,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和證據。我姐平時待人極好,人緣也極好,沒有什么仇人,唯一可以懷疑的,就是附近的競爭者,因為我姐的店鋪生意相對很好,而那人卻是慘淡,而且在那之前還三次雇人去威脅過……但,雖然心知肚明,卻沒有證據。報警了,也只是簡單筆錄,之后便沒有了動靜。】
  【親姐姐遭受這樣的事,心里很難受,卻又幫不上什么,心里更難受。第二天去看望我姐,看到她滿臉青腫的樣子……或許沒有姐姐的人無法體會這種心情,或許你們可以試想一下自己的父母被人如此對待會是怎樣的心情……第一次遭遇,這種難受感出乎意料的難以承受,難受到既窒息,又想拿刀殺人……這一周,既然都是這種狀態。碼字碼不下去,碼出來,質量也很差……不知道你們之間有沒有從事公檢法的人,可以給我一些有效的幫助,謝謝。】
  【明天開始,會開始三更,慢慢的把之前欠的都補回來。對之前的一次次斷更……請原諒,我會盡最大努力彌補。】i1387
  s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