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18)      第1206章約定(09-18)      第1205章心態崩了(09-18)     

逆天邪神131 慕容逸

readx();砰!!!
  當裂痕蔓延至玄力屏障的最邊緣時,玄血障終于完全崩裂,碎成無數飛散的玄力碎片。{..云澈的“隕月沉星”就如出閘猛虎,狂暴向前,重重的轟擊在風越的胸口上……從屏障到風越胸口只有不到半尺的距離,卻帶起震耳的呼嘯聲。
  轟!!
  風越的耳邊響起一聲磐石爆裂般的巨響,他的雙耳、大腦一片轟鳴,感覺猶如被一口萬鈞大錘砸在胸口,一口血箭狂噴而出,身體如一道被射出去的箭矢倒飛而去……他倒飛所經之處,下方地面被隕月沉星那狂暴之極的力量犁出了一道越來越長的深溝。
  風越的身體飛出了高臺,越過了密集的圍觀人群,足足飛出了近二十丈的距離才砸落到地上,然后又如滾地葫蘆般滾出很遠,趴在那里,再也沒有了動靜,身下,一灘猩紅的血液緩緩蔓延。
  這一剎那,整個世界都仿佛陷入了可怕的寂靜之中。
  云澈緩緩的收回手掌,他的前方,一道深深的溝壑一直蔓延到十丈之外,觸目驚心。他嘴角一絲冷笑一閃而過。他這個人對自己的敵人從來不會有什么憐憫可言,如果這里沒有外人,他會毫不猶豫的將這個風越擊殺,但這里畢竟是蒼風玄府,而他也是即將成為蒼風玄府弟子的人,斷然不會對風越下殺手。不過,接下來至少一個月,風越別想從床上下來,更別想妄動什么玄力。而且,赤玄屏障被強行擊破,對風越的壽元和玄脈也造成了相當大的損傷,后果,絕不是玄力下降一級那么簡單了。
  所有目睹這一切的人全部鴉雀無聲,看著那飛出幾十丈,生死不知的風越,看著那道又長又深的溝壑,他們的全身都泛起冷氣,看向云澈的目光就如在看一個怪物!
  風越的最強能力就是防御,而他在不進攻,所有玄力集中于防御,甚至最后不惜永損自身使出保命禁技的狀態下,還是被云澈三招轟成了重傷。沒有人懷疑,若不是一攻一防,而是正常交手,風越依舊會被云澈打敗,而且可能敗的更快更慘!
  入玄境十級完敗真玄境三級!而這其中不僅僅是三級的差距,更是隔著一道境界的鴻溝,在所有人原本的認知里,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這樣的事實卻真實的呈現在了他們眼前,顛覆著他們的認知。
  亭子里的秦無憂早就已經站了起來。有著地玄境的極強玄力,又身為蒼風玄府中府導師,他的見聞何其廣博,心境何其堅韌,此時卻是激動的面色通紅。這一刻,他終于開始真正的明白,為什么藍雪若會那么執著的選擇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窺視命數和氣運帝王心訣,果然不是徒有虛名。
  “呵呵,你帶回來的這個小家伙,還真是不得了啊。”
  秦無憂的身后,一個一身青袍,黑須垂胸的中年男子緩步走了過來。他的長相和秦無憂有些相似,但看上去比秦無憂要小上一些。他站到秦無憂身側,看著高臺上的云澈,滿臉的贊賞。
  “他可是蒼月公主選中的人啊。”秦無憂緩緩說道。
  “哦?”中年男子臉上微露驚訝,然后微微頷首,若有所思。
  高臺上的云澈已完全成為了所有目光的焦點,尤其是那些剛剛通過考核的新進弟子,無論男女,每一個人的眼神都變的無比的狂熱,之前被風越揍的鼻青臉腫的弟子們狂熱敬佩之余,更是滿心的感激和解恨。云小凡倔強的直起上身,雖然身上疼痛難忍,但嘴角卻露出驚喜的笑,看向云澈的雙目滿是崇拜和熾熱。
  司空渡心中的震驚持續了很久才緩緩的壓了下去。其他人或許不清楚,但他很是清楚風越最后的玄血障有多么的強大,就連有著真玄境十級玄力的他,不認真起來也難以一擊轟破。
  難怪秦導師對他如此看重,還特意親自觀看他的考核過程。能將入玄境十級的玄力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力,此子的天賦簡直讓人無法不震驚……之前對他的擔心和警告,完全就是多余的。
  云澈的目光在風越的身體上盯了一眼,環視四周,然后落在了傲巖的身上。
  在風越被轟飛的時候,傲巖的臉色就刷的變成一片蒼白,此時忽然接觸到云澈那冰冷的目光,他全身一抖,身體不自禁的向后倉皇退了兩步,一張臉上滿是驚恐,額頭上的冷汗瘋狂落下。
  云澈不屑的一笑,將目光移開,轉向臉色極其難看的齊導師,朗聲道:“齊導師,你一直在旁邊親眼見證,我和風越的‘三招之約’,應該是我勝了吧?按照之前的約定,以后只要有我在的地方,風越就必須倒著走路。在場所有的朋友們也都請代為見證。”
  齊導師的臉色一陣陰暗不定,他咬了咬牙,硬著頭皮道:“云澈!就算是你贏了……但不過是一場切磋,你竟然出手這么重!如此狠毒心腸,怎配成為我蒼風玄府的弟子!”
  “呵……”云澈鄙夷的笑,淡淡道:“我的玄力才入玄境十級而已,而風越可是真玄境三級,我們相差這么遠,我怎么也沒理由不施展全力吧?只是我哪里知道風越明明有著這么高的玄力等級,卻只是個草包,居然連入玄境層面的攻擊都受不住,這能怪我?再說,風越之前也是說了,府中弟子切磋,受傷是常有的事,齊導師你也默認。風越重傷云小凡,你半句都沒有斥責,現在我傷了風越,你卻來斥責我,甚至說我不配稱為蒼風玄府的弟子,這,可有點說不過去吧?”
  齊導師畢竟是蒼風玄府的導師,作為玄府弟子,縱然是內府的弟子,也不會愿意輕易得罪,中府和外府更是半點都不敢。但云澈是什么性子?誰給他臉,他就給誰臉,誰不給他臉,就算對方是天王老子,他也絕不給對方半點顏面。齊導師怎么都沒想到云澈一個即將入府的弟子竟然當著眾人之面**裸的指責和譏諷他,而且說的有理有據,滴水不漏,讓他根本都無從反駁,直憋的老臉通紅,怒氣橫生卻又無從發作。
  司空渡走了過來,笑吟吟道:“齊長老,這次的考核,云澈肯定是過了吧?和風越的三招之約,也是云澈贏了,在場所有的人可都是親眼目睹。相信齊導師一向公正嚴明,不會有任何異議。而且,云澈在考核中直接擊敗中府弟子風越,那么,云澈入府之中,完全可以直接進入中府,這一點,齊導師也不會有異議吧?至于接下來的戰力考核,既然風越已經重傷,那就由弟子代勞,齊導師你覺得呢?”
  齊導師的面孔一陣輕微的哆嗦,他憋了半響,只能狠狠的“哼”了一聲。這事是發生在中心廣場,數不清的眼睛目睹了整個過程,他就算是想要護著風越,刁難和報復云澈都根本不可能,否則,他自己都別想繼續在蒼風玄府繼續待下去。
  直接進入中府?人群之中傳來片片的驚呼聲。尤其是那些新入府弟子和一直停留在外府,根本沒希望能入中府的弟子都是滿臉的艷羨。在蒼風玄府中,要進入中府,玄力至少要真玄境三級,風越就是中府的最末流弟子。而云澈的玄力雖然只有入玄境十級,但他擊敗風越卻是人人所見,完全有資格直接躋身中府。
  就在這時,忽然一聲驚雷般的吼叫聲從人群后方傳來:
  “閃開!哪個是云澈,給老子滾出來!”
  喊叫聲中,人群被粗暴的分開。一個身材高大粗壯,年紀二十歲上下的男子走了出來,他的身后,赫然跟著慕容夜。慕容夜的整張右臉依舊紅腫一片,那道傷痕雖然早已止血,但還是血淋淋的嚇人。一看到高臺上的云澈,他眼睛一瞪,伸手一指,扯著嗓子叫喊起來:“堂哥!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
  “那個人的臂章……也是內府弟子!”
  “是天玄榜第七十三位的慕容逸!今天這是什么狀況,這些平時大半年都不一定能見一次的內府弟子,今天竟然一次出現了兩個!”
  “聽說這個慕容逸的父親是鎮北元帥啊!不但天賦驚人,而且勢力滔天……他看上去是針對云澈來的?不會是云澈得罪他了吧?”
  “得罪內府弟子,還是鎮北元帥之子,那以后可有他受的了。”
  沿著慕容夜所指,慕容逸橫了云澈一眼,一躍跳上了高臺,眼神陰桀的看著云澈:“你就是云澈?”
  “是我。”一看到慕容夜,云澈就知道是什么事了。慕容夜的堂哥慕容逸的事,秦無憂才剛和他提起……果然這個廢柴被自己揍了之后,就發揮了廢物的特性,哭著喊著抱大腿去了。
  “他的臉是你打的?”慕容逸一指慕容夜,目光陰沉的道。
  “沒錯,就是我打的。”云澈非常坦然的承認。
  “很好。”慕容逸緩緩的點頭,然后忽然目光一沉,身體驟然前沖,帶起一股如暴風般的洶涌氣流,右手成抓,如鷹鉤一般抓向云澈的喉嚨。
  慕容逸的身體剛有動作,一個身影忽然從旁邊沖出,玄力外放,一拳撞擊在慕容逸的右爪上,“轟”的一聲,兩人同時倒飛出去,隨之咔嚓一聲,在他們雙手相撞的地方,足有一米多高的巖石高臺直接崩裂,半尺寬的裂痕直接蔓延到高臺的邊緣,將高臺齊整整的分成了兩半。
  一股玄力氣流迎面沖來,讓云澈身體一晃,險些仰倒,心中頓時暗暗吃驚:不愧是內府弟子!僅僅是余波,都有著這么驚人的威力。
  慕容逸在反震力下落到了高臺邊緣,差點掉下去。他猛然抬頭,雙目怒視擋下他攻擊的那個人,沉聲道:“司空渡,你什么意思!!”
  【vip的第一章,初戀般的感覺。哈哈哈哈……】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