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133 直入內府

“秦府主,你怎么來了?”齊導師連忙迎了上去,滿臉殷勤的道。!ybdu!
  秦無傷呵呵一笑,卻沒有回答他,目光轉向云澈,上下打量他一番,道:“云澈,你剛才說要在三個月之后挑戰慕容逸,這件事可是當真?如果只是隨口說說,現在反悔倒也還來得及。”
  對于秦無傷一口喊出自己的名字,云澈倒也并不驚訝,點頭道:“當然是真的。而且慕容逸也已經答應,既然秦府主剛好在這里,也就請秦府主順便為我們做個見證。在這蒼風玄府之中,相信沒有比秦府主更有權威的見證者。”
  其他新進弟子在知道秦無傷府主身份后,大都露出敬畏的眼神,而云澈的神色卻是絲毫未變,眼神更是一片平靜,說話也不卑不亢,“請秦府主剛好為我們做個見證”這句話也是說的無比自然,仿佛這不是聲震蒼風皇城的府主,而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路人。這樣的反應讓秦無傷心中微微驚訝,笑呵呵的點頭,道:“以入玄境十級的玄力挑戰真玄境九級,這么有趣的事,我在蒼風玄府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不錯,年輕人,你很有膽量,也很有魄力。如果你確定自己不是在開玩笑的話,我倒是愿意做這個見證者。”
  “慕容逸,你剛才也已經答應了。對此,還有其他什么問題嗎?”秦無傷向慕容逸道。
  慕容逸笑了一笑,笑的很是輕蔑,他恭敬的道:“回府主,雖然答應一只小耗子的挑戰很掉身價,但他打傷我堂弟在先,司空渡阻攔我為堂弟出頭在后,他既然想自己找虐,我沒理由不答應。而且有府主親自見證,也就不怕他到時候被打成狗后反悔自己說的話!”
  “很好。”秦無傷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笑意,“那就這么定下了。約戰之日為三個月后上午十點,地點便是這個地方。到時候,我會親自到場。云澈,若是你輸了,到時候慕容逸無論如何教訓你,你都不許反抗,更不許讓任何人阻攔。這是你親口所言,不容反悔。”
  “當然。”云澈毫不猶豫的答應,然后眼睛一瞇,盯著慕容逸道:“那如果,我贏了呢?”
  “你贏?哈哈……哈哈哈哈!”慕容逸大笑了起來,周圍大片的圍觀者也是一片哄笑。一個入玄境的新進弟子挑戰內府慕容逸……還想著要贏?這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慕容逸笑的前仰后合,半天上不來氣,直笑了大半天后,才一邊笑一邊磕磕絆絆的道:“我會輸?哈哈哈哈……我會輸?我要是……輸了,我就……任憑你處置!你讓我干嘛我就干嘛,哈哈哈哈!”
  “那倒不用。”對于他滿臉的譏笑,云澈也笑了起來:“如果你輸了,我只需要你答應我三件事就可以,是你絕對不能拒絕的三件事,你敢嗎?”
  “敢!我有什么不敢!別說三件事,就是三十件,三百件我都不會皺一下眉頭。”慕容逸連猶豫都沒有就直接喊道。與其相信云澈有可能贏他,他寧愿相信母豬都能上樹。不過他心里也是多少有點奇怪的,奇怪的是府主秦無傷怎么會忽然有興趣來見證這種壓根毫無懸念,毫無意義,還是由一個傻子提出的約戰。
  “很好。”秦無傷再次點頭,一臉溫和:“蒼風玄府這些年一直是平平靜靜,中規中矩。已經不知有多少年沒出現過這種跨越一個大境界的挑戰。三個月,的確可以改變很多東西,或許三個月后,你真有和慕容逸一戰的能力也說不定,真是讓人期待。云澈,你的玄力測試在這一組是第一名,證明你有很好的基礎。戰力測試你越級擊敗風越,證明你在玄力運用上的天賦讓人驚艷,如今挑戰慕容逸,證明你有著讓人驚訝的膽量和魄力,這幾點,都彰顯著你是一個有資格讓玄府重點培養的弟子。”
  “作為副府主,我很想看看三個月之后你拿什么去和慕容逸交手。慕容逸一直在內府修煉,為了這三個月內的公平性,云澈,你明天不需要來報道了,從明天開始的三個月內,你雖是我蒼風玄府的正式弟子,但不屬于外、中、內三府,但可完全自由出入外、中、內三府,并和內府弟子一樣,可以享受內府的一切資源,你的住處,也安置于內府之內。”
  秦無傷的這些話說出來,除了秦無憂之外,在場所有人都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就連云澈都大吃一驚……讓一個初入玄府,只有入玄境玄力的弟子直接進入內府,并享受內府一切資源,這在蒼風玄府歷史上,壓根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更是所有初入弟子想都不敢想的事。
  秦無傷無視眾人的反應,繼續說道:“這樣一來,你和慕容逸將有著完全一樣的修煉條件,也算是一定程度上的公平。三個月后,若你贏了,你將取代慕容逸在天玄榜上的位置,并正式成為內府弟子,若你敗了,不但撤出內府,而且今后即使實力足夠,也終生不得成為內府弟子,云澈,這種安排,你可有異議?”
  秦無傷前面的話對云澈無疑是天大的恩惠,但最后寥寥幾句,又加了一個極其殘酷的條件,如此一來,一些人對于云澈直接進入內府的不忿也就基本消卻。因為以云澈十六歲就擊敗一個中府弟子的驚人天賦,再過幾年完全有進入內府的可能。但若是現在就進入內府三個月,之后又敗了的話,幾年后縱然有了進入內府的資格,也將只能望洋興嘆,悔不當初。
  云澈看了一眼秦無憂,點了點頭:“好,我答應。”
  云澈明白,秦無傷對他忽然而來的特殊關照,必然和秦無憂有關,同時,也必然和藍雪若有關。
  而能讓堂堂一個副府主親自為自己而來,還不惜打破玄府從未有過的先例讓自己提前進入內府……云澈確信就算秦無憂是秦無傷的親弟弟,也不至于讓秦無傷做出這樣的決定。那么唯一的解釋,就是藍雪若。
  藍雪若究竟是怎樣的身份和背.景……
  “這……似乎有些不妥吧?他一個小小的云澈,有什么資格踏進內府?簡直是等于讓一條哈巴狗進虎狼之穴!”慕容逸皺眉道。
  “慕容逸,你有異議?”秦無傷淡淡的瞥了慕容逸一眼,聲音平淡如常,但隱含一抹讓人心悸的威懾。
  慕容逸心中一凜,連忙道:“不!弟子不敢質疑秦府主的決定。弟子只是……只是擔心內府的聲名被這個只有入玄境的小子給毀了。”
  “這件事就此定下了。在這三個月內,你們兩個之間不許再有任何沖突。好了,考核繼續吧。齊長老,這一組的戰力考核,就由你親自上陣。司空渡,你過會兒帶云澈去內府轉轉,順便幫他安排一個住處。我的意思,會馬上傳音給內府那邊。”
  說完,秦無傷深深看了云澈一眼,便準備離開。云澈忽然開口道:“秦府主,弟子有一事相求。”
  秦無傷剛才直接承認了云澈玄府弟子的身份,云澈現在自然也要以弟子自稱。秦無傷轉過身來,道:“何事。”
  云澈用目光示意了一下被風越打傷的云小凡,道:“云小凡在戰力考核中,還未來得及表現,便被風越惡意重傷,無法再繼續戰力考核。云小凡年僅十五,卻獨身一人千里迢迢來到這里,如果就此只能放棄考核,對他實在太過殘忍和不公平。所以弟子想請求秦府主在云小凡傷好之后,給他一個補考的機會。”
  原本在重傷之下面若死灰的云小凡猛的抬頭,感激的看著云澈,眸光劇烈的顫動起來。
  秦無傷看了一眼云小凡,笑著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嗯,雖然年紀尚小,但根基不錯,將來必有成就。我蒼風玄府也不會愿意錯失任何一個可塑之才。司空渡,你過會兒也順便把云小凡送到藥之府那里去醫治他的傷勢。在他傷好之后,無憂,就由你親自來測驗他的戰力,如何?”
  秦無憂呵呵一笑:“當然沒有問題。”
  云小凡的雙眸之中已滿含淚水,他掙扎著想要起身,哽咽著道:“謝……謝謝秦府主,謝謝秦導師…………云大哥,謝謝你……”
  說完,他精神一松,徹底昏了過去。
  這一刻,無論男女,看向云澈的目光之中都多了一分敬佩。
  秦無憂和秦無傷離開。慕容逸也不屑的看了云澈一眼后帶著慕容夜離開。云澈則托起云小凡,隨著司空渡把云小凡送到了藥之府中,然后跟著他向內府走去。
  “我完全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偏偏你又這么冷靜,我實在無法把你和白癡聯系到一起。”司空渡糾結著道。
  “有一句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云澈回答:“有多么大的壓力,才會有多么大的動力。”
  “置之死地而后生?可你這完全就是單純的赴死!”司空渡搖頭道:“你知道你和慕容逸的差距嗎?你們差了整整一個大境界啊!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就算你是個頂級天才,三個月,最最極限的狀況,也不過是拉近兩級距離。更何況這三個月慕容逸也和你在相同的狀態下修煉,他不但有著內府資源,還有著家族的龐大供給,進步的速度,只會比你快!到時候,你拿什么去和慕容逸交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