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136 大道浮屠訣

readx();內府很安靜。云澈進入內府小半天,依舊一個內府弟子都沒有見到。這個時間,他們大部分都在聚玄塔中修煉。
  云澈站在小院中,找到一個平整的位置,深吸一口氣,提起玄力,將霸王巨劍從天毒珠中召喚了出來。
  霸王巨劍入手,近四千斤的重量讓云澈縱然已做好準備,依然被墜的上身一沉,險些脫手。他咬緊牙關,雙手死死的抓住劍柄,卻根本無法將整把巨劍都提起。下半截劍身重重砸在堅硬的地面上,深深的沒入其中。
  “邪魄!”
  邪魄開啟,云澈全身玄力,這次低吼一聲,將霸王巨劍整個的抓握起,但也不過只堅持了幾息的時間,下半截劍體又狠狠的砸回地面上,若不是云澈咬牙支撐,就連劍柄也要脫手。
  “呼……”把霸王巨劍收回,云澈長舒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熱汗,低聲自語道:“總有一天……我一定能駕馭你!”
  “你為什么會選擇這把重劍?只因為它品級高?”
  茉莉的聲音,冷不丁的在他腦海中響起。
  “當然不是。”云澈搖了搖頭,認真的說道:“我在進入天兵閣之前,想的也是選擇一把劍,一把絕對大數玄者都在用的輕劍。但是,在我靠近這把重劍的時候,我忽然有了一種奇妙的感覺,我感覺它,似乎更適合我。”
  “為什么?”茉莉問道。她很少追問什么,但似乎,她對云澈為什么會選擇這把重劍很有興趣。
  “因為,這是一把守護之劍。”云澈微仰起頭,緩緩的說道。
  茉莉:“……”
  “司空渡說的沒有錯,重劍,是一種不適合任何玄者的武器,它只適合于戰場。如果我是一個純粹的玄者,我也不會選擇這把重劍,但,我不是。”
  “我曾經也瘋狂的追逐過力量,包括現在也是,我之所以貿然挑戰慕容逸,也是為了給自己足夠的壓迫力,只是,我追求力量的目的、心態,都和曾經完全的不同。因為,我經歷了一些別人一輩子都不可能經歷的東西。”
  那就是死亡……以及死而還魂。
  “天玄大陸之所以被命名為天玄大陸,是因為修玄是這片大陸的主調,乃至是這個世界的主調。玄力的高低,代表著在這個世界的地位和名望。天玄大陸有著無數的玄者,他們的一生,最多的時間都是用來追逐更高的玄力,但是,他們之中,絕大一部分,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追逐力量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單純的追逐,單純的想要到達一個更高的高度。”
  “但我和他們已經不一樣。我現在很清楚我追逐力量的目的是什么。”云澈閉上了眼睛,輕緩的說道:“我想守護好我身邊所有對我重要的人。曾經,我以為只要有心,只要好好的對待和陪伴,就能給予身邊重要之人安全和幸福,但一次次的失去,我才徹底醒悟,在這個弱肉強食,力量為尊的世界,想要給予他們安全,就必須要讓自己強大起來,強大到讓所有人仰望,讓所有人不敢欺凌,這樣,才能做到真正的守護,才能不會再失去。”
  茉莉:“……”
  “輕劍適合玄者,它容易駕馭,容易精通,不但輕靈,而且變化萬千,古往今來,一直都是最為完美的武器。但,若論守護,它永遠不可能比得上重劍。輕劍揮舞,可守護三人、五人……而重劍一揮,千軍莫近,只要將需要守護的人護在后方,除非擋下我的重劍,踏過我的尸體,否則別想傷害到他們。而且,對于是否適合于玄者而言,司空渡的話,我也并不完全贊成……沒有人選擇重劍,是因為駕馭重劍的難度,是駕馭輕劍的千百倍,熟悉重劍需要的時間,同樣是輕劍的千百倍。但,若是有一天,能夠將重劍揮舞的如輕劍一般輕靈……”
  “那么,這世上,還有什么堪抵擋重劍之威。”
  云澈字字錚錚的說道。他第一眼看到霸王巨劍時,腦中想象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只是,他深深的知道要做到這一點會是多么的艱難,需要的時間又會是多么的漫長。同樣是二十年的時間,一個人使用輕劍,成為了劍道宗師。而另一個人選擇重劍,或許這整整二十年時間才勉強做到能自由駕馭,且這二十年時間,或許連玄力修為都要被拖累,對同級對手交戰,也將難有勝算,被人一路鄙夷。所以,會選擇重劍的玄者,少如鳳毛麟角。
  但云澈,卻偏偏這么做了。或許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潛意識里不想與絕大多數的玄者做同樣的選擇。
  云澈說完之后,茉莉也久久沒有回音。就在云澈準備再試一下霸王巨劍時,茉莉的聲音才幽幽傳出:“你選擇重劍的理由……和哥哥……一模一樣……”
  云澈停止了動作,低聲道:“你的……哥哥?他也是用的重劍。”
  茉莉的聲音里充滿了感傷,云澈幾乎可以想象的到她此時眼睛紅紅的樣子,因為“哥哥”這兩個字,是她心中最溫暖的柔軟,也是最刻骨的刺痛:“最初的時候,哥哥用的武器,也是輕劍。后來,他放下了輕劍,拿起了重劍,因為哥哥說……重劍,是殺戮之劍,霸道之劍,更是守護之劍,他要以重劍守護我、守護母親、守護家園……”
  “為了修習重劍,哥哥冒著巨大的危險修煉禁忌之書《大道浮屠訣》,然后又歷經千辛萬苦,尋到天狼星神遺地,得到了《天狼獄神典》,后來,哥哥以極大的毅力把大道浮屠決與天狼獄神典全部修至大成,扛起重劍,戰場之上,一劍揮出,萬軍莫近。”
  “那個時候,我最喜歡看的,就是哥哥在戰場上揮舞重劍的畫面,那時的哥哥最帥氣、最威風,讓我和母親有著無法形容的安全感與依賴感,仿佛只要哥哥在,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一點都不需要害怕,因為哥哥會用他的重劍,永遠把我們守護在身后。”
  茉莉的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后,已帶上了明顯的顫音。
  因為她的哥哥,最后還是死了……從她的描述中,可以知道她的哥哥是一個無比強大的人,或許強大到一種云澈完全無法理解的境界。茉莉并沒有說起過她的哥哥究竟是怎么死了,云澈也根本不敢問,因為那一定時她心靈深處最慘痛的一段印記。
  “為了守護而放棄輕劍,拿起重劍。你的哥哥一定是個很偉大的人。”云澈感嘆著說道:“如果可以,我真想與他結交一番。”
  茉莉久久沒有說話,似乎是在平穩自己的情緒,好一會兒后,她聲音平靜的開口:“你,以后真的要選擇一直使用重劍嗎?”
  “我既然已經選擇了,就當然不會改變和后悔。”云澈毫不猶豫的說道。“而且我有邪神玄脈在身,同等級下,我可以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駕馭重劍,對我來說也要比其他玄者相對容易的多。”
  “好……”茉莉應聲,短暫的停頓之后,平淡的說道:“那么,從今天開始,我會教你修煉‘大道浮屠決’!”
  “大道浮屠決?你剛才說的,你哥哥修煉的那一個?”云澈心中一訝。
  “沒有錯,就是我哥哥為了駕馭重劍而修煉的禁忌之書!”茉莉冷冷的道:“之所以稱它為‘禁忌之書’,是因為它和你身上的‘邪神訣’一樣,是屬于上古真神的神之玄功!來自于一個叫‘荒神’的上古真神。不同的是,邪神訣存在于玄脈,不需修煉,而大道浮屠決卻是作用于血脈、經脈、肌肉、皮屑、毛發……卻唯獨和玄脈甚至玄力沒有絲毫關系。”
  “和邪神訣一樣的……神之玄功?”云澈在心中大吃一驚。邪神訣的強大自不必說,他目前只能開啟第一境關,便可在入玄境十級的狀態下輕松重傷真玄境三級的風越。而“大道浮屠決”同樣是神之玄功,那威力,豈不是不弱于“邪神訣”?
  “上古真神隕滅,‘大道浮屠決’雖然不知因為什么原因而流傳了下來,但也成為了禁忌的存在。因為它是神之玄功,是人類根本無法修煉的。無數年來,‘大道浮屠決’輾轉了很多人之手,數不清的絕世高手仗著自己玄力登峰造極,因而強行修煉‘大道浮屠決’,但結果,無一不是爆體而亡。神之力,又豈是凡人之軀所能承載。”
  云澈:“……”
  “直到后來,‘大道浮屠決’從世上銷聲匿跡,關于它的傳說,也越來越淡。直到有一天,哥哥在一處神秘的危險之地無意間得到了它。而他得到‘大道浮屠決’這件事,也是一個從未被他人知道的秘密,這個世界上,只有哥哥和我知道,就連父親和母親,都從不知曉。”
  茉莉沒有說謊,“大道浮屠決”是她和她的哥哥兩個人的秘密,除了他們兩人,再無人知道“大道浮屠決”已重新現世。茉莉的哥哥亡去后,“大道浮屠決”就只存在于茉莉的心海之中。
  她從未想過要修煉“大道浮屠決”,更沒有想過要把它交給誰,甚至從未準備告訴他人,而是讓“大道浮屠決”隨著她對哥哥的思念永遠沉淀在她的靈魂深處。
  但是,茉莉從云澈的身上,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哥哥的樣子……甚至,找到了那么一絲絲的哥哥的感覺……第一次,就是在炎龍洞窟,他為了救她,不惜流掉了身上一半的血……在她意識模糊中醒來時,她以為她看到了哥哥……
  而在云澈選擇重劍,并說出選擇中間的理由時,她的內心如同被什么重重的敲擊,久久的顫蕩著……
  她知道她為什么會那么渴望的想要教云澈修習這禁忌的“大道浮屠決”……
  因為,她想要在云澈身上看到當年哥哥揮舞重劍的樣子……就如在編織一個只會在夢中才會出現的場景。
  “既然‘大道浮屠決’凡人不能修煉,這個世界上又沒有了神的存在,為什么你的哥哥可以修煉成功?”云澈插口問道。
  “因為,他和你一樣,繼承了一個上古真神的力量……那個上古真神名為‘天狼星神’。玄脈與血脈之中,有著真神的印記,從而可以承載‘大道浮屠決’的力量。只不過,‘大道浮屠決’一共十二重,哥哥也只能練至第六重便已是極限,再繼續下去,會和以前妄圖修煉的人一樣爆體而亡。”
  “而你,承載著邪神玄脈,將和哥哥一樣,足以將‘大道浮屠決’修煉至第六重境界!而現在你只需把‘大道浮屠決’修煉至第一重境,就可以輕松駕馭這把重劍。”
  茉莉的話,一句比一句讓云澈吃驚。他吞了一口唾沫,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你說……‘大道浮屠決’的第一重境,就能讓我駕馭這把霸王重劍?這把重劍不是普通的重劍,重量足足有三千九百斤啊!”
  而茉莉接下來的話,讓云澈驚的差點沒當場跪下。
  “哼,我當然知道這把重劍的重量。”茉莉冷冷的道:“但,你若練成‘大道浮屠決’的第一重,在玄力毫無增加的狀態下,可以憑添三千斤的臂力!第二重境,可以增加八千斤臂力,第三重境,可以增加兩萬斤臂力……你只需第一重,便足夠!若到了第二重,這把重劍在你手中,駕馭起來便和普通玄者手中的輕劍毫無區別。”
  “而且,縱然重劍不出,就憑你平添的臂力,不開‘邪魄’,同級之中,將根本沒有你的對手。輔以‘邪魄’,也將足以擊敗超越你半個大境界的對手!”r1058
  s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