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138 天玄榜

聚玄塔,位于內府的正中心,在內府的任何位置都可以一眼看到它的存在,所以云澈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指引,很容易便找到了聚玄塔的入口。。ybdu。
  內府的玄氣本就格外濃郁,而踏進聚玄塔的那一刻,一股比外面還要濃郁了數倍的玄氣撲面而來,讓云澈的五十四玄關都興奮的自發舒張起來。
  “這處聚玄塔的下方,果然有著一道天然玄脈,也難怪會成為一國皇室玄府的所在。如果一個宗門坐落于此,不出三百年,就會從一個小宗門發展成聲威浩蕩的大宗門。”茉莉說道。
  司空渡昨天告訴云澈,他的修煉玄間是第101號,也就是十層的第一間。云澈剛要向前,忽然注意到,右方的墻壁之上,密密麻麻的浮現著一個個的名字。這些名字的表面都浮著一層濃重的玄力氣息,顯然是以玄氣支撐,可隨時更改。
  “天…玄…榜?”看著最上方的三個大字,云澈精神一振,側過身來,開始認真觀摩起上面的名字。這面墻壁上出現的,剛好是一百個名字,也就是內府的一百個弟子,亦是蒼風玄府無人不知的內府天玄榜。
  云澈從后往前看,目光一一掃過上面的每一個名字。這一百個人,是蒼風玄府無數精英中的超級精英,是所有玄府弟子仰視的存在,縱然在整個蒼風皇城,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雖然有一百個人,但他們的玄力等級卻分布的很是密集。從第一百名到第七十八名,玄力皆為真玄境八級,第七十七名到第四十一名,皆為真玄境九級,第四十名到第四名,玄力都是真玄境十級。
  在第七十三名,云澈找到了慕容逸的名字:
  慕容逸:二十歲,真玄境九級。
  在第三十九名,云澈找到了司空渡的名字。
  司空渡:二十歲,真玄境十級。
  這兩個人的年齡,都決定著這是他們在蒼風玄府的最后一年。而這一百個內府弟子,年齡也基本都是集中在十九歲和二十歲,畢竟,其他同等條件下,玄力的強弱和年齡成正比。從第一百名一直到第四名,小于十九歲的只有兩個人,年齡都是十八歲,還分別排在第九十六位和第九十九位……也是天玄榜岌岌可危,隨時可能被后來者取代的末位。
  云澈的目光,著重落在了前三名上。
  第三名:方飛龍,二十歲,靈玄境一級。
  第二名:風不凡,二十歲,靈玄境一級。
  從第三名向上,實力便猛然登高到了另一個全新的層面。從真玄境,跨越到了靈玄境。雖然,就等級而言,只比下方的真玄境十級高出一級,但有著大境界的差距,這種實力差距絕不是簡單的一級那么簡單。
  在看向第一名時,云澈的目光久久定格:
  第一名:焚絕塵,十七歲,靈玄境二級。
  云澈:“!!!!”
  看著高居內府天玄榜首位的那個名字,云澈的眼神出現了劇烈的動蕩。他震驚的不是這個人竟又超越了第二名和第三名一個等級,而是……這個焚絕塵的年齡,竟然只有十七歲!!
  這是整個天玄榜上,唯一一個年齡低于十八歲的人,而且,居然還是這天玄榜的第一名!
  十七歲的靈玄境二級!!
  這是何等驚人的天賦,何等妖孽的天才,才能在十七歲的年紀,達到靈玄之境!他雖然在玄力等級上只比第二名和第三名高出一級,但,他驚人的年齡,卻分明證明著他的天賦要遠遠甩出第二名與第三名好幾條街。新月城公認的第一次天才,十六歲達到入玄境十級的蕭洛城,在他面前簡直連提鞋都不配。
  等等……焚絕塵……焚?
  云澈眉頭微微一動,據他所知,“焚”這個姓氏,是焚天門的獨有姓氏,只有焚天門的人才會以“焚”為姓。但,焚天門的人又怎么會進入這蒼風玄府?焚天門的傳承功法、底蘊、資源……全部都要遠遠勝過蒼風玄府。且不說這些超然宗門的弟子都是終身不得叛離宗門,估計蒼風玄府就是主動邀請,焚天門的弟子也看都不會看蒼風玄府一眼。
  難道焚這個姓,不是焚天門的專有姓氏?
  這時,聚玄塔的入口處,兩個人并肩走入,右側的那一個一身白衣,面容俊秀中透著陰柔,一雙眼睛半瞇,目光散漫中透著陰寒。他看到云澈,口中輕浮的吹了一個口哨:“咻!居然看到了一個生面孔唷,小弟弟,你是剛來的嗎?”
  云澈一側目,赫然看到了這個白衣男子旁邊的慕容逸。慕容逸也看到了他,先是一怔,然后輕蔑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我當是誰,這不是那只叫喊著要挑戰我的那個小耗子嘛,哈哈哈哈。”
  “哦?”白衣男子眼眸一轉,看向云澈的目光多了幾分興趣:“這么說,你就是那個云澈?嘖嘖,倒是長了一副好皮囊,可惜腦子似乎不太好使。也不知是不是你親娘生你的時候把你的腦袋給夾傻了。”
  白衣男子身上的玄力氣息明顯要強過慕容逸,而且不是強過一點,幾乎和司空渡不相上下。他雖然長相俊秀,卻給云澈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而他說出的話更是惡毒之極,讓云澈眉頭一皺,心中條件反射般的起了殺意。
  “封白衣,注意你的言行!”
  司空渡從聚玄塔入口處走了進來,面帶慍怒。
  封白衣?聽到這個名字,云澈迅速想到了他的天玄榜的位置……第三十六名!比司空渡還要高出三個名詞。
  封白衣回過身,笑瞇瞇的看著司空渡:“唷,這不是司空兄弟么,聽說你在外面撿了一只耗子進來,嘖嘖,可要看牢實一點,如果讓一只耗子在內府亂跑的話,我們看著可是很惡心的,慕容兄,是不是?”
  慕容逸咧開嘴角,搖頭晃腦道:“說起來這只耗子能混進我們內府,我也是有很大責任啊,唉,早知道會是這樣,我昨天就該果斷的出手那那只耗子雙腿給廢了……既然已經這樣了,司空兄,你就聽我封兄弟的,把你家的耗子看緊一點,別到處亂跑污了我們的眼睛和心情,哈哈哈哈……封兄弟,我們走。”
  輕蔑的看著一眼司空渡和云澈,慕容逸和封白衣大笑著走進了聚玄塔。
  司空渡長舒一口氣,強行把怒氣壓下,走到云澈身前,平靜道:“不用理會他們。這個封白衣與慕容逸家有姻親關系,平時都是一個鼻孔出氣。”
  云澈淡淡一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然后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天玄榜,面帶疑惑道:“司空大哥,這個天玄榜第一的焚絕塵是怎么回事?焚姓,不是焚天門的獨有姓氏嗎?”
  司空渡點頭,道:“沒有錯,焚絕塵,也的確是焚天門的人,而且,還是焚天現任門主焚斷魂最小的兒子。”
  “嗯?”云澈側目,一臉驚訝。
  “如你所想,焚絕塵現在離開了焚天門。”司空渡緩緩說道:“焚絕塵天賦驚人,是個當之無愧的天才,但同時也是個極其高傲的天才,他容不得半點失敗。而就在去年,他慘敗給了他出關的哥哥焚絕壁,并受到羞辱,從而一怒之下離開焚天門,發誓不擊敗焚絕壁永遠不回去,縱然是他父親勸阻也毫無作用。當然,這種離開并非叛離,他身為門主之子,也不會有叛離一說。”
  “那他為什么要來蒼風玄府?”云澈疑問道。
  司空渡看了云澈一眼,道:“看來,你很不了解蒼風皇室目前的風云狀況啊。”
  “蒼風皇室?這和他們有什么關系?”
  “焚絕塵會進入蒼風玄府,以這處聚玄塔助他修煉,是三皇子的授意,以此向焚天門示好。”司空渡嘆息一聲,簡單的解釋道:“現在,蒼風帝王重病在身,有傳言他活不過三年,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為爭奪皇位,分別搭上了蕭宗和焚天門。蒼朔為了獲得焚天門的更多支持,當然是盡可能的主動示好。唉,簡單說來就是這樣。明眼人都看的出,蒼風皇室,乃至整個蒼風帝國都將迎來一場巨大變動,包括這個內府,也在一步步的被卷入到不知什么時候就會發生的變動之中…………第二名的風不凡,和第三名的方飛龍,分別已投靠到了太子和三皇子麾下,現在也是春風得意,你千萬不要去招惹這兩個人,也招惹不起。”
  “……”云澈思索一會兒,道:“這么說的話,司空大哥,你應該也受到過太子和三皇子那邊的拉攏吧。”
  司空渡點頭,道:“這一年來,我不下十幾次的收到太子和三皇子分別發來的各種宴請的邀請函,我全部無奈的找借口婉拒……結業之后,這皇城我也無法繼續待下去,我應該會第一時間回新月城吧。如果哪天你也進入內府的話,你也會受到各方面的拉攏,到時候,怎么選擇就要看你自己了。”
  “去修煉吧。三個月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多爭取一秒時間,就是多爭取到一分希望。”司空渡深深看了云澈一眼,徑直走進了聚玄塔。
  云澈也隨之跟在了后面,一直來到了聚玄塔的十樓。司空渡所說的101玄間,就在正前方。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