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139 何為大道

聚玄塔的玄間遠比云澈預想的要大,周圍有著很強的玄力封印,走入玄間之中,關上玄間之門時,便感覺猶如與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絕一般,感受不到來自外面的絲毫氣息與聲響。
  這里的玄力氣息也濃郁到了一種驚人的地步。
  云澈的身前紅影晃動,茉莉緩緩的出現在了那里。她雙眸環視四方,緩緩點頭:“不錯,這里與外界完全隔絕,任何聲響、動靜都不會傳到外面,是個極好的修煉之地。”
  “三個月后,便是你和慕容逸約戰之期。以你五十四玄關全開的邪神玄脈,在這里苦修三個月玄力,并且輔以邪魄和鳳凰炎力,三個月后的確可以勉強戰勝慕容逸。但若你在這三個月內提升玄力的同時,修成‘大道浮屠決’的第一重境界的話,到時候就不再是勉強戰勝,而是跨越等級的絕對碾壓!”
  “只不過,‘大道浮屠決’極難修煉,如果領悟力不夠,僅僅是入門,就需要很長的時間。當初,縱然是哥哥那樣的絕世天才,修煉‘大道浮屠決’時,也用了整整三十三天才初窺門徑。所以,要你三個月內修成‘大道浮屠決’第一重境界,的確有些強你所難,但也并非全無可能。當初在鳳凰試煉之地,你可以在繞過鳳凰炎力境界的狀態下,強行領悟鳳凰頌世典第五、六重境界的鳳凰炎技,足以證明你的悟性并不弱。”
  茉莉說完,兩只嫩手背在身后,玲瓏的身軀筆直的站在云澈正前方,可愛至極的俏臉上冰寒一片,語氣更是老氣橫秋:“現在,坐到地上,閉上眼睛,我會把‘大道浮屠決’第一重境界的玄訣印到你的心海之中,要多久才能真正領悟,找到修煉之門,就要看你自己的領悟能力了。”
  云澈依言在玄間的中心位置坐下,平緩心境,閉上了眼睛。
  茉莉向前,伸出春芽般細嫩的手指,輕輕的點在了云澈的頭上。
  安靜之中,“大道浮屠決”第一重境界的玄訣無聲的印記在了云澈的心海之中。
  但在用意念去接觸這些玄訣時,云澈卻陷入了久久的迷茫之中。因為這些玄訣明明已清晰的印記在他心海之中,但卻又那么的模糊飄渺,他用心念、用精神、用玄力……他用盡一切方式,但在碰觸到這些玄訣時,玄訣卻如明明看得見,卻無法摸得到的水霧,一觸而散。
  云澈的心跳與呼吸變得輕緩而均勻,整個人進入了一種更加平和的狀態。五感與外界完全隔絕,將所有的意識,都集中于捕捉這些玄訣,但精神越是集中,他卻越是茫然……他感覺到自己的心念就如處在汪洋大海的中心,讓他不知該如何行走,才能找到彼岸。
  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十六歲的年輕人,你,真的有了領會這‘大道浮屠決’的覺悟了嗎?”
  這個聲音,不是來源于雙耳,而是來自于靈魂深處。
  “是。”云澈在心海中回答。
  “那你的覺悟是什么?”蒼老的聲音繼續問道。
  “我渴望力量,可以超越一切,守護我想守護的一切的力量,這就是我的覺悟。”云澈字字錚錚的道。
  “很好。”蒼老的聲音透露出了贊許:“這的確就是深印于你靈魂深處的覺悟,你足夠直白。但,若你欲修煉這‘大道浮屠決’,你需先明白何為‘大道’,何為‘浮屠’,那么,請你告訴我,你所理解的‘大道’與‘浮屠’,是什么?”
  何為大道?何為浮屠?
  云澈思索了很久,才緩緩說道:“大道,便是天地之間的基本法則。道,存在于自然,存在于萬物,存在于天地之間的每一處空間和時間。”
  “人以幼兒之軀降生,然后成長,若為凡人,壽命不過百年,這便是道。水可以熄滅火焰,小草無法成長過蒼天大樹,世間不但有土地,還有蒼穹和大海……這些都是道!是世間最基本的法則。這些道交織在一起,構筑成了這個世界的根本,充盈了世界的內容,造就了世間的各種秩序,讓世間一切按照這些‘道’而運行。”
  “這就是我理解的大道。”
  “至于浮屠,則是世間大道之中象征著善良、慈悲、寬恕的那一部分的縮影。”
  “呵呵呵呵。”蒼老的聲音平和的笑了起來:“年輕人,以你的年紀,能對‘大道’有如此領悟,已是難得。那么,我便帶你回憶一番你的人生大道,如何?”
  云澈:“!?”
  云澈眼前的黑暗忽然間完全消失,一副色彩斑斕的畫面緩緩的出現。
  這是一處山靈水秀之地,青草翠綠,溪流潺潺。一個年近半百,一臉慈和的中年男子背著
  藥簍,沿著小溪緩步而行,直到在溪邊,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男嬰,這個男嬰看上去才剛剛出生沒幾天,全身**,唯有脖頸上掛著一個精巧的掛墜……
  “師傅……”看著那個連忙走向嬰兒,小心將他抱起的中年男子,云澈一聲哽咽的呼喊。
  蒼老的聲音響起:“這是在滄云大陸,你出生后第三天的畫面,那個時候的你,所接觸的道是什么?”
  云澈沉默,然后道:“道,即是規則……我被拋棄,我沒有在那時死去,還有與師傅的緣分,都是大道所定……這些,都是道。”
  “很好。”
  眼前的畫面頓時變化,他看到了流云城蕭門的大門,他正神態僵硬的從大門中走出,背后,承受著無數鄙夷、冷笑,和幸災樂禍的目光。
  那是他被從蕭門逐出的畫面,直到現在,他依然清晰的記得那時心中深深的憤怒,還有對爺爺和小姑媽的擔心,以及對自己無能的憤恨與不甘。
  “這是在天玄大陸,你已十六歲,卻依舊毫無作為。你被逐出家門,除了你的親人,其他人冷眼旁邊,冷笑以對,而后很快便將之遺忘,因為那時的你,卑微到根本讓人不屑去放在心上……那時的你,身上又是怎樣的‘道’?”
  “或許,是天道給予我的阻礙和考驗吧。”云澈淡淡的道。
  “呵呵,以你對‘大道’的理解,大道是自然界一切規則的統稱,那么,便等于你認為,你這一生無論做什么,乃至來生來世無論做什么,都永遠不可能脫離這‘大道’的掌控和安排,因為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以及身邊所接觸的所有人、事物,都處在大道所編織的規則與秩序之中,對嗎?”
  “……”云澈怔住,久久沒有回答。
  眼前的畫面再次變化,那是一片翠綠的竹林,只是這片竹林如同剛剛遭遇了暴風驟雨,已是一片狼藉。一顆顆斷竹之間,他抱著一個安靜的嬌弱女孩,哭的撕心裂肺,只是那個女孩已是香消玉殞,再也不可能回答他……
  “苓兒……”
  “這是你在滄云大陸唯一的摯愛,蘇苓兒。在你的靈魂之中,這是你最痛苦的時刻。甚至到現在,這種痛苦都沒有完全消卻,依舊刻印在你的靈魂深處。如果你認為世間萬物都逃不開大道規則,那么,若給你重新來過一次的機會,你是否會相信自己和她都無法逃脫大道安排,她依舊會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離你而去?”
  云澈:“…………”
  畫面再度轉換,那是一處高不見頂,深不見底的斷壁,上方是懸崖,下方是深淵,而他,正絕望的向下墜落著……
  “這是你在滄云大陸最后的畫面,你被逼入絕境,吞下天毒珠,跳下萬丈深淵,你以為那是生命最后的時刻,但你醒來時,卻發現自己重生了,而且重生在了另一個大陸已經死去的自己身上……你的重生,所承受的道是什么?如果你徹底的死了,操縱這一切的道,又是什么?你死了之后,道,又為你留下了什么?”
  云澈:“……”
  眼前的畫面完全的消失,蒼老的聲音也停止,不再響起。云澈的心海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意識在翻騰,靈魂在動蕩,一些曾經以為是真理,一些潛意識里認為不可能改變的東西,在混亂中天翻地覆……他的整個意識海,就如卷起了滔天巨浪,久久無法平息。而“大道浮屠決”的玄訣也如這大海上的浮萍,隨著波瀾而翻蕩無蹤。
  這種混亂持續了很久……也不知究竟過去了多久,云澈的心海終于一點點平靜了下來。許久的平靜之后,他忽然笑了起來,笑的很是愜意和輕松,猶如放下了什么原本深深壓在心間的巨石,松開了心靈的枷鎖。
  “如何,你悟了嗎?”蒼老的聲音傳來。
  “我悟了。”云澈淡淡的笑著,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和靈魂竟是那么的輕松,就連對外界世界的感知,都已完全不同,就如恍然間從一個世界一下子跳躍到了另外一個不同的世界: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所謂的‘大道’,如果一定要說有,那么,這個大道,就是我自己。”
  “因為我生,我才能說出我心中的‘大道’,若是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大道’是什么,又與我何干?因而,我不是因‘大道’而生,而是‘大道’因我而生,因我而存在。天地元素:水、火、風、雷、土、光、暗、時間、空間……因我而存在,給我提供了生存的依仗,我所遇到的人、獸、事物,充斥了我的人生,同樣是為我而存在,我的親人,我心中的重要之人,他們充斥了我的情感,激發著我的**和意志,同樣因我、為我而存在……而我,是這所有一切的中心,亦是主宰!”
  “天地萬物為我所用,世間萬靈皆因我而存在,這是我的大道,亦是唯一的大道!而浮屠,同樣在我的心中,我可以隨時筑建它,亦可以隨時毀掉它,一切皆憑我隨心所欲,其他外物無法干涉,因為,我才是大道!”
  “哈哈哈哈!”蒼老的聲音大笑起來:“年輕人,你讓我驚訝。不愧是有過兩生兩世,不,是三生三世的人,竟然這么快就悟了。既然你已經悟了,那么,從現在開始,讓天地為你所用,讓萬靈因你而在,去追求只屬于你的‘大道’和‘浮屠’吧。”
  聚玄塔玄間之中,已經端坐在地上三天三夜的云澈忽然笑了起來,在他面露笑容的時候,他的身體表面忽然出現了一層層淡淡的銀芒,同時,他的頭頂之上,一個銀色的小塔緩緩呈現,然后又緩緩降下,一直融入到了云澈的軀體之中。
  茉莉安靜的看著這一切,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深深的驚訝,口中發出徐徐的呢喃:
  “當年,哥哥用了三十三天才悟,而他,竟然只用了……三天。”r1058
  s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