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16)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16)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16)     

逆天邪神148 約戰之日

“天…狼…斬……喝!!”
  隨著云澈一聲爆喝,霸王巨劍之上猛然釋放出如驚濤駭浪般的磅礴氣場,霎時,周圍空間激蕩,空氣被強橫的排開,重劍劈斬而下的那一剎那,云澈的身后,霎時閃過了一個仰天咆哮的蒼狼影像……
  轟!!!
  重劍轟地,有著強力玄力禁制的玄間頓時大幅度戰栗,數不清的寬大裂痕極速蔓延,大量的碎石橫飛,混亂濃厚的沙塵瞬間充斥了整個玄間……如果不是強大的玄力保護,這一擊之下,整個玄間都已四分五裂。
  “成……成功了!”云澈扶著重劍,緩緩的跪到地上,口中氣喘吁吁,臉上卻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笑:“我終于……終于成功揮出天狼斬了!”
  茉莉本以為,云澈能在一個月時間內領悟天狼獄神典的總訣便已是極限,卻沒想到,云澈不但完全領悟了總訣,就連天狼第一劍天狼斬都完整揮出。而這段時間以來,云澈除了偶爾離開玄間,其他時間重劍沒有片刻離身,就連睡眠之時,重劍也被他背負在背上。平時的練劍,他對自己更是苛刻到了極點,每一次必讓自己徹底力竭,幾乎到連小手指頭都無法動彈的地步……最初,他一天要力竭幾十次,隨之,次數越來越少,霸王巨劍在他的手中也變得越來越輕靈,但每一次重劍的揮舞所帶起的力量風暴卻更加的強橫無匹。
  玄間的沙塵久久沒有散去,沙塵之后,茉莉默默的看著云澈模糊的身影,星眸之中,已滿是淚光……她沖動的教給云澈大道浮屠訣,又教給他天狼獄神典,為的,不就是這樣的一刻嗎……
  剛才那來自云澈的第一次完整“天狼斬”……揮劍、大喝、身軀的舞動、重劍的轟鳴……那么的相像,讓她在恍然間看到了那個魂牽夢縈的身影……
  但理智卻殘忍的告訴她,那不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已再也不可能出現。
  一記“天狼斬”,掏空了云澈最后的一絲力量,他跪在地上,半天沒有站起,這時,天毒珠里的傳音玉忽然光芒一閃,一縷來自藍雪若的聲音響起在他心海之中:
  “云師弟,明天就是你和慕容逸約戰的日子了,要記得提早做好準備。最好好好的休息一天,明天清晨,我會去喊你。”
  藍雪若的聲音讓云澈嘴巴一張……明天?
  明天就是和慕容逸約戰的時間?
  潛心修煉的時候難以察覺時間的流逝,有時候一入定就是好幾天的時間悄然過去,云澈渾然不覺,從他第一次進入玄間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月。
  這三個月,除了偶爾一次外出遇到了小仙女,從而發生了一點“意外”,他基本所有的時間都在玄間之中。三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而這三個月,他的收獲可謂相當巨大。單單是大道浮屠訣與天狼獄神典的修成,就讓他整個人發生了近乎脫胎換骨的變化。
  既然明天就是約戰之期,云澈自然不會再繼續修煉下去。天狼第一劍也已練成,他已是心滿意足。在恢復了些許體力后,他換了一身衣服,離開聚玄塔,回到了住處,撲到床上倒頭就睡。
  在他睡眠之中,他早在半個月前就達到頂峰的真玄境一級玄力,也在云澈的安定之中水到渠成的悄然突破,提升到真玄境二級。
  在玄間的這段期間,云澈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兩三個時辰,而這一次則是從下午持續睡到第二天清晨,直到被敲門聲擾醒。
  “云師弟,你在里面嗎?”
  云澈在敲門聲中醒來,這一覺睡得格外酣暢,醒來后精神異常飽滿,他伸了個懶腰,跳下床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快步過去打開房門。藍雪若正俏生生的站在門前,淺笑盈盈,手中,正提著一個大大的飯盒,飄逸著鮮香的氣息。
  “哇!是什么味道,這么香!”這段時間云澈都是吃的各種干糧,平時不覺得什么,但被這股香味一勾,整個胃部都是一陣顫抖。
  “你的早餐。”藍雪若把飯盒提到他的眼前,笑盈盈的道。
  餐盒打開,精致的四菜一湯映入眼中,鮮香四溢。自從離開蕭門,云澈前半年餐風飲露,后半年基本都是吃一些可以果腹的干糧,這樣的美味對他來說已經闊別太久了。
  云澈往桌邊一座,便開始狂吃起來,剛吃了幾口,便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師姐,你吃過了沒有?”
  藍雪若微微一笑,道:“我吃過了。你慢點吃,現在才八時,距離約戰的時間還有半個時辰。”
  云澈當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藍雪若雙手托腮,默默的看著他小孩子般的吃相,不自覺的輕笑了起來。不到半刻鐘的工夫,云澈便已吃了個干干凈凈,幾乎點滴不剩,她眨了眨眼睛,微笑著問道:“好吃嗎?”
  “嗯,很好吃,幾乎和我小姑媽的手藝不相上下。”云澈拍了拍肚子,滿足的說道。
  “嗯,那就好。”藍雪若欣然點頭,眉宇間露出一抹愜意與舒心。
  她的這絲表情變化讓云澈一怔,然后試探著道:“師姐,這些飯菜,難道是你親手做的?”
  “嗯。”藍雪若點頭,笑著說道:“能合你的口味最好了。不過你的吃相,還真像個小孩子。”
  “我可是已經滿十七歲了,哪里像小孩子了!”云澈按了按鼻尖,抬起眼眸,帶著淺淺侵略性的眸光直視著藍雪若的美眸:“師姐,你這么好看,這么溫柔,居然還有這么好的手藝……不知道將來會是哪個幸運到足以遭天打雷劈的男人能得到你的青睞……額,你真的不能考慮一下年紀比你小,而且已經成婚的男人嗎?”
  “又來了。”藍雪若給了他一個無奈的白眼:“再敢調戲師姐,以后不給你做飯吃了。”
  “額……就是說,如果不調戲的話,師姐以后還會經常給我做飯吃?”云澈臉上一下子堆滿了驚喜的笑。
  “看你表現。”藍雪若輕輕一笑,溫情之中帶上了少許她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嫵媚,她從空間戒指拿出一套潔白的綢衣,放在云澈面前:“這是剛剛為你做的練功服,應該很合你的身體。這件練功服經過特殊的處理,不但行動起來會很方便,而且還有一定的外力抵御能力,過會和慕容逸交手的時候,就穿著它好了。”
  云澈接過,沒有馬上穿上,而是輕嗅了一下上面的味道,雖然很淡,但味道很熟悉,正是藍雪若身上那溫婉泌心的動人體香。他微笑著道:“這件練功服,也是師姐親手為我做的嗎?”
  藍雪若動了動粉唇,雪顏上微現一抹很淡的紅霞,垂眸道:“我第一次做男人的衣服,所以,也不知道會不會很合適……總之你先試試看。”
  說完,藍雪若背過身去。看著藍雪若的背影,云澈微笑了起來,心中升騰起一股醉心的暖流。他以最快的速度脫下原來的外衣,將這身藍雪若親手所做的練功服換上。
  “師姐,我換好了。”
  藍雪若轉過身來,看著已換上一身白色練功服的云澈,美眸中頓時綻放出異樣的光彩。
  比之三個月前,云澈的身高又高了一小截,藍雪若在縫制的時候,也很細心的考慮到了這這一點,因而這身練功服在他的身上很是合身,沒有任何的不協調感。但這三個月的時間,云澈變得不僅僅只有身高,在大道浮屠訣帶來的脫胎換骨下,他的眼睛、皮膚、氣場、氣質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眼眸變得更加深邃,一眼望去,就如浩瀚無際的星空一般,他嘴角的微笑溫暖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邪異,日漸成熟的臉俊秀異常……而長相俊美的男人她見的太多太多,她從不會因為一個男人的相貌而在內心泛起波瀾,但看著此時的云澈,她的視線竟一陣迷離恍惚,心兒也撲騰撲騰的一陣亂跳。
  她連忙稍稍側過目光,微微有些慌亂道:“很合身,也……也很好看。”
  云澈抬起手臂,輕聞了一下衣袖上的味道,微笑著說道:“這是師姐親手為我做的衣服,我一定會好好珍藏……謝謝師姐。”
  “那……你要怎么感謝我呢?”藍雪若眼睫微彎,有些俏皮的說道。
  “這個嘛,讓我好好想想。”云澈仰起頭,做思索狀,然后忽而神秘一笑,道:“師姐,你先閉上眼睛。”
  “嗯?”藍雪若美眸一眨,然后很順從的閉上眼睛,等待著云澈的“感謝”。她猜想或許云澈要給她一個驚喜,而無論什么樣的女孩子,對“驚喜”這種東西都有著無法免疫的期待。
  她的眼睛剛剛閉上,便感覺到身前一股熟悉的男子氣息忽然靠近,隨之,一雙手臂忽然環住了她的纖腰,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抹火燙已經吻上她的櫻唇,濃烈的男子氣息定格在鼻端。
  “嚶!”
  藍雪若一下子睜大了眼睛,嬌軀驟然僵硬,大腦變的一片空白,隨之,她本能的掙扎起來,口中也發出受傷小動物般的嗚咽聲,但云澈抱的很緊,她的掙扎又很是軟弱,根本無法掙脫。芳唇上傳來的觸感越來越清晰,那近在咫尺的氣息也重重的撩撥著她的心弦,讓她芳心猶如鹿撞,撲撲直跳,身上的力氣一點點的失去,終于,她的掙扎越來越無力,抬起的小手還沒落到云澈胸前,便已軟軟的垂了下去,身體依舊僵硬,一動都不敢動,眼睛悄悄的閉合在了一起。
  藍雪若的反應,讓云澈心中的緊張也消卻了下來,唇角帶起一絲微笑。他不在滿足于嘴唇的碰觸,開始貪婪地吸吮起她如花瓣一般嬌嫩雙唇,愈加侵略性的動作讓藍雪若呼吸變得急促,心跳更加的劇烈起來,而毫無經驗的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抵御對方的侵略,輕分的玉齒被云澈輕易的長驅直入,碰觸到了那嬌怯的丁香小舌。
  “唔……”藍雪若全身如觸電般的顫抖了一下。幾絲清淡甜美的香津被云澈吸入口中,味道出乎意料的清甜,讓他不自禁的想要索取更多,雙手握緊她的腰肢,侵略起她檀口中的每一個角落。
  藍雪若的眼睛悄悄睜開一道細縫,眸光迷離若霧,瑤鼻連連嬌哼。在云澈越來越激烈的攻擊之下,她細巧的脖子高高仰起,從下意識的退縮,到無意識的悄然回應著,鼻息里噴出的火熱氣息打在云澈的臉上,嬌軀也越發變得滾燙,嬌柔的手臂也在不知不覺中緊緊抱住云澈的身體。
  而云澈的一只手則從纖腰上悄然離開,然后不老實的落在了藍雪若高聳的酥胸前,抓著那團飽滿的柔軟,隔著并不太厚的衣服輕輕的揉按起來。
  “啊……”
  巨大的刺激讓藍雪若身體一僵,美眸瞪大,口中猝然一聲急促的嬌呼,身體在倉皇中一下子掙脫開了云澈的懷抱,抬手下意識的捂住自己剛剛被侵犯的部位,目光迷蒙,面色潮紅,發絲凌亂,大口的喘息著。
  “師姐,我……”云澈的頭腦也頓時清醒了幾分,知道自己太過唐突冒犯了。
  “你……”藍雪若咬著嘴唇,不敢直視云澈,心中的慌亂怎么都無法壓下。
  “壞……壞男人!”她本想斥責云澈,但說一出口,卻猶如少女對自己戀人的情嗔,讓她頓時更是紅霞滿面,逃也似的向外跑了出去。
  “師姐,等等我。”
  云澈連忙追了出去,一把抓住了藍雪若的小手,藍雪若下意識的想要掙脫,但連續試了幾次,都無法睜開,只能任由他握著,和云澈牽手并肩走在一起,低垂螓首,始終不敢再看他的目光。r1058
  s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