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149 萬眾矚目

蒼風玄府外府的中心廣場占地面積很大,平時都會有大量的外府弟子在這里切磋,并吸引更多的圍觀弟子,外府的各類玄力比賽也都會在這個廣場進行。
  而今日,整個廣場要比平日熱鬧了數十倍,中心高臺的周圍密密麻麻的擠滿了人,五萬多的外府弟子,竟有超過八成都聚集在了這里,將中心區域圍的水泄不通,他們翹首看著高臺,等待著今日主角的到來。
  今天是云澈和慕容逸的約戰之日。
  但這些外府弟子心中的主角絕對不是云澈,而是慕容逸,這些外府弟子的到來,大多數是為了一睹內府弟子的風采。至于云澈,這三個月來一直以笑柄的形式存在于外府弟子的口傳之中。
  本來,一個剛入府的弟子不自量力的挑戰內府弟子,這并不值得引起這么大的關注度,而關鍵是,這場約戰竟驚動了副府主秦無傷,而且秦無傷還親自成為了這場約戰的見證者,如此一來,想不引發整個玄府的關注都不行了。
  距離定好的時間越來越近,還有不到一刻鐘,但云澈和慕容逸卻都沒有露面。這時,廣場的東方忽然出現了一陣騷動,陣陣呼喊聲傳來。
  “快看!是秦府主,秦府主來了!”
  人群分開,一行人緩步走來。為首的中年人一身紫袍,面相慈和,舉手投足之間帶著一種讓人敬畏的氣息,正是蒼風玄府的副府主秦無傷,他的身側,是一臉微笑的秦無憂,后方過跟著幾個長老和外府的導師。
  秦無傷等人在高臺不遠處的亭子里坐下,目光淡然的注視著無人的高臺。周圍的弟子紛紛下意識的退后,看向亭子的目光滿是敬仰。
  “秦府主真的來了!”
  “廢話,秦府主是何等人物,當然是一言九鼎。”
  “不過秦府主為什么會同意親自見證這樣一場約戰?云澈和慕容師兄整整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就算過去三個月,這個差距也不可能拉近多少,說不定還會更遠,交戰的結果就算是傻子都能想到……”
  “秦府主的想法,當然不是我們所能琢磨的,也說不定秦府主只是一時興起……”
  秦無傷到來后又過了好一會兒,慕容逸和云澈依舊都沒有出現。距離約戰的時間還有最后的幾分鐘,廣場上的議論聲也越來越大,這時,一大陣的驚呼聲從廣場北部傳來。
  “慕容逸!慕容逸來了!”
  在無數弟子滿含激動的目光注視下,慕容逸終于出現,他的身邊,還并肩跟著一個全身白衣的男子,男子面容俊秀中透著陰柔,一雙眼睛半瞇,目光散漫而陰寒。
  “快看慕容逸身邊的那個人!那是天玄榜第三十六位的封白衣!”
  “哇!三十六位?”外府弟子的驚叫聲頓時又高了幾分。
  慕容逸和封白衣的到來,讓擠滿廣場的外府弟子徹底騷動起來,絕大多數外府弟子過來擠人堆,就是為了能親眼見識傳說中的內府弟子,他們一個個翹高腳尖,目光灼熱。
  “堂哥,這次一定要好好教訓一番云澈,最好把他揍到殘廢!上次那口氣,我可是已經整整忍了三個月了!”
  人群中的慕容夜擠了半天才沖到慕容逸身旁,咬牙切齒的道。
  “放心,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耗子而已,我讓他圓就圓,讓他扁就扁。你要是想自己親手出氣的話,哼,”慕容逸不屑的冷笑一聲:“把他踩下去之后,我會把他交給你處置……反而他之前也說了,如果敗了,就任由我處置。”
  “嘿嘿,”慕容夜搓了搓手,一臉迫不及待的表情:“堂哥,那我就等著你把他狠狠的打成死狗了。接下來三天,想去哪里玩,堂哥隨便開口。”
  “踩一只自己找死的螞蚱而已,用的著這么當回事嗎?”封白衣打了個呵欠,一臉懶散無趣的道。
  慕容逸看了一眼高臺,冷哼一聲道:“那個云澈還沒有來嗎?”
  “還沒有。”慕容夜連忙說道,然后冷笑道:“估計是根本不敢來了。”
  他話音剛落,遠處的人群忽然一陣起哄。封白衣眼睛一瞇,很是譏諷的笑了起來:“唷,居然來了。”
  云澈穿著一身白色練功服,幾乎是和慕容逸同時到來,不過人群噪雜,他又是很低調的走入,再加上見過他的人并不多,在人群之中半天都沒有被認出來。直到他好不容易擠進中心區域,不緊不慢的走上高臺時,人們的目光才轉移到他的身上。
  云澈站上高臺,目光掃視下方,一眼看到了不遠處亭子里的秦無傷與秦無憂,目光稍作停留后,落在了人群后方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藍雪若正安靜的站在那里,目光關切而緊張的看著這里,碰觸到他的目光,藍雪若先是微微一笑,然后不自禁想到了之前的一幕,臉頰一紅,悄然把螓首垂下……直到現在,她的大腦依然處在暈暈乎乎的狀態,她甚至不明白,被他忽然那樣對待和侵犯,自己的心里,竟然沒有半點應該會有的排斥感……
  “嗯?真玄境二級?”慕容逸瞥了一眼臺上的云澈,一眼就看出了他此時的玄力等級。
  “什……什么?真玄境二級?不可能吧!三個月前,他還是入玄境而已!”慕容夜瞪大眼睛道。
  封白衣笑瞇瞇的道。“切,稍微肥點的螞蚱依然是螞蚱,慕容兄要踩死他,一個小手指頭就足夠了。不過如果我是慕容兄,嘖嘖,在把他徹底踩死之前,我會玩個痛痛快快,要知道,這個世界上腦子蠢到要自己找虐的螞蚱可是不多喲。”
  “我會讓他永遠記住今天的。”慕容逸冷哼一聲,腳下忽然一點,身體就如一只大鳥般騰空而起,一躍跨過幾十丈的距離,穩穩的落在高臺之上,站立在了云澈的面前。
  “哇!!”
  慕容逸的這一次騰空,頓時引發全場驚呼,大半的外府弟子都張大了嘴巴,一臉崇拜艷羨的看著慕容逸,幻想著自己哪一天也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不愧是內府弟子,橫空跨越近三十丈!唉,估計我二十歲之前是沒有指望了。”
  “那個白衣服的就是云澈?嘖嘖,看上去這么細皮嫩肉的,哪有半點玄者的樣子,活生生一個小白臉,這樣的貨色也膽敢挑戰慕容逸?我都能一拳撂倒。”
  臺上慕容逸與云澈相對而立,慕容逸身材高大,皮膚黝黑,裸露出來的肌肉塊塊鼓起,一看就知道充滿著爆炸性的力量。反觀云澈,身材纖薄,皮膚細嫩光潔,哪有半點攻擊性,說小白臉都是客氣的,簡直就是半個娘們。
  “你猜慕容逸踩下這個云澈需要幾招?我猜三招就狗了。”
  “什么?三招?你這簡直是對內府弟子的侮辱!慕容逸要是隨便認真一點,一招……一招完全就夠了!”
  高臺不遠處的亭子里,秦無傷一臉微笑,似乎對接下來的交手很是期待,他側目對身邊的秦無憂道:“三個月提升了兩級,不錯不錯。但慕容逸可是真玄九級,而且三個月過去,他的玄力也有大幅度提升,距離升到十級也不遠了,無憂,你認為云澈有戰勝慕容逸的可能嗎?”
  “這……”秦無憂遲疑一會兒,還是搖了搖頭,嘆息聲:“坦白說,我認為絕不可能。畢竟,整整七級的差距啊。他當初雖然以入玄境一級的玄力重創了入玄境十級的對手,但真玄境每一級的差距,根本不是入玄境界所能相比的。”
  “哼,這小子根本就是狂妄自大,不自量力。”后面的齊導師冷笑著道。
  秦無傷卻是淡淡一笑,道:“我卻認為,云澈有可能會勝。”
  秦無憂頓時側目,驚奇道:“大哥,你從來不說沒有把握的話,你為什么會看好云澈?云澈雖然天賦驚人,可越級對戰,但真玄領域的七級差距,是根本不可能逾越的,也從未聽說有人逾越過。”
  秦無憂目光注視著云澈,緩緩說道:“慕容逸這三個月玄力大進,他所有的進步我都可以感知的清清楚楚。但,云澈進步的不僅僅是玄力,他除了外表讓我感覺和三個月前一樣,其他的一切,都和三個月前完全不同,簡直就像是從頭到腳換了一個人。而且,他的身上隱隱約約有一種……讓我完全無法看透的氣息。這種無法捉摸的感覺,讓我對接下里的結果同樣無法捉摸。”
  秦無憂:“……”
  “無憂,時間到了,你去主持一下這次約戰吧……但無論結果如何,萬眾矚目之下,希望你做到完全的公正,其他的事,之后再處理。”秦無傷滿含深意的道。
  秦無憂點點頭,飛身而起,落在了高臺的邊緣。他一出現,整個廣場霎時安靜了下來,所有圍觀弟子都屏住呼吸,等待著接下來的畫面。
  “時間差不多了,兩位可以開始了。”秦無憂平淡而威嚴的道:“但切記,這只是一場切磋,而不是生死之戰,絕對不可傷及對方性命,否則必定嚴懲。好,開始吧!”
  秦無憂聲音落下,慕容逸卻依舊是一臉漫不經心的表情,而面對一個只有真玄境二級的隨后,他也實在沒必要認真起來,他盯了云澈一眼,不屑之極的道:“云澈,想好怎么死了嗎?”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云澈同樣報以不屑的冷笑:“亮出你的武器吧。”
  “武器?”慕容逸哈哈大笑:“對付你,我還需要動用武器?”
  “是嗎?”云澈嘴角勾起,不急不慢的活動了一下手腕:“既然如此,我的武器也沒必要出了,希望過一會兒,你還笑的出來。”
  慕容逸和云澈幾句交談,下方已是噓聲一片。
  “我靠!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云澈知道自己是誰嗎?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誰嗎?”
  “以前聽說這個云澈腦子有問題,我還不怎么相信,現在我完全信了。真玄九級對付一個真玄二級還需要武器?這貨居然還在那里狂妄,我們堂堂蒼風玄府居然還有這樣的逗比存在。”
  “這個云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真玄二級在慕容師兄面前狂妄?我呸!慕容師兄,趕緊讓他滾下臺!”r1058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