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154 真相

“蒼月公主……她竟然是……蒼月公主……”云澈有些失神的呢喃道。身為蒼風帝國之民,蒼月公主這個名字,云澈當然不會不知道。當今的蒼風帝皇蒼萬壑共有七子一女,太子為“蒼龍太子”蒼霖,而唯一的女兒,則是“蒼月公主”蒼月。年少之時,皇帝、公主都是傳說中的存在,他和蕭泠汐雖然時常幻想皇帝和公主會是什么樣子,但從未想過會有接觸到的一天。
  作為男孩子,對“公主”總是會有一種特殊的幻想,因為“公主”這個稱號象征著高貴、優雅、美麗,是世間最完美尊貴的女性。云澈完全沒有想到,藍雪若,竟然就是他小時候和很多男子一樣,無數次向往和幻想過的蒼月公主。
  他確定藍雪若的身份必定尊貴無比,但從未將她向“公主”這個身份上想。因為公主出身皇室,又是皇帝獨女,必然帶著濃厚的嬌氣與霸道,但這些,從藍雪若身上根本找不到絲毫,有的只有溫柔與善良。對任何人都是那么和善,從來都沒有驕縱之態,也從不會歧視和低看任何人,看到其他人有難,她會第一時間想要幫忙……這些性情,和他心中的蒼月公主形象,根本完全不同。壓根比之一般官家的女子都要平和近人。
  她是蒼月公主……而自己,只是一個來自小小流云城{一+本}讀}小說ybdu,沒有背.景,沒有勢力,沒有親人的流浪者,她當初為什么會那么對自己?
  “既然她是蒼月公主,為什么那時會在新月城?”云澈失神的道。
  秦無憂沒有正面回答他,反問道:“云澈,你知道蒼風皇室目前的狀態嗎?”
  云澈想了一想,微微點頭:“多少知道一點,司空師兄之前和說簡單說過。似乎是皇帝病重,太子蒼霖與三皇子蒼朔正在暗中準備爭奪下一任皇帝之位,而且分別勾搭上了蕭宗和焚天門。”
  說到這里,云澈心里一堵,皇帝病重……難怪她的眼眸深處總是藏著那么深的憂傷,原來如此。
  “沒有錯。”秦無憂點了點頭,然后詳細的敘述起來。
  “大概是在三年前,皇上忽然暴病,一病不起,宮中太醫都束手無策。后來請來我蒼風帝國公認的第一神醫古秋鴻為皇上診治,得出的結論是皇上這些年操勞過度,早已全身都是暗疾,那次又感染風寒,讓所有暗疾全部爆發,傷到了命脈,從而生機變得極為孱弱,而命脈受損,無藥可醫,只能以大補之物日夜補養,別無他法。”
  “多年暗疾?傷到命脈?”云澈眉頭頓時一鎖,還有這樣的病癥?
  “后來也先后請來了幾十位各地名醫,得出的結論都是皇上根本沒病,只是身體莫名的虛弱。而這些結論,都直指神醫古秋鴻的所言屬實。而古秋鴻也說過,命脈損傷,無藥可醫,如果調養得當,皇上最多可活過五年。作為蒼風帝國第一神醫,古秋鴻在醫道之上從無虛言,而如今已經過去三年了,也就是說,皇上目前所剩余的壽元,最多也只有兩年了。上個月,我兄長還進宮面見過皇上,回來說皇上的氣色極差,氣息虛弱,別說兩年,能不能支撐一年都很難說。”
  云澈:“……”
  “自從皇上命脈受損,臥床不起后,皇室之中便煙云四起,太子蒼霖開始旁敲側擊的讓皇上早日傳位予他,而三皇子蒼朔更是覬覦皇位已久,兩人之間最初只是各種暗斗,但隨著斗爭的升級開始轉為了蒼風皇城人人皆知的明斗。太子有二皇子和七皇子支持,三皇子則有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支撐,兩人通過各種手段拉攏著朝中勢力,甚至一步步蠶食著皇上的核心勢力。雙方一直都是勢均力敵,誰都沒能完全壓過誰。”
  “原本,這種皇位之爭在皇室之內再正常不過,幾乎每一任新皇繼任之前,都會有這樣的序幕。皇帝也一直聽之任之,但,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太子蒼霖為了能壓制三皇子蒼朔的勢力,竟借用了蕭宗的力量。三皇子蒼朔為了與之抗衡,也隨之借用了焚天門的力量。”
  “唉。”秦無憂長長的嘆息一聲,道:“一直以來,蕭宗和焚天門就暗藏野心,覬覦著可以操縱天下的權利,皇室這些年來都是小心與之周旋,再加上皇室與天劍山莊交好,有天劍山莊的制約,蕭宗和焚天門也不敢真的搶奪皇室之權。但他們主動搶奪與皇室主動借用他們的勢力,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后者,他們可以通過蒼霖或蒼朔將自己的勢力一點點滲透入皇室之中,到時候,皇室雖然依舊姓蒼,但主權為蕭宗或焚天門所控,縱然是天劍山莊,也無法說什么。”
  “這么說的話,蕭宗和焚天門主動引誘蒼霖和蒼朔的可能性更大。”云澈冷靜的道。
  “沒錯。”秦無憂點頭:“皇上知道這一切后勃然大怒,但卻為時已晚,因為那時無論是太子蒼霖,還是三皇子蒼朔,他們的勢力都已遍布皇廷,就算他是他們的父皇,也已經無法強行撼動,更不要說蕭宗和焚天門分別在兩邊暗助。甚至,如果不是皇上還有一部分根深蒂固的核心勢力以及天劍山莊的庇護,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說不定早已強行將他逼下皇位。”
  說到這里,秦無憂滿臉氣憤。他平復了心境后,臉上又露出了心疼的表情:“這些年,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成了為皇室的主角,而皇上常年臥于寢宮,幾乎已被人遺忘。皇上的七子一女中,到頭來真正全意心系于他和陪伴于他的,就只剩下唯一的女兒,也就是蒼月公主。唉……這三年,真的苦了她啊。也好在她只是一個女孩子,毫無勢力和威脅,否則,她說不定早已受到太子和三皇子的暗中迫害,唉。”
  “她想阻止太子和三皇子引狼入室?”云澈皺眉道。
  “她嘗試過,但放棄了,因為她根本不可能阻止的了。”秦無憂感傷的搖頭:“在這場爭斗之中,我們蒼風玄府立于中立之地,只效忠皇上一人,同時,也成為了蒼月公主唯一的后盾。但,弟子的意愿,非我們所能控制。內府的一百弟子中,有一大半,都已被太子蒼霖和三皇子蒼朔拉攏至麾下,包括內府天玄榜第二名的風不凡和第三名的方飛龍。”
  “自知道自己力量低微,不可能阻止太子和三皇子野心的蒼月公主一直陪在皇上身邊。兩年前,她為了了卻皇上的一個遺憾,以‘藍雪若’的身份加入了蒼風玄府,一個月后便離開,然后出了皇城,輾轉國內各大分支玄府,尋找一個可以幫她父皇達成愿望的人。”
  說到這里,秦無憂目光定定的看著云澈。
  “我就是她尋找到的人?”云澈說道,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她父皇的愿望是什么?為什么會選擇我?為什么會認為我可以幫她父皇實現這個愿望?”
  “蒼風排位戰。”秦無憂淡淡的說出五個字。
  這五個字,讓云澈的心頭頓時一震,脫口道:“難道是……”
  “唉~~”秦無憂又一次的嘆息,提起“蒼風排位戰”,他的臉色也變得很是黯然,他站起身來,倒背雙手走到竹窗前,徐徐說道:“說起蒼風玄府,無人不知是我蒼風皇室所立,整個蒼風帝國最大的玄府,是無數年輕玄者修玄的夢想之地。但,蒼風帝國宗門林立,強者無數,在那些大宗門眼中,我蒼風玄府,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蒼風排位戰原本十年一屆,后來縮至五年一屆,百年前,又縮至三年一屆。從第一場蒼風排位戰至盡,已經剛好九十九屆。蒼風皇室作為國之政權核心,自然每一屆都會受到邀約,但,整整九十九屆過去,蒼風皇室,從未能有人能進入到前一百名,從未有過!這是何等的笑話與屈辱。而當今皇上登基之時,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于在位期間,看到蒼風皇室擠進蒼風排位戰的前一百位……只是登基近二十年,經歷六屆蒼風排位戰,這個愿望卻始終無法實現。如今壽元將盡,這也成為他畢生之憾。蒼月公主為了能在皇上離世前幫他實現這個愿望,所以離開皇室,尋找能代表皇室出戰,并奪得前一百名的天才玄者。經過兩年的時間,她選擇了你。”
  “……原來……如此。”
  藍雪若為什么會對他那么的好,甚至不惜冒著巨大危險救他,這個疑惑他終于解開。得知真相,他的心里也無法說出是怎樣的滋味。
  “蒼風皇室有著一種特殊的玄功,叫做‘帝王心訣’,只有擁有皇族血脈,并且心性純良之人才能修煉。在七皇子一公主中,蒼月公主是唯一修成‘帝王心訣’的人,以‘帝王心訣’,可在一定程度上窺視到一個人的命數和運數,蒼月公主應該是通過‘帝王心訣’在你身上看到了非凡的命數和運數,再加上你在新月玄府的驚人表現,所以義無反顧的選擇了你。”
  云澈:“……”
  “現在,明白我所說的‘覺悟’是什么了嗎?”秦無憂轉過身,意味深長的道。
  “基本明白了。至少,我要為了她,代表皇室去參加蒼風排位戰。”云澈表情平淡,不知在想著什么。
  “不,單單是這一點,還算不上什么覺悟。畢竟,參加蒼風排位戰只有成功或失敗,而無關生死。”秦無憂繼續說道:“兩年前,蒼月公主之所以離開皇城,尋找合適的人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為了逃避一個可怕的人。”
  “誰?”云澈微微抬頭。
  “上一屆蒼風排位戰的第四名焚天門門主焚斷魂的長子,亦是焚天門少主的焚絕城!”
  【ps:焚斷魂三子:焚絕城(22歲)、焚絕壁(19歲)、焚絕塵(17歲)】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