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157 傾心承諾

夜幕降臨,夜風微涼。整個內府安靜一片,連蟲鳴之聲都聽不到。云澈坐在太玄殿后方觀風亭的亭頂之上,沐浴著月光,腦中默默的想著事情。
  離開流云城已經一年,他原本的人生規劃很簡單,修復自己的玄脈,在三年內有所成就,然后回到流云城,討回爺爺和小姑媽的自由,以及自己的尊嚴。后來,他遇到了茉莉,他因茉莉而重生,命運,也與她綁在了一起,人生的軌跡也注定了要因茉莉而天翻地覆。
  但現在,他的生命里,又多了一個藍雪若。
  他是喜歡藍雪若的,這一點他很肯定。從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被她美麗的外貌和溫雅的氣質深深吸引著。半年的相處,尤其是共同經歷過生死劫難,他們心中對彼此的感情也從萌芽一點點的成熟。
  而直到昨天,他才知道了藍雪若的身份,也知道了她背負的東西。以及,如果想和她在一起,將會面對什么。
  昨日,秦無憂的一些話說的很殘酷,但云澈無法不承認,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不容辯駁的事實。他的能力太小,或許可以解決掉任何方式的個人恩怨,但皇室紛爭,還涉及兩個龐然宗門,他若強行卷入,將如填海的沙塵,瞬間便被淹沒的無影無蹤。
  “云師弟,原來你居然在這里。”
  藍雪若溫婉的聲音在云澈的身后響起,隨之一陣香風拂動,藍雪若已躍上了亭頂,微笑看著他:“剛剛去你的住處找你,發現你不在。沒想到你居然會有興致在這里賞月,是不是遇到什么煩心事了?”
  “不算什么煩心事。”云澈目視前方:“我只是在做一個可能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個決定。”
  藍雪若在云澈身邊坐了下來,猶豫了一下后,有些小心的問道:“云師弟,聽說你同時接到了太子和三皇子的邀約,而且邀約時間還完全相同。你……你是在猶豫該赴誰的邀請嗎?”
  云澈沒有回答,反問道:“師姐,你覺得我該答允誰呢?一個是太子,一個是三皇子,似乎都不是我能拒絕的了的。”
  藍雪若的臉上晃過深深的復雜,猶猶豫豫的道:“我,我想聽聽你的決定。你的事,我……沒有權力去干涉。”
  “……我聽說,現在的蒼風皇室風云動蕩,暗流涌動。皇帝目前臥病在床,命不久矣,如果他哪一天駕崩,所有的風云與暗流都會一朝爆發……師姐,我想知道,你愿不愿意我卷入這皇室的紛爭?”云澈面色淡然的問道。
  “不!不愿意!我一萬個不愿意。”藍雪若急促的搖頭:“云師弟,我知道你不是那種有權利之欲的人,你也一定不會那么做的,對不對?”
  “如果,我一定要攙和進去呢?”云澈幽幽道。
  藍雪若身體一僵,一雙大眼睛帶著驚慌看著云澈:“你為什么要攙和進去?你不清楚皇室內部的風云與暗流有多么的危險與可怕,你一旦卷入,就可能再也出不來。這里面的復雜和危險,不是你能想象的。云師弟,你不應該是喜歡權欲和爭斗的人,你想要做什么?你難道真的要投靠太子或三皇子?”
  “你說的對,對于權利,我沒有什么**。對于爭斗,我更沒什么興趣。但是,這個世界上,很多事并不是自己沒興趣,不喜歡就不去做。”云澈目光轉向藍雪若,脈脈的看著她:“師姐……我該叫你雪若師姐,還是……蒼月公主殿下?”
  藍雪若的美眸一下子瞪大,眸光出現了剎那的動蕩和慌亂,她垂下螓首,支支吾吾道:“你……你都知道了?是秦導師告訴你的嗎?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隱瞞你的,我只是……只是……”
  云澈沒有等她說下去,自顧自的低語道:“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被你的溫柔優雅和讓人賞心悅目的外表所折服。后來,蕭宗分宗發難,你不惜冒著被牽連的風險也要救我,之后,更是獨身親自前往分宗之地,并因此與我一同經歷了生死逃亡……后來來到這蒼風皇城,進入蒼風玄府,你一直都細心的安排和照料好我的一切。如果沒有你,我已經死在蕭在赫的手下,也或者現在不知身歸何處,或許還在逃亡之中,餐風飲露,哪會有這個安定的棲身之地。”
  “為我做了這么多,我以為是你喜歡上了我,我也享受著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直到昨日,在我接到邀請函時,秦導師告訴我一切,我才知道,你之所以特別對待我,之所以不惜親自去蕭宗分宗,之所以把我帶到蒼風皇城,是看中了我的資質和潛力,為了完成你父皇的一個愿望,讓我代表皇室參加蒼風排位戰。我之前所想的那些,僅僅是我自作多情……”
  云澈的話中帶著淡淡的失落和憂傷,讓藍雪若一陣心神大亂,而他最后的一句話,更是讓她心中不由得一陣刺痛,她驚慌的喊道:“不是的……不是的!我的確是因為父皇而選擇了你,但我不是故意一直隱瞞著你,更不是想要利用你。我只是一直希望找到一個最合適的時機后再告訴你一切。因為和你相處的越久,我越是害怕……我怕萬一你知道了這一切后會覺得我在欺騙你,利用你,而我之所以害怕,是因為……因為……”
  “師姐……”云澈又一次打斷她的話,聲音傷感的道:“我想……好好的安靜一會兒……”
  聲音落下,云澈也已從亭頂上滑下,無聲的消失于夜幕之中。
  “云師弟……云師弟!!”
  藍雪若月光皎潔,映的周圍光亮一片,卻已找不到了云澈的身影。
  “不是這樣的,真的不是這樣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隱瞞你,更不是想利用你……”藍雪若的心一下子如墜下了萬丈深淵,她身體無力的蹲下,雙臂抱著膝蓋,嗚嗚的痛哭起來。
  父親病重,她沒有流淚,皇室陷入災患,她沒有流淚,焚天門焚絕城步步緊逼,她沒有流淚……默默承擔承受著一切,但此刻,隨著云澈的離去,她感覺自己的精神、靈魂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仿佛失掉了某種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她的心痛若針錐,眼淚不受控制的瘋狂奔瀉著,無助的就像是一片被世界拋棄的落葉。
  “師姐,你的眼淚太珍貴。珍貴到……我只能用一生一世來交換。”
  一個輕柔若夢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她一下子抬起頭,淚眼朦朦中,她看到云澈就在自己的身前,他伸出手來,輕輕的摩挲著她的臉頰,拭去著一顆顆晶瑩的淚珠。
  “云師弟,不要……離開我!”
  這句帶著深深泣音的話,完全不受控制的從藍雪若口中喊出。因為,這是早已深埋在她心間很久,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聲音。剛才那錐心的痛苦,就如一把利刃劃開了她的靈魂和心房,讓她深埋的情感完全的釋放,也讓她終于徹徹底底的明白了自己對這個“云師弟”,已經是怎樣的一種情感。
  她撲到云澈的懷中,嚎啕大哭了起來。她從來沒有如此肆意的哭過,但有他在身邊,靠在她的懷中,她感覺一切都不需要再偽裝,一切都不需要再壓抑,心中積攢許久的擔憂、壓力、痛心、痛苦、悔恨……都如決堤的洪水,肆意的奔瀉著。
  “師姐,對不起……”云澈抱著她,輕輕的說道:“之前的話,都不是我的本意。我和你認識這么久,又怎么會不知道你是個心有多軟的女孩子,又怎么會愿意隱瞞和利用我呢。我說那些話,是因為我在忐忑害怕……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真正走進師姐的心里,因為師姐那么的好,又貴為公主,而我無權無勢,出身低微,除了滿腔的自尊、熱血和對師姐的心,什么都沒有,所以我真的很忐忑害怕……我很自私的,想要看到師姐會不會為我流淚……”
  “一個讓自己的女人流淚的男人,是世界上最可惡的男人……師姐,原諒我這一次的任性和自私好嗎?你的眼淚,我會在心中好好珍藏,它會是印記在我心中一生的寶貴財富,也會是我今后最大的動力。”
  “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和我說對不起……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是我隱瞞了你,是我一直對你抱有那樣的企圖……”藍雪若在云澈胸前用力搖頭,悲戚的哭泣著:“我一直以為,我對你的牽掛、思念,還有總是想要見過你的沖動,是因為你的身上有著可以實現我父皇愿望的希望……直到剛才,你從我身邊消失的時候,我才知道,是我早已經離不開你……嗚嗚……不要離開我,我不想要公主這個身份……我也不會再讓你去參加蒼風排位戰,我只想……你可以陪在我的身邊,讓我可以經常看到你……不要離開我……”
  藍雪若終于完完全全,毫無保留的吐露了心跡。云澈微微的笑了起來,他抱緊藍雪若,輕聲道:“我對師姐的心,就如師姐對我一樣。既然心在一起,那么我們的事,也都應該共同承擔。師姐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如果連師姐一點小小的心愿都滿足不了,我又怎么配得到師姐的喜歡……蒼風排位戰,我會去,蒼風皇室的動亂,我也會參與其中……師姐先不要阻攔我,我剛才告訴師姐,我在做一個人生很重要的決定……這就是我的決定。”
  “雖然,我現在只是一只雛鷹。但,給我時間,我總會有生出羽翼的那一天。請師姐給我用羽翼為你遮風擋雨的機會……就算風云太大,我無力遮擋,也可以帶著師姐展翅高飛,永遠離開這個風云之地,重新尋找屬于我們的地方。這是我因為喜歡師姐而擁有的權利……就算是師姐,也不可以剝奪。”
  藍雪若沒有說話,唯有努力壓抑的泣音和劇烈顫抖的肩膀。她所依偎男子的肩膀并不寬大,但卻讓她那么的溫暖與安心,她感覺自己就如四處飄零的浮萍,終于找到了最溫暖的歸宿。
  兩人相偎坐在亭頂之上,共同沐浴在月光之中。很久,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一場眼淚,一場訴說和承諾,他們之間最后的隔層也完全消逝,內心緊密相連,彼此傾聽著對方的心聲。
  “明天,帶我去見你的父皇,好嗎?別忘了,你的男人,可是一名神醫,沒有他治不了的病。”
  “嗯……”藍雪若輕輕應聲,伏在云澈的肩上,雙眸輕閉,嘴角微彎,眼角帶淚,飄艷無雙。r1058
  s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