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0)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0)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0)     

逆天邪神164 排位戰邀請函

<!--go-->地板崩裂,殿頂塌陷,被揚起的碎石和沙塵將云澈所在的區域完全包裹,無法看清。
  “啊?”凌杰這時一聲驚呼,因為他忽然現自己和劍之間的聯系竟忽然消失。而在這時,沙塵之中,一把銀色長劍旋轉飛出,在空中劃下一個長長的拋物線,落在了凌杰的身前,在落地的那一剎那,忽然出一聲“叮”的刺耳之音,原本還完整的長劍忽如脆弱的玻璃一般支離破碎,散成一地碎片。
  凌杰整個人傻在那里,看著腳邊的長劍碎片,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殿口的沙塵終于開始落下,云澈拖著重劍,腳步緩慢的走了過來。他的面色格外平靜,完全看不出剛剛才拼盡全力的痕跡。
  “凌杰小弟弟,你的這第三劍……我也擋下來了。你…輸…了。”云澈站在凌杰面前,緩緩的說道。第三劍,他抵擋的極為驚險,而且有作弊的嫌疑。因為他是先后用了兩劍,一記隕月沉星和一記天狼斬,才硬撼了凌杰的一劍。但凌杰一直叫囂的是擋下他三劍,倒是沒說要幾劍擋下。
  凌杰看了看云澈,又看了看地上的碎劍,有些懵的道:“我竟然輸了……你居然連我的貫日都接下來了……還把我的劍都震碎了……”
  “能正面接下我這一劍的人,山莊有很多很多,但他們的玄力都比我高很多,年紀也比我大,接下來也沒什么了不起。你明明才真玄境,竟然真的給接了下來……”說到這里,凌杰忽然目露奇光,直勾勾的看著云澈:“你簡直太厲害了!才真玄境就這么強,要是到了靈玄境,我根本都不可能是你的對手。怪不得這么漂亮的公主姐姐都會看上你,你好像的確配得上公主姐姐。”
  云澈一歪嘴,道:“說這些沒用。你不會已經忘記了輸了該怎么做了吧?作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可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不然的話,可就不配被稱作男人。”
  “哼!”凌杰一翹鼻頭,毫不做作的道:“我凌杰說過的話,當然不會反悔。不就是認你當老大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說完,他當真向前一步,嬉皮笑臉道:“咳咳,云澈老大,我凌杰認賭服輸,以后就是你的小弟了。嗯,老大,你是怎么做到真玄境就這么厲害的。作為老大,是一定不能對小弟摳門的,這方面你可一定要指點一下小弟啊啊!如果我也能像你一樣的話,我現在說不定都能去挑戰老哥了!再也不用每次都被老哥打的鼻青臉腫了。”
  凌杰這么干凈利落的承認,倒是讓云澈有些意外。而且看他的樣子也并沒有做作和勉強,眼睛里倒真還有一些好奇和……崇拜的樣子!
  顯然,自己以真玄境的玄力硬撼他一記絕少,還擊碎了他的劍,對他著實造成了很大的心理沖擊。
  云澈笑呵呵的道:“這個嘛,要看你這個小弟當的合不合格了,如果合格,讓我這個老大滿意的話,我說不定可以告訴你。”
  凌杰眼睛頓時大亮,激動的喊叫道:“真的?哇啊啊啊,你要是真的肯告訴我,別說當你的小弟,讓我拜你為師都行啊!”
  凌云走了過來,對著云澈淡淡一笑,真誠道:“云兄弟,初來皇城時,四處聽到關于你的傳聞,當時還不以為然,如今親眼所見,完全更勝傳聞,相信小杰也敗的心悅誠服。”
  說完,凌云大有深意的看了云澈一眼,轉向藍雪若道:“公主殿下,此次我們兄弟來到皇城,是為了向貴皇室送請帖,還請公主殿下收下。”
  一張淡金色的請帖被凌云拿出,交到了藍雪若手中,凌云繼續說道:“半年之后,我們會在山莊恭迎貴皇室蒞臨。若公主殿下能賞臉親自前往,那是最好不過。此番公主身邊有了云兄弟這般絕才驚艷的人物,相信三年之后,貴皇室必能因云兄弟大放異彩……如此,我們兄弟二人的任務完成,就此告辭。”
  向藍雪若和云澈一禮,不等藍雪若回應,凌云拉起凌杰:“小杰,我們該走了。”
  “啊?走?可是我還沒跟老大討教怎么才能在真玄境就變得這么厲害……啊啊!”
  凌杰一句話沒說完,就已被凌云以詭異莫測的身法玄技拉出老遠。下一秒,大殿之外遠遠傳來凌杰的聲音:“老大,有空一定要到天劍山莊里來……我要讓那些家伙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i天才,真玄境就能干翻他們……啊啊啊老哥你不要拉我……”
  凌云拿出請帖,說完話就直接拉著凌杰走人,整個過程轉眼即完成,快的讓藍雪若措手不及,連送別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出。她看著殿門方向,驚訝道:“凌云的脾性很是沉穩謙和,怎么會忽然走的這么急,難道是想到了什么急事嗎?”
  她剛一說完,身邊的云澈忽然身體一晃,然后扶著重劍單膝跪了下去,臉色一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將前方的地板染紅大片。
  “啊!云師弟!”藍雪若花容失色,慌忙扶住云澈,焦急的道:“云師弟你怎么了?你受傷了?嚴不嚴重?”
  云澈把身體大部分的重量靠在重劍上,搖了搖頭,慘白著臉笑道:“師姐不用擔心,我沒事的。這個凌杰的劍……好霸道。雖然剛才強行擋了下來,但還是受了點內傷。凌云之所以這么急著離開……是因為他看出我在極力壓抑傷勢,算是為了給我保全顏面。”
  藍雪若連忙拿出一顆中回天丹,看著云澈把它吃下,直到云澈的臉色逐漸緩和,她才終于舒了一口氣:“我知道云師弟既然敢和凌杰打賭,就一定有足夠的把握,不過剛才還是快要緊張死了。雖然那個凌杰看上去很小,但出身天劍山莊的,都是一些怪胎,他們的實力,根本不能以常理計算。不過好在你還是贏了,居然還真的讓他成為了你的小弟弟。”
  大道浮屠訣運轉,讓云澈的傷勢以驚人的度愈合著。聽著藍雪若的話,他搖了搖頭,道:“這只是我看那個凌杰心性稚嫩,所以臨時起意而已,雖然他答應了下來,但根本沒有什么約束力可言的。只是期望以后能因他而在某些方面有些方便而已,畢竟,他可是天劍山莊的莊主之子。”
  “對了,凌云他們來送的請帖……莫非是?”
  藍雪若把那張請帖拿了出來:“父皇預測的沒錯,是下一屆蒼風排位戰的邀請函。每一屆的邀請函,都是提前半年出,以讓參加蒼風排位戰的勢力有足夠的時間做準備。”
  “就是說,距離下一屆蒼風排位戰,還有半年的時間?”云澈驚訝道。
  “嗯。”藍雪若點頭:“的確只剩下半年了。不過云師弟,你并不用著急,因為你并不需要參加下一屆的排位戰,而是參加下下一屆。”
  “下下一屆?為什么?”云澈眉頭一動。而他想起凌云臨走前,說的那句“相信三年之后,貴皇室必能因云兄弟大放異彩”……三年之后?難道凌云所指,也是下下屆的蒼風排位戰?
  藍雪若解釋道:“蒼風排位戰三年一屆,顧名思義,這是決定蒼風帝國勢力排行的比賽。但參加比賽的并不是每個勢力的最強者,因為無論是哪個勢力,尤其是那些龐大勢力,都絕不可能把自己的底牌暴露人前,所以‘最強者’的比拼,根本不現實,而是以年輕一輩的比賽決定排位。因為年輕一輩所能達到的高度,足以彰顯出這個勢力的底蘊和綜合實力,以之排位,基本算得上是最公平的。”
  “每一屆的蒼風排位戰,受邀勢力大概在五百個左右,每個勢力最多可遣派三名年輕弟子參加,以弟子所獲得的最高排位來決定勢力排位。參賽弟子的年齡,限定在十六歲到二十歲,低于十六歲和高于二十歲都不得參加,戰前都有骨齡測試,這一點無法作弊。所以,為了保證戰力的最大化,一般參賽的弟子年齡都集中在二十、十九、十八歲,低于十八歲的很少。云師弟才剛滿十七歲,起點又低,根本不適合參加下一屆蒼風排位戰。而到下下一屆,云師弟滿二十歲,又有三年的積累,是參加排位戰的最佳時機。”
  “原來如此。”云澈緩緩點了點頭,沉默一會兒后,忽然問道:“師姐,上一屆蒼風排位戰的第一名,他當時的玄力等級是多高?”
  藍雪若不需思索,直接說道:“上一屆蒼風排位戰的第一名,就是你剛剛才見到的凌云。”
  “是他?”云澈低喃一聲。
  “云師弟,你覺得凌云這個人……如何?”藍雪若問道。
  云澈想了一想,緩緩說道:“凌杰天賦驚人,堪稱妖孽,但我至少還有敢和他對三劍的膽量,但凌云,他給我的感覺唯有深不可測。就連他的性情也干凈無垢,讓人無法生出惡感,整個人可以說……毫無破綻。”
  “你的評價,和我父皇的評價很相近。”藍雪若感嘆著道:“父皇當年第一次見凌云,就給了‘毫無破綻’的評價。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即將到來的蒼風排位戰,他依舊會參加。”
  “哦。”云澈應聲,隨之眉角一動,驚訝道:“你說……這一屆他還會參加?就是說,他現在的年齡,還不到二十歲?那么上一屆,他的年齡難道才……”
  “沒有錯。他奪得上一屆蒼風排位戰第一名時,年紀只有十七歲,”藍雪若說道:“他當時的玄力修為為靈玄境九級。”
  十七歲的靈玄境九級……云澈微吸了一口冷氣。
  “十七歲的靈玄境九級固然極其驚人,但凌云的實力卻遠遠不及靈玄九級這個層面。決賽時,他的對手是冰云仙宮的第一弟子沐凌雪,當時沐凌雪年滿二十歲,玄力高至靈玄境十級巔峰,距離地玄境也不過半步之遙,是當時所有參戰弟子中等級最高者。但與凌云之手……她只在凌云手下走過了七劍……還是在凌云未盡全力的狀態下。”
  云澈:“……”
  “三年過去,凌云的玄力更是不知道到了一個多么驚人的高度。二十歲之下,他是整個蒼風帝國當之無愧的第一人,這一點誰都不會否認。在蒼風排位戰中,各大宗門為了排名激烈競爭,尤其冰云仙宮、蕭宗、焚天門,他們都為了排至第二位而爭的你死我活,卻從未想過有一天取代天劍山莊第一的位置。因為天劍山莊的第一位置,是從來不可撼動的,就如所有宗門之中,根本沒有年輕弟子可以是凌云的對手。”<!--over-->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