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166 夢幻毀滅

“狂妄!”被一個小輩如此蔑視,方姓老者頓時大怒。
  “方伯,不用和他廢話,馬上殺了他。他如果不死,以后必定會殺我!”封白衣單手撐地直起身來,滿臉怨恨和恐懼的喊道。
  方姓老者一聲冷哼,忽然飛身而起,右手伸出,直線抓向云澈的喉嚨。這一抓下去,足以將云澈的脖頸瞬間扭斷。
  云澈準備撤開,但一動玄力,胸腔便傳來無法忍受的劇痛。他眼神一陰,凝視著方姓老者越來越近的奪命之爪,在心中低吼道:“茉莉,殺了他!”
  距離茉莉滅殺炎龍,魂體毒發已過去數月之久,她絕對不能動用玄力的三個月期限也早已過去。如今的茉莉,已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動用玄力……以茉莉的強大,擊殺王玄之龍都只需一瞬,何況一個地玄境。雖然每一次的出手,都會讓茉莉的毒有一定程度的發作,但這種情境之下,也唯有依賴茉莉的力量才能解圍。
  “不需要我出手!”茉莉卻是一口拒絕:“自然會有人救你。”
  “嗯?”云澈一怔,而此時,方姓老者距離他不到一丈之遙,下一秒,就足以將他的脖頸直接捏碎。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那名方姓老者充滿殺機的眼瞳忽然瞬間放大,極速前沖的[一][本][讀]小說ybdu..身體死命的停滯在了那里,而他的視線之中,一抹藍光如同從虛空中出現,劃過他的眼前,然后釘落在他和云澈之間的松軟草地上。
  這是一把小巧的短刀,卻釋放著夢幻般的冰藍之色,而就是這抹冰藍,仿佛在一瞬間掩下了天地間所有其他的色彩,顯得無比夢幻奪目。
  而如果細看,會發現這根本不是一把短刀,而是一塊……刀刃狀的小巧冰凌。但落地之后的冰凌卻絲毫沒有融化的跡象,斜斜的釘在地上,釋放著冰冷的藍光。
  有著地玄境玄力的方姓老者看著地上的藍光,老眼之中竟晃起驚懼的色彩,腳步也下意識的向后倒退了一步,眼前的藍光無比瑰麗,但卻讓他內心有了一種深深的驚悸。而在藍光落下之前的那一刻,他分明感覺到一股透徹全身,直刺靈魂的冰冷。也是這股刺魂冰寒,讓他死死停住了身體,再也不敢向前。
  云澈也清楚的感覺到身前這抹冰藍光芒所釋放的驚人壓迫力,提著的心剛剛放下,便有激動的悸動起來……難道……難道是……
  “不知是哪位前輩在此,還請現身一見。”方姓老者深吸一口氣,向著四周拱手道,語氣之中多少帶了一點恭謹,同時也再不敢對云澈出手……他猜想到暗中的這個人,極有可能是眼前少年的暗中守護者,而且玄力之上,至少要超他一個大境界。而擁有如此實力的守護者,這個少年的身份絕不尋常,說不定還要超過他的家族少爺封白衣。
  夜空幽寂,在他喊了半天之后,都根本無人回應。
  “方伯,”封白衣在后面喊叫起來:“這個云澈的身世我查過,他不過是來自一個小小的新月城,別說家世,就連父母都沒有,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守護者!但這個人詭計多端,那個藍色的東西,一定是他耍的什么詭計,方伯千萬不要被他唬住了,馬上殺了他!如果你現在不殺了他,總有一天,我會死在他的手上!”
  封白衣的話讓方姓老者一陣猶疑,他側目看向云澈的神色,發現在封白衣說完話后,云澈的臉上分明露出一絲慌亂……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依舊被他鋒利的老眼清楚的捕捉到。
  地上的冰藍光芒雖然依舊釋放著冰冷的威懾,但“心中有數”的方姓老者已是毫不懼怕,臉也陰沉了下來:“小輩,居然敢戲弄老夫,受死!”
  說完,他手臂一招,直接越過釘在地上的冰藍光芒,再次抓向云澈……
  叮……
  一絲極其輕微的聲音隱約的響起,輕微到如一根細細的針掉落到地上。而就在這絲聲音響起的那一剎那,方姓老者的身體無比詭異的定格在了那里,他伸出的右手距離云澈的脖頸只有不到一尺之遙,卻如同隔著一道天塹,再也無法向前半分。
  方姓老者的雙目死死的瞪大,瞳孔卻收縮成了針眼般大小。他張大了口,卻無法發出一絲聲音,而他的身上,一抹冰冷的藍光緩緩的蔓延,從他的身體中心,快速覆蓋了他整個軀體,直至蔓延至他的四肢、頭部、發梢、衣著……
  不過兩息之間,他整個人便被冰藍色的光芒包裹,化作一具一動不能動的冰雕。
  呼……
  一陣柔和的夜風吹來,拂過云澈耳邊,又輕拂在已化作冰雕的方姓老者身上,方姓老者的身體頓時被帶起漫天的冰藍粉塵,遠遠的飛散,從頭到腳,轉眼間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那里,唯有夜空之中,多了片片越來越稀薄的冰藍光芒。
  云澈目光呆滯,喉嚨艱難的“咕嘟”了一下。這輩子,他還是第一次目睹如此絢麗,簡直美到讓人窒息的殺人手法,但同樣也殘酷到了極點,那個方姓老者死后別說留下全尸,根本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他對面的封白衣身體緩緩的軟倒在地上,全身劇烈的打著哆嗦,整張臉在巨大的恐懼之中慘白一片。忽而,他“啊”的一聲嘶叫,不知從哪里來的力量,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在恐懼的吼叫聲中拼命逃竄而去,如同一只被嚇破了膽子的瘋狗。
  “想跑?”
  云澈又豈會讓他從自己眼皮底下逃走,他身體未動,雙手猛甩,霸王巨劍帶起沉重的風嘯之聲飛射而去,厚鈍的劍尖依舊輕易的破開了他的身體,將逃竄中的封白衣狠狠的釘死在了地上。
  云澈并沒有馬上去把重劍撿回來,而且張望四周,激動的喊道:“小仙女!小仙女你在哪里?我知道是你,快點出來!!小仙女!”
  他的喊叫,卻無人應答。
  當初小仙女答應了他,會在兩個月之后,在他身邊保護他三個月。現在距離當初她離開剛好過去了兩個月,她也如約回來,并在剛才的致死險境中救了他。
  “小仙女,快~點~出~來~!都回來了還和我玩捉迷藏……我已經知道是你了,趕緊出來!至少讓我好好謝謝你吧……”
  “喂!小仙女!”
  “……”
  云澈接連喊了很久之后,夜空之中總算傳來小仙女輕渺而又冰冷刺骨的聲音:“我只是答應保護你三個月,卻沒有答應要和你見面,更沒有答應會順從你什么,你不需要再多費心思。”
  之后,任憑云澈再怎么喊叫說話,都再無回音。
  “呼……這個小仙女,還真是傲嬌,都來了還死活不出現。”云澈呼了一口氣,低聲自言自語著:“既然我怎么喊你都不出來,那么,嘿嘿……我就等著你自己主動出現。”
  心里想到了什么,云澈斜眉一笑,不再呼喊小仙女,抬步走到了封白衣的尸體旁,將霸王巨劍從他身上拔出,然后以玄力將上面的血跡清掃干凈。
  “老老實實的當你的逍遙大少爺多好,偏偏要自己出來找死。”云澈一聲不屑的冷笑,將封白衣的空間戒指取了下來。
  封白衣戒指里的東西很多很雜,有一張存著八百枚紫玄幣的紫金卡,一本蒼龍槍訣、一本家傳玄功崩龍訣,一堆寶玉和丹藥,還有幾套他的衣服等等。
  翻了一遍封白衣的東西,云澈也順便明白了他的身份……平西大將軍之子。
  他和慕容逸的父親,一個平西,一個鎮北,門當戶對,同掌軍權,難怪是世交。
  云澈放出鳳凰之炎,將封白衣和薛浪的尸體和這里留下的痕跡全部焚燒。火光之中,云澈收起重劍,緩步離開,但離去的方向卻不是去往蒼風玄府的方向,而是向著城北而去。
  封白衣會帶著薛浪來殺他,這和慕容逸斷然脫離不了干系。
  “來而不往非禮也……想要殺我的人,我從來不會允許他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上!”
  云澈低沉的自語著。他內傷未愈,本不適合在今天動手。但他剛殺了封白衣,封白衣“消失”的情況在明天必定會被察覺,到時還不知會有怎樣的發展。夜長夢多,該死的人死的越早越好……這同樣是他的人生信條之一!
  云澈隨便找個人打聽了一番鎮北將軍府的位置,身影穿過重重夜幕,當他來到鎮北將軍府大門前時,身上的衣服已換做從封白衣空間戒指里拿到的一套衣服,就連面孔,也已經變得和封白衣一模一樣。
  狂傲的眼神和神態,還有散漫的部位,同樣和封白衣沒有任何差別。
  鎮北將軍府的門口侍衛一看到“封白衣”,連忙主動迎了上來,恭恭敬敬道:“封公子,你來了。可是來看望我家少爺的?”
  “嗯!”云澈鼻孔朝天的答應一聲,然后伸手一指他:“我這么晚來,自然是有很重要的事。你,跟我一起進去,不要問為什么,前面帶路。”
  進了鎮北將軍府,他也不知道哪個是慕容逸的臥床的房間,所以只能讓一個侍衛在前面帶路。
  “是是!”侍衛哪敢不答應:“封少爺請隨我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