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178 太古蒼龍上

readx();滅殺雄蛟后,茉莉的小臉頓時涌上一抹蒼白。她回眸望了一眼云澈的位置,紅裙飄動間,身體已化作一束紅芒,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看著雄蛟的隕落,云澈大舒一口氣,一邊狂奔一邊急聲道:“茉莉,你沒事吧。”
  過了好一會兒,茉莉才發出恨恨的聲音:“哼!算我上輩子欠你的!”
  茉莉的話雖然有些虛軟,但并不飄忽,這也讓云澈放下心來,有些歉意的道:“這次,又連累你了。”
  “……多余的話不必多說了。你如果想要救那個女人,速度就快一點。我可無法保證她有沒有中了那只雄蛟的劇毒。另外,三個月內,你都不要再指望我出手。”
  茉莉說完這些,便沒有了聲音,在天毒珠中安靜的壓制著又一次蔓延全身的劇毒。雖然這一次沒有像上次斬滅炎龍時那樣傷及魂源,但依舊絕不好受。
  一個半步王玄,兩個天玄巔峰的激戰,讓這一帶飽受災難,地面平均下陷了至少三尺,一眼望去,寸草不留。終于到了這片區域,云澈一眼看到了小仙女的身影,她安靜的躺在那里,就如枯黃土地上的一朵醒目蓮花。
  “小仙女!”
  云澈心里一突,快步沖了上去,來到她的身前時,他短(一)(本)(讀)小說ybdu..暫的愣了一下。
  她身上的白衣已是破損不堪,卻在殘留冰華的保護下,依舊一塵不染,一直罩在她臉上的面紗也已不知在何時飄落,讓云澈終于完全看清了她的雪顏。
  和云澈預想的一樣,這是一張很美很美的面容。五官精致絕倫,黛眉清細,膚若珠華,雖然顏、唇都蒼白如紙,但依舊無法掩下那發自骨子里的冷傲尊貴,超然出塵,讓人面對她時,幾乎不敢生出一絲的褻瀆之心,唯有自慚形穢。
  云澈的呆滯只持續了剎那,便馬上蹲下身來,伸手按在了她的雪頸上。手指碰觸她皮膚的那一刻輕微的顫抖了一下,因為她此時的體溫冰冷的嚇人,就如剛在冰泉中浸泡過一般。
  “不要……碰我……”感覺到云澈對她脖頸的碰觸,小仙女微弱的掙扎起來,聲音氣若游絲,卻無比堅決。她雖已重傷瀕死,但身體對男性的排斥卻是深入骨髓,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蒼白的臉上,那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更是沒有絲毫減少。
  “好,我不碰你……我不碰你。”云澈連忙把手收回,心卻是一陣下沉。
  剛才的探視,讓他內心一片驚然。茉莉說的并不夸張……不,是比茉莉說的還要嚴重。她的玄脈,徹底的毀了,就如碎裂的冰晶一般支離破碎,比他當初的殘廢玄脈毀的還要徹徹底底,根本不可能修復。如果一定要說還有一個方法,那就只能像他當初那樣,重建一個玄脈……但這種機緣,云澈可謂天玄大陸有史以來第一人,根本可遇而不可求。而且就算真的遇到了,有了新的玄脈,玄力也只能從初玄境重新開始。
  不但玄脈盡碎,她的經脈也幾乎全部斷裂,此時的小仙女除了殘存意識,全身上下已是幾近完全癱瘓殘廢,除了右臂和右手經脈只碎了一半,還能勉強動彈,全身其他部位,已根本不可能活動。
  將天玄巔峰的蛟龍幾息之間凍成毫無聲息的冰雕,那該是何其恐怖的力量。而施展這種力量的代價,也是無比殘酷的。
  這樣的傷勢,縱然是經常以神醫自居的云澈,也唯有深深的無力感。他自信可以保住她的性命,但不可能恢復她的玄脈,更不可能恢復她的力量。
  除此之外,云澈還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沉沉的死氣。
  “不用管她了,她已經活不了了。”茉莉冷冷的道。
  “不!她能活,有我在,一定不會讓她死!”云澈牙齒緊咬,雙手隔空按在小仙女的胸口,以自己的玄力拼命的護住她的心脈。
  “哼,你沒必要自欺欺人,你難道感覺不到,她的心里已滿是死志。從傲世天下的半步王玄,一下子成為了一個連站都站不起來的廢人,換成是我,我也不會想再繼續活下去。就算你有辦法讓她活下去,她今后也只能躺在床上,這對她而言,將比直接死去要難受千萬倍,你若要救她,就是在折磨她。而且,你的醫術就算再高超百倍,她若自己心死,你也根本不可能救得活!”
  茉莉的話,如一盆冷水澆淋在云澈的頭上,他全身僵住,一動不動。許久,他垂下頭,看著小仙女毫無血色的臉,低低的沉吟道:“師父說過,天地萬物,相生相克,生死輪回,因果循環,不息不絕。世間所有之物都有其反面與逆面,病患可以生成,便必然可以治愈,世間從來就沒有所謂的不治之癥,縱然有,也只是暫時沒有找到方法而已。玄脈既然可以破碎,就一定有辦法可以修復……一定會有!一定會有!!”
  最讓云澈擔心的,不是她重到可怕的傷勢,而是她的死志。茉莉說的沒錯,若她心若死灰,一心求死,不要說他,就是師父在世,也不可能救得活。一念至此,他不再顧忌小仙女的排斥,雙手抓住她的肩膀,大聲吼道:“小仙女,聽著……聽我的話!有我在,你死不了,再重的傷也死不了,你斷裂的經脈,給我三年時間,我一定能全部修復。你的玄脈……你的玄脈也一定有辦法可以復原,你睜開眼睛,看著我,不要死……不要讓自己死啊!”
  小仙女的眼睛閉合,唯有雪唇動了一動,發出虛弱的聲音:“玄脈盡碎,回天乏術……我不怪你,你……走……吧……”
  小仙女虛弱的聲音里,同樣盡是死志。她的一句“我不怪你”,毫無責怪,也毫無感情,就連一絲怨恨與不甘都沒有,真真正正的心若死灰。
  “你不用試著勸她了,你就算真的有辦法為她修復玄脈,甚至現在就讓她的玄脈變得完好,她的死志也不會減少。”茉莉無情的說道:“幾十年的苦修毀于一朝,你根本不了解從半步王玄到一個廢人,是多么不可承受的巨大落差。哼,且不說她,就說你……若是讓你這一年以來的修得的所有力量、所有神訣全部消失,你難道不會絕望嗎?更何況她幾十年的努力,半步王玄的修為!”
  “不!我不會!”云澈眼神決然:“無論我失去什么,只要不是生命,只要我還活著,就一定有重新追回的希望。活著就是最大的希望,活著就一切都有可能!”
  “嗷……嗚……”
  遠處,隱隱的傳來玄獸吼叫的聲音,而且斷斷續續的吼叫聲越來越近。顯然,激戰停止,雙龍的氣息消失,讓一些有著較高智力的玄獸察覺到了異常,開始試探著向這里靠近。而能處在這荒原中心地帶的玄獸,隨便一只,都是云澈不可能抗衡的。
  云澈目光四顧,忽然看到,就在北方不到一里的距離,有著一座孤零零的矮山,矮山之下,是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之所以說它孤零零,是因為在剛才小仙女與雙蛟的戰斗中,周圍大片區域都已被掃成平地,唯有那座矮山,不知什么原因竟還安然的存在于那里,而且看上去似乎沒受到什么損傷。
  如果被一只玄獸發現,那么不光是小仙女,連他也要交代在這里。他當機立斷,一把將小仙女冰冷而柔軟的身體抱了起來,沖向了那座矮山,同時低聲吼叫道:“小仙女,我知道你冰清玉潔,甚至排斥男性,但我就是抱你了……想懲罰我,想殺了我,就給我好好的活著!你要是敢就這么死了……我……我馬上扒光你的衣服!”
  小仙女這一輩子,都沒聽過如此無恥的威脅。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被他牢牢的抱住,眼睫微顫間,本已滿是死志的內心生出了絲絲憤怒、屈辱,還有某種無法說清的東西,但馬上,這些東西便又被滿滿的死志淹沒……
  云澈快步而小心的沖進山洞,整個過程,他的玄氣一直源源不斷的涌入小仙女體內,保護著她的命脈。
  這個山洞比預料的還要幽暗,但并不陰森。云澈一直走到山洞的最深處,才把小仙女輕輕的放下。
  這里很黑,很安靜,連風聲都已完全聽不到。感受著小仙女游絲般的氣息,云澈一陣內疚與無力:“對不起,如果不是因為你要保護我,如果不是因為我非要去追那只風暴烈鷹,你也不會遭遇這種事……如果可以早些預料到這種事,我絕對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我的身世,又怎么比的上你的性命重要……”
  云澈當初提出要小仙女保護他三個月的要求時,絕沒想到這段時間之內,他竟會遭遇兩只天玄巔峰的蛟龍……這個實力足以列入蒼風帝國前十的小仙女信守著她的承諾,離開兩個月之后按時歸來,從蒼風皇城,跟隨他來到這死亡荒原,寸步不離的守護著他的生命……現在,甚至為之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云澈從來都不愿意虧欠別人什么。小仙女對他的保護,本只是一種“交易”,他一直享受的心安理得。但今天的事,他又怎么可能繼續的心安理得。
  云澈伸手試了一下小仙女的脈搏,發現她的體溫不但沒有更加冰冷,反而溫暖了一些,一怔之后他馬上反應過來,她身體之前的冰冷,是因為她所修的玄功。如今她玄脈破碎,冰系玄功也全部消散,體溫也開始趨于正常人……
  想到這里,云澈迅速站起身來,在自己和小仙女的周圍燃起一圈鳳凰之炎,帶起黑暗山洞的股股熱流。
  這時,忽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從上空緩緩的響起:
  “鳳凰之炎……原來如此。看來那不是錯覺,你的體內,果然流淌著少許鳳凰的血液。”
  這個聲音讓云澈閃電般從地上跳起:“誰……是誰在說話!!”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