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181 絕境

云澈的話不知刺到了茉莉的哪根神經,她沒有再說話。
  第五波的巖龍戰士也隨之到來,整整三十六個巖龍戰士,呈鐵桶包圍式出現在了云澈的周圍,
  “不要……管我……”小仙女一直都是清醒的,也清楚的明白著目前是怎樣的處境。被按在云澈肩膀上的她微微的掙扎著。
  云澈充耳不聞,單手舉劍,迎向了包夾而來的巖龍戰士。單手握持三千九百斤的重劍,他的揮劍速度自然會下降,但依舊迅猛霸道,每一劍都是大開大合,劍風呼嘯,讓一個個巖龍戰士還沒來得及近身便相繼斃命。
  巖石爆裂的聲音連成一片,經久不息。雖然單手執劍,雖然左手臂抱著護著一個人,但這三十二個巖龍戰士,依然沒有對云澈造成威脅,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便在云澈手中重劍沒有任何間斷的幾十次揮舞下,化作一地碎石。
  而第五波,依舊不是結束。緊接著,第六波巖龍戰士出現在云澈身前,這次,是六十四只!
  看著周圍將他包圍住的六十四個巖龍戰士,云澈深深吸了一口氣,握著重劍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天狼獄神典可以讓他對重劍的掌控融會貫通,但絕不代表能讓他忽視重劍的重量。單手掌握重劍,本就是不智之舉,在滅掉*一*本*讀*小說xstxt第五波巖龍戰士后,他的右臂,已經開始出現了酸澀感。
  轟…轟……
  六十四個巖龍戰士一起跑動,踏的地面一陣顫抖,云澈低吼一聲,揮劍而上,一頭扎入又壯大了一倍的巖龍戰士群中,身體左沖右突,重劍左橫右掃,一片接一片的敵人被掃飛,一個接一個的敵人被砸碎……此時此刻,懷抱小仙女的他無比慶幸著自己當初選擇了重劍為武器。因為身陷重圍中時,能夠如現在這般橫掃八方,凌然不懼的,唯有重劍!能夠懷抱一人,護住她半點不受傷害的,唯有重劍!能夠將這些擁有強硬軀體,其他武器幾乎難以傷害的巖龍戰士一轟而碎的,也唯有重劍!
  重劍的優勢,在這樣的戰局之下,展現的淋漓盡致。云澈很確信,如果他此時手中持的是輕劍,他無法在這么多巖龍戰士的包夾下揮灑自如,也無法如此完美的護住小仙女。
  但這些優勢展現的同時,其劣勢,也在悄然呈現著。
  轟……
  砰……
  轟……轟……
  隨著重劍又一次強橫的揮舞,第六波巖龍戰士也全部化作碎石,而所用的時間,足足是消滅第五波時的四倍。
  云澈把重劍支在了地上,口中終于開始氣喘吁吁。在茉莉的“命令”之下,云澈從不把重劍收到天毒珠,而是時時刻刻背負在身上,為的,就是適應它的重量,但再進一步的適應,也絕不代表能完全無視,因為那三千九百斤的重量,始終擺在那里,不會減輕,不會消失。
  第六波,依舊不是終點。
  錚……錚……
  一大片的黃色光芒閃爍在了云澈的周圍,映出了整整一百二十八個巖龍戰士的影子。而這些巖龍戰士也出現了變化,它們的武器變得不僅僅只有長槍,后方,出現了片片舍棄盾牌,拿著雙手長劍和雙手長刀的巖龍戰士。
  一百多個……同時面對一百多個和自己同級的敵人,還是在巨大的消耗之后,這特么哪是試煉,簡直就是虐待!這應該,就是最后的一波了吧。
  云澈如是想著,本已變得粗重的呼吸在他的調節下變得逐漸平穩下來,他向口中丟了一枚中回玄丹,然后攏了攏左臂,把小仙女抱的更緊了幾分,將插在地上的重劍單手拔起,指向前方。
  單手對戰百人的激戰,就此開始。
  手持長劍長刀的巖龍戰士不僅僅是武器不同,就連行動速度上,也明顯快于持槍的巖龍戰士,它們沖在前方,刀光劍影籠罩向云澈……到目前為止,讓云澈最為安慰的,是這些巖龍戰士都沒有可以遠距離打擊的玄技,重劍揮舞下,它們無法近身,也就根本傷不到他和小仙女,否則,他的處境無疑將困難數倍。
  但,這種狀態的前提,是他能保持足夠的揮劍頻率。只是,隨著他消耗的加劇和手臂疲憊感的襲來,他重劍揮舞的速度和剛猛程度,已在明顯的下降著,這也直接導致著他每次重劍揮舞后留下的空隙與破綻越來越大。
  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響,五個合攻而來的巖龍戰士在重劍揮出的半月之下被砸飛出去,但由于力量的逐漸衰竭,云澈在收劍之時,身體忽然出現了一瞬的不平衡,側方一個巖龍戰士的長槍驟然刺來,狠狠的刺在云澈的肋部。
  一朵血花噴濺而出,巖龍戰士的槍尖也直接崩斷。玄力防御外加大道浮屠訣帶來的強硬**,這一槍雖然見血,但并沒有帶來太重的傷害,但足以讓云澈感覺到越來越沉重的危機感。
  “喝!!”
  近身的巖龍戰士被云澈一劍砸的粉碎,他右臂忽然一甩,將重劍拋向上空,然后迅速而輕盈的將小仙女轉移到右側,用右臂牢牢攬住,左臂抓住了落下的重劍,一劍揮出,帶起怒龍咆哮般的劍嘯聲……
  手臂交換,右臂的酸軟感總算減弱了一些。左臂雖然沒有右臂那么靈活自如,但揮舞的頻率和力度隱隱提高,只是衰竭的速度,也明顯要快于右臂。
  巖龍戰士一**的涌上,又一**的被轟碎,如果這些不是巖龍戰士,而是活生生的人,云澈的全身必然早就被鮮血染紅。
  左臂越來越沉重,逐漸到了難以支撐的程度,他再次將重劍交回到稍微紓解的右臂,繼續廝殺著。
  這一波持續的時間,對他來言要比上一波長很久很久,久到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共用了多長時間。當最后一個巖龍戰士被轟碎時,他的口中已是氣喘如牛,當重劍終于插入地面,離開手臂時,那一種輕松感,簡直如飛升入了天堂一般。
  “嗄……嗄……嗄……”
  云澈的臉色通紅一片,口中無比劇烈的喘息著,額頭上的熱汗細密的如雨滴一般。被他箍在胸前的小仙女能清楚的感覺到抱著她的那只手臂的顫抖。
  錚~~~~
  就在云澈的重劍離手不到三息的時間,他的周圍,更大的一片黃光閃爍起來,這些光芒讓云澈的粗喘聲驟停,猛的抬起頭來,右臂硬生生的停止戰栗,牢牢的抓在重劍的劍柄上。
  第八波……二百五十六個巖龍戰士!
  這場試煉,已不能單純的以“艱難”來形容,而是無比的殘酷,如地獄般的殘酷。殘酷之處,不僅僅在于每個敵人都和自己擁有相等的玄力等級,也不僅僅在于每次在大量消耗后,卻要面對更多一倍的敵人,更恐怖的,是每一波敵人從完全毀滅到下一波成倍出現,中間只有不到五息的時間……
  完全不給試煉者任何喘息和恢復……哪怕療傷的機會!
  在這些巖龍戰士出現時,云澈的手重新把在重劍的劍柄上,他的臉色一片平靜,但瞳眸卻明顯的瑟縮了一下。
  居然……還有一波!
  現身的巖龍戰士群頓時齊刷刷邁動腳步,向這邊沖來,云澈的眼神穿過隊伍,在隊伍的后方,他赫然看到了身上纏著長長鐵鏈,鐵鏈的兩端分別掛墜著圓狀石錘的巖龍戰士。
  那是……流星錘!!
  巖龍戰士群鋪天蓋地的涌上,如浪潮一般將云澈淹沒。云澈的重劍在巖龍戰士群中左右橫掃著,只是此時的重劍已格外沉重,他每一次的揮動,都幾乎要用至最大的力氣。前方的巖龍戰士片片倒下,后方拿著流星錘的巖龍戰士也已快步靠近而來,
  嗖嗖嗖……
  五六個流星錘從不同的方向飛砸向云澈和他懷中的小仙女。
  云澈重劍的每一次揮舞,都能霸道的將周圍敵人轟開,讓它們難以靠近。但流星錘的攻擊根本不需要靠近,這些巖龍戰士在兩丈之外,擲出的流星錘便足以轟中云澈。而且這些流星錘都是從斜上方砸來,他攻擊巖龍戰士時,根本掃不到這些流星錘,而若掃開這些流星錘,就無法掃擊到周圍的巖龍戰士,讓它們蜂擁近身……
  這些流星錘戰士的加入對云澈來說無疑是噩夢中的噩夢,他不得不以星神碎影在巖龍戰士群中來回移位穿梭,但如此一來,他無論消耗、攻擊效率、還有危險系數,都大幅度增加。
  嗖嗖嗖嗖嗖嗖嗖……
  沖過來的巖龍錘手越來越多,飛向云澈的流星錘也越來越密集,到了后來,每時每刻都有至少十幾個流星錘從不同方向砸向他,他不斷的移位閃避,再移位閃避,幾乎沒有了攻擊機會……
  砰!
  好幾個流星錘撞擊在一起,碰出耀眼的火花,云澈高高躍起,躍至最高點時,十幾個流星錘齊齊飛了過來,云澈深吸一口氣,以星神碎影瞬間下墜,但落地之時,他的右腳踩到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石塊……這種情況對平時的云澈來說毫無影響,但對此時大量消耗,又精神緊繃的云澈而來,卻足以影響到他的平衡……讓他落地的身體向左一傾,踉蹌了兩個身位的距離……而這個破綻,也讓左方的幾個巖龍戰士輕易抓住,三把長刀向小仙女的位置猛然劈來。
  迫近的刀風讓云澈猛然抬頭,但此時,他已根本來不及回避,更來不及以重劍抵擋,目視著三把巖石長刀的軌跡,云澈抱著小仙女的左臂閃電般橫起,迎向了三把巖刀……
  哧……
  三把巖刀同時砍在云澈的左臂之上,那撞擊的聲音,讓云澈知道這三把刀不但砍入了皮肉,還砍入了骨頭之中。云澈眼睛圓瞪,大吼一聲,外涌的玄力將陷入自己骨頭的巖刀震開,重劍瘋狂揮起,將趁機近身的巖龍戰士全部轟開,這一劍掃的格外兇猛,雖然將所有趁機靠近的巖龍戰士掃開,但也讓云澈露出了足夠大破綻,一個流星錘忽然飛來,在一聲重響中砸在了云澈的頭部。
  云澈的腦海頓時一片轟然,眼前變得蒼白一片,他馬上一咬舌尖,恢復冷醒……只是,剛才那眩暈的一瞬間,在這重重包圍之中,已足夠致命。
  嗖嗖嗖嗖嗖……
  在他視線變得清晰那一刻,他聽到了已近在咫尺的破空聲,整整七個流星錘已即將轟中……云澈想也不想,上身瞬間矮下,同時雙手將小仙女牢牢的擁在身下。
  砰砰砰……
  七個流星錘同時轟在云澈的后背,將云澈直接砸倒在地,云澈臉色一白,一大口血逆涌而出,狂噴而出。他沒有起身,口中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身上,一團赤火瘋狂的燃起,并瞬間竄起到數米之高……
  “焚星妖蓮!!”
  層層火浪如盛開的蓮花一般層層綻放,轉眼間便蔓延至三十丈之外。這兩百多個巖龍戰士都密集的圍在云澈周圍,也全部被卷入了焚星妖蓮之中。在夾雜著鳳凰之炎的熾熱火焰下,所有的巖龍戰士快速被焚成暗色。
  他一直沒動用可以大范圍焚滅的焚星妖蓮,是因為這一招消耗太大,他短時間之內,也只有釋放一次的能力,而一旦釋放,便距離油盡燈枯也不遠了。這是他最后的底牌。剛才的處境,他也已經不得不放……如今他只能祈禱這第八波已是最后一波。
  而第八波已恐怖到這種程度,也根本不可能出現第九波了吧……
  除非,那太古蒼龍壓根就是個戲耍和刻意虐殺試煉者的瘋子!!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