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18)      第1206章約定(09-18)      第1205章心態崩了(09-18)     

逆天邪神184 生死之間上

轟!!!!
  在今天之前,云澈從未遭遇過比他手中重劍還要沉重和霸道的武器,但當他的重劍,與巖龍戰將的重劍碰撞時,他感覺自己仿佛被一座從天空飛墜而落的巍峨大山轟中……他的右臂在一剎那失去知覺,重劍遠遠飛出,他整個人也貼著地面,如箭矢般倒滑而去,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足有二十多丈長的痕跡。
  砰!重劍從高空落下,巧而又巧的就落在他的腳邊,深深的插在堅硬的地面上。只是劍身的中間,赫然出現了一個長達兩寸的缺口。
  云澈的身體停住后,半天沒有動靜。他的右臂以一個觸目驚心的角度扭曲向了后方,不知是極其嚴重的脫臼,還是已被直接砸斷。
  “云澈……云澈!!”小仙女的心揪緊,用自己所能出的最大聲音呼喊著。剛才云澈倒滑時,后背墊地,將她牢牢護在前胸,沒有讓她傷到一絲一毫。但云澈的傷,卻已是極重無比。這些傷如果落在其他人身上,早已致命。
  她心里更清楚,云澈這一番的再次重傷,依舊是因為她。如果不是為了保護她,他可以用度和巖龍戰將周旋,雖然他沒有戰勝的可能,但至少,不會轉眼之間變得如此凄慘。
  “我……沒……事……”
  云澈的上身一點點仰起,口中的聲音沙啞而艱澀,在他上身終于直起來時,巖龍戰將距離他已不到三十步之遙。他的右手臂依舊彎折在身上,已經感覺不到右手臂的存在,只有肩膀上錐心的疼痛。
  “放開我……不想死,就馬上放開我!”云澈的慘狀,讓楚月璃的眸光劇烈的顫蕩著。她無法理解,為什么這個男人如此拼了命的想要護住她……“拼了命”,毫無折扣的拼著命!自私,是人的本性,惜命,是人的本能。她想不明白,這個身上處處透著神秘的少年,為什么會不惜用自己的性命,自己的機遇,如此執著的守護著她的一條殘命。
  “我……不會!”云澈咬著牙,字字沉重的道。
  “你再不放開我……我就咬舌自盡!”
  楚月嬋的話,讓云澈瞳孔微縮,他側過臉,看向一臉堅決的楚月嬋,嘴角一陣抽動后,忽然出一聲暴怒的大吼:“給我閉嘴!”
  這一聲大吼,直接把楚月嬋喊懵過去。站于玄力金字塔頂端,傲視天下的她,什么時候被人如此的吼過。
  云澈全身顫抖,目視著楚月嬋,字字錚錚:“小仙女,你給我好好的聽著,你現在不是什么半步王玄的至尊強者,不是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冰宮仙子,而只是一個柔弱不堪,無法保護自己的女人!作為一個弱女子,你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依賴一個可以守護你的男人!”
  “我看的出來,你排斥男人,甚至骨子里有些不屑于男人……是,在蒼風帝國,與你相近年紀的男子,估計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你,將來,你甚至有可能成為蒼風帝國的第一強者,但這絕不代表你能蔑視所有的男人!因為再強大的女人,也一定會有必須依靠男人的時候。這也是為什么世界上明明有了女人,卻還要有男人存在的原因!如果一個女人一生連一個可以依靠,甘愿不惜一切守護她的男人都沒有,那么她縱然立于世界之巔,也只是個失敗的女人!甚至不配被稱作一個真正完整的女人……”
  “論實力,我比你弱小千百倍,但現在,我就是你的依靠!你可以想要尋死,想要自盡,想要放棄,但我不會,因為我是一個男人,男人在要守護一個人時候,只會在死亡的那一刻,才會倒下。”
  云澈緩緩的站了起來,沒有手臂保持平衡,他站起的格外艱難:“你想要死,我偏不……我之所以會選擇重劍,就是為了要守護我想守護的人。而我手中的重劍,第一個守護的不是我的家人,不是我的愛人,也不是我的朋友,而是你……如果我連第一個要守護的人都守護不了,我還怎么配繼續用重劍。”
  “今天,賭上我的性命和所有的尊嚴驕傲,我要讓蔑視男人的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呃啊啊啊啊……”
  云澈眼睛瞪到最大,在嘶啞的咆哮聲中,他的右半身體猛的一甩,將脫臼的右臂甩回前方,然后硬生生的卡回骨位之中……這個過程雖然短暫一瞬,但所帶來的痛苦無法想象,云澈的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本剛剛歸位,不能劇烈活動的右臂卻伸向前方,抓在了重劍的劍柄之上,看著已近在咫尺的巖龍戰將,他笑了起來,笑的無比陰森凄厲。
  “焚……心!!”
  隨著口中兩個沉重字眼的溢出,他的眼睛,忽然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赤色,邪神玄脈的第二境關焚心,這個他全盛狀態都不敢開啟的境關,在這個他最為虛弱的狀態,被他強行開啟。
  天毒珠內,云澈的舉動讓茉莉大驚失色,她張開嘴唇,但馬上,差點出口的阻止聲音又會被她強行咽了下去。感受著云澈此時的狀態,她一陣怔,隨之目光變得朦朦朧朧,眼前,隱約浮現出那個魂牽夢縈的身影,然后在她模糊的目光中,和云澈此時的形象緩緩的重疊在了一起……
  他的性情,和哥哥,真的好像好像……
  為了守護要守護的人,也為了守護自己的驕傲和尊嚴……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但,他不會猶豫,也沒有人可以阻止他……
  邪神第二境關“焚心”開啟,本該已完全枯竭的身體,忽然升騰起一股無比狂躁,但也極度不穩定的氣浪。云澈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重劍,然后一聲咆哮,甩向了靠近的巖龍戰將……劍身之上,燃燒起赤紅的鳳凰之炎。
  “鳳凰破!!”
  這一招鳳凰破,飛出去的不是火焰鳳凰,而是整把重劍!
  重劍之上火焰狂燃,化作一個巨大的鋼鐵鳳凰,帶著熾熱的風浪和勢不可擋的力量,沖向了巖龍戰將。而它的后方,云澈的身上同樣燃起了鳳凰之炎,背后,張開了一對華麗而虛幻的鳳凰羽翼。
  “鳳翼天穹舞!!”
  一劍一人,一先一后!
  砰!!!!
  重劍沖擊在了巖龍戰將的胸口部位,火焰炸開,巨大的火焰力量讓強橫無比的巖龍戰將上半身出現了大幅度的后仰。而云澈的身體也緊隨而至,“轟”的一聲沖擊在它后仰的上身,巨大的沖擊力,將它本就失去平衡的身體沖翻在地。
  云澈在空中一個翻轉,一手抱緊楚月嬋,另一手抓住飛彈回來的重劍,鎖定巖龍戰將的位置,雙目之中,放射出無比殘暴的光芒,重劍,高高舉起……
  “天……狼……斬!!”
  “喝!!!”
  周圍大片空間的氣流混亂涌動,一道仰天咆哮的蒼狼之影在云澈背后閃現,然后隨著他重劍的揮舞,這道蒼藍狼影帶著足以崩天裂地的力量,沖擊向了前方。
  轟轟轟轟……
  一道巨大的溝壑隨著狼影的沖擊向前蔓延而去,瞬間沖擊到了巖龍戰將倒下的身體,將它轟擊的高高飛起,霸道無比的力量將它直線帶飛百米之遙,重重的砸在后方的山壁之上,隨著山壁的一陣晃蕩,它的軀體沿著山壁直直的滑落了下方,然后,被山壁上撞落而下的大片碎石完全掩埋,只剩下那把深灰色的重劍露在了外面。
  看著眼前生了一切,楚月嬋眼神呆滯,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成功……了……嗎?”說出這句話時,楚月嬋有一種身在夢幻中的感覺。明明那么重的傷,明明已數次力竭,他竟然又忽然爆出了如此驚人的力量……他就像是一個怪物,身體,就如沒有極限的無底洞。
  但回答她的,只有重劍落地的震耳聲響。
  楚月嬋艱難的抬起螓,在她看到云澈臉頰的那一刻,她的一雙瞳眸在一瞬間擴張到了最大。
  云澈此時的眼睛是閉合的,眼縫之中,兩道鮮血正流淌而下。不僅僅是眼睛,他的嘴角、鼻孔、雙耳,全部都在溢出著血流。
  哧……哧……
  破裂的聲音很輕,但很密集。這些破裂聲來自云澈的皮肉、血管、甚至骨骼。他臉上的皮肉、四肢的皮肉、身上的皮肉……快的蔓延著一道又一道的裂痕,細細的血流爭相涌出。幾個呼吸的時間,他的整張面孔已遍布細紋,狀若龜裂……衣服下方,他的軀體同樣裂開無數,皮肉之下,血管、骨頭,也遍布裂痕。
  正常狀態開啟焚心,已是充滿了危險,無比虛弱的狀態下卻開啟了焚心,這樣的結局,他已經料到。焚心后的那連環三招,耗盡了他一切的力量和信念,也或許,會是他生命之中,那璀璨無比的最后光彩。
  噗通……
  云澈的左臂松開,小仙女倒在了地上,云澈也直挺挺的倒下,然后再也沒有了一絲的動靜,甚至沒來得及對楚月嬋說一個字。
  “云澈……云澈……云澈!!”
  楚月嬋大聲呼喊著,她移動著唯一可以活動的右手,想要觸及云澈,但虛弱如她,與云澈的半步之遙卻是無論怎么努力都無法跨越的鴻溝。看著一動不動,全身溢血的云澈,楚月嬋的心中,傳來了陣陣抽痛……一種她從未感受過的痛,還有深深的懼怕對云澈死亡的深深懼怕。
  不知不覺間,她現自己的視線已經完全模糊,這個事實,讓她懵怔在了那里……因為她竟然流淚了。已經幾十年不知眼淚為何物,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哭泣的她,竟然為了一個比自己小上近一輩的男人流淚了。陌生的,不僅僅是無法控制的眼淚,還有比萬箭穿心還要難以忍受的心痛,以及那深深的害怕。
  而今天之前的她,完完全全不知何為眼淚,何為心疼,何為害怕……但此刻,卻如浪潮般洶涌而至,無法阻擋,無法停止。
  “云澈……云澈!”她一遍遍的呼喊著,聲音無力而悲愴。
  轟!!
  她的呼喚,沒有得到云澈的半點回應。山壁那邊,卻傳來了碎石被撞開的聲音,本被埋在碎石之下的巖龍戰將,在紛飛的碎石之中,重新站了起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