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195 歸來

“焚絕塵畢竟是出身焚天門,還是門主之子,這一屆他代表我們蒼風玄府出戰,必定會惹來非議。而且,縱然他這次真的殺入前百,甚至擊敗了焚絕壁,也沒有人會認同這是屬于我蒼風玄府和皇室的名次,反而會引來恥笑,父皇也絕不會因此而感到榮光……秦府主以為如何?”蒼月平靜的道。
  “殿下所言極是,的確會惹來諸多非議甚至恥笑,”秦無傷點頭,但隨之又無奈道:“但焚絕塵之所以入我玄府,等待的就是這一屆的蒼風排位戰,他想在排位戰上戰勝焚絕壁,一雪前恥,而這一點,三皇子也特意授意過,再加上他現在也的確是我府弟子的身份,要將他踢出,恐怕……”
  “既然如此,便隨他吧。父皇那邊,我會去和他說的。”蒼月把名單合上,直接說道。音調隨意而無力,似乎對這個名單,乃至這一屆的蒼風排位戰,都已并不關心。
  蒼月的反應,讓秦無傷再次一嘆,垂首道:“一切皆依公主殿下所言。距離排位戰開始,就只剩下三天的時間,明日清晨,我們就出發如何?不知公主殿下比較方便于哪個時辰?”
  “我?”蒼月搖了搖頭,黯然道:“忘記早些知會秦府主了。這一屆的蒼風排位戰,我便不去了。還煩請秦府主和東方府主帶隊吧。”
  “啊?這……”雖然從蒼月的反應上,秦無傷隱隱猜到了這一點,但從蒼月公主口中如此淡漠的說出來,他心里依舊咯噔一聲,面露難色:“可是殿下,東方府主一向來無影去無蹤,自皇上病重后,他便極少留在府內,一年多以前外出游歷后,就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傳音符也無法聯系到他。”
  “而且,即使東方府主能及時回來,由東方府主和我帶隊,也極為不妥。蒼風排位戰是蒼風帝國實力角逐的最高層次盛會,縱然是威凌天下的十大宗門,也都至少由大長老級別,甚至宗主親自帶隊,我們皇室以往都至少由一名皇子或皇女帶隊,有時皇上也會親自帶隊,若這次僅由府主帶隊,恐怕會讓天下眾宗認為我們皇室有輕視天下群雄之感,尤其是天劍山莊,也有可能會因此心生芥蒂。”
  “皇上龍體欠安,身體不便。幾位皇子都沉浸于權利爭奪中,根本不愿涉及此事。此事唯有勞駕公主殿下。三年前,我們皇室雖然僅僅排位第兩百二十三名,但公主殿下的風采,卻驚艷全場,完全掩下了皇室的慘淡成績。這一屆,也煩請公主殿下屈尊前往,否則……我實在是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以往幾屆蒼風排位戰,蒼風皇帝蒼萬壑都是親自監督選拔,親自決定,甚至很多次親自帶隊。如今蒼萬壑病倒,無力主持,眾皇子雖然一心爭權,但也絕不是不明白蒼風排位戰在帝國范圍內的重要性,但皇室的成績向來無比慘淡,去了天劍山莊,每次都是顏面盡失而歸,他們誰都不愿意接手。所以三年前的蒼風排位戰,才是由蒼月來帶隊。
  這一次的境遇,比三年前的還要簡單。秦無傷所能指望的,也唯有蒼月。
  云澈的事,讓蒼月黯然神傷,心力交瘁,甚至數次生出從未有過的絕望之感,她實在沒有心思再去管蒼風排位戰的事。但秦無傷話已至此,蒼月也無法再做出其他的選擇。皇室的顏面不能不顧,和天劍山莊關系的維護更是不能出現任何差池。她只能微微的點頭,閉目道:“我知道了……備好飛行玄獸,我們明日辰時出發吧。”
  “是。”秦無傷總算松了一口氣。
  次日辰時,蒼風玄府內府。
  天已大亮,內府之中安靜一片。雖然時間尚早,但基本所有的內府弟子都已進入了聚玄塔之中。在內府,一般天未亮時,內府弟子便會起床進入聚玄塔,有的則幾天幾夜不出來。在聚玄塔中的每一秒修煉都極為珍貴,他們絕不愿浪費。等離開蒼風玄府后,他們想要再進入其中就基本不可能了。
  太玄殿前方,三只巨雪雕正威風凜凜的立于那里,全身釋放著淡淡的寒氣。以巨雪雕的速度,日夜兼程的話可一日數千里,最多兩日時間就可以到達天劍山莊。三只巨雪雕旁,秦無傷已等在那里,他的右手邊,站立著兩個穿著內府弟子服飾,看上去二十歲上下的青年人。兩人長相平平,目光卻隱含傲氣,看向對方時,都帶著明顯的敵意。
  這兩人,便是霸占內府天玄榜第二名與第三名已久的風不凡與方飛龍。他們年紀雖都只有二十歲,但卻是所有玄府弟子仰慕敬佩的對象,是整個蒼風皇城赫赫有名的人物和公認的絕頂天才,更是太子和三皇子身邊的紅人,將來必定大權在握。這般年紀就擁有如此的成就,足以讓蒼風帝國九成九以上的年輕人羨慕無比,他們的傲氣,也是由此而來。
  只是他們分別隸屬太子和三皇子陣營,也自然水火不容。兩個人不但眼神透出敵意,說話也不斷夾雜著冷嘲熱諷。
  這時,蒼月終于姍姍而來,未著重裝,未施粉黛,也沒有帶任何隨從,孤身一人前來。
  秦無傷連忙上前:“拜見公主殿下。公主,你這是……你怎么一個人來了?身邊怎么一個保護的人都沒有。”
  蒼月勉強的一笑,微微搖頭:“不用了。去往天劍山莊,人亦少不亦多,而且有秦府主在側,勝過萬千隨從……這兩位,就是風不凡和方飛龍了吧?”
  風不凡和方飛龍也上前一步拜見蒼月公主。不過他們雖然恭敬,但全然沒有平民在公主面前會有的那種惶恐與激動。跟在太子和三皇子身側,他們很清楚這個蒼月公主在皇室爭斗中的分量之輕。她毫無勢力,也就只有一個公主的尊貴身份而已,或許唯一可以依仗的,就只有現任帝皇所剩下的些微力量其中就包括這個蒼風玄府。等皇帝過世,太子與三皇子之爭見分曉之時,這個蒼月公主的命運也將注定。說起來,即使她不被焚天門的焚絕城看中,蒼霖或蒼朔將來無論哪一個上位,也必然會將她當成某種博取利益的籌碼來處置。
  “焚絕塵呢?”蒼月看了一眼周圍,問道。
  秦無傷搖搖頭,無奈道:“昨天已知會焚絕塵辰時在這里等候。但我們已等了半個時辰,卻始終沒有等到他。焚絕塵心高氣傲,從不屑等待。或許是要等到辰時之末再來吧。除此之外,一切都已準備妥當,公主殿下盡可放心。”
  “秦府主親自安排一切,我自然放心。”蒼月淡然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在這里等待片刻吧,若過了辰時,焚絕塵還是沒來的吧,就不需要等了。”
  蒼月本來就不愿焚絕塵代表他們皇室參加排位戰,對他也自然沒有什么好耐心。
  “是。”秦無傷恭敬應允。不過他確信焚絕塵一定會在辰時之內到來。因為他在玄府之中沒日沒夜的拼命修煉,為的就是能在蒼風排位戰上打敗焚絕壁,一雪前恥。而臨近蒼風排位戰的這一年時間里,他在聚玄塔中的修煉強度達到了一種近乎殘酷的程度,他每天都如一個瘋子般拼命的提升著自己的玄力玄功。而也僅僅用了一年多一點的時間,他從靈玄境一級,直接跨越四個等級,達到了如今的靈玄境五級……這樣瘋狂的進步,讓秦無傷都有一種心驚膽顫之感。這些也讓他確信,就天賦而言,焚絕塵絕不亞于焚絕壁,甚至還要大大勝過!若是他年齡與焚絕壁相當,焚絕壁將并不是焚絕塵的對手。
  他們說話之時,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內府入口的方向,向這邊不急不緩的走來。
  “哦,應該是焚絕塵來了。”視線遠處的人影讓秦無傷.精神微微一震,向蒼月公主說道。但馬上,他又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了深深的驚詫。
  那個人影越來越近,逐漸在他們視線之中變得清晰。這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身簡單白衣,染滿了風塵和露水,看上去像是在夜風與夜露之中沐浴了一整夜。他的身上絲毫沒有什么外揚的氣息至少不像焚絕塵那般傲氣逼人,一張臉俊逸白潔,全然沒有玄者的威凌之氣,倒像是個牛奶小生。
  這個人,不是焚絕塵。
  而是披星戴月趕回來的云澈!
  從死亡荒原的中心到脫離死亡荒原,云澈用了整整十一天的時間。這十一天,對云澈而言可以用步步驚魂來形容。尤其是在天玄獸與地玄獸的區域,他前進的每一步都極為謹慎艱難。并經歷了不下百次足以致命的危機,全部被他避過和逃過。就這樣,用了十一天的時間,他以真玄境的實力,成功穿越了半個天玄境強者都難以安然穿過的死亡荒原。然后日夜兼程,六天之后,終于在這個清晨,回到了蒼風玄府之中。
  回到蒼風玄府后,他最先遇到的人是秦無憂……而秦無憂見到他時,那表情簡直就如大白天活活見到了鬼,他才明白他進入死亡荒原的事已不知何時傳開,并且都以為他已經死在死亡荒原中。
  隨之,他從秦無憂那里聽聞去往天劍山莊參加蒼風排位戰的隊伍已在內府太玄殿前聚集,即將出發,他便馬上甩下秦無憂,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一來,便看到了神色呆滯的秦無傷和蒼月。
  “秦府主,師姐,好久不見……我回來了。”云澈站到他們面前,微笑著說道。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