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196 秒敗

“云……云師弟!!”
  蒼月一下子捂住了嘴唇,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身影,視線在一瞬間變得朦朧,讓她仿佛墜入了夢境之中,腦海之中甚至出現了陣陣的眩暈感。
  她向前一步,雖然強行抑制住了撲到他懷中的沖動,但臉上的淚珠卻怎么都無法止住,簌簌而落,她看著云澈,壓抑著泣音,想要說話,卻已是泣不成聲,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云澈來到蒼月身前,也不管秦無傷和另外兩個人在側,伸手輕輕擦拭去她臉上的淚珠,心疼的說道:“對不起,師姐,讓你擔心了。”
  屬于云澈的聲音,如最溫柔的輕風在蒼月的耳中回蕩,她本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她抓住云澈的手,驚喜的淚珠無法停止,她抽泣著道:“我……我還以為……還以為……再也……再也……”
  “我沒有告訴師姐我去的地方是死亡荒原,是我的不對……但是,我回來了,安安全全,一根頭發都沒有少。”云澈微笑著安慰道:“離開之前,我向師姐承諾過半年之內一定回來,雖然差點就晚了,但還好沒有對師姐失信。師姐,不哭了……以后我無論去哪里,都會老老實實的告訴你,再也不讓你為我擔心。”
  蒼月的+一+本+讀+小說眼淚,云澈的輕語……就算是傻子,此時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出他們之間的關系。秦無傷也就罷了,他畢竟早就察覺了端倪,秦無憂也好幾次和他暗示過,雖然自己就在旁邊看著多少有些尷尬和不適應,但也尚可接受。而風不凡和方飛龍的神情就精彩的多了……云澈在半年前是個廣受關注的人物,他死在死亡荒原的事,他們也有所耳聞,跟在太子和三皇子身邊,他們也偶爾聽過蒼月公主和云澈走的有些近,但此時,他們卻是近距離眼睜睜的看著兩人各種眼淚飄灑情感流露……
  云澈是死是活,對他們而言無關緊要,畢竟他在他們眼中也只是個小人物,頂多在年輕一輩里有著不凡的影響力,外加被太子和三皇子重視過而已。但蒼月……她可是蒼風帝國皇室唯一的公主!比這個更重要的身份她還是焚絕城看上的女人!
  風不凡和方飛龍在驚訝之后,看向云澈的目光里頓時多了幾分憐憫:且不論蒼月公主的身份,敢染指焚絕城看上去的女人,若傳到焚絕城耳中,這個云澈,就算是整個蒼風玄府護著,也絕對會死的無比凄慘,絕不可能有第二個后果。
  看了一眼秦無傷和神色異常的兩人,云澈捏了捏蒼月的手,上前一步道:“秦府主,半年前不告而別,私自離府,還望秦府主原諒。”
  “呵呵,安全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秦無傷溫和的笑了起來。看著云澈平安歸來,他也是心中大悅,至少,蒼月公主就不會再繼續心若死灰,傷心欲絕,他微微點頭道:“唔!而且看起來,你這半年以來的歷練成果可是相當驚人。你的玄力等級如今已經……嗯?什么!!真玄境十……十級?這這這……”
  他本是感覺到云澈隱約外放的玄力氣息要比半年前厚重的多,所以很是欣慰。而他真正探視一番時,才震驚無比的發現,他的玄力等級,居然已達到了真玄境十級!
  而他上次見到云澈時,是在半年前,那時,他和慕容逸對決,玄力才是真玄境二級……半年的時間,居然連續跨越了八個等級!!
  “真玄……十級?啊?”蒼月轉過猶掛著淚珠的臉,震驚而欣喜的道:“云師弟,是真的嗎……你現在的玄力真的已經到了真玄境的頂峰?”
  秦無傷的話,讓風不凡和方飛龍臉色一變,他們馬上探知起云澈的玄力,得到的結果,讓他們臉色再次劇變,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半年前他和慕容逸交手的事,他們也自然知道,也知道云澈當時的玄力等級……而半年時間,連跨八級,這種幅度的跨越,他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就算目前年輕一代的第一天才天劍山莊的少莊主凌云,也絕對不可能在半年之內從真玄境二級躥升到真玄境十級。
  更讓秦無傷震驚的是,云澈如今不僅玄力暴增,而且氣息極為穩固……半年提升八等級,玄氣還如此平穩厚實,無論哪一點,都足以驚世駭俗。
  云澈微笑點頭:“是。死亡荒原雖然處處驚險,但的確能給人予極好的歷練。”
  若僅僅是歷練,以云澈五十四玄關全開的玄脈,半年時間也會有巨大的提升,但決不至于提升如此之多。獲得龍神血脈的傳承,才是真正的關鍵點。
  “這……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秦無傷激動的都有些結巴起來:“就算是那些有著豐厚資源和頂級傳承的宗門直系弟子,半年時間也斷然不可能有你這樣的進境。看來,我一直都大大的小看了你,也難怪公主殿下會對你……呵呵,如此重視。”
  “秦府主過獎了。”云澈隨意的一笑,然后切入正題:“蒼風排位戰應該還有兩天就開始了,我想代表皇室,參加這次的排位戰,不知秦府主可否應允?”
  “這個……”秦無傷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風不凡和方飛龍,道:“每個參加排位戰的勢力,最多只可帶三名參戰弟子。代表皇室出戰的三人已通過內院的比賽選拔而出,我身邊你的這兩位師兄便是其中之二,還有一人則是焚絕塵。如果你要參加的話,恐怕……”
  “這個好辦。”云澈把目光轉向了風不凡和方飛龍:“既然是排位戰,那么比賽的結果關系到皇室在所有勢力中的排名,也就自然關系到皇室的顏面,所以,參賽的弟子,一定要選擇實力最強的弟子。既然這兩位師兄是選拔出來的最強三人之二,那么,是不是我只要打敗了其中任何一個人,就能取而代之?”
  “這……”秦無傷看了一眼蒼月,緩緩點頭:“倒也的確如此。你若實力勝過你的兩位師兄任何一個,自然更有資格代皇室出戰。”
  “那好。”云澈右手倒背,左手向風不凡和方飛龍伸出:“那我就在這里,向兩位師兄討教一番,不知哪位師兄先來賜教?”
  云澈和秦無傷談話的內容讓風不凡和方飛龍同時面露不屑,雖然云澈的進境的確無比驚人,但他們兩個都是早已突破真玄境,在靈玄境停留了一年多的人,又怎么會將一個真玄境十級的玄者放在眼里,更不可能相信自己會被一個真玄境玄者打敗。
  面對云澈的架勢,兩個人都是輕蔑的一笑。方飛龍一撇嘴,道:“風不凡,那就由你來吧。”
  風不凡眼角一斜,冷笑道:“方飛龍,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再怎么也輪不到我來。如果連你那關都通不過,還用得著我出手嗎?”
  方飛龍大怒:“姓風的,你不過早早服下金鱗化龍丹,比我早突破了那么一兩個月而已!這兩天等我煉化完金鱗化龍丹,誰是誰的手下敗將還不一定呢!”
  “兩位師兄不必爭吵。”云澈笑呵呵的道:“如果你們決定不下誰來賜教的話,那就一起上好了。”
  這話一出,秦無傷和蒼月嚇了一跳。風不凡和方飛龍一愣,然后同時冷笑起來。風不凡道:“哼,云澈,你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狂妄自大……”
  風不凡才剛開口,便已被云澈很不客氣的打斷:“排位戰已經迫在眉睫,還是不要說些多余的話浪費時間。如果兩位師兄不主動出手的話,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聲音落下,云澈的身影一晃,直接迎向了風不凡和方飛龍兩人,而在臨近的過程中,他的身影忽然一分為二,讓風不凡和方飛龍清楚的看到分別有一個云澈向自己攻來。
  真玄境的對手,風不凡和方飛龍不會有絲毫壓力,更不會慌亂。而一個真玄境竟妄圖同時挑戰兩個靈玄境,在他們眼中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找死!”
  兩人冷喝一聲,分別伸手抓向了自己眼前的云澈,但他們的雙手齊齊抓空……兩個云澈,都是殘影!但這兩個殘影在被他們攻擊到之前,完全和真人毫無區別,沒有半點殘影該有的恍惚虛幻感。
  這就是星神碎影的強大之處。
  云澈的真身則出現在了他們的上方,身體一個側旋,雙手猛然撐開,同時推向兩人,如閃電一般一左一右,看似不輕不重的擊在兩人的肩膀上。
  云澈的奇襲讓他們心中一驚,但面對云澈的攻擊,他們卻毫無懼色。真玄境的攻擊,還是同時轟向兩個人的分散攻擊,根本不可能破開他們的玄力防御。而擊中的剎那,兩個人只要同時以玄力反震,兩個靈玄境的反震之力,足以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受到重傷。
  但當云澈的雙掌擊在他們的肩膀時,一股莫名的壓迫感讓他們一瞬間全身冰冷,心跳驟停,隨之“砰”的一聲巨響,他們感覺到猶如被一尊萬鈞大錘狠狠的砸在身上,玄力防御連同他們“反震”的念頭一瞬間崩裂,兩人同時悶哼一聲,就如兩捆被丟出去的稻草般一東一西遠遠的飛了出去,一直飛出了十幾丈的距離,然后趴在地上,痛苦呻吟,半天爬不起來。
  云澈的玄力的確只有真玄境十級,但他的實力,又豈能以玄力的等級高度來衡量!
  秒敗!
  而且是秒敗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還是雄霸內府天玄榜第二名與第三名一年多的年輕一代頂級強者!
  秦無傷的兩只老眼頓時瞪的比牛眼還大,蒼月也一聲嬌呼,下意識的捂住嘴巴,美眸中的情感色彩由驚訝化作驚喜,再化作深深的傾慕與崇拜……如一個最普通的少女,對心上之人威勇之態的崇拜。
  看著半天爬不起來的兩人,云澈看了看自己的手,略顯尷尬的道:“抱歉,兩位師兄,一不小心,有些出手過重了……額,秦府主,這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應該,不會耽誤排位戰吧?”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