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0)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0)      第1127章幻夢(06-20)     

逆天邪神197 激怒

秦無傷愣了好半天,這才反應過來,連忙上前去查看風不凡與方飛龍的傷勢,查看的結果讓他一陣無語……兩人的肩骨粉碎性崩裂,肩部的經脈也全部被震斷,這樣的狀態,別說去參加排位戰,接下來至少一兩個月都必須安靜修養,不能妄動玄力。
  秦無傷心里暗暗吃驚,剛才云澈那一擊分明打出的很是隨意,別說全力,估計連一半力量都沒用上,卻將這兩個雄霸內府天玄榜前三的靈玄境弟子傷成這個樣子。他以真玄境的玄力,卻能打出如此驚人的威力……簡直難以置信。
  看完兩人的傷勢,秦無傷嘆息一聲,洋裝疼惜道:“肩骨嚴重碎裂……唉,這次的排位戰,你們怕是無法參加了,趕緊去藥府那邊吧。”
  秦無傷的話,讓兩人臉色一變……蒼風排位戰是蒼風帝國最盛大,有著最高關注度的盛事,尤其是對于年輕一輩,能親臨排位戰賽場,可謂是一生所夢。因為那里集結著年輕一輩站在最最頂峰的一群人,將來,他們都會是蒼風帝國未來玄力界的霸主級人物。平日只能聞名,見一面難如登天的各大頂級宗門宗主、長老,也都會在那個賽場扎堆出現。
  對很多年輕玄者而言,能不能在排位戰上拿到好名次尚且不論,僅僅能親臨一次賽場,便是一筆=一=本=讀=小說無法估量的人生財富。
  風不凡和方飛龍都已接近21歲,這是他們參加蒼風排位戰的唯一一次機會,他們本都是激動的一夜沒睡,大清早就在這里等著準備出發,沒想到,來了一個云澈,一瞬間將他們即將達成的美夢給粉碎。
  “秦府主,我的傷……并沒有什么大礙,我完全可以繼續參加排位戰。”風不凡直起身,強忍著肩膀上的劇痛,努力裝出一臉的平靜。
  “不要硬撐了。”秦無傷一揮手,“你現在肩膀已暫廢,若我們蒼風玄府帶一個廢人去參加排位戰,豈不是讓人嗤笑。”
  “秦府主!”方飛龍咬牙指向云澈:“這個云澈……他不但偷襲我們,還惡意下重手!我們可是代表皇室的參戰弟子,他這樣重傷我們,簡直不可饒恕!他廢我們一人一只手臂,作為責罰,秦府主你至少要廢他雙臂,然后把他趕出蒼風玄府!”
  “夠了!”秦無傷皺眉冷喝:“是不是偷襲,你們自己心里清楚。技不如人,就該認栽。你們平時和他人切磋時,惡意下的重手還少嗎?如果照你口中所說進行責罰,你們兩個早就已經被廢的一根骨頭都不剩。排位戰的事,你們不能參加的確是個遺憾,但也沒有辦法了。還留在這里做什么,再不去藥府,你們的手臂搞不好就永遠廢了。”
  秦無傷明顯是在偏袒著云澈。這也難怪,無論是云澈和蒼月公主的關系,還是云澈表現出的驚人實力,秦無傷都沒半點理由不偏袒他。風不凡和方飛龍兩人同時惡毒的看了云澈一眼,口中低念幾聲,然后捂著肩膀,跌跌撞撞的離開。
  “秦府主,我可以代表皇室,參加這次排位戰了嗎?”風不凡和方飛龍離開后,云澈很是淡定的問道,一副剛才完全不關他事的樣子。
  秦無傷苦笑:“你都把他們兩個傷成那個樣子了,我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蒼月站到云澈面前,笑盈盈的臉上掛著滿滿的喜悅:“秦府主,你也看到了,云師弟要比他們兩人強多了。蒼風排位戰中的勢力排名是由弟子獲得的最高名次來決定,而不是平均名次,由云師弟來參加,要比他們兩個加起來還要好一百倍!”
  這時,內府的入口,忽然傳來了一個焦急的喊叫聲。
  “讓我進去吧……我就進去找一個人……求求你讓我進去吧,我保證見到那個人之后,馬上就出來……長老,你就讓我進去吧……”
  這個聲音讓云澈和蒼月同時一愣,云澈馬上轉頭看向內府大門方向:“這是元霸的聲音。”
  蒼月連忙道:“秦府主,快讓他進來。他應該是聽到云師弟回來了,所以才激動的跑過來。”
  秦無傷點頭,帶著強烈穿透力的聲音釋放而出:“徐長老,讓他進來。”
  內府入口的封印陣消失,一個高大粗壯的人影沖了過來,走近之后,一眼就看到了云澈。
  “姐夫!!”
  夏元霸一聲激動的大喊,然后直接無視了蒼月和秦無傷的存在,灑著眼淚撲了上來,抱著云澈如個孩子一般嚎啕大哭起來:“他們都說……你已經死了……我就知道姐夫一定沒事……太好了太好了……嗚嗚……嗚嗚嗚嗚嗚……”
  許久不見,夏元霸本就雄壯的看上去又高壯了幾分。云澈拍了拍夏元霸的肩膀,微笑著安慰道:“好了,我這不是沒事么。你姐夫我福大命大,哪有那么容易就丟命。”
  巨人的身體,孩子般的內心,兩種有著巨大反差的元素集合在了夏元霸的身上。或許別人會覺得很是別扭,但對云澈而言,這就是他最熟悉,最真實善純的夏元霸。
  云澈用了好一會兒,才終于讓夏元霸的情緒平靜下來。對夏元霸來說,云澈是他從小到大唯一的玩伴、摯友、以及姐夫,一起留在蒼風玄府后,云澈的一番番表現更是讓他驚喜中生出越來越深的崇拜感。在他的心里,云澈是等同家人一般的重要存在。幾個月前,云澈葬身死亡荒原的消息,讓他都險些崩潰。
  云澈無意間感知了一下夏元霸身上的玄力氣息,驚訝的發現他如今的玄力等級竟只有初玄境七級!他們初來蒼風玄府時,夏元霸的玄力便是初玄境六級,整整八個月的時間,居然在初玄這個最基礎的境界上,只前進了一個等級。
  如果這是在流云城,還勉勉強強說的過去。但這里是蒼風玄府,有著好了不知多少倍的條件和氛圍、丹藥補給,有著各種各樣的玄技,有著很多經驗豐厚的導師和成熟的修玄體系,這種環境下,這種速度的進境,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云師弟,之前你出事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傳出去了,元霸知道后,直接大哭了一場……至少為了元霸,以后不要再去那么危險的地方了。”蒼月輕輕的說道,想到死亡荒原的惡名,縱然云澈現在完好無損的站在他面前,她依舊一陣后怕。
  “是是,師姐的吩咐,我一定認真聽從。”云澈當然是連忙答應。
  在他們的好奇追問下,云澈向三人簡單的說了一下在死亡荒原的經歷……當然,關于小仙女的事他并沒有提及,對于遭遇龍神試煉,他也只是說遇到了一番奇遇。不知不覺,一刻鐘過去,焚絕塵依舊沒有出現。
  “奇怪……按理說,焚絕塵拼命修煉,就是為了能在蒼風排位戰上向焚絕壁一雪前恥,怎么會刻意遲到……難道是他在聚玄塔里修煉忘記了時間?”
  秦無傷頓時越想越覺得可能,他目光轉向聚玄塔的方向,對夏元霸道:“元霸,你去聚玄塔的一號玄間看一下焚絕塵是不是在里面。一號玄間,就在聚玄塔第二層的右手邊。”
  “聚玄塔……我……我去?”夏元霸指了指自己,先是驚訝,然后不自禁的激動起來。畢竟,聚玄塔是內府弟子才有資格進入的地方,據說在里面修煉能事半功倍,外府與中府的弟子只能干巴巴的看著,根本不敢奢望。而焚絕塵,更是內府天玄榜,乃至整個蒼風玄府的第一,但內府之外的所有弟子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都對他充滿了好奇和向往,卻從來不得見。
  “嗯,元霸,你去吧,聚玄塔的氣息很特殊,說不定你能從中獲得一些收益。”云澈隨之說道:“不過焚絕塵要是真在里面的話,和他接觸要小心一些,這個人脾氣應該不太好。”
  “好,我知道了。”夏元霸一臉興奮著小跑向了那個以前只能遙遙遠觀的高塔。
  秦無傷沒有猜錯,焚絕塵的確是做排位戰前的最后修煉而忘記了時間。沒過多久,夏元霸便回來了,但不是一個人回來。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一身黑衣,臉色剛硬如刀的少年走在夏元霸的前方,他的目光平淡如一汪死水,毫無波瀾。他的腳步均勻而緩慢,全身上下,凝結著一股已深入骨子里的傲氣。
  焚絕塵!
  焚絕塵走近,目光在秦無憂、蒼月、云澈的身上都僅僅只停留了一瞬,然后便再也不看第二眼,徑自來到三只巨雪雕最大的那一只前,冷冷的道:“走!”
  讓身為副府主的秦無傷與身為皇女的蒼月公主等了他那么久,卻沒有半句抱歉和解釋,這就罷了,對他們,卻根本連絲毫客氣都沒有,那一聲“走”,更是命令式的口氣。仿佛這天下之間,惟他最大。除他自己,一切都不入他的眼中。
  云澈瞥了一眼焚絕塵,然后看向夏元霸,剛要說話,忽然眉頭一皺,因為夏元霸走路的姿勢很不自然,右腿不斷托頓,像是受了什么創傷。行走時,他右手臂擺動的幅度也很不正常……夏元霸已經在很努力的裝出什么事都沒有的樣子,但又怎么瞞得過云澈的眼睛。
  云澈迅速上前,扶住夏元霸道:“元霸,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傷了?”
  “沒……沒有。”云澈這么一問,頓時讓夏元霸露出了驚慌,他連忙否認:“我只是……我只是下聚玄塔的樓梯時,不小心摔了一跤。”
  “以你的體格,就算是從樓梯上摔下十次,也不至于如此。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哪個內府弟子惡意出手傷你?”云澈的雙眉斜成兩把利劍狀:“老實和我說!有我在……沒人欺負的了你!無論是誰,我都會讓他付出代價。”
  “真……真的沒事。”夏元霸繼續想要否認,而這時,一個帶著深深不屑的聲音冷冷的傳來:“這個只有初玄境的廢物居然敢走在我的前面,所以我讓他長了點記性……你準備讓我付出什么代價?”
  云澈轉過身來,目光落在焚絕塵的身上,隨著眼眸緩緩瞇起,雙束眸光也變得冰冷。
  “是你傷的元霸?很好……馬上向元霸道歉,然后自打三個耳光。否則,我讓你這輩子都別想參加排位戰!”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