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198 空手接炎刃

焚絕塵一入蒼風玄府,便長居內府天玄榜第一,無人撼動。再加上他驚人的身世背.景,在蒼風玄府,他在很多弟子眼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只有仰慕和向往,從未有人敢招惹。
  敢如此對他說話的,云澈完全是第一個!就算傲氣十足的風不凡與方飛龍,也絕對不敢。
  云澈的這番話一出,焚絕塵卻絲毫不動氣,連一絲情感波動都沒有。因為在他眼里,眼前這個人根本沒有讓他動氣的資格。他的口中,淡淡吐出三個字:“就憑你?”
  “對,就憑我!”與焚絕塵相反,云澈卻是似乎不掩飾自己的怒氣。他對焚絕塵的看法也當即改觀。他第一次見到焚絕塵時,只感覺到一種深入骨髓,重到驚人的傲氣。此時才知道,這個焚絕塵不僅僅是傲,而且狂,并且是那種帶著“蔑視”的狂。畢竟,他是出.天門蒼風帝國的頂峰宗門之一。出生在這樣的家族,從小就會有清晰的“上等人”與“下等人”概念。在蒼風玄府中,他或許看誰,都是下等人。出手教訓一個“下等人”,對他而言幾乎算得上是天經地義。
  “唉,你們兩個……”
  兩人之間一見面就劍拔弩張,秦無傷剛要開口準備阻止他們,便被蒼月用手勢阻止,然后向秦無傷默默的搖?一?本?讀?小說頭。她很清楚,云澈是個極為護短的人,別的事他可以不計較或退讓,但傷及他身邊的人,已是嚴重的觸及了他的逆鱗。
  這種事,無論對面的是誰,他都絕不會善罷甘休。
  “你還沒資格。”一絲嘲諷在焚絕塵冷硬的臉上一晃而過。
  “有沒有資格,是我說了算,而不是你說了算。”云澈的聲音也冷了下來,他走向焚絕塵,沉聲道:“看來,你是不打算道歉了。很好,我已經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肯要……現在,我不但要你向元霸道歉,還必須下跪叩首!”
  說完,云澈腳下一錯,速度瞬間暴增,一手抓向焚絕塵的胸口。
  “找死!!”
  面對云澈的主動出手,焚絕塵頭也不抬,一拳轟了過去,拳頭之上,一團火焰瞬間燃起。云澈的右手頓時變抓為拳,與焚絕塵的拳頭對轟在了一起。
  砰!!
  一股遠遠超出焚絕塵預料的大力從雙拳相撞的部位襲來,焚絕塵雖然瞬間警覺,然后馬上催動玄力,但卻依然無法抗拒那股力量的強橫,被轟的后翻而去,落地時連續倒退好幾步,一時間狼狽不堪。
  而云澈則是站在原地,別說腳下,就連上身都沒有一絲后傾。
  右手連同整只右臂都隱隱作痛,焚絕塵的內心無法遏制的泛起震驚……因為這根本不可能是真玄境的玄者所能擁有的力量。
  而自己身為靈玄境五級,卻被一個真玄境的弟子一招逼出狼狽相,這對他而言,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恥辱。這對他深入骨髓的傲氣而言,無疑是一種沉重的踐踏。他全身釋放出磅礴的怒氣,一雙眼睛變得無比冰寒。
  而他對面的云測,則在這時又來了個火上澆油:“這就是內府天玄榜第一的實力?原來也不過如此,還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找~~死!!”
  焚絕塵口中的這一句“找死”,和上一句全然不同。第一次是帶著嘲諷,而這次,卻是帶著冰冷的殺氣。他的雙手間火光一閃,出現了一把足有八尺長的赤紅色大刀……刀是焚天門的宗門武器,“焚天刀”,更是焚天門的靈魂玄技。
  “亮出你的武器,我會給你一個……光榮的死!”焚絕塵臉色陰沉道。
  云澈雙手抱胸,冷笑道:“就憑你,還沒資格讓我動用武器。”
  “找~~~死~~~”
  這一次的同樣兩個字,則充斥了焚絕塵盛至極致的怒火與殺意。生平第一次,身為焚天門門主之子的他竟被人如此輕視。隨著他怒氣和殺氣的升騰,他的赤炎刀上也燃燒起通紅的火焰。
  哧啦!!
  焚絕塵身影一晃,火焰燃燒的赤炎刀在刺耳的撕裂聲中狠狠的劃過空間,斬向云澈的頭部。刀身未至,一股灼熱無比的氣浪已鋪面而來,而這種灼熱,對云澈根本沒有絲毫的影響,反而讓他有一種分外的舒適感。盯著焚絕塵砍來的赤炎刀,他不退不進,不避不讓,亦不反擊,而是不緊不慢的伸出右手,直直向赤炎刀抓去。
  這個舉動,讓秦無傷、蒼月、夏元霸都是大驚失色。看云澈的樣子,分明是要空手去接焚絕塵的赤炎刀!
  空手接白刃這種事倒也不能說罕見,但它僅會發生在兩個實力差距很大的人之間。這個差距,至少要五個等級!而且即便如此,也會伴隨著很大的危險。
  而焚絕塵是什么人?他的玄力非但不比云澈弱,反而強出他五個等級!而且,他手中的赤炎刀,可是一把不堅不催的地玄器!上面燃燒的焚天之炎,更是足以將鋼鐵融化……這一刀如果砍實,不要說人的身體,就連精鋼都能一斬而斷。
  “云師弟,快閃開!!”
  蒼月目露驚恐,失聲喊道。秦無傷也是心中大急,但他與兩人距離太遠,縱然他是天玄境的超級強者,也根本來不及出手阻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云澈的右手就這么抓在了焚絕塵的赤炎刀上……
  然后,畫面便直接停止……沒有皮肉割裂聲,沒有看到血液的迸發,更沒有云澈的手掌連同手臂被切斷的畫面,赤炎刀和云澈的手,都完完全全的定格在了那里。
  而更準確的說,是云澈的手,牢牢的抓住了赤炎刀的刀刃,讓赤炎刀再也無法下落半分。而停止的不僅僅是赤炎刀,隨著云澈目光一閃,赤炎刀上的火焰就如快速退去的潮水,轉眼之間全部熄滅,不留一絲火苗。
  被接住的赤炎刀,和忽然熄滅的焚天之火,讓秦無傷、蒼月、夏元霸深深驚然,更是讓焚絕塵駭然失色。趁著他心神錯亂之機,云澈的玄力瞬間爆發,抓著刀刃硬生生的將赤炎刀從焚絕塵的手上奪了過來,左腳兇猛的踢出,重重踢在他的小腹上,讓他悶哼一聲,向后飛撲在地。
  云澈將赤炎刀向后隨手一扔,閃電般沖向剛剛趴倒在地的焚絕塵,重重一腳踏在了他的后背上,讓他剛剛重新提起的玄氣直接潰散。
  “元霸,過來接受他的磕頭道歉。”云澈腳踏焚絕塵,向夏元霸道。他的力量何其強橫,右腳就如一座大山般壓在焚絕塵的背上,讓焚絕塵縱然用盡全力,也根本無法掙脫起身。
  這個結果,所有人始料未及。不要說夏元霸和蒼月,就連秦無傷都驚呆當場。來.天門,一直雄霸蒼風玄府的焚絕塵,竟然在只有真玄境的云澈手下敗了……而且是慘敗!他的焚天一刀別說傷到云澈,竟被他一只手空手給接了下來!
  聽到云澈的話,夏元霸有些暈暈乎乎的走了過去,剛一走近,云澈的腳便從后背忽然移到頸部,讓焚絕塵的額頭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云~~澈~~~我殺了你!!”焚絕塵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全身釋放著狂亂無比的殺氣。
  “雖然還沒嘴上道歉,但頭總算是磕過了。元霸,要是還沒解氣的話,就過來揍他一頓,我保證他還不了手。”云澈繼續踩著焚絕塵,一臉輕松的對夏元霸道。
  “不……不用了,已經……已經夠了。”夏元霸吞了一口口水,連忙拒絕,心中不知更多的是激動還是驚恐……自己的姐夫,居然輕松就戰勝了焚絕塵!內府天玄榜第一的焚絕塵,竟然給自己磕頭……
  他感覺到大腦陣陣眩暈,這一切,簡直如同在做夢一樣。
  “我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焚絕塵的吼叫一聲比一聲嘶啞凄厲,但他吼叫的再大聲,也無法脫離云澈的踩踏。這時,他的身上,一團火焰忽然從他后背沖天而起,瞬間竄起三米多高。
  在我面前玩火?云澈一聲冷笑,腳下一動,沖天而起的火焰忽然逆反,直接撕裂焚絕塵的玄力防御,灼燒在了他的后背上。
  “呃啊啊啊啊!!”
  焚絕塵雙眼圓瞪,口中發出痛苦至極的嘶吼聲。云澈稍稍低下身,目光俯視,冷冷的說道:“焚絕塵,你不必叫的這么不甘心,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辱人者,人恒辱之。呵……聽我說這幾句話,你是不是在想侮辱一個只有初玄境,沒實力沒背.景,在你眼中只是‘下等人’的人根本不算什么事?”
  “但在我眼里,你的一條命,都比不上元霸的一根頭發!”
  “我是真不明白,你焚絕塵有什么可傲可狂的。我聽說,你是被你的二哥焚絕壁打的慘敗,而來的我蒼風玄府……從那時候起,你就不過是一個輸不起,然后夾著尾巴躲到蒼風玄府來的失敗者!”
  “我年紀比你小,玄力也比你低得多,你卻在我手下連三個照面都走不過。你說元霸是廢物?那你自己呢?說你廢物都是抬舉你!就你這種貨色還目中無人?簡直是個笑話!”
  云澈的話,每一個字都像一把刀子剜進焚絕塵的心。云澈說完,一腳飛起,將焚絕塵遠遠的踢飛出去。
  焚絕塵臉色蒼白的站起,全身骨節更是在無盡的憤恨、殺意與屈辱下變得煞白。他沒有失控的沖上來,而是撿起赤炎刀,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道:“今日之恥……來日……必定……百倍……千倍……萬倍的奉還!!”
  說完,他拖著一身劇痛,帶著一股死死忍住的殺氣與怨恨,一瘸一拐的離開……他走去的那個方向,不是居所,不是聚玄塔,而是內府的出口方向。
  看著焚絕塵的背影,云澈沉了沉眉,重重的呼吸了一下。他有預感,自己對焚絕塵的教訓,很有可能給自己樹立了一個可怕的敵人……一個如瘋子般的敵人,但他絕不后悔。
  “秦府主,抱歉,又給你趕走了一個參戰的弟子。”云澈歉意的向秦無傷道。
  “這……唉。”事到如今,秦無傷也根本無法責怪云澈什么,只能嘆息道:“算了,也怪不得你,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到了蒼風玄府后,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出手傷過不少人,是該有人教訓教訓他了。只是,你說的那些話,是有些重了,讓他叩首更是……唉,他畢竟是焚天門門主的兒子,從小到大從來沒受到這樣的屈辱。”
  “我這可是為了他好。就他這種性情,今天不吃這個小虧,來日必定吃大虧。哼,他畢竟還是太年輕了。”云澈淡淡的道。
  他最后一句話,說的很是老氣橫秋,聽的蒼月頓時莞爾……因為云澈的年齡,分明比焚絕塵還要小。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