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199 第一美女

readx();“這參賽弟子的事,就需要再廢些周折了。[..重新選擇選拔賽事上第四與第五的弟子好了,只是在尋找和準備上,可能要再多花上一些時間。”秦無憂多少有些無奈的道。
  云澈忽然道:“秦府主,剛才師姐說過,排位戰中的勢力排名,是依照弟子的最高排名而排位,而不是平均排名,是不是真的?”
  秦無傷點頭:“的確如此。好比說,一個勢力的某個弟子個人排名第一,其他兩個弟子都是百名之外,另一個勢力的弟子的個人排名分明是第二、第三、第四位,那么,前者,依舊是勢力排名的第一位,后者只能屈居第二。因為能培養出一個頂尖的強者,才是一個勢力強盛的最重要標志。”
  云澈笑了起來,傲然道:“那么,由我一個人代表皇室參賽,不就夠了么?焚絕塵、風不凡、方飛龍雖然不俗,但我自信他們在排位戰上的排名,絕對不可能高過我,玄府之內的其他弟子也不可能,既然如此,何必再浪費時間去召喚其他的弟子。”
  “這……你說的的確是事實,但,參加蒼風排位戰的機會畢竟極為難得。不論排名,能親臨賽場,對任何一個年輕玄者來說,都能有無比巨大的收獲。這樣的機會,自然不能浪費掉。”秦無憂道。
  “這一點我明白。”云澈道:“如果時間充裕,的確可以再重新選定其他兩個參賽弟子,但距離排位戰還有兩天的時間,現在出發,時間已經有些緊迫,再選定弟子和準備的話,時間上極有可能會來不及。若是途中萬一再出現小波折,導致沒能及時到達天劍山莊,那就完全得不償失了。”
  “這……”云澈的話,秦無傷無法反駁。
  云澈轉向夏元霸道:“元霸,你想不想去排位戰的現場看看?”
  “啊?想……當然想!”夏元霸小雞啄米般的點頭:“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聽司空表叔說起過排位戰的事,說那里聚集著整個帝國最最頂尖的青年俊杰,能親臨排位戰,才不枉一生。我當然是做夢都想。”
  說到這里,他的神色又暗淡下來:“可是,那種地方,我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入的。我現在才是初玄境,在流云城的時候還不覺得什么,到了蒼風玄府,我才知道,我的這點玄力,根本連墊底的資格都沒有,至于排位戰,我這輩子都不敢奢望的。姐夫,你在排位戰上一定要好好加油,拿一個好的名次回來,然后給我講講那邊的事。”
  “不!我拒絕,我才懶的和你講。”云澈咧嘴道。
  “呃……”夏元霸撓了撓頭。
  “想要知道排位戰是什么樣子,就自己去現場看。”云澈說完,向秦無傷道:“秦府主,我有一個自私的請求,還請秦府主成全。既然再重新選擇參賽弟子很有可能耽誤時間,那么位置空著也是白空,就把元霸帶上如何?”
  云澈話說到一半時,秦無傷就明白了他要說什么,只能苦笑道:“這可為難到我了,這種事,實在是沒有先例啊。”
  帶一個只有初玄境的弟子去參加排位戰,這比帶上殘廢的風不凡和方飛龍,更加讓人“矚目”啊。
  這種事豈是不妥,簡直就是胡鬧。說句不太客氣的話,帶一個初玄境的弟子去參加天下頂尖俊杰齊聚的排位戰,簡直都拉低了整個排位戰的檔次。估計還未開賽,各種諷刺譏笑的聲音便將蒼風玄府,乃至整個皇室給徹底淹了。
  不過,蒼月卻不管這些。面對“失而復得”的云澈,她現在整顆心都系在他的身上,情感在極度壓抑和絕望后,又在巨大無比的驚喜后泛濫,什么皇女身份,什么排位戰,全部被甩在云澈之后,云澈說什么就是什么:“秦府主,云師弟說的沒錯,再挑選弟子的話,很有可能趕不上排位戰。雖然帶元霸去,會有一點點小不妥,但云師弟的實力你也看到了,他連焚絕塵都可以輕松擊敗,這一次,一定能代表皇室取得一個非常好的名次。云師弟有這樣的要求,一點都不過分。”
  蒼月公主金口一開,秦無傷自然無話可說,只能苦笑一聲,道:“好吧,既然公主殿下也這么說,那就不再另選弟子,把元霸帶上吧。”
  說話的時候,他心中陣陣呻吟……尼瑪!這都是什么事兒啊!蒼風排位戰這么重要,這么嚴肅的事,原本定下的三個參賽弟子一轉眼功夫被打殘兩個,逼走一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強的出人預料的,和一個弱的沒法看的……事關皇室顏面的大事,整的跟兒戲一樣亂七八糟。
  算了,就這樣吧。
  “不過,作為交換,云澈,我也有兩個請求。”秦無傷一臉嚴肅的道:“第一,元霸可以去,但身份只能和我們一樣,是陪同者,而不是參賽者。”
  “好。”云澈點頭。他要的,是滿足夏元霸能親臨現場的愿望。至于讓他參賽,縱然夏元霸真的想上去,他也不會允許。因為在那個賽場,夏元霸實在太弱,若對方心稍微陰毒一點,會有可能重傷到夏元霸。
  “第二個。”秦無傷直視云澈,無比認真的道:“我希望你在這場排位戰上,個人排名……能進入前百位!聽好了,是個人排名,而不是勢力排名!”
  “啊!”云澈還未回應,蒼月已是一聲驚呼。
  上一屆排位戰,蒼風皇室的勢力排名是第兩百二十三位,但個人最高排名,只有五百三十七位!這樣的排名,換做其他勢力,可以算的上榮耀,在一方,也足以稱得上霸主。但權傾天下的堂堂皇室獲得如此排位,只堪淪為笑柄……而且這么多年來,一直都是如此慘淡的排位。
  別說個人排名,就是勢力排名進入前百,都只是蒼風皇帝一直以來的夢想,從未實現過。
  而這次,秦無傷口中所出的,卻是要云澈進入個人排名前百!!
  也就是,在天下二十歲以下的頂尖青年俊杰角逐中,殺進前一百位!
  而能入前一百位的,無一不是頂尖強者中的強者。無一不是名揚天下,將來也必定威震四海。
  而若云澈的個人排位若真的能進前百,那么蒼風皇室的勢力排名,將不僅僅是進入前百那么簡單,很有可能直接進入前五十名之內!可謂一雪前恥,吐氣揚眉。
  秦無傷會給予云澈這樣的目標,當然不是刻意為難和信口妄言。云澈秒敗風不凡和方飛龍,秦無傷心中震驚,而他剛才面對焚絕塵時展露的實力,更是讓他驚上加驚。前兩屆的排位戰,他都有親臨現場,對排位戰的實力層面,也多少有些了解。以他對云澈實力的推測,他進入個人前百,或許真的有可能!
  “好!”云澈想也不想,直接點頭:“絕不會讓秦府主失望。”
  “嗯。”秦無傷欣然點頭。
  “元霸,你聽到了么,你可以和我們一起去排位戰現場了,還不快謝謝秦府主和雪若師姐。”云澈對夏元霸笑著道。
  他們的談話,讓夏元霸早已激動的手足無措,驚喜的幾乎都分不清東西南北,說話更是哆哆嗦嗦:“謝謝秦府主,謝……謝雪若師姐,我我我……我真的也能去……排……排位戰?”
  “呵呵呵呵,”夏元霸的樣子讓秦無傷笑了起來,他向元霸一招手:“元霸,來,和我乘坐一只雪雕吧,我們現在就出發。”
  “啊?好……好好好好!”夏元霸慌不迭的點頭,然后跟著秦無傷走向最大的那只巨雪雕……以他的體格,不選擇最大的那只也不行。
  “云師弟,我們也走吧……小雪,我們出發。”
  云澈和蒼月上了另一個巨雪雕,兩只巨雪雕一起騰空而起,不多時,便遠遠消失在了天際。
  巨雪雕乘風而行,很快便已達到了數千尺的高空,速度飛快,但已飛的格外平穩。兩只巨雪雕的速度畢竟會有偏差,沒過多久,便已遠遠拉開距離,互相看不到對方。
  “云師弟……”
  外人在側,一直努力壓抑情感的蒼月終于一聲嬌喚,緊緊的抱住了云澈,抱的很用力,久久都沒有松開。
  “對不起,師姐,讓你為我擔心了。”云澈反抱住她柔軟的身體,輕輕的道。
  “不,是我不好,是我自己胡思亂想。我就應該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不會出事。”藍雪若閉上眼睛,輕輕的說道,安然恬靜的享受著此刻的溫存。
  “師姐……”
  巨雪雕一聲歡鳴,速度再度加快,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飛出了蒼風皇城的范圍。
  這是他們第二次共乘巨雪雕。第一次的共乘,也讓他們經歷了第一次的共同患難。蒼月對他的情感,也是從那時候起,一點點的從單純的重視,轉變為越來越深的依賴,再到此刻無法割離的依戀。
  蒼月伏在云澈胸前,幽幽道:“云師弟,你和元霸的感情真的很好。聽到你出事的消息,他哭的像個孩子一樣,他受到了欺負,你也發怒成那個樣子……你們并不是親兄弟便已如此,而我的那些兄長……”
  云澈微微仰頭,感懷的道:“我和元霸從小一起長大。小的時候,他體格并不健壯,相反還有些瘦弱,那時他受到什么欺負,我都會幫他。后來,他的體格突飛猛漲,而我,卻被查出玄脈先天殘廢,無論家族內外,幾乎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任誰都可以任意欺凌我,那時候,都是元霸在保護我,甚至為了我,和很多嘲諷、欺負我的玩伴斷絕來往。在我眼里,除了爺爺和小姑媽,他是我唯一的親人……現在,我有了保護他的能力,誰敢欺負他,我當然要讓對方付出更多倍的代價。”
  “怎么會是唯一的親人呢,明明還有一個妻子……哼。”蒼月很小聲的低念一句,最后的輕輕一哼,彌漫著絲絲少女才會有的單純醋意。
  “她呀?”夏傾月的絕世仙顏在他腦海中浮現,十六歲的她便已極美無暇,一年半未見,如今已經十七歲半的她,必然已出落的更加風采絕世。只是,她雖然是他名義上的妻子,但畢竟只屬于冰云仙宮,而不屬于他。他語氣平淡的道:“雖然她對我還不錯,至少從未看不起我,還一直努力的維護著我當時脆弱不堪的尊嚴,但她從來沒把我當成過她的丈夫,也不可能把我視為她的親人。”
  在一個女孩面前,最好不要太多談及另外一個女孩,何況對方還和自己有著極為敏感的關系。這一點云澈自然懂。他馬上岔開話題道:“對了,師姐,你有沒有聽過楚月嬋這個名字?”
  “楚月嬋?你說楚月嬋?”蒼月的反應,出乎云澈預料的強烈。
  “師姐知道這個名字?”
  “當然知道。這個名字,天下間,又有多少不知道的呢?”
  云澈:“……”
  “楚月嬋,冰云仙宮威震天下的‘冰云七仙’之首。而且從二十年多前起,她就一直是公認的蒼風帝國第一美女,更是同年齡段女性中無人超越的第一強者。但她的艷名,要遠遠勝過她的威名。”
  說起“楚月嬋”,蒼月的臉上露出諸多的感慨和向往之色:“在很多年以前,傾慕她的人就遍布四海,曾經為了博她一笑,或僅僅是為了見她一面,多少人冒死前往冰云仙宮。這些人,包括蕭宗的現任宗主,還包括天劍山莊的莊主……甚至包括我的父皇,父皇當年見過楚月嬋一面后,便不可自拔,后來繼承皇位,也從未立后,只因楚月嬋,甚至到了現在,他都經常無意識的念叨‘冰嬋仙子’的名字。”
  云澈嘴巴微張,一臉呆滯……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