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5)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5)      第1127章幻夢(06-25)     

逆天邪神200 天劍山脈

readx();云澈嘴巴微張,一臉呆滯……
  他驚訝的不是楚月嬋的“第一美女”之名,以她的容顏之絕世,這個稱號,她完全當之無愧。他也不驚訝她是“冰云七仙”之一,甚至排在首位,畢竟,以她半步王玄的實力,他也曾隱約的猜到這一點。
  但他完全沒想到,她的仰慕者如此之多,而且如此之豪華,其他的都且不論,蕭宗的現任宗主、天劍山莊的現任莊主、甚至蒼風帝皇蒼萬壑……這三人哪個不是聲名震世。
  連這樣的三人都對楚月嬋如此傾慕,那么癡戀楚月嬋的男人加起來的數量之大,簡直會是一個嚇死人的天文數字。
  而若是被這些人知道他們的“冰嬋”仙子被自己給上了,豈不是要……
  想到這里,云澈的冷汗都差點冒出來。
  “云師弟,你怎么了?”忽然感覺到云澈的身體好像忽然抖了一下,蒼月抬起螓首,滿是擔心的看著他。
  “沒,沒事,風大,稍微有點冷。”云澈含含糊糊道,然后又試探著問道:“那……既然那么多人傾慕她,那她有沒有看上哪個?畢竟仰慕她的男人,質量都……”云澈吞了一下口水:“都很高。”
  “沒有。”蒼月輕輕搖頭:“聽說楚月嬋和她的妹妹從|一|本|讀|小說小孤苦無依,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冰云仙宮的宮主撿到,冰云仙宮的女子都是一片冰心,從不生情,楚月嬋當然也是那樣,而且她似乎還很討厭男人的樣子,對那些仰慕她的男子都會無情拒絕,甚至會下殺手,再加上她本身的實力和冰云仙宮的威懾,也根本沒有人能強迫的了她。所以這么多年過去,從來都有一個人能得到她的青睞,連得到和她獨處機會的男人都沒有過。”
  “哦。”云澈點頭,暗松一口氣,還差點不小心把“那就好”三個字說出來:“你剛才說,她還有個妹妹?”
  “嗯,她的妹妹叫楚月璃,也是冰云七仙之一,排行第五位。同樣是個冰山美人,和楚月璃并稱‘楚月雙絕’,不過和楚月嬋一樣,從來沒有人能得到她的親睞……云師弟,你為什么會忽然問起楚月嬋?難道……你見過她?”剛問完,蒼月又自行否認:“也不對,楚月嬋平時都是深居冰云仙宮中,據說她就算出現,也會戴著面紗,再也不讓人看到她的臉,難道你是在哪里聽到了關于她的什么傳聞?”
  “嗯,算是吧。”云澈應聲道,心里一陣波濤起伏……要和藍雪若在一起,要面對一個焚絕城。而如果要完全得到楚月嬋……
  唉呀媽呀!先不說楚月嬋那關,一些權勢滔天的男人癡戀了半輩子卻連個好臉色都沒討到的蒼風第一美女,卻被自己一個后輩給吃干抹凈。要是被這些人知道,豈止是想殺了他,把他撕爛了喂狗都是輕的。
  耳邊風聲呼嘯,俯首鳥瞰,茫茫大地已模糊一片,一直延伸到天地相交的盡頭。巨雪雕的雙翅停止拍動,御風滑翔,風馳電掣的飛向前方……
  天劍山脈,位于蒼風帝國境內,卻不屬蒼風皇室管轄,而是獨屬天劍山莊。這原本也是屬于蒼風帝國的土地,名天云山脈,但天劍山莊成為帝國第一勢力后,皇室為行拉攏,便將此地完全贈予,天劍山莊便將此山脈更名為天劍山脈。
  天劍山脈南北縱橫八百里,東西橫跨九百里。其主峰高達數千丈,名為“一劍穿云峰”,拋除那些矮山,還有六座高逾千丈的次峰。
  自從天劍山莊坐落于此,千百年過去,整個天劍山脈都發生了顯著了變化,遠遠望去,便感覺到一種讓人膽寒的氣息撲面而來,仿佛整座山脈,都環繞著一股股冰冷鋒利的劍氣,讓人只敢遠觀,不敢靠近。
  “……天劍山莊,便位于主峰與六座次峰的包圍地帶,整個山莊綿延五十多里。”
  高高的上空,巨雪雁已經開始滑翔下落,蒼月指著前方高聳入云的山峰,向云澈解釋道。
  “五十多里?這還叫山莊嗎?簡直就是一座小城。”云澈驚訝道。
  蒼月繼續說道:“這整個山脈都是天劍山莊的。不經允許,這近千里山脈的任何一寸土地他人都無法踏入。這龐大山脈里有著無窮無盡的各種曠藏、晶石、藥材,還有刻意留下的玄獸區域,以及很多先天存在或后天建成的試煉、歷練之地,當然,也一定存在著其他人不知的秘境。”
  云澈一陣咋舌。天劍山莊的底蘊之豐厚,可謂匪夷所思。
  時間已臨近傍晚,排位戰的開始時間為明日上午,這個時間到達,也算及時。
  “天劍山莊現任莊主名為凌月楓,今年五十一歲。是蒼風帝國近三百年來最年輕的王玄境至尊強者。他在四十七歲那年就突破天玄境巔峰,正式踏入王玄境界,在整個蒼風帝國引起巨大的轟動,那時父皇還備禮親自登門道賀。”蒼月吐了吐粉舌,很是向往的道:“哇,王玄境界唉!聽說那個境界的人,都被稱作‘王座’,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到達那個境界。據說往上還有霸玄境的‘霸皇’,君玄境的‘帝君’,真的無法想象到達那樣的境界會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五十一歲?”云澈露出疑惑:“我記得,天劍山莊的少莊主凌云今年才二十歲,次子凌塵才十五……哦,應該滿十六歲了,凌月楓三十一歲才生的第一子?還是,凌云之上,還有兄長?”
  “凌月楓的確是三十一歲時才有了第一個兒子,也就是凌云。他三十歲時方娶了現在的莊主夫人,倒不是因為他一生癡劍不肯婚娶,而是因為……你猜。”蒼月聲音一轉,美眸微揚,笑盈盈的看著她。
  云澈微一沉吟,道:“難道是因為……楚月嬋?”
  “嘻,真聰明!”蒼月勾起唇瓣,嬉笑著道:“聽我父皇說,凌月楓不但天賦驚人,十八歲時便被內定為天劍山莊少莊主,而且相貌俊逸,豐神如玉,氣質更是儒雅而不失凌然,也沒有頂端世家繼承人常有的驕縱跋扈,可謂是完美無暇,當時惹的無數少女迷戀,有的甚至為他發誓若不能嫁他,便終生不嫁。但凌月楓卻偏偏在二十歲那年見到了當時只有十五歲的楚月嬋,從此一心癡戀,為了能見她一面,十年間曾七十多次獨身前往冰云仙宮,為了楚月嬋寧肯卑微如沙塵,甚至向冰云仙宮最底層面的侍女哀求……”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見過美到那種程度的女子,很多時候不是一種幸運,而是一種災難。這個凌月楓,倒也算是個癡情之人。”云澈很是感慨的說道。心中卻是一陣暗罵……凌月楓,你現在已經是個五十多歲的小老頭,當年我的小仙女沒看上你,現在更不可能看上你!
  “楚月嬋不但沒給他任何機會,就連見都沒再見他一面。再堅持了十年后,也不知是萬念俱灰,還是不得不回去繼任莊主之位,他在天劍山莊娶妻生子,繼任莊主,從此再也沒去過冰云仙宮。”
  說話間,巨雪雕已越飛越低,天劍山脈最大的那一處山門已隱隱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快看,我們就要到了,秦府主和元霸還在后面,我們稍等一小會兒,然后一起下去。”
  天劍山脈,主山門前。
  一行七人,三老四少,踏著石階走到了山門前。四個青年人年紀最大的那個看上去二十三四歲,年紀最小的只有十.歲,雖然年輕,但這些人身上的玄力氣息卻是驚人的濃厚,每一個人的眉宇之間更是凝聚著一種足以讓絕大多數同齡人自慚形穢的凌然威勢。同行的三個長者,兩個看上去五十歲左右,另一個則頭發胡子花白,似已七八十歲,但面部卻毫無褶皺,一雙眼睛更是沉靜如冰,毫不見老態。
  “七位貴客請留步。”看守山門的一個天劍弟子向前一步,彬彬有禮道:“不知七位貴客可是參加排位戰而來?還請出示一下邀請函和入賽名單。”
  “請看。”中間那人把邀請函和名單寄上,淡淡的道。
  天劍弟子接過邀請函和名單,用目光快速一掃,隨之神態變得稍稍恭敬起來:“原來是蕭宗的七位貴客,失敬失敬。里面請,前行十里,便是山莊所在……”
  說完,他把邀請函和名單還給七人,然后讓到一邊,為首之人微微頷首,帶著其他六人走進山門。
  七人離開后,那名天劍弟子迅速對手邊的人道:“子陌,速去稟報莊主,說蕭宗已經到來,宗主蕭絕天親自帶隊,隨行的還有劍宗的首席長老蕭薄云和藥宗首席長老蕭無機,上一屆個人賽的第三名蕭狂雨也來了,不過應該是陪同,參賽的三人分別是蕭絕天第三子蕭狂雷,蕭薄云的少子蕭震,蕭無機的長孫蕭楠,快去!”
  “是。”被稱作“子陌”的天劍弟子迅速應聲,快步退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將這些信息傳音到天劍山莊之內。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