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6)      第1111章告慰(04-26)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6)     

逆天邪神201 群英薈萃

進了山門,前方是一條長達十里的山道,山道盡頭,便是天劍山莊所在。``..蕭宗七人進入山門后,腳步邁出的速度有意識的出現了偏差,彼此之間出現了越來越的距離。蕭絕天和蕭狂雨、蕭狂雷走在前面,蕭薄云與蕭震走在中間,蕭無機與蕭楠則落在了后方。
  蕭宗宗主蕭絕天共有四子,以“風雨雷云”為名,從長到幼分別為蕭狂風、蕭狂雨、蕭狂雷、蕭狂云。蕭狂風在上上界排位戰中一戰揚名,蕭狂雨則是上一屆的第三位,同樣威風八面。這次,則是輪到剛滿二十歲的蕭狂雷登場。至于最小的兒子蕭狂云,雖然他只比蕭狂雷小上一個月,同樣已滿二十歲,卻是個人人皆知的花花公子,再不客氣點就是個十足的酒色草包,蕭宗斷然不會讓他來丟人現眼。
  但在蕭宗之中,蕭狂云卻最是受寵,畢竟,他是蕭絕天唯一一個正妻所生的兒子。
  蕭絕天淡淡瞥了后面一眼,對蕭狂雷道:“雷兒,這次在排位戰上擺脫‘千年老三’之名的重任,就交給你了。為父并不指望你能擊敗凌云,但,以你的天賦,凌云之外,你沒理由輸給任何人……當然,也包括蕭震。他可是虎視眈眈的要與你一較高下。”
  “孩兒明白,定不會讓父親和宗門失望。”蕭狂雷點頭道,臉上露出一抹剛毅。
  “雨兒,關于排位戰的事,你今夜再和雷兒好好講解一番。另外,十六強賽開始的時候,不要忘記把‘驚塵劍’交給雷兒,它將是我們這次排位戰的秘密底牌。”蕭絕天叮囑道。
  “父親放心,我知道該怎么指導三弟。”蕭狂雨淡淡一笑道。
  后面,蕭薄云對蕭震說的話則是基本類似。蕭薄云長眉微斜,一看便知脾性并不怎么溫和。他低低的道:“震兒,這次的排位戰,是你揚名天下的機會!你的對手不僅僅是其他的宗門弟子,還有蕭狂雷!當年的宗主之爭上,我沒有爭過蕭絕天,最終只能落個劍宗長老,我認了,但我的兒子,絕不會輸給他的兒子!你這次不但要為蕭宗拿下第二,更要擊敗蕭狂雷,讓為父揚眉吐氣。”
  蕭震重重點頭:“父親放心,孩兒一定不會讓同門失望,更不會讓父親失望。”
  至于蕭無機對自己孫子蕭楠的交代,就簡單多了:“楠兒,這次帶你來排位戰,是爺爺好不容易爭取下來的機會,你年紀尚小,闖入前十位是基本不可能的,但你身為蕭宗弟子,再怎么也不能落在五十位之外,你潛心修煉這么久,這一次的實戰,將是對你最好的歷練,和你這段時間辛苦修煉的檢驗。”
  “是!”蕭楠恭敬的應聲,然后道:“爺爺,孩兒在前些日子出關時,偶爾聽聞您老給月蕊欽點的夫婿……好像是叫蕭洛城,被人廢掉了?這件事可是真的?”
  “的確是有此事。”蕭無機點頭,但面色一片平淡,顯然并不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月蕊資質平庸,長相和脾性皆不出彩,與其在總宗之中找只‘鳳尾’,倒不如在分宗之中找個‘雞頭’。而且有爺爺在,分宗之內任誰也不敢欺凌于她。那蕭洛城雖然資質一般,但在新月城里,也算得上絕頂天才,如果他沒被廢的話,和月蕊現在應該已經完婚了。”
  “哼,廢了就廢了吧,他也就皮囊耐看點,我們蕭宗數百分宗,要找個比他強的還不信手拈來。可笑的是,新月分宗的人竟說是一個才十六歲的少年人假冒神凰帝國的‘邪心圣手’皇甫鶴廢了蕭洛城,還偷走了宗門寶物庫里的所有東西,簡直把我當傻子愚弄,真是可笑之極!他們從黑月商會得到了一枚王玄龍丹,連黑月商會都已承認,他們卻一再說那不過是假的,最后還拿出個次玄獸的玄丹來糊弄我,簡直豈有此理,我沒當場廢了那分宗一眾人,已是仁至義盡。”
  說到后來,蕭無機的聲音里已微帶憤恨。
  “原來還有這樣的事。一個小小新月分宗,竟然懷有王玄龍丹這種至寶而不上供,爺爺屈尊降貴親自前往,居然還一再欺瞞爺爺,簡直是罪不可恕,也虧的月蕊沒有嫁過去。”蕭楠附和道。
  “這些小事就不用再提了。今夜可以在天劍山莊多走走,然后早點休息養精蓄銳,爺爺等著看你明天的表現。”
  “是,爺爺。”
  山門前,一行五人的出現,瞬間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
  五人皆為女子,她們的著裝很類似,都是一身全沒腳踝,幾近曳地的雪紗長裙。長裙本是純白,但她們走動間,身體周圍自然浮動著如繁星般的點點冰藍光華,為她們的裙賞點綴上了冰藍色的色彩和夢幻的氣息。
  五個女子的年紀看上去都很年輕,除了走在后面,面戴白紗的少女應該只有十六七歲外,其他四個女子看上去也都只有二十歲上下。五個女子一前一后共有兩個人面部遮著輕紗,掩住了她們的容顏,只露出水晶般的美眸。其他三個女子的容顏毫無遮掩,無一不是極美。三張絕美的嬌顏都蒙著一種深深的清冷。她們不施粉黛,肌膚卻如雪玉一般白皙柔滑,讓人看到她們的一瞬間,便會下意識的想到“冰肌玉骨”、“雪顏朱唇”幾個字。
  三張雪顏各有千秋,但都精致無暇,秀美絕倫之中透著一種讓人幾乎不敢直視的圣潔冷傲,宛若正踏于九天之上,不沾一絲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遠遠的看著她們,便會清晰的感覺到一股飄渺仙氣混合著寒冷氣息直滲胸腔……她們的右手邊,一個同樣走向山門的宗門隊伍在看到她們的那一刻全部不約而同的停住腳步,癡癡呆呆的看著她們,如同所有人的魂魄都被一瞬間全部抽離。
  隨著她們的走近,守在山門前的天劍弟子整整呆滯了五秒,才猛的一咬舌尖,全力凝神歸元,收魂靜心,這才艱難的冷靜下來,但頭卻低下,眼睛再也不敢直視,他上前一步,有些結結巴巴的道:“五……五位貴客可是冰云仙宮的仙子?還請……請出示一下邀請函和名單。”
  說完這些話,這個天劍弟子恨不能當場抽自己兩個耳刮子。山門迎客,這是關系到山莊顏面的大事,所以特意挑選了他這個足以應對任何場面的重要弟子,在面對蕭宗和焚天門的宗主級人物時,他都是不卑不亢,面不改色,但面對冰云仙宮的仙子,他終于還是心神大亂,畢竟,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雖然他還沒看過邀請函,但擁有如此仙姿仙顏和超然氣質的女子,除了冰云仙宮,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地方。那浮動的夢幻冰華,更是鐵一般的證明。再者,為了便于把控可能發生的意外局面,排位戰的規則中有一個硬性規定,參加排位戰的勢力,陪同者連同參賽弟子總數不得超過七個人,就連四大宗門這樣的勢力都不會予以通融。七人的名額,就算對一個小的宗門來說都是太少,幾乎不會有一個勢力少于七個人的狀況出現……除了冰云仙宮!冰云仙宮極少愿意和外界接觸,尤其是男性多的地方,原因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這次冰云仙宮只到來五個人,一點都不讓人驚訝。
  站在前方,沒有戴面紗的絕色女子拿出邀請函和名單,交到了天劍弟子的手中。看到那只近在眼前,如雪如脂的玉手,天劍弟子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起來,他這輩子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女人的手還可以漂亮到這種程度。他甚至有了一種只要能摸一下這只玉手,縱然死了也甘愿的感覺……但再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付諸行動,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捏住邀請函和名單的邊緣一角,將它們接了過來。
  目光在邀請函和名單了掃了一下,他連忙低頭道:“原來是冰云仙宮的冰璃仙子和冰嬋仙子親臨……啊?冰……冰嬋仙子?”
  反應慢了半拍的天劍弟子下意識的抬頭看向那個戴面紗,目光冷若冰晶的女子,一接觸到她的目光,他全身激靈了一下,頓時意識到自己已經嚴重失態,慌忙又垂下頭,恭敬道:“冰嬋仙子之名,如雷貫耳,請恕晚輩失態。五位貴客,請進……”
  說完,他腳步虛浮的讓到一邊,在一股冰寒的香風從自己身前掠過時,他連頭都沒敢抬一下。
  一直等她們走遠,天劍弟子才完全回過神來,有些癡癡呆呆的看了她們遠去的背影一眼,一時間有些魂不守舍。這時,他身邊的弟子忽然道:“海崖師兄,你剛才喊的是……冰嬋仙子?難道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楚月嬋?”
  “對!”被稱作海崖的師兄點頭:“楚月璃、楚月嬋、水無雙、舞雪心、夏傾月……那的確是楚月嬋的名字,她竟然親自來了……”
  “要不要馬上向莊主匯報?莊主知道楚月嬋竟然來了,一定會激動的……”
  “匯報你個頭啊!”凌海崖一巴掌扇在他的腦袋上:“莊主和莊主夫人現在在一起迎客,在山莊里,傻子都知道楚月嬋這個名字對莊主夫人來說是個天大的禁忌,你要是匯報出事兒來,看你怎么兜!”
  “那,那我該怎么匯報?”
  凌海崖想了想,道:“你就說冰云仙宮到了,一共五個人,冰璃仙子楚月璃帶隊,反正名單上,的名字是寫在第一位的。千萬不要提到楚月嬋!”
  “哦,好。”天劍弟子連忙轉移位置,拿出傳音符,將消息傳到了莊中。
  這時,之前看傻了的那一堆人終于走了過去,當先的中年男子抱拳道:“這位小兄弟,剛才的幾位,可是冰云仙宮的仙子?”
  “是。”凌海崖簡單干脆的點頭。
  “果然如此,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一見遠勝百聞。”中年人一聲感嘆,然后道:“我等來自東域玄刀宗,特來拜會天劍山莊……”
  一**的宗門隊伍不斷到來,每一個隊伍雖都只有七人,但長者,無不是名動一方的霸主級人物,年少者,也無不是響徹一方的頂級天才。這幾日,這些名動天下的風云霸主,以及位于青年一輩最頂峰層次的青年俊杰,將聚集這天劍山莊,在排位戰上一決高下。
  時至黃昏,一個有些不同尋常的隊伍來到了山門口,之所以說不同尋常,是因為這個隊伍只有寥寥四個人,比冰云仙宮的人數還要少。
  而這四個人,便是秦無傷、蒼月、云澈、夏元霸。
  他們走到山門前時,凌海崖一步跨出,肅然道:“幾位請留步,這幾日我山莊在籌備蒼風排位戰事宜,恕不待客,請回吧。”
  只有四個人,除了那個長者,另外三個年輕男女玄力上只有兩個真玄境,另一個居然只有初玄境,在這群英薈萃的天劍山莊,簡直慘不忍睹。任誰都不會相信他們會是來參加蒼風排位戰的。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