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206 不可超越的凌云

“是。”云澈沒有當做沒聽見蒼月的呢喃聲,毫不拖泥帶水的直接回應道:“她就是元霸的姐姐,也是在十八個月前與我完婚的妻子,今年十七歲……她的生辰,只比我小九天。”
  不過,這個“生辰”指的是“蕭澈”的生辰,而不是他云澈的生辰。他的生辰是哪一天,他根本不知道。
  蒼月微微動了動嘴唇,然后輕輕道:“她對你……你對她……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這個問題,讓云澈沉默了很久,然后才幽幽的道:“在和她成婚后的那幾天里,我曾經用各種方法嘗試著讓她在潛移默化中對我生情,但還沒能有任何結果,一場意外就忽然生,讓我不得不離開了那個蕭氏家族。她對我沒有什么情感,至少沒有那種男女之情,但她對我并不壞。而我對她……我不敢說我對她一絲男女那方面的感情都沒有,至少她的容顏、氣雅還有性格,都讓我無法不被吸引,我甚至相信,與她相處,沒有哪個男人不會被她吸引。”
  “但相比于愛慕,我對她更多的,是一種感激。她在十二歲那年,就被冰云仙宮選中,成為冰云仙宮弟子,甚至連冰云仙宮的宮主,都對她極為重視。但她直到十六歲,都一直留在流云城,而沒有去往冰云仙宮。她雖是少女,卻癡迷于修玄,天賦更是極高,卻在這在關鍵的筑基四年強留流云城之中,為的就是與我完婚……”
  “她此舉是為了完成她父親的承諾,不讓她的父親成為背信棄義之人,但更多的,卻是維護了我、還有我爺爺的顏面……畢竟,我那時只是個廢人,她卻是被世人仰望的冰云仙宮弟子,彼此差距有若天壤,隨便一個冰云仙宮的人出現,宣布她是冰云仙宮弟子,將她早早帶走,并且斷掉當年婚約,任誰都不會覺得過分,更不會指責她的父親背信棄義,反而覺得順理成章,既是不讓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更是一個得到冰云仙宮垂愛的人做出的最正常,最正確,最應該的選擇。”
  “但她沒有那么做……外面流傳是夏家不愿背負背信棄義之名,但我明白,是她感恩于我的父親蕭鷹當年的救命之恩,亦在用自己四年的珍貴年華和成婚的舉動保全我和我爺爺的顏面。婚后也處處顧及我的尊嚴,兩人獨處時,她不準我碰她絲毫,但若外人在,我強行牽她手,她只會忍讓,不愿當眾傷及我的顏面。并且,她明確的告訴我可以任意納妾,她絕不干涉,若想立其他妻室,也可隨時休她……所以我無論如何,都無法對她產生任何惡感。”
  蒼月默默的聽著,對“夏傾月”的那點別扭感無形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自內心的敬佩和折服。
  “只是,我與她的交集,或許也僅此而已。而且我們之間的夫妻名分現在是否還存在,都猶未可知。”云澈看著夏傾月的背影,唏噓著道。
  “為什么?”蒼月不解。
  “……在我那日離開蕭門時,所有人都指責我是外來野種,與夏傾月的成婚,是對她的一種無恥欺騙。他們逼我交出婚書,撕毀以解除夫妻關系,我之后離開蕭門,離開前,把婚書交給了夏傾月。她之后是否撕毀了婚書……我不知道。”云澈笑了一笑,笑容很僵,證明著他不知道結果,但不代表不在意結果。他一直也并沒有就此事問及夏元霸,因為他潛意識里,并不想聽到那個他不愿聽到的答案。
  云澈的話說到這里,蒼月心里所有因夏傾月而起的不適感,已全部煙消云散。反而,她希望著夏傾月并沒有撕毀那份婚約,因為那樣,她便是以自己的犧牲,在眾目睽睽之下,保護了那時云澈最后的一份尊嚴。畢竟,她真正在意的,不是云澈與夏傾月的關系,而只有云澈。
  冰云仙宮三弟子的玄力測試結果很快揭曉:
  水無雙2o歲靈玄境九級。
  舞雪心2o歲靈玄境九級。
  前兩個冰宮弟子的玄力等級不弱于蕭宗和焚天門的任何一人,而這個結果,也讓蕭宗和焚天門的人一怔之后,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上一屆,冰云仙宮出了個妖孽弟子沐凌雪,玄力雄冠全場,高達靈玄境十級巔峰,也是她擊敗了絕城。雖然她最終敗在凌云手上,但凌云當時的玄力是靈玄境九級,若單論玄力,全場無一人可與她比肩。”焚天門焚莫離淡淡的道:“冰云仙宮幾乎每一屆,都會出現這么一個絕才驚艷的弟子,不過這一屆,冰云仙宮最高等級弟子的玄力,和燼兒,以及蕭宗的蕭狂雷、蕭震持平……呵呵,看來這一次的第二位,冰云仙宮是保不穩了。”
  蕭宗那邊的想法同樣如此,蕭絕天面帶微笑道:“往屆,冰云仙宮的弟子在玄力等級上,對我們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壓制,而這一次,卻是持平。雷兒,看來這一次,我們高估了對手,第二的排位,我們勢在必得!”
  人們的目光落在第三個冰宮弟子,那個蒙著面紗的少女身上。
  夏傾月17歲靈玄境八級。
  霎時,全場安靜了整整三秒,然后忽然掀起一股龐大的驚聲巨浪。上至老者,下至少者,甚至就連天劍山莊的凌月楓都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滿臉震驚的看著測玄石上顯示的信息。
  靈玄境八級,這個等級雖然極高,但在四大宗門,并不夸張,而讓人震驚的是其年齡……只有十七歲!
  十七歲的靈玄境八級!
  青年一輩的第一高手凌云,十七歲時也不過靈玄境九級,此女的天賦,居然直逼凌云!
  “這個女孩是誰?夏傾月?為什么以前從來沒聽過冰云仙宮有這號弟子?”蕭絕天已無法平靜,緊鎖眉頭道。他無法不承認,他蕭宗縱然強盛,也斷然不可能培養出一個僅僅十七歲,玄力便高達靈玄境八級的弟子。
  “老夫也沒有聽過。此女才十七歲,應該是冰云仙宮這幾年新收的弟子。”蕭無機沉眉道:“以她的年齡,下一屆的排位戰同樣可以參加……老夫本已覺得冰云仙宮威脅大減,沒想到,居然還有著一個如此驚人的弟子。看來,必須在這一屆的排位上拼死一搏了,否則若是下一屆她依舊到來,非是老夫妄自菲薄,怕是我們蕭宗,沒有一個弟子有資格與她一戰。”
  蕭絕天眉頭緊皺,無法說出一句反對之言。
  “靈玄境八級……”云澈胸口起伏,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就連他,也被夏傾月如今的玄力深深的震撼到。
  “哇啊啊啊……姐姐竟然已經……這么厲害了!”夏元霸眼睛圓瞪,出夸張的叫喊聲。
  “年輕一輩,男性之中,無人可及凌云,這個叫夏傾月的女子,若是她的天賦就此保持下去,用不了多久,便會成為女性之中的第一人。”秦無傷感嘆道,他看了一眼夏元霸的樣子,心中又是一陣喟嘆:這貨和這個夏傾月真的是姐弟?一個靈玄境八級,一個才初玄境,這這這……
  冰云仙宮過后不久,凌無垢終于喊到了天劍山莊的名字。
  “天劍山莊凌云、凌飛宇、凌杰。”
  論劍臺頓時再度安靜下來,畢竟,這次可是蒼風真正的第一霸主級勢力登場。凌云當先,第一個把手按在測玄石上。
  凌云2o歲地玄境三級。
  凌云把手從測玄石上緩緩放下,緩步走開,任由耳邊喧囂聲如浪潮般響起,腳步、神色、眼神都淡若清風,如若一朵無暇無塵的拂地青云。
  玄力測試中的第一個地玄境誕生,同時,也是整場玄力測試中的唯一一個。這唯一的一個,還不是地玄境的最邊緣層面,而是已高達地玄境三級。
  這個等級,就如一個炸雷,爆炸在無數參賽弟子的眼中和心中,讓他們完全呆滯,久久無法相信和回神。因為這對他們而言,是根本無法理解的事實。二十歲的地玄境,虛幻到近乎神話般的事實。
  蒼風帝國,靈玄境的玄者不計其數,但地玄境的玄者數量,卻連靈玄境玄者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因為到了地玄境,不僅僅是年輕層面,就整個蒼風帝國而言,都是真正踏入了高手行列。就如秦無憂,他同為地玄境,都有資格成為蒼風玄府的導師。如果說從初玄境到入玄境,從入玄境到真玄境,從真玄境到靈玄境,是大境界的跨越,那么從靈玄境到地玄境,那便是層面的跨越,不但突破的難度暴增,玄力提升的難度,也以幾何倍數增長。
  而凌云僅僅二十歲,不但已踏入地玄境,而且竟已是地玄境三級!一個即使處在很高層面的年輕玄者都不敢去想的境界。
  就憑他所展露的玄力,別說戰勝蕭宗、焚天門的任何一個弟子,縱然六個參賽弟子全上,凌云想要戰勝都跟玩似的。
  反觀蕭宗和焚天門,他們的震驚也只持續了短暫的時間便已平靜下來。這個境界,放在如今的凌云身上,卻并不是那么的可以接受。沒有其他原因,只因他是凌云!
  “上一屆,才十七歲的凌云則輕松奪得位。這一屆,就更不可能有人堪與凌云競爭。此子,將來又是一個凌月楓啊。”秦無傷感嘆道。
  “地玄境……三級。”云澈的嘴角連續抽搐了好幾下:“這家伙,用變態來形容他都是客氣的。”
  凌云之后,便是凌飛宇和凌杰。
  凌飛宇19歲靈玄境九級。
  凌杰16歲靈玄境六級。
  凌云之外的兩人也讓全場動容,天劍山莊,畢竟是天劍山莊。
  而凌杰,也是這次排位戰,唯一一個只有十六歲的參賽弟子。與凌云的淡雅如云不同,他神采奕奕,目光中透著興奮,摩拳擦掌的樣子似乎恨不能馬上就找人打上幾場。
  “不愧是凌云的弟弟,這個凌杰八個月以來的進境,也相當不簡單啊。”云澈在心中自言自語道。
  緊隨著天劍山莊,“蒼風皇室”的名字終于響起。
  “蒼風皇室……”喊完名字,凌無垢的聲音忽然卡了一下,他的目光在名冊上定了一瞬后,才聲調怪異的繼續喊道:“云澈。”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