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213 月下傾月

夜黑風高,月暗星稀,正值偷雞摸狗……哦不,偷香竊玉的好時機。
  明天就是第二輪小組賽的最后一天,十戰十勝的云澈已穩入前一百位,云澈自己倒還沒就覺得什么,秦無傷卻是樂的夠嗆,從下午到晚上那嘴巴就笑的沒合上過。蒼月也自然是歡欣無限,而趁著美人歡欣的時候,下手自然要容易的多。
  搞不好,今夜就從了自己。
  一念至此,云澈頓時淫笑了起來,他從床上跳下,剛準備出門去往蒼月的房間,他的房門便忽然被敲響,外面傳來了夏元霸的聲音:“姐夫,你睡了嗎?”
  時間還不是很晚,但外面已是一片安靜。因為怕打擾到他,秦無傷和夏元霸從來不在晚上找他,除非是有什么要事。
  云澈過去打開門:“元霸,什么事?”
  “哦,是姐姐她剛才來過了,讓我把這件東西交給你。”夏元霸拿出一枚小型空間戒指,交給了云澈。
  “你姐姐?傾月她剛剛來過?”云澈接過戒指,驚訝道。
  “嗯。”夏元霸點頭:“姐姐說這些東西你其實已經并不需要了,但她放在身上也沒有用,讓我還是轉交給你。”
  傾月老婆給我的東西?會是什么?
  {一}{本}讀~小說云澈拿起戒指,開啟內視……空蕩蕩的空間戒指里,只擺放著三件東西……
  一顆玄丹,其氣息濃郁醇厚,分明是地玄獸的玄丹!一塊拳頭大小,宛若紫色冰晶的寶晶……赫然是紫脈天晶!還有一株植于透明玉瓶之中,根莖扭曲,長著七片尖長葉子,通體隱約流動著七彩光芒的異草……
  七玄玲瓏草!!
  云澈的心中猛的一震。
  七玄玲瓏草、紫脈天晶、地玄獸的玄丹……這分明是當初他偶然向夏傾月提過,可以用來治愈他那時殘廢玄脈的三件東西!
  云澈抬頭,急切的問道:“傾月她走了多久?”
  “額,剛走一小會兒,姐夫你要……”
  夏元霸還沒說完,云澈已一陣風般的竄出,轉眼便消失在了夏元霸的眼前。
  夏元霸站在房門口,滿臉無辜的抓了抓腦袋,小聲嘀咕道:“我是不是應該在姐姐來的時候就告訴姐夫呢……”
  出了院子,云澈停留了一瞬,以他敏銳無比的靈覺感知了絲絲冰冷氣息的殘存,沿著這些冰冷氣息所去的方向,云澈速度全開,狂追而去,沒過多久,漆黑的夜幕之下,一個雪衣飄飄的曼妙身影出現在了視線之中。他腳步放緩,快速喊了一聲:“傾月!”
  背后的聲音讓夏傾月停住了腳步,靜靜的轉過身來,和追過來的云澈四目相對。對于云澈的追來,她似乎并不怎么驚訝,美眸無波,聲音柔緩:“云公子找傾月有什么事?”
  “云公子”這個稱呼讓云澈的嘴角微微一抽,他開口問道:“傾月老婆,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那天交給你的,我們的婚書……還在不在?”
  夏傾月雪手抬起,在戒指上輕輕一抹,一張平平整整,精心護在無色水晶中的婚書被她拿出。她手一揚,那紙婚書飛向了云澈,落在了他的手中……而這一張,正是他和夏傾月的婚書,完好無損!
  一種無言的感動在云澈的心中生出,這紙婚書的存在,或許并不能證明夏傾月真的對他有什么感情,但卻證明者那天在他走了之后,她全力護住了他最后的一點尊嚴。
  至少,在自己的丈夫陷入四面楚歌之時,身為妻子的她沒有趁機離棄,而是盡到了一個妻子最神圣的那部分責任。
  這紙婚書的存在,也宣告著他們一直都還是夫妻,包括現在。
  “那個時候,你沒有能力護住這份婚書,所以交給了我。現在,我相信你已經有了保護好它的力量,所以也該交還給你。”夏傾月輕輕的說道。
  “那你還記得我把婚書給你時,所說的話嗎?”云澈把婚書小心的收起,用很輕的聲音道。
  夏傾月:“……”
  “我那時候說:‘若你還想繼續做我的妻子,那就保住它,如果你想獲得完全的自由,就毀掉它’……”說到這里,云澈自嘲的一笑:“其實,那天離開之后,我一直以為你的選擇會是毀掉婚書,因為,無論為了你父親的承諾也好,為了向蕭鷹叔叔報恩也好,你嫁的,都該是蕭鷹的兒子,但,你那時候已經知道了我根本不是蕭鷹的兒子,而是一個他們口中‘撿來的野種’,你完全可以名正言順的毀掉婚書和夫妻之名,然后清清白白的進入冰云仙宮,為什么你卻選擇護住這張婚書?”
  夏傾月的美眸與云澈對視,一點都沒有避開的意思,眼波一片平靜。在冰云仙宮的這一年半,云澈無比明顯的感覺到,夏傾月的整個人的氣質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與她成婚后相處的那幾天,她的眼神平淡、清冷,還透著些微的冷傲和稚嫩,但如今的夏傾月眸中的清冷卻完全被平淡代替,平淡的就如一汪毫無波瀾的靜水。而力量氣息,卻是變得寒冷刺骨。
  冰云仙宮的核心玄功除了冰云訣,還有冰心訣,后者,可讓人平心靜息,心海空靈,極致,便可做到真正的無欲無求,看淡世間一切生死、勝敗、.、善惡……
  只是,沒有了.和追求的人,還能稱之為“人”嗎?
  “這個問題,傾月無法回答。”
  “為什么無法回答?”
  夏傾月靜靜的道:“因為那時傾月所想,現在已經不記得了。或許,是我們的夫妻緣分未盡吧。”
  她口中說起了“夫妻緣分”四個字,這本該帶著曖昧氣息的字眼,她卻說的平平淡淡,沒有一絲感.彩的浮動,而這種平淡,給了云澈一種難受的窒息感。曾經的夏傾月便如一座傲然的雪山冰蓮,那時的他雖然殘廢而渺小,卻依然有無窮的心思去各種試探撩撥,想著要把她征服、采摘。如果不是發生后來的變故,給他足夠的時間,朝夕相處之下,他堅信自己能成功。
  但現在的夏傾月,給他的感覺卻如同高懸蒼穹的皎月,依舊完美無瑕,卻已距離他很遠很遠,遠到不可能碰觸的到。
  冰云仙宮這個地方,真是害人啊啊啊!!
  想著共處五個月,還xxoo過,卻依然決絕離開的楚月嬋,想著夏傾月的變化……云澈的心中頓時翻騰起一種把冰云仙宮給滅了的沖動。
  收羅了這么多的絕世美女,卻把她們一個個變得不食人間煙火,不染人世凡塵……簡直就是男人心中的人神共憤之地!
  云澈胸口起伏,平靜心境,平和的說道:“謝謝你為我找到的七玄玲瓏草、地玄獸玄丹和紫脈天晶。我知道就算是冰云仙宮,要在一年半的時間里把這三件都集齊也不是那么容易,何況,你只是一個剛入宮的弟子。”
  “不用謝,”夏傾月聲音清淡而優雅:“相比于你為了打通所有玄關的恩惠,這些,不不足為道。”
  “我給你打通玄關,不過是流幾滴汗水,你為我找到這些東西,卻不僅僅是幾滴汗水這么簡單。不過,我的確不應該和你說謝謝,因為,我們是夫妻。”云澈微微笑了起來。
  夏傾月:“……”
  “我能問你三個問題嗎?”
  “請問。”夏傾月沒有拒絕。
  夜越來越深,天空雖然只有零星的幾顆星辰,但圓月卻是格外皎潔,毫不吝嗇的灑下明亮的光芒,但當照落在夏傾月身上時,這些美麗無瑕的月光,卻只能淪為不被注目的陪襯,月光下的夏傾月宛若落塵天女,釋放著一種無法形容,讓人屏息的美感。看著眼前這美到近乎虛幻的身影,若說云澈沒有心跳加速是不可能的,他緩緩吸了一口氣,問道:“你在冰云仙宮,過的還好嗎?”
  “很好。宮主、師父、師伯、師叔,所有的師姐妹都對我很好。”夏傾月很簡短的回答。
  “嗯,那就好。”云澈點了點頭:“第二個問題,在很久之前,我就想得到答案,只是那個時候,你并沒有告訴我……我想知道,在我們成婚時,你的玄力,到底已經是什么境界?”
  那時的云澈無比的肯定,夏傾月的玄力絕對不止表面上所呈現的初玄境十級。只是,她初玄境十級的玄力等級卻是全城皆知,從未有人質疑,就連那些實力遠超初玄境的長者,也都是以為她只有初玄境十級,似乎,是她真實的玄力被什么特殊的方法給掩藏住了。至于隱藏的原因,云澈很能理解,在流云城那個小地方,16歲的初玄境巔峰已是公認的第一天賦,若她展露的玄力是入玄境,甚至入玄境巔峰,必然會引起難以預料的轟動。
  這一次,夏傾月沒有拒絕,直接回答道:“十二歲那年,我遇到了師傅;十三歲,我突破初玄,踏足入玄之境,十四歲時,突破入玄,進入真玄之境,十六歲與你完婚時,正處在真玄境的巔峰之境,便如現在的你。”
  云澈:“……!!!”
  【被關小黑屋了,剛出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