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217 欺人太甚

如果四大宗門之外,一定要選出個“第五宗門”的話,那么名震塞北的天槍雷火堡無疑是最有資格的宗門之一。天槍雷火堡的兩大絕技一為“天槍”,一為“雷火”。這次,天槍雷火堡也不負盛名,共有兩名弟子進入三十二位戰,而且兩名弟子的玄力,都高達靈玄境八級,綜合實力還要遠勝上一屆的排位戰,在所有參戰宗門中,也只是稍遜于四大宗門。
  三十二位戰第一個對手就是四大宗門的人,木雄義本能的心中一緊,但看到是只有十六歲,玄力也只有靈玄境六級的凌杰時,馬上又大舒一口氣,愜意的笑了起來:“嘿嘿,這個凌杰明顯只是為了下一屆排位戰來做歷練準備的,這一場,我贏定了。”
  “還是小心為好,天劍山莊弟子的實力,決不能單單以玄力強度判定。”同樣殺入三十二強的木兇低聲道。
  “哈哈!大哥放心,我要是連個靈玄境六級的小娃子都打不過,還不如一槍把自己捅死……我去了!”
  木雄義大喝一聲,躍上論劍臺,粗壯的右臂一甩,一把九尺之長的青銅長槍揮舞而出,直指凌杰:“塞北天槍雷火堡木雄義,請賜教!”
  “好說好說。”凌杰全無面對強敵的緊張神色,嬉皮笑臉的應答,然后慢吞吞的取出他》的武器斷空劍。這把劍是高階的地玄器,是他剛剛在上個月的御劍臺所收服,雖不能與珍奇無比的天玄劍相提并論,但在地玄劍之中,絕對是上上之品,威力無比驚人。
  “凌長老,可以開始了。”凌杰道。
  “好!”凌無垢點頭:“天劍山莊弟子凌杰對戰天槍雷火堡木雄義,比賽開始!”
  木雄義當先出手,未見什么蓄勁動作,直接一槍.刺出,隨著空氣的尖嘯聲,槍尖便如吐信的毒蛇,直逼凌杰的喉嚨。凌杰眼睛一瞇,斷空劍刺出,正面迎向了長槍,只聽一陣噼噼啪啪的玄力碰撞聲,劍影和槍芒在短短幾息之間連撞幾十次,震耳的聲音如同雷電齊鳴。
  劍若猛虎,槍如毒龍,龍虎的爭斗愈演愈烈,轉眼間已是幾百次撞擊過去,在僵持中似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個凌杰真是了不起,竟然能和比他高出兩級的對手僵持這么久不落下風。”蒼月忍不住贊嘆道。
  云澈的目光從論劍臺上移開,篤定的道:“師姐,你說反了,應該說木雄義很是了不起,居然能在凌杰手下走這么多劍,不過,關鍵還是凌杰放水,不然他早敗了。”
  “啊?”蒼月眨了眨美眸,滿臉的驚訝。
  云澈和凌杰交過手,雖然只有短暫的三劍,但足以讓他大致摸索出凌杰的真正實力所在。他緩緩的說道:“天劍山莊的劍,強在‘劍意’,而非單純以玄力催動的‘劍勢’,現在凌杰只以劍勢,便和玄力高他兩個等級的木雄義不相上下……若是凌杰劍意盡出,木雄義將很快落敗。”
  云澈的話很快應驗,劍與槍的數百次碰撞后,凌杰似乎已失去了耐心,隨著他眼神輕微一變,揮出的劍影忽然變得飄忽起來,到了最后,劍影竟幾乎完全不見,只能隱約捕捉到一縷縷飄忽不定的微小殘影。
  這樣的變化,外人看來只會驚奇,但凌杰對面的木雄義卻仿佛覺得自己的對手忽然換了個人,他的每一槍都全力揮出,槍聲呼嘯,但和凌杰的劍撞擊在一起時,卻沒有了之前震耳的撞擊聲,反而只有輕微的“叮”的一聲,然后他傾注在槍身的力量便如泥牛入海,毫無防備的消失不見,空蕩蕩的感覺讓他極為難受。最驚人的,是他的目光,竟已捕捉不到了凌杰劍影的存在,就連劍嘯聲都已完全不見,仿佛凌杰手中的劍已詭異的消失。
  木雄義雖驚不亂,直接不再去管凌杰的劍影,有所保留的玄力全部釋放,槍勢再度變得猛烈,九尺長槍如一條憤怒的蛟龍,蜿蜒飛騰,氣勢如虹。
  但出乎他的意料,在他強烈數倍的槍勢之下,凌杰竟沒有被逼退,只見他手腕微挑,斷空劍便如一條會彎曲的靈蛇,穿過洶涌的力量風暴,穿過層層槍影,直刺木雄義。
  哧……哧……
  木雄義的玄力防御被輕易的撕開,隨著劇痛的傳來,他的胸前,已多出了兩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而木雄義甚至完全沒察覺到凌杰的劍什么時候已臨近他的胸前。
  木雄義心中大驚,大吼一聲,長槍一記橫掃千軍,將凌杰遠遠逼開,他自己也高高向后躍起,力貫右臂,猛然前擲,長槍頓時化作一道迅若閃電的流星,帶著讓人驚恐的空間漣漪,飛射向凌杰。
  “是……是天槍雷火堡的絕技……天擎之槍!”
  隔著數十丈的距離,人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一槍的驚人威力。如果被這一槍擊中,就算是靈玄境巔峰,估計都要丟半條命。
  凌杰迅后撤,卻沒有全力閃開,而是在無數人的驚呼聲中,一劍指向了飛來的長槍……
  叮!!
  沒有劇烈的碰撞聲,斷空劍與長槍碰撞之時,只有小到近乎聽不到的一聲嗡鳴。
  “好一個‘粘’字訣!”凌月楓點頭贊嘆,臉上難得露出滿意的神情。
  “小杰不但天賦遠勝于我,魄力也相當不俗,我在小杰這個年紀的時候,斷然不敢這么做。”凌云也微笑著道。
  滔滔劍意如洪水般涌起,將攜著狂暴玄力的長槍牢牢吸附,隨之,斷空劍帶動長槍在凌杰的身前劃了一個巨大的圓弧,這一記“天擎之槍”的槍尖方向頓時翻轉,飛射向了已目瞪口呆的木雄義。
  砰!!!
  論劍臺碎石紛飛,長槍狠狠的釘在了木雄義的腳下,整個槍身完全沒入臺面之下,帶起一道足有數丈長的裂痕。
  木雄義退后兩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額頭上冷汗直冒。如果剛才的一槍方向再稍微向前一些,他的身上,此時已多了一個透明窟窿。
  “我……我認輸。”木雄義戰意全無,他胸口起伏,戰戰兢兢的道。
  “嘿嘿,承讓。”凌杰收劍,得意洋洋的道。
  “天劍山莊凌杰勝,進入明日的十六位戰!”
  這個結果,很多人意外,更多人則覺得理所當然。云澈手托下巴,低聲自言自語道:“同為四大宗門,又是同樣的玄力等級,實力的差距居然這么大……不愧是天劍山莊。”
  他說的,自然是蕭宗的蕭楠和天劍山莊的凌杰。兩人都是靈玄境六級,但實力差距卻不是一般的大。
  三十二戰繼續進行,一個上午,一組的比賽便全部完成。下午,二組的比賽開始,相對而言,二組的比賽要比一組的激烈和精彩的多,因為二組的整體實力,要遠遠勝過一組。
  到了傍晚時分,三十二位戰全部結束。進入明日淘汰賽的十六人全部決出。四大宗門之中,除了被云澈擊敗的蕭楠,其他十一人全部進入了十六強,足足占了十六強的三分之二。
  明日的十六戰的賽事安排,也在比賽結束后,顯示在了論劍臺中心的玄石上。
  云澈明日的對手,和凌杰今日的對手一樣是來自塞北的天槍雷火堡木兇。
  “今日的比賽你也看到了,木兇的專長和木雄義完全不同,木雄義修的是‘天槍’,而木兇則是修的‘雷火’,雷火比天槍要難以修煉的多,但威力要遠遠勝過天槍。排位戰可以使用任意武器,包括火器!身負雷火的木兇身上藏著數十種不同的火器,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明日務必要小心!”
  今日的比賽,云澈再次大勝,無疑讓秦無傷大喜過望。但看到明日的對手居然是木兇,他不由得擔憂起來……比起木兇,他反倒希望對手是四大宗門的人。因為這個木兇的攻擊手段,實在是太可怕了,稍有不慎,就會落得個殘廢。萬一真到了那一步,這顆為蒼風玄府帶來灼眼光芒的明星,也將就此暗淡。
  “放心吧秦府主,我不會那么容易受傷的。而且,”他眸光一閃,微笑道:“明天,我依然會贏給你看!”
  “呵呵,好!”秦無傷笑了起來。云澈沒經過一場比賽,他便又一次現自己還是低估了云澈。現在的他不再想著云澈到了這里便已注定止步,而是充滿希望和期待的想要看著他究竟可以走多遠……是不是還能進入八強……甚至,撕裂四大宗門數百年的“壟斷”,帶著震驚世人的光芒進入四強!
  賽后,蒼風玄府四人回到院子時,院里已經有三個人在等著他們,準確的說,是在等待云澈一個人。
  三人之中,一個中年,氣勢逼人,另外兩個青年人則在今天的賽場上都見過,一個是被凌杰擊敗的木雄義,另一個則是擊敗對手,進入明天十六位戰,也是云澈明日對手的木兇。
  看到云澈,那個中年人直接大步流星的走過來,向云澈道:“我是天槍雷火堡現任堡主木天北,冒昧叨擾,是有件大事要和云賢侄商量。”
  木天北長相粗獷,神態間更是帶著深深的傲然,畢竟,在塞北一帶,天槍雷火堡是不折不扣的霸王,身為堡主,他在那里可謂一手遮天,無所不從。在整個蒼風帝國范圍內,天槍雷火堡的聲明之盛,也基本僅次于四大宗門。
  他上來便直問云澈,對他身邊的秦無傷,甚至蒼月公主連看都不看一眼,可謂傲的無法無天。秦無傷眉頭一皺,但并沒有說話。云澈上前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木堡主,不知木堡主想要和晚輩商量什么事?”
  “很簡單,”木天北直視著云澈:“這些天看了云賢侄在排位戰的表現,心生贊嘆。云賢侄如此的天賦和實力,就算是四大宗門的弟子也沒幾個比得上,留在區區一個蒼風玄府,簡直是埋沒明珠,就加入我天槍雷火堡如何?”
  這番話一出,秦無傷就算涵養再好也不由得勃然大怒。挖墻腳也就算了,但這個木天北,竟然當著他,當著蒼月公主的面挖墻腳,還毫不掩飾對蒼風玄府的蔑視,根本完全不把蒼風玄府和皇室放在眼里,簡直欺人太甚。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