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5)      第1111章告慰(04-25)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5)     

逆天邪神220 云澈VS焚絕壁

今日的論劍臺,透著一股異樣的氣氛。尤其是焚天門的幾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八位戰第一場,云澈對戰焚絕壁。雖然云澈在之前的對戰中一次次的出人意料,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場比賽依舊是毫無懸念。不是他們在一次次震驚后還是輕視云澈,而是四大宗門的霸主位置與形象早已根深蒂固。
  “這場比賽,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勝!元戈敗給了冰云仙宮的夏傾月,燼兒在昨天不幸遇到了凌云,我們進入八位戰的,只剩下你一個人!看來,這次四大宗門中,我們依然排行第四基本已成定局,但如果你敗給了云澈這小子,那我們將連前四位都無法進入,而是只能排在第五位!這對我們焚天門來說,是絕對無法接受的恥辱……你明白嗎?”
  焚莫離神色沉重的道,昨日的十六位戰,焚天門這次的核心弟子,他的末孫焚燼在十六位戰時不幸遇到了凌云,早早離場,讓他一下子有了巨大的壓力。在四大宗門中排名墊底,他能接受,畢竟這些年來基本都是如此,但排位若是到了第四名之外……這可是幾百年來都沒有的事!這足以讓焚天門上下蒙羞,他絕對絕對不能接受。
  而八位戰的第一場,便是決定結果的一戰!若是戰勝了云澈,焚天門穩進前四,甚至前三都有可能,但若萬一敗了……
  “大長老放心,除我和云澈之外的六個人中,遇到任何一個我都要好好掂量掂量,但這個云澈嘛……”焚絕壁很是輕蔑的笑了起來:“一個完全靠運氣走到這里的垃圾貨色,連讓我正視的資格都沒有,我若是連他都打不過,那我真是連活的臉面都沒有了。”
  焚莫離緩緩點頭,云澈所表現的實力雖然越來越驚人,但他也完全不認為焚絕壁有輸的可能,不過他的臉色依舊沒有舒緩,沉聲道:“你有這樣的自信自然是好,但自信可以,千萬別狂傲!因為那會蒙蔽你的眼睛。另外,對戰云澈,千萬不可以輕敵,他昨日忽然展露的身法詭異莫測,連我都沒有看清門道。而且,他也會控火,對我們的焚天之炎說不定會有一定的克制能力。最值得留心的是,他似乎一直都沒有表現出完整的實力……務必小心!”
  “大長老多慮了,他的身法也不過是簡單的瞬身而已,又哪里比得上我們焚天門的‘焚影幻身’,而且,就算他的身法玄技再精妙一百倍,在可以籠罩整個論劍臺,毫無死角的焚天之炎下也毫無用處。至于他可以控火,哈哈哈哈……他昨天釋放的火焰分明只是最低等的玄火,又怎能和我們的焚天之炎相比,若說是他能克制我的能力,倒不如說我完全能克制他的能力。”
  焚絕壁滿是輕視的神色和話語讓焚莫離皺了皺眉,聲音又嚴肅了幾分:“絕壁,有一句話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這一戰敗了,那么,整個焚天門都要蒙羞,你,也便成了我們宗門的罪人。到時候,門主都不一定會原諒你。”
  焚莫離最后的幾句話終于讓焚絕壁收起散漫的姿態,還算鄭重的點頭:“大長老教誨的是,這一戰,就算對手再弱,我也不會留手……只會勝,不會敗。”
  焚絕壁湊到焚絕城耳邊,半瞇起眼,低聲道:“大哥,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是希望廢他兩條腿呢,還是燒掉他的臉呢,還是把他變成太監呢?”
  “燒毀他的臉!”焚絕城雙眉沉下,毫不猶豫的道。因為比賽之中,這種方式可完全理解成“意外”。
  “不會讓大哥失望,”焚絕壁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陰險的低笑了起來:“對我而言,這與其說是一場比賽,到不如說是一場……嗯,無比美妙的游戲。”
  時間轉眼即到,云澈和焚絕壁兩人幾乎同時躍入論劍臺中心,隔著十幾丈距離遙遙相對。
  云澈一臉的平靜,不過從對面焚絕壁的眼里,他卻分明看到了輕蔑和戲謔,還有絲絲摻雜其中,近乎變態般的殘虐**。云澈嘴角動了動,一絲冷笑一閃而過。
  在焚絕壁眼里,云澈不過就是一盤菜,他可以任意捏圓捏扁。
  但在云澈眼里,焚絕壁卻連盤菜都算不上,對他的威脅,還完全不如昨天的木雄炎。至少木雄炎那些未知的火器讓他在忌憚之下選擇出奇制勝,速戰速決,但這個焚絕壁,對他壓根沒半點威脅可言……因為這貨只是個玩火的。
  “你說,云澈有沒有戰勝焚絕壁的可能?”
  “這根本沒有可能的吧?焚絕壁和昨日的木雄炎玄力相等,但實力絕對不是一個檔次上的。他可是焚斷魂的二兒子!”
  “如果焚絕壁真的輸了,焚天門就要被踢出前四,那樂子可大了。”
  “這種事怎么可能發生……”
  “快看焚絕壁手上……那是傳說中的準天玄器鬼炎刀!看來,焚絕壁是一點不打算給云澈機會了。”
  “那是當然,這場比賽對焚天門而言只能勝不能敗,就算對方是只螞蚱,也絕對不能留力。”
  論劍臺上的兩人雖然沒有言語上的交流,但氣氛卻充斥著一種難言的詭異。見兩人都已準備好,凌無垢也不再等時間到來,直接一揮手:“八位戰第一場對決……蒼風皇室云澈對焚天門焚斷魂,對戰開始!”
  “嘿!”焚絕壁對著云澈陰險的一笑:“你如果選擇不上臺,直接投降的話,我還真拿你沒辦法,好在你沒讓我失望,乖乖的上來了,現在,你就算想要投降,也已經來不及了,今天,會是讓你終生難忘的一天。”
  “切,”云澈不屑的一撇嘴:“沒想過你不光長的丑,廢話還真特么的多,怪不得焚天門只能在四大宗門中墊底,原來凈是一堆這樣的貨色。”
  論毒舌,云澈絕對是個行家,他這番話一出,讓焚絕壁當場暴怒:“找死!!”
  焚絕壁身上赤炎爆燃,然后全部傾注在了鬼炎刀之上,刺眼的火光映照出了周圍玄力屏障的形狀,并帶起了一股無比驚人的高溫。隨著焚絕壁一刀直刺,刀身上的火焰瞬間卷起一個巨大的火焰風暴,如一頭兇猛的火焰猛獸般向云澈張開了致命的獠牙。
  這一刀的威力,讓幾十丈之外的人群都一陣驚呼。云澈微微沉眉,身形暴退,霸王巨劍迅速揮出,揮出一**強橫的玄力風暴,和焚絕壁的火焰風暴碰撞在了一起。霎時間,云澈的重劍之力被焚天之炎燒灼,焚天之炎,也被重劍之力層層摧滅。在兩股力量相撞的位置,火焰與空間同時劇烈的扭曲起來。
  轟!!
  一聲巨響,重劍之力與火焰風暴同時消弭,兩人被巨大的風浪遠遠排了出去。焚絕壁站住腳,眼神變得更加危險起來:“嘿,倒還真是讓我驚訝,居然能接下我六成力量的一擊,看來你能走到這里,倒也不是全靠運氣,只可惜,你在我面前,依舊只是個廢渣。”
  他鬼炎刀向前一指,眼睛微瞇,神態傲然,如同在為云澈的命運做出審判:“剛才,只是隨隨便便打個招呼,接下來,我便讓你好好的見識一番我們焚天門的焚天之炎,相信我,那絕對會是讓你牢記一輩子,到死都不會忘記的絕妙風景,哈哈哈哈!!”
  狂笑聲中,焚絕壁忽然急速向前,身上、鬼炎刀上也都重新燃起火焰,他的身體帶起一大串的火焰虛影,直攻云澈。在臨近云澈還有不到五丈距離時,他身上的火焰顏色忽然變化,由赤色,變成了藍色。
  橙色的火焰被稱作“凡火”,是威力層面最低的火焰,橙火之上為赤火,中低等的玄火,也多為赤色,而赤色之上,威力由低到高,分別是藍炎、紫炎、白炎、金炎,以及只存在于傳說的焚星之炎與鴻蒙之炎。
  玄力化火,從火焰顏色上便可大致判斷威力。不過如鳳凰之炎、朱雀之炎、金烏之炎這類特殊火焰,則不是普通的玄火,而是神獸獨有的“神火”,有著自己獨有的特性和顏色,并不遵循這樣的規則。
  藍炎,是超出赤炎一個層面的玄火!
  是在人們認知中,一般只有到達了地玄境,才能釋放的高威玄炎!
  這藍色的火焰一出,毫無疑問讓全場一片驚呼。
  “藍……藍炎!!”
  “傳說至少要地玄境的玄力才能燃起的藍色玄炎……焚絕壁的火焰天賦,居然這么高!才靈玄境八級居然就能燃燒藍色玄炎。”
  “不愧是焚天門門主之子,看來焚絕壁的實力必須要重新評估了。他能燃燒藍色玄炎,看來云澈是一丁點勝的希望都不可能有了。”
  焚天門坐席,焚絕城淡淡一笑,低聲自言自語道:“看來是大長老的話把他給嚇到了,居然連自己的底牌都這么早露了出來,簡直小題大做,牛刀殺雞。”
  “來,讓我聽聽你嚎哭、哀求、掙扎的聲音吧!”
  靠近云澈的焚絕壁一聲狂笑,身上的藍色忽然爆炸,散開十幾個不同大小的火焰風暴,火焰風暴在空氣中快速燃燒,蔓延,直逼云澈,也直逼玄力屏障之內的每一個角落,似乎要將整個玄力屏障內的空間完全覆蓋,變成一片沒有死角的藍色火海……
  【容我再坑幾天,畢竟婚后的第一個春節,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事…………鞠躬……嗚嗚嗚……】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