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09章劫天新生(09-20)      第1208章金烏圣劍(09-20)      第1207章另一個鳳凰神靈(09-20)     

逆天邪神222 變故

焚絕壁所釋放的禁技“焚天之龍”竟被云澈擋下了,而且是用雙手擋下,用他的兩只手掌,將這只恐怖的“焚天之龍”硬生生的給掐滅。
  “焚天之龍”作為焚天門需要以精血發動的禁忌之技,出現的頻率極低,大部分的焚天門弟子或許一輩子都不會發動一次。“焚天之龍”被對手接下的情形當然不會沒有,但每一次,對方必然抵擋的極其艱難,而以這種方式抵擋下的……從未有過!
  在云澈面前,“焚天之龍”就如一條自不量力的幼蛇,被他用雙手輕而易舉的掐死。整個過程,沒有對云澈造成哪怕一絲一毫的傷害。
  焚絕壁“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臉色蒼白如紙,兩只眼瞳極度放大,似已被驚駭的魂魄離體。焚天門其他六人,包括有著近百歲之齡的焚莫離反應也基本如此,他們根本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更無法接受最強的焚天之龍竟被以這種方式,且是對方毫發無傷的狀態下接了下來……這是地玄境前期的強者都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事!
  那密度極高,且處在暴走形態的藍色玄炎,可是連精鐵都能瞬間融化!
  凌月楓的臉上也布滿了驚詫,本已準備沖入玄力屏障的凌無垢也愣在了那里,連提起的玄力都忘記了放下,用一種極其震驚的目光看著云澈……仿若在看一個來自天外的怪物。
  云澈在那一剎那造成的震撼,遠遠勝過之前的總和。
  看著在極度的震驚和難以置信中信念崩塌,軟倒在地的焚絕壁,云澈冷冷一笑,雙臂一伸,霸王巨劍已重新抓在手中,猛然揮向了焚絕壁。
  呼!!
  重劍之力爆發,此時狀態的焚絕壁已幾乎沒有任何抗拒之力,一聲悶哼,被沖擊的連翻十幾個跟頭,然后如死狗般趴在地上,身體抽搐,半天都沒有站起身來。
  凌無垢這才如夢方醒,收起玄力,平穩呼吸,然后鎮定的呼喊道:“焚絕壁倒地超過十息,蒼風皇室云澈勝!進入明日的四位戰!”
  凌無垢的聲音,也將驚呆的眾人喚醒,一時間,噪雜的聲音充斥了整個論劍臺。
  從這屆的排位戰一開始,云澈就在締造一個又一個的傳奇,而就在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云澈根本不可能再前進一步時,又一個更夸張的傳奇,帶著巨大的靈魂沖擊力展現在人們面前。
  云澈勝了焚絕壁,而且還是完勝!
  焚莫離一屁股坐回位子上,臉上的老肉一陣哆嗦,焚絕壁敗了,敗的一敗涂地,也意味著,焚天門在排位戰上,基本已注定首次跌出前四。如果冰云仙宮的水無雙和夏傾月全部在這一輪落敗,或者蕭宗的蕭狂雷在這一輪落敗,他們雖還可以有爭奪第四位的機會,但,無論是水無雙,還是蕭狂雷,焚絕壁都根本不是對手,這一點,焚莫離不會存有半點僥幸。
  再加上焚絕壁已不惜燃燒精血,玄力大跌,就更沒有希望了。
  這可謂,是焚天門這幾百年來的第一恥辱。
  不過,這也無法全怪焚絕壁,就憑云澈最后徒手湮滅焚天之龍,就算是焚燼上場,也不會是云澈的對手。
  “他……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應該是用玄力把炎龍的力量給強行抵消了。”
  “那可是焚天門的禁招!要把那樣的招式完全抵消,恐怕就是地玄境前期都不一定能做到。”
  “這云澈分明一直都在隱藏實力,都不知道他還隱藏著多少的實力……真玄境十級……想想都讓人覺得要發瘋。”
  “焚絕壁敗了,焚天門這次也注定排到前四名之外,而蒼風皇室,居然殺進了半決賽!難道今后的四大宗門將沒有了焚天門的位置,而是換做蒼風皇室嗎?”
  “偌大的蒼風皇室,這次因為云澈,想不轟動天下,重振威名都不行了!都不知道蒼風皇室是從哪里找來的這么個變態,唉,為什么我們宗門就不降生這樣一個弟子!”
  滿場的議論聲經久不絕,云澈又一次成為了全場的焦點,而威名赫赫的焚天門,這次卻淪為了陪襯和失敗者,承受的不再是仰望和贊嘆,而是惋惜中,帶著憐憫的目光……
  在人們的注視之下,云澈并沒有馬上離開論劍臺,而是向凌無垢微一頷首:“凌長老,多謝。”
  凌無垢一愣,然后微微點頭,同時心中一聲贊嘆……剛才那種狀態下,他竟然還可以分心察覺到我準備出手“救他”,難道剛才面對“焚天之龍”時,他依舊留有余力?
  云澈側過身,準備離開論劍臺中心,就在這時,他所背對的焚絕壁忽然猛的從地上跳起,目露恨光,面色猙獰,如一頭絕望的惡鬼般沖向了云澈,鬼炎刀帶起熊熊藍炎,直刺云澈的后心。
  “我殺了你!!”
  焚絕壁絕不是心理素質差到接受不了失敗的人,但這一場的失敗不一樣,因為他敗給的是一個賽前在他眼中不堪一擊的對手,而且敗的,是一場事關焚天門榮辱,絕對不能敗的一場比賽,焚莫離之前所說的話以及失敗的后果與恥辱,如一根根鋼針般瘋狂刺激著他的神經和靈魂,讓他理智全無,只想瘋狂的將云澈碎尸萬段……
  焚絕壁的舉動,頓時讓全場響起不屑的噓聲,云澈腳步一頓,低念一聲“找死”,猛然回身,重劍毫不留情的向焚絕壁砸下。
  若論硬碰硬,焚絕壁本就不可能是云澈的對手,更何況精血大傷,極度虛弱的焚絕壁,他揮出的力量被云澈的重劍之力輕而易舉的轟滅,隨之,他感覺仿佛有一口萬鈞大錘轟在了胸口。
  轟!!
  焚絕壁的世界一片轟鳴,他口中噴出一道血箭,胸口變得血肉模糊,整個身體如被狂風卷起的破布袋一般飛了出去……
  “絕壁!!小輩敢爾!”
  一聲憤怒之極的嘶吼響徹全場,焚莫離騰空而起,數十丈的距離被他瞬息之前跨越,直接突入玄力屏障,落在了焚絕壁的身前,檢查了一番他的傷勢后,猛然轉身,怒視云澈:“小輩!你的心腸竟然如此惡毒,對戰已經結束,你竟然還惡意出手重傷我焚天門門主之子!!”
  焚天門大長老之名轟動天下,威名幾乎不下于焚天門主焚斷魂,在場之人可謂無人之忌憚,他這一吼,對面的就算是大宗門的門主都會膽戰心驚。但云澈絕對不在此列,他冷然一笑道:“你眼瞎嗎?明明是他偷襲我在先,我不反擊,難道站在這里等著他來攻擊我不成?”
  “小輩找死!”焚莫離暴怒之下,胡子都豎了起來,敢和他這么說話的,幾十年都沒有過了,何況對方只是一個晚輩。再加上焚天門的戰敗,和接下來必然遭受的恥辱,都是源自眼前這個人,他的怒火如火山一般爆發……他比焚絕壁,更想殺了云澈泄恨。
  手從焚絕壁身上離開,焚莫離忽然飛身而起,右手如鷹爪一般,直抓向云澈的天靈蓋。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全場驚呼。焚莫離會飛入論劍臺中心查看焚絕壁傷勢,這一點毫不讓人意外,反而在情理之中,但誰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忽然向云澈出手……而且看他出手的架勢,竟分明是足以置云澈于死地的死手!!
  百歲長者,焚天門大長老,有著半步王玄實力的頂峰強者,竟然向一個只有十七歲的晚輩出手,而且還是在天劍山莊之內,更有天威劍域的一個長老在側,焚莫離這一舉動顯然是在暴怒之下理智全失,無異于瘋癲。
  “焚長老住手!”凌無垢大驚失色,迅速向前想要阻止焚莫離,但天玄后期與半步王玄的差距終究太大,他還未近身,便已被焚莫離釋放的狂暴玄力給強行逼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焚莫離的手掌直逼云澈……這一爪,足以將云澈的整個腦袋直接捏碎。
  云澈也萬萬沒有想到焚莫離竟會無恥到向他出手,半步王玄的力量,云澈曾在楚月璃身上感受過,而焚莫離已停留在半步王玄的境界三十多年,玄力比楚月璃還要渾厚的多,那一爪襲來之時,那恐怖之極的玄力氣場讓云澈分明感覺到仿佛是整個蒼穹在向他罩下,那強橫到無邊無際的氣場壓制,讓他別說閃避,連手指都無法動彈一分。
  云澈雖驚不亂,猛吸一口氣,星神碎影傾力發動……
  嘶啦!!
  那可怕的聲音,仿佛空間都被焚莫離一抓撕裂,焚莫離的右手一把抓在了云澈的天靈蓋上,卻只撈到了一片消散中的虛影。
  焚莫離的動作頓時停滯了一下,然后更是大怒……他堂堂半步王玄的巔峰強者,突襲一個小輩……居然還打空了!他甚至完全沒有察覺到云澈何時瞬身離開。
  他已無暇去震驚云澈那詭異莫測的身法玄技,怒火引燃,已重新鎖定云澈的位置,一聲低吼,身上陡然爆發出漫天紫色玄炎,紫色玄炎化作幾十條紫色炎龍,猙獰的沖向云澈,每一條炎龍,威力都比焚絕壁釋放的焚天之龍強出無數倍。
  “住手!”
  “住手!!!!”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人們現在才終于反應過來,兩聲大吼在不同的方向響起,一聲來自秦無傷,一聲來自凌月楓。他們同時站起,便要撲向論劍臺,但就在這時,一道冰藍身影卻帶著一股刺骨的寒氣,先與他們飛向論劍臺……
  咔咔咔咔咔……
  寒冰凝結的聲音震耳的響起,短短的一瞬間,漫天的紫炎便全部被冰封,那驚人的高溫也迅速降下,快速變得冰寒,一道絕美如仙的藍影在這時從上空降下,足不沾地的飄浮在云澈的身前,隨著她的降下,所有冰晶也在破碎中,帶著所有紫色火焰一起消失。
  凌月楓就要飛出的身體硬生生止住,他看著論劍臺上的倩影,雙目一陣失神:“怎么會是……她……”
  “小……”云澈驚喜的出口,但馬上,后面的兩個字變得很輕:“……仙女。”
  剛才焚莫離的攻擊,的確讓云澈嚇的不輕,半步王玄的力量,他根本沒有抵擋的可能,一旦被沾上,瞬間就會被毀滅的渣都不剩。如果不是她的出現,他將不得不被迫動用茉莉的力量。但那樣的話,他無疑會將自己最最大的底牌,**裸的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背對他的楚月嬋似乎沒有聽到他的聲音,毫無反應,一雙如寒晶般的眼眸冷冷的直視著焚莫離。
  楚月璃站起身體,美眸之中滿是驚訝。焚莫離的出手,自然卑鄙無恥。她想到會有很多看不慣的強者會出手,尤其是天劍山莊的人,就連她自己,都有了出手阻止的沖動。但,她本堅定的以為,如果全場只有一個人不出手阻攔的話,那必定是她的姐姐楚月嬋,因為她的性情極其的冰冷淡漠,絕對絕對不會去管半點他人之事。
  但讓她完全沒有想到的是,楚月嬋,竟是第一個出手!
  不但出手阻攔,還直接擋在了云澈的身前,直面焚天門的大長老焚莫離!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