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224 夏傾月VS蕭狂雷

“主動放棄的不是凌杰,竟然是凌飛宇……”云澈也是一陣詫異。*頂*點*小*說.在之前的對戰中,凌飛宇展露的實力無比驚人,這一組的強者本來就遠少于二組,凌飛宇在一組之中,是公認的最強者,無論三十二戰還是十六位戰,都是五個回合之內輕松擊敗對手。這一場與凌杰的對戰,在誰看來,都應該是凌杰敗,或者凌杰主動放棄,任誰都沒想到,主動認輸的卻是凌飛宇!
  “這么說,云師弟明天的對手是凌杰?”這個結果,倒是讓蒼月下意識的小舒一口氣,畢竟,靈玄境六級聽上去怎么都比靈玄境九級的威脅小的多。
  “難道是因為凌杰是莊主的兒子,凌飛宇不敢在臺面上打敗他,所以才主動認輸?”夏元霸撓了撓腦袋,不解的問道。
  “不!天劍山莊如果是這樣的浮夸之地,也就不會成為蒼風帝國的第一勢力。”云澈微微沉下眉頭,開始重新審視笑嘻嘻走下論劍臺的凌杰:“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凌杰的實力,要勝過凌飛宇,而且是遠勝……看來明天,會有一場苦戰了。”
  他的視線轉向天劍山莊的坐席處,發現凌月楓和凌云的神色都一片平靜,沒有對這個結果表露出絲毫的意外。
  第二場比賽以出人意料的速度和結果落幕,第三場比賽緊隨而至,對戰雙方分別是天劍山莊凌云,和冰云仙宮水無雙。
  這是一場天劍山莊的核心弟子與冰云仙宮核心弟子的對決,這樣的對決,以往都是出現在最終戰,但因為這次隨機分組所導致的平均實力失調,讓這本該呈現在最終戰的對決在八位戰就提前上演。
  而這場對決落幕的速度,比第二場還要快。
  “無雙,這場比賽直接放棄吧。”水無雙剛要躍上論劍臺,楚月璃便忽然出聲道。
  水無雙沉默了一下,但并沒有抗拒,而且輕輕的道了一聲:“是。”
  “三年前,你沐師姐的實力還要遠勝于現在的你,卻慘敗于凌云之手,如今三年過去,凌云的實力又有了極大的飛躍,你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只要他稍微認真一些,不出五劍,你就會敗的體無完膚,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放棄來的干脆。”
  讓別人眼中的“核心弟子”放棄,楚月璃卻是說的格外平靜,絕美的眼眸之中沒有顯露一絲的不甘和哀嘆,仿佛,這只是一個根本無關緊要的決定。
  “是,師叔,弟子明白。”水無雙緩緩頷首,然后坐回坐席。
  水無垢隨之宣布:“冰云仙宮水無雙放棄比賽,天劍山莊凌云不戰而勝,進入明日的四位戰!”
  這個結果雖然讓人議論紛紛,但也并不讓人太過意外。畢竟,凌云的實力實在太過恐怖,縱然水無雙是冰云仙宮這次的核心弟子,也根本不可能有一戰之力,直接放棄是最為明智的選擇。但如此一來,冰云仙宮便只剩下最后一個,也是三個參戰弟子中玄力最低的夏傾月,她的對手,可是玄力要勝過她的蕭宗核心弟子蕭狂雷。若她敗了,冰云仙宮將直接無緣四位戰,排位,也只能屈居第四。
  比賽到了現在,正式進行的也只有云澈對戰焚絕壁的那一場,但明日四位戰的四人已決出了三個,分別是天劍山莊的凌云、凌杰兄弟,以及蒼風玄府的云澈。
  天劍山莊兩人進入前四,這并不讓人意外,而前四之中卻多了一個非四大宗門的弟子,還是來自一項只能在排位戰中處在中下游的蒼風皇室,這讓整個排位戰都變得格外不同尋常。在排位戰從來沒有閃光,只有恥辱的蒼風皇室,卻依靠一個根本名不見經傳,且只有十七歲的弟子,一次次創造讓人大跌眼鏡的成績殺入了個人戰前四,蒼風皇室在這一戰的勢力排名,也已是保底前三!!
  只要不是瞎子都看的清楚,在云澈擊敗焚絕壁后,一向沉穩的秦無傷笑的那叫一個齜牙咧嘴,連門牙都快掉下來了。
  “八位戰第四戰冰云仙宮夏傾月,對戰蕭宗蕭狂雷!請雙方參戰者在三十息之內進入論劍臺,否則視為放棄資格!”
  隨著凌無垢的大聲宣布,論劍臺的紛紛議論聲停止,變得安靜一片。
  夏傾月和蕭狂雷分別是冰云仙宮和蕭宗的最后一個弟子,哪個敗了,所在宗門將無緣前四。
  “冰云仙宮的夏傾月雖然天資驚人,才十七歲便已靈玄境八級,和當年的凌云也只有一級之差,但冰云仙宮畢竟是冰云仙宮,不可能培養的出真正的‘凌云’,她年紀太輕,資歷和經驗太淺,玄力這么快到達靈玄境八級,必然很不穩定,只要不出太大意外,這一場你會贏的很輕松,但,也絕對不要輕敵。在歷屆排位戰上,不知有多少所謂的天才弟子栽在了‘輕敵’二字上,明白了嗎?”蕭絕天向蕭狂雷叮囑道。
  “三弟,好好加油吧,焚天門已經慘敗,你只要勝了這一場,我們的總排名便會保底前三,而且有九成九以上的可能排位第二名,這可是我們蕭宗歷史性的突破!”蕭狂雨一拍蕭狂雷的肩膀,面帶鄭重的道。
  “放心,這場對戰,我只會勝,絕不可能敗!別忘了,我的驚塵劍還一直沒有亮出過。若是亮出驚塵劍,別說那夏傾月只有靈玄境八級,就算是靈玄境十級巔峰,我也不可能敗。”蕭狂雷信心滿滿的道。
  “武器之上,我們可未必占便宜。”蕭無機沉眉道:“我們有驚塵劍,但別忘了,冰云仙宮可是有‘冰凰瓊華綾’,水無雙已無奈認輸,這一場比賽,冰云仙宮比我們更加輸不起,這件冰云仙宮的天玄器,也必然會交給夏傾月。”
  “哼,這倒是完全是多余的擔心,‘冰凰瓊華綾’至少要地玄境的玄力才能駕馭,縱然到了夏傾月手上,也頂多發揮出三成的威力,而就算真的能發揮十成能力又如何?同樣是天玄器在手,狂雷無論資歷和玄力,都強過夏傾月,難道還能敗了不成?”蕭薄云沒好氣的道。
  對于自己的孫兒蕭震敗在蕭狂雷手中,蕭薄云自然是大為肝火,但眼下關系到整個蕭宗的聲譽榮辱,他當然不希望看到蕭狂雷輸。
  “大家請放心,如果這場我敗了,也就沒臉再回蕭宗了。”蕭狂雷一點頭,然后一躍而起,凌空跨越三十多丈,落地后腳下輕點地面,高高躍起,又一次飛躍三十多丈,穩穩的落在論劍臺中心。落地之前,一把長劍已在嘯聲中出鞘,無論是劍的氣勢,還是人的氣勢都無比驚人,引來陣陣贊嘆。
  “聽聞蕭狂雷的天賦絲毫不亞于他的大哥蕭狂風與二哥蕭狂雨,這一場,怕是沒有任何懸念了。”
  “天賦再高又怎樣,還不是庶出,將來也頂多做個長老。”
  “那可不一樣,焚斷魂只有最小的兒子蕭狂云是嫡出,但蕭狂云的紈绔之名舉世皆知,年紀和蕭狂雷差不多,聽說焚斷魂在他身上消耗了不知多少的資源,卻好像連靈玄境都沒到。蕭宗將來要是由蕭狂云來繼承,估計將是徹底的毀了。蕭宗不可能做出這樣的蠢事。未來繼承宗主的,一定是蕭狂風、蕭狂雨、蕭狂雷中的一個,怕是到時候又會有一番明爭暗斗了,搞不好還會上演個兄弟相殘……”
  隨著蕭狂雷的上臺,議論的焦點卻并不是接下來的對戰,而是蕭狂雷,因為在大多數人看來,接下來的對戰并不會有太大的懸念。
  “盡量的保留實力,不要暴露太多,以防讓明天的對手有所防備。”楚月璃對夏傾月的叮囑只有一句話。
  “是,師父。”
  夏傾月盈盈一拜,嬌軀一轉,隨著倩影的曼妙移動,輕飄飄的落在蕭狂雷面前,動作和身軀飄艷無雙。一把通體透明的冰劍在她的手中無聲顯現。冰劍,幾乎成為了冰云仙宮弟子的標志性武器。冰云仙宮的主武器同樣為劍,但她們的劍都是通體如冰,并釋放著不同程度的寒氣,楚月嬋的劍是如此,夏傾月的同樣如此。只是夏傾月的這把冰劍,在品級上并不如楚月嬋在死亡荒原死戰雙蛟龍時的那一把。
  “好!”凌無垢點頭,然后舉起右手:“八位戰最后一場,冰云仙宮夏傾月,對戰蕭宗蕭狂雷,對戰開始!”
  “在下蕭狂雷,便來領教一番夏仙子的冰云訣!”蕭狂雷灑然一笑,長劍前指,周身上下卷起一層快速旋轉的碧綠色的氣旋,他的身后,一個格外霸氣的雄鷹影像若隱若現,整個人的氣勢,也在這一刻強盛到了讓人驚嘆的程度。
  冰云仙宮美女云集,夏傾月雖然白紗遮面,但看她的身影和眼睛,以及些許露在外面的雪肌,便足以判斷出這必然是一個有著傾城之容的絕美少女。而在美女面前,有點實力的正常男人都會生出顯擺的心思,若能博得對方的好感甚至崇拜,那自然能大幅度的滿足虛榮心。
  夏傾月的行動則比他利索的多,平平一劍向他刺去,冰劍的尖端,一朵冰蓮華麗的綻放。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