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18)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18)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18)     

逆天邪神227 悄然種下的危機

平日里在冰云仙宮的庭院前東張西望的不少,都想能一睹冰云仙子的芳顏,但敢于搭話的卻基本一個沒有,一個年輕玄者在自己的領地無論多么有權有勢有聲望有前途,到了冰云仙宮弟子面前都會先怯三分,甚至還會不受控制的生出自慚形穢之感。[..
  至于敢直接請見楚月嬋的,更是絕對沒有。
  冰靈飄動,很快,一個曼妙如仙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卻是夏傾月。她美眸靜靜的在云澈臉上稍做停留,道:“云公子,如果你想見冰嬋師伯的話,還是請回吧。冰嬋師伯素來喜歡清靜,從不愿與冰云仙宮之外的人接觸,你的心意,相信冰嬋師伯已經聽到。”
  云澈看著她,很嚴肅的道:“傾月老婆,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喊我夫君,一個是喊我名字……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哪有老婆喊夫君公子的!”
  對于云澈的話,夏傾月絲毫不生氣,微微點頭:“好,那傾月以后就直呼你為云澈。”
  云澈左側的臉抽搐了一下,淡淡呼出一口氣,無奈的道:“我寧愿希望你和當初一樣,總是冷冰冰的看著我,在我故意言語上‘冒犯’你的時候,還會表現出惱怒……你現在的樣子,總是平淡的像是變成了兩外一個人。”
  夏傾月眸光微轉,輕輕道:“我宮冰心訣可讓人靜心斂意,無欲無求,你剛才的話,傾月便當做是夸贊了。”
  “無欲無求……那還是人嗎?”云澈搖了搖頭,轉移話題道:“傾月老婆,恭喜你進入前四,這場排位戰之后,你可就要名揚天下了。”
  “這樣的話,應該由我對你來說才對。”夏傾月的眼神變得稍稍有些復雜:“我完全沒有想到,你竟然可以在短短不到兩年之內,到達這樣的境界,你給了當年那些嘲笑你、輕視你,還有把你趕出家門的人一個最有力的回敬。”
  “我想見冰嬋仙子,傾月老婆,你就幫我告訴她一聲吧,說不定她會愿意見我呢。”云澈道。
  夏傾月緩緩搖頭:“冰嬋師伯不可能會見你的,請回去吧,明日的排位戰……”
  “傾月,讓他到我房間來吧。”
  這時,一個輕渺如煙,寒如玄冰的聲音不知從何方傳來,徐徐落入兩人的耳中,夏傾月的美眸之中閃過一抹深深的詫異,隨即道:“是,師伯……云澈,跟我來吧。”
  這個庭院的布置和云澈所在的那個一模一樣,更巧的是,楚月嬋所選房間的位置,也和云澈所選擇的一樣。在夏傾月的引領下,云澈站到了虛掩的房門口,微一遲疑后,推門而進。
  一股清冷的氣息撲面而來,云澈的眼前,是一個絕美如仙的背影,她站在窗前,沐浴著從窗外灑落進來的皎潔月光,一身白衣被映成月牙色,脖頸處所露出的雪肌熒光流動,更勝月光白雪。
  云澈恍然間,仿佛以為自己看到了從月宮下凡的天女,不由自主的呆了一呆,一時忘記了該怎么言語。楚月嬋并沒有回首,聲音冷冷的傳來:“知道我為什么要見你嗎?”
  “知道。”云澈回過心神,幽幽回答:“因為你想看到我,就像我在和你分開之后,一直渴望著再見到你一樣。”
  “……胡言亂語!”楚月嬋的聲音里帶上了深深的怒氣:“我之所以會見你,只是為了當面告訴你,我們之間的恩怨,已在我離開死亡荒原時一筆勾銷,你我兩不相欠,再無任何瓜葛!你最好,把我們之間的所有過往,全部忘的一干二凈,今后再見,便是完全陌路之人!”
  楚月嬋的話卻讓云澈笑了起來:“如果你真的那么決絕的想和我斬斷一切恩怨,那么,你為什么要親自來天劍山莊?今天在我為難的時候,為什么會第一時間出手相救?這是傳聞中性情淡漠的冰嬋仙子,絕不應該做出來的事。”
  “我來天劍山莊,不過是為了代替宮主前來。至于我出手救你,是我看不慣焚莫離的無恥行徑,與你無半點關系。”楚月嬋冷冷的道。
  “你可以騙我,但你騙的了自己嗎?”云澈笑了一笑:“你的內心如果真的這么決絕,又何必向我解釋?你捫心自問,這段時間,有沒有總是不受控制的想起我,想起我們在一起的那半年……你這次來天劍山莊,真正的原因,真的不是為了能見到我嗎?其他的理由,不過是你為自己找的借口而已……”
  云澈一邊說著,一邊向楚月嬋走去:“我原本以為,在我變得足夠強大之前,我不可能再見到你,但當我得知你居然也來到天劍山莊時,你知道我心里多么高興嗎?因為我無比的確信,你是為了我而來的,因為你知道我會代表蒼風皇室參加這一次的排位戰。”
  “住口……不許過來!”云澈的話,讓楚月嬋心中一片大亂,感覺到云澈腳步的靠近,這個已步入王玄之境的至尊強者臉上竟閃過一絲驚慌。她剛要回身,一雙手臂已輕緩而堅決的攬過她的腰肢,從后方抱住了她。
  楚月嬋的腦海頓時一懵,全身更是直接僵住,她的耳邊,傳來云澈輕柔的聲音:“我知道,你不可能背棄冰云仙宮,更無法過自己這一關。我沒有資格強迫和勉強你,我只希望,在我有能力帶著你沖破一切阻礙之前,你不要忘記,你不僅僅是冰云仙宮的楚月嬋,還有一個身份是小仙女……是只屬于我一個人的小仙女……就算你要忘記自己小仙女的身份,那那那……我的童男之身可是被你奪去了!你總不能吃干抹凈后不但不想負責還準備給忘的一干二凈吧……”
  楚月嬋最近的一些行為處處透著怪異,在夜幕降臨之時面見一個外門弟子,這在以前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把云澈帶到楚月嬋房門前的夏傾月看著房間里微晃的燈光,心中重重疑惑。
  這時,虛掩的房門忽然被打開……準確的說是被沖開,云澈的身體在一股寒氣重直接倒翻著飛了出來,雖然落地時勉強站穩,但依舊顯的很是狼狽,被沖開的房門也在他落地時“砰”的一聲關緊。
  “你惹師伯生氣了?”夏傾月美眸一轉,好笑的看著他的一臉狼狽。
  “怎么可能,再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可能敢惹她生氣。”云澈一本正經道:“是冰嬋仙子接受了我的謝意后,好心送我出來而已……嗯,就是這樣。”
  “是么……”夏傾月雙目在他的臉上微一停留,顯然不信他的話,輕輕道:“你的目的已經達到,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請回吧。明日的排位戰,你將對戰凌杰。師父說過,凌杰雖然年紀尚小,而且看上去毫無城府,喜怒皆形于色,但卻是個在天賦上還要勝過凌云的絕世天才,明日的對戰,你要小心。”
  “好,謝謝提醒。相比之下,你明天的對手才是真的棘手。”云澈聲音一頓,忽然道:“傾月老婆,你有沒有聽說過‘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瓏體’?”
  “‘冰雪琉璃心’、‘九玄玲瓏體’?”夏傾月眉宇間疑惑微凝,然后搖頭:“傾月并沒有聽聞過。”
  看夏傾月的反應,很明顯對琉璃心和玲瓏體并不知曉,云澈馬上道:“哦,沒什么。告辭。”
  剛轉過身準備離開,云澈的腳步又忽然一頓,回首道:“明日你和凌云的對戰,我希望勝的人不是凌云,而是你,那樣的話,最終戰,你的對手……將是我!”
  短短的幾句話,卻充斥著十足的傲氣和讓人無法質疑的信心。仿佛明日對戰凌杰的比賽,在他眼中早已注定了結果。看著云澈離去的背影,夏傾月一陣沉默,然后輕聲自言自語道:“這不到兩年的時間里,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同一時間,天劍山莊的另一個地方。
  凌坤,天威劍域的天劍閣執事之一,在天威劍域,他的身份只能淪為中下等,但在蒼風帝國,他的身份,他的實力,足以讓所有龐大宗門心驚仰望,絕不敢有半絲冒犯忤逆。
  在四大圣地眼中,這些小國,不過是低等到不屑踏足的三流之地。
  天劍山莊為凌坤準備的庭院也是奢華之極,光是侍奉他的家仆就多達十幾個,此時,這些侍奉他的人被他全部遣開,燈光幽暗的房間里,他拿出了一塊通體藍紫的寶玉,這是一塊極其稀有和特殊的傳音玉。
  隨著玄力的輸入,藍紫色傳音玉發出淡淡的光芒,其中所蘊藏的傳音陣法也快速轉動起來。
  “少宮主,別來無恙,可還記得區區老夫?”凌坤瞇著眼睛,對著傳音玉低低的道。
  “天威劍域的凌坤凌前輩?這可真是稀罕,看起來,你應該有什么有趣的事要和本少商量?”
  “不錯。”凌坤徐徐的道:“老夫想和少宮主來做一筆交易,相信這個交易,少宮主一定很敢興趣。”
  “哦?說說看。”
  “呵呵,聽聞少宮主這些年一直都在尋找一個擁有‘九玄玲瓏體’的女子,而這樣一個奇女子,老夫卻是碰上了一位,不知少宮主可感興趣?”
  “什么?”原本淡定如煙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急促,隨之又沉默了下去:“凌前輩的眼光,本少自然不會懷疑,但既然是萬年難遇的‘九玄玲瓏體’,凌前輩為何不自己享用,或獻給你們天威劍域的圣主呢?”
  “老夫知道自己斤兩,還真沒足夠的膽量享用九玄玲瓏體,獻給圣主,不過只能換來所謂的‘大功’,而獻給少宮主……嘿,相信以少宮主之魄力與聰慧,能讓老夫獲得更多的好處。”
  “哈哈哈哈!凌前輩真是聰明人,本少就是喜歡和聰明人說話。看來當初留給凌前輩傳音玉真是本少最明智的決定。凌前輩想要什么好處,盡管開口。若是真的九玄玲瓏體,凌前輩想要什么好處,都不過分。”
  “少宮主果然痛快。”凌坤笑了起來:“老夫只要一件東西……三斤紫脈神晶。”
  “……三斤,凌前輩這口,開的還真是夠大。”
  “哈哈哈哈,對別人來說,別說三斤紫脈神晶,就是得到三斤紫脈天晶,都是難如登天,但對少宮主而言,相信入手三斤紫脈神晶并不是什么難事。而且這三斤紫脈神晶與九玄玲瓏體一比,簡直不堪一提。”
  “好!兩年之內,本少自會備好三斤紫脈神晶,希望到時候,凌前輩可千萬不要讓本少失望。”
  “少宮主放心,老夫除非是活膩了,否則斷然沒膽子敢對少宮主有半點欺瞞。那么,老夫就靜待少宮主的好消息了……”
  傳音玉的光芒消失,凌坤抬起頭來,無聲而笑,低低道:“那個女孩的玄力氣息特征,和秘典中關于九玄玲瓏體的記載一模一樣……嘿,沒想到這區區之地,竟然孕育出了這等神體,真是天助我也!”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