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12章天機閉界(04-25)      第1111章告慰(04-25)      第1110章意外收獲(04-25)     

逆天邪神230 霸王怒上

readx();天劍山莊以劍為武器,亦以劍為生命。三把名震蒼風的天玄劍無極劍、天鴛劍、天鴦劍在天劍山莊是圣物一般的存在。天鴛劍與天鴦劍雖然都弱于無極劍,但這兩把劍在最初的時候同屬一主,兩把劍的力量相輔相生,一旦合璧,將揮出比肩無極劍的力量。只是,這幾百年來,還從未有一人能同時折服天鴦劍與天鴛劍。
  無極劍在凌月楓手中,天鴛劍三年前被凌云所服,天鴦劍則被凌杰所服。而現在,天鴛劍在其主凌云的靈魂駕馭下,暫時為凌杰所臣服,讓天鴛劍與天鴦劍在凌杰的手中鴛鴦合璧。
  左手天鴛、右手天鴦,一青一橙兩劍在凌杰身前交錯相貼,周圍的空間快蕩動著水紋一般的劍氣波瀾,凌杰雙目冷凝,低低的說道:“老大,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的多。我總算知道你前面的那些對手為什么被你隨便幾劍就敗的那么狼狽了,原來被大多數人稱為垃圾的重劍,居然會這么可怕……我手中現在兩把天玄劍,在武器之上,我占了非常大的便宜,就算贏了你,也沒什么光彩的。但如果不借助我大哥的這把天鴛劍,我根本不可能贏你。”
  剛才他刺云澈那一劍,在外人看來他是為了躲避云澈的重劍轟擊而不得不馬上撤劍,從而只給云澈留下了一個不痛不癢的小傷口,但他自己心里無比清楚,不是他被迫撤劍,而是他的天鴦劍,更根本無法刺穿對方的身體。他簡直無法想象,云澈的身體究竟是怎么錘煉的,竟然強橫到這種程度。
  他的重劍威力無比驚人,而他的防御能力,根本完全不下于他的攻擊能力。
  “武器也是實力的一部分,能折服一把強大的武器,本身就是實力的一種,沒什么占不占便宜之說。而且同時駕馭兩把劍,要比只駕馭一把劍難的多,搞不好威力還不如只用一把劍,你如果能把兩把劍的威力都揮出來,那也是你的本事……來,讓我看看你真正的全力!”
  云澈口中說的輕松,但眼神之中已滿是慎重。因為凌杰此時所釋放出的力量氣場,要比之前強盛出一倍很多。兩把力量相生相應天玄劍結合之后,所釋放的劍勢更是強盛了數倍。
  凌杰手腕微動,就是這么一個輕微的動作,卻帶起兩股鋒銳之氣肆意而出,讓周圍的空間一陣輕微的戰栗。此時全身玄力提起,劍意完全釋放的凌杰就如同站立在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之上,崢嶸的劍氣鋒芒足以橫掃世間。
  哧!!
  天鴦劍從凌杰手中飛出,化作一道流光驟射向云澈,同時,凌杰的身體化作一道幻影,手中的劍光凝成了極細的一線,最后竟直接消失,如同完全隱匿在了空氣的夾縫之中。
  兩把劍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刺向云澈,還在十丈之外,云澈便有了一種鋒芒在喉的感覺,而他的視線之中,已根本捕捉不到兩把天玄劍的蹤影,只能感覺到兩道恐怖至極的無形寒芒,這一次,他沒有以重劍的力量硬撼,因為如此凌厲的兩劍,將有極大的可能將他的重劍氣浪給輕易切開。
  鴛鴦合璧,非同小可。威力之上,要比單單一把天鴦劍強出太多。
  星神碎影動,云澈瞬間幻化出三重影,讓天鴛劍與天鴦劍同時刺空。凌杰低吼一聲,迅疾回身,天鴦劍在瞬息之間揮出三十多道劍光,天鴦劍則如天降流星,墜向云澈的后方,兩把天玄劍,一把以手駕馭,一把以靈魂劍意駕馭,天衣無縫!
  “嗤嗤嗤!”
  只有天鴦劍在手時,凌杰的攻擊全部被重劍震開,根本沾不到他的身體,但此時,云澈卻清楚的聽到了自己的重劍風暴如綿帛一般被切裂的聲音。霸王重劍迅后撤,改攻為守,兩把劍的數十道劍光刺穿重劍的力量氣場,如暴風般切斬在霸王巨劍上。
  叮叮叮叮叮叮……
  “喝!!”
  云澈重劍橫掃,再次爆的重劍之力將所有的劍光重新震開,同時身體快后撤,他目光垂下,落在霸王巨劍上……漆黑厚重的劍身,此時卻密密麻麻的布滿了幾十個不同大小的創口。小的如米粒大小,大的,則長至兩寸。
  兩把天玄劍合璧之威,根本不是一把地玄器所能抵擋。
  兩劍合璧下的前幾個照面,凌杰大占上風,他沒有給云澈任何喘息的機會,將天鴛劍抓在左手,雙劍在胸前交叉,橙色與青色的劍光在這一刻變得極為強盛,近乎耀眼……
  “天威絕劍……斷月!喝!!”
  隨著凌杰的一聲大吼,合璧的鴛鴦雙劍上,兩種不同顏色的劍之光芒忽然飛射而出,化作兩道橙藍交叉的十字劍芒……
  在大多數的用劍宗門里,輕劍的核心要訣并非凌厲,而是“快”,天劍山莊也是如此。迅疾的身法加上迅疾的劍光,可以輕易掌控全局,瞬息之間取人之命。天威絕劍共有七式,云澈已在半年前領教過“貫日”,“天威絕劍貫日”是天劍山莊劍威的極致,而凌杰的這一招“斷月”,則是度的極限。
  而且,是雙劍合璧之下的雙“斷月”!
  凌杰與云澈的距離本就很近,云澈只看到青橙光芒一閃,兩道天威劍氣距離他便已不到兩尺之距……
  砰!!!!
  “斷月”之芒撞擊在了云澈迅擋至身前的霸王巨劍上,一聲巨響,劍氣風暴瘋狂爆,隨著青色劍芒與橙色劍芒的同時爆裂,一時間就如有無數把從劍芒之中飛去,如狂風暴雨一般同時轟向云澈……
  霸王巨劍猛烈震蕩,云澈也以最快的度迅后撤,然后猛一提氣,星神碎影動,瞬間閃移到十幾丈高的上空,才終于擺脫了斷月劍芒的絞擊,但他身上的衣服已多了幾十道或大或小的口子,身上也多了道道細小的傷口,有一道橫在他的額頭,一縷鮮血緩緩滲出,又馬上止住。
  不愧是……天劍山莊……
  云澈心中一聲驚吟,緩緩的落地,在他雙腳碰觸到地面時,手上忽然一輕……霸王巨劍的半截劍身忽然離體,下落,在“砰”的一聲巨響中砸落在了地面之上,將地面砸出一個蔓延著裂痕的大坑。
  整個論劍臺鴉雀無聲,每一個人都是眼睛瞪大,喉嚨里久久不出聲音來。尤其是那些年輕玄者,感覺著自己脊梁骨里、四肢里,甚至牙縫間,都在“嘶嘶”竄動著冷氣。
  這一戰,讓他們用自己的雙眼開始真正了解到什么是天劍山莊,什么是蒼風第一宗門。
  那無影無形的劍光、讓百丈之外的他們都屏息身寒的劍勢、浩瀚無邊,完全不該屬于靈玄境界的劍意、還有匪夷所思、威勢威力遠想象的恐怖劍技,無一不在深深摧毀著他們對“劍”的認知。他們引以為豪,橫掃一方的劍,在這樣的劍面前,簡直如皓月前的螢火一般暗淡無光。
  “這就是……天劍山莊啊。”一個老者感嘆萬分的道。
  “才靈玄境六級,手中的劍竟已恐怖到這種程度,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根本不敢相信。”
  “太可怕了……那個云澈也一樣強的可怕,居然在凌杰的劍下支撐了這么久,若是換成我,估計兩個照面都撐不到。”
  “不過,他的重劍已經被斬斷了,勝負,應該已經分出來了吧。”
  “嗯,做的不錯,能把斷月施展到這樣的威力,已是讓我驚喜了。”凌月楓點頭道,臉色微微松弛了幾分。
  “坦白說,如果不是借助鴛鴦雙劍的合璧,小杰并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凌云出聲道。
  凌月楓默然以對,無從反駁。
  “云師弟……”在霸王巨劍斷裂的那一刻,蒼月一直高懸的心也仿佛一下子墜落了下去。霸王巨劍是云澈一直以來的武器,等于是云澈的一只手臂,如今霸王巨劍斷裂,云澈再也不可能有了和凌杰對抗的可能。她手捂胸口,輕輕道:“沒關系的,云師弟,你已經很了不起,我以你為榮耀,蒼風皇室,也會以你為榮耀。”
  “能進入前四,已是無數倍的出了我的預期。蒼風玄府能有一個這樣的弟子,真是百年之幸啊。蒼月公主,你從新月城帶回來的這個人,必將是將來威震天下的一大王座啊。”秦無傷卻是笑的格外淡然坦然。云澈能走到這一足,他已經太滿足太滿足了。
  “嗯,姐夫已經太了不起了,對面可是天劍山莊的人,敗了就敗了,姐夫可是進入了前四名,足夠驕傲一輩子了。”夏元霸雙手攥拳,用力的說道,聲音之中依然有著少許的遺憾……他自然不可能希望看到云澈輸,而是渴望著他可以再進一步,到達更高的高度。讓那些曾經嘲笑他、驅趕他……讓所有的人,對他只能高高仰望。
  霸王巨劍斷裂,凌杰也是一愣,他沒有馬上追擊,而是放下雙劍,滿含歉意的道:“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要不……比賽之后我賠你一把,御劍臺上,也有好幾把重劍的。”
  看著斷裂的霸王巨劍,云澈短暫的失神,聽到凌杰的話,他搖了搖頭道,微笑道:“不用了,你也完全沒必要和我說對不起,是我一時大意,沒保護好它。”
  云澈上前,撿起斷裂的那半截劍身,輕聲道:“老伙計,你陪著我成長,跟我一起奮戰了那么久,也的確到了該好好休息的時候了。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斷裂,這一場,我會好好的贏給你看。”
  說話間,斷裂的劍身已被云澈收至天毒珠,就在他準備把手中的半截重劍也收回時,他的手中忽然傳來強烈的震顫感,斷裂的劍身之上,甚至隱隱出了薄薄一層幽黑的光芒。
  云澈頓時一愣……天玄劍大部分會有低等的靈性,但地玄劍卻基本不可能有什么靈性。但霸王巨劍此時的異象,卻分明是劍之靈性的動蕩!
  霸王巨劍雖然是一把地玄劍,但它和其他的地玄劍并不同,因為它是一把“霸王”之劍,當年的霸王拿著它征戰萬里,無數次橫掃千軍,不知碎滅了多少敵人,暢飲了多少的鮮血。戰場之上的殺氣、戾氣、霸氣、豪氣、血氣無數次的熏染之下,讓它一點一點的衍生出靈性。
  它是霸王之劍,是戰場之上橫掃萬軍的王者,豈能接受失敗與毀滅!
  感受著霸王巨劍的震撼,云澈的神情從驚訝轉為平和,隨之又微笑起來:“好!我明白了。你是守護之劍,更是霸王之劍,只有死亡,沒有逃亡!縱然劍斷,也絕不會甘愿退卻……”
  云澈抬起手中的半截霸王巨劍,斷裂的劍口指向凌杰:“這一戰,我便和你一起來終結!斷裂之仇,由你來親自討回!”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