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44章最后的希望(07-21)      第1143章天降噩耗(07-21)      第1142章首日排位(07-21)     

逆天邪神235 傾世仙顏

夏傾月被完全籠罩在劍陣之中,前方、后方、左方、右方、上方,全是凌厲無比的劍光,換一個人,面對這根本不應該出自一個年輕人之手的恐怖陣勢,只怕雙腿都會直接嚇軟。但她水晶般的眸子里卻沒有一絲的波瀾,嬌軀如輕云般飄起,冰晶劍舞動間,十幾朵冰蓮在她的周圍同時綻放,而且每一朵,都比之前要大出數倍,所釋放的寒氣,更是讓空間都為之一凝,周圍空氣的溫度以一個恐怖的度極下降著。
  “嗯?”凌月楓原本平淡的臉色頓時一變。十幾朵巨大冰蓮同時爆開,這絕非靈玄境八級所能做到……凌云之前未揮出全部實力,夏傾月,分明也是如此!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密密麻麻的劍芒密集的打在冰蓮之上,或者當場破碎,或者直接被冰封在冰蓮花瓣間,再也無法寸進。之前的冰蓮,凌云隨手一劍便可擊碎,但這些巨大冰蓮,在上千劍芒的沖擊之下,卻沒有一朵凋謝,轉眼之間,每一朵冰蓮之上都插滿了被冰封的劍芒。而一些沒有碰觸冰蓮的劍芒,也在即將臨近夏傾月身體時停滯在了那里。
  將凌云以玄力和劍意所化的劍芒都給冰封,這些冰蓮所蘊藏的寒氣之恐怖,可想而知。
  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一幕,凌云更是心神大震。之前他和夏傾月對劍數百次,只是不想讓對方敗的太快而難堪,而這一劍雖未盡全力,但他本來有著萬分的自信將直接終結比賽,怎么都沒想到,竟被對方完完全全的接了下來,沒有一道碰觸到她的身體。
  凌云的反應極快,看著那些被冰封的劍芒,他眸中劍光一閃,身體忽如雷電般沖出,虛空一抓,天鴛劍便已回到他的手中,那一剎那,隨著天鴛劍青光一閃,他整個人瞬間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一道青色的流光,就如蒼穹墜下的閃耀流星,在論劍臺之上一閃而過……這道流星直線劃過所有的冰蓮,也劃過了夏傾月的身體……
  乒乒乒乒乒乒…………
  十幾朵冰蓮和被冰封的劍芒在同一時間全部破碎,化作漫天冰晶,論劍臺中心頓時如下起了一場冰晶暴雨,而凌云的真身,出現在了夏傾月身后十幾丈的位置……當人們的目光重新鎖定他的位置時,每個人的內心都被駭然充盈。除了少數的年長強者,沒有一個人看清他究竟是怎么移動到了那里,他們的眼睛所捕捉到的,只有一道忽然閃過的青色流光。
  這一劍之驚艷,無法用任何辭藻去形容。
  “好……快。”云澈失聲道。他感覺的到,這流光一般的度,并不是什么身法玄技,而是來自天鴛劍!普通的境界,是以人御劍。而凌云剛才那一劍,卻是在他強大劍意的催動下劍帶人行!而非人帶劍行。
  橫在身前的手臂緩緩放下,凌云低聲道:“認輸吧,雖然你比我預想的要強很多,但依然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我不想誤傷仙子……”
  說話間,他也緩緩轉過身來,而就在他身體完全轉過,目光回過夏傾月身上時,他的聲音忽然死死的卡在喉嚨里,再也無法說出一個字,平時總是毫無波瀾的眼睛,卻在剎那間便呆滯,就連大腦,都變得一片空白,視線、腦海之中,只剩下一張仿佛來自幻夢世界的天顏……
  夏傾月右臂的衣袖隨著中間的一道長長裂痕垂落了下來,露出了半截雪白的玉臂。而凌云那一劍,切裂的不僅僅是她的半截衣袖。
  隨著一陣混入寒氣的微風飄過,夏傾月臉上的雪白面紗緩緩飄落而下,一直牢牢掩蓋的真顏就此毫無遮掩的展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整個論劍臺霎時變得落針可聞,所有人都完全屏息。
  夏傾月的肌膚很白很白,但絕不是那種讓人看著不舒服的蒼白,而是一種如最純凈的冰雪,最無暇的羊脂白玉一般的瑩白。天空照射而下的光線并不強烈,但她的雪顏,卻瑩白的讓人目眩,就如冬日里映著陽光奕奕生輝的霜雪一般。垂落的半截衣袖下所露出的玉臂,更是流動著瓷玉一般的流光,美的讓人屏息。
  拋開其他的一切,僅僅是這賽雪欺霜的肌膚,就足以讓天下男人為之亡魂失魄!
  雪肌之上,點綴著彎月般的細長柳眉和清澈深邃的剪水雙瞳。香腮勝雪,美靨如詩如畫,兩瓣嬌唇就如一抹老天爺用盡心血妙手勾畫出來的粉紅胭脂,美的驚心動魄。
  而當這一切都集中于一個女子的身上,展現的,是一種讓蒼穹和大地,日月與星辰都為之失色的絕美風景。
  夏傾月展露容顏的那一刻,絕美的光華在一瞬間遮蔽了其他所有的色彩。他們的呼吸為之屏住,心跳都幾乎停止,心中,蕩動著極其相似的一句話……
  這是來自天上的謫塵仙女嗎……人間,怎么可能存在這樣的絕色仙姬……
  受到沖擊力最大的,無疑是那些年輕的玄者們,他們的視線已徹底繃直,在不知不覺中魂飛天外。縱然是那些平日里從不缺少美女在側的宗門繼承者,也是目瞪神呆,視線中、心海中完全被夏傾月的天姿充斥,都感覺不到了自己的存在。就連那些中年,甚至頭胡子花白的長者,都是神情呆滯,目眩神迷。
  蕭宗的蕭狂雨、蕭狂雷、蕭震、蕭楠呈現著完全一樣的神情,如掉了魂一般的呆看著,焚天門的焚絕城在無意識間從座位上站起,雙目投射著從未有過的癡迷……連他們的反應都是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而全場最淡定的,卻反倒是玄力最最低微的夏元霸。
  “哦,姐姐果然變得更好看了。”夏元霸很小聲的道,現場忽然變得奇怪的氣氛讓他一陣左看右看,最后看了一眼云澈,一頭霧水的嘀咕道:“大家的樣子都好奇怪……就連姐夫也是一樣。”
  與夏傾月大婚那天的相見,讓云澈大為驚艷,而如今,他又一次被她深深的驚艷到。十八個月的時間,可以讓一個少女生相當大的變化,十六歲的夏傾月便已美的不似人間少女,如今已十七歲半的夏傾月,再加之冰云仙宮的冰雪滋養,已只能用美絕人寰來形容。讓他,都看得呆滯。
  這也是她為什么會戴著面紗的唯一理由。
  不要說男人,同為女子的蒼月都被深深的震撼。她同樣有著絕美的容貌,更有著極為高貴的身份,但在這種不該出現在凡間的仙子面前,她平生第一次有了一種自慚形穢,自愧不如的感覺,她知道自己不應該有這種感覺,但看著夏傾月的風姿,這種感覺卻是不受控制的肆意滋生,轉眸看著云澈那呆滯的眼神,她伸出手兒,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袖……
  一些曾參加過三十年前排位戰的長者會現,這一幕,像極了當年楚月嬋面紗掉落時……當初的畫面,三十年后在同一個舞臺上再度上演,同樣,是源自一個冰云仙宮的女弟子。
  默默的看著全場的反應,回想起當年那段刻骨銘心的過往,凌月楓的眼眶出現了些微的濕潤,他失神之中,沒有現身側的軒轅玉鳳一直都在注視著他,他的反應,讓軒轅玉鳳緩慢的收緊眉頭。隨之,她轉頭看向自己的兒子凌云……他距離夏傾月最近,眼神之中,透露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朦朧神采,這種神采,他縱然是在十七歲那年征服天鴛劍時,都未露出過。
  軒轅玉鳳的胸口劇烈的起伏了一下,口中,出一聲低吟:“冰云仙宮……當年禍害了我的丈夫……現在……又要害的我的兒子……步他父親的后塵嗎……”
  這聲低吟很輕,只有自己才能聽到。其中夾雜著一種近似怨恨的東西,而更多的,是嫉妒!女人間的嫉妒,并不只會生在同齡之間,容顏這種東西,永遠是女人最在意的天賦。軒轅玉鳳今年五十一歲,但作為一個天玄后期的玄者,她看上去不過是連三十歲都不到的少婦,如果在打扮上少女化一些,和凌云站在一起說是他妹妹都會有人信。相貌也屬于上乘,但要分參照物……若是和大多數女子相比,她是個貨真價實的美人,但如果和夏傾月相比……
  難聽點說,簡直就是爛泥與彩云的差別。
  凌云的那一劍堪稱驚世,面紗被擊落,夏傾月也是始料未及。看著全場的反應,她幽幽一嘆,雪手抬起,將一張新的冰紗覆在了臉上,重新遮蔽了讓天地失色,日月無光的傾世容顏。
  世間最美麗的光彩被無情的掩下,也讓無數癡迷中的魂魄終于蘇醒了過來。
  “她……她……她是仙女嗎……”一個宗門弟子癡癡呆呆的低語道。
  “女人……居然可以漂亮到這種程度,我剛才感覺到自己的魂魄都不知飛哪里去了……傳說中的雪公主……最多也是如此吧……”
  “雪公主?雪公主是誰?”
  “啥?你連天玄第一美女雪公主都不知道?她是神凰帝國的唯一皇女,在十三歲那年,就是公認的天玄大6第一美女。被神凰帝國的人稱作‘上天的寵女’、‘神凰帝國的明珠’、‘上天賜予神凰帝國的瑰寶’,在神凰帝國,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神凰帝國的人可以不知道皇帝是誰,可以不知道鳳凰神宗,但絕對沒有一個人不知道雪公主!聽說有無數的絕頂畫師想要畫出雪公主的樣子,卻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神凰帝國的第一畫師見到雪公主時,直接丟筆,說就算是全天下的畫師齊聚,也根本不可能畫出雪公主的一絲神韻……”
  “哇!才十三歲,就被稱作天玄第一美女,會不會太夸張了些?難道,她比夏仙子還要漂亮嗎?”
  “……不知道……不過應該不可能吧?夏仙子完全美到了我做夢都想象不到的程度,我實在無法相信,這個世界上還能有比她更美的人存在……”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