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275章琉璃傾月(12-19)      第1274章神后現身(12-19)      第1273章賢婿賢婿(12-19)     

逆天邪神236 冰凰瓊華綾

“我要得到她……我一定要得到她!!”蕭狂雨和蕭狂雷胸口起伏,心中發出了一模一樣的聲音。他們貴為蕭宗宗主之子,未來傲世天下的人物,女人在他們眼中,一直都只是男人的附屬物,他們從未想過,也不相信這世上能有女人讓他們失心。但如今,這個女人出現了,他們甚至深深的感覺到,若能得到這個女子,才是真正的不枉此生,才是真正的人生巔峰!與之相比,未來的蕭宗之主的地位,都顯得毫無吸引力。
  而這,也是在場幾乎有足夠資本的男子的想法”。而沒有足夠資本的,只能在無盡的驚艷之后,自慚形穢,剩余的,只有回蕩在心海,如天邊云影般的幻想……
  “……居然更加漂亮了,這才十七歲而已,再過幾年,那還得了。”云澈小聲的低念道。看著周圍人的反應,他沒有一點點的虛榮感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個驚艷全場的少女,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不過他相信如果這個事實公開的話,他必定會被無數嫉妒怨恨的眼神刺成馬蜂窩。
  夏傾月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美麗,但她并不認為那是多么重要的天賦,很多時候,她甚至希望自己的相貌可以平凡一些。這次來參加排位戰,遮蔽容顏是宮主的親令,她自己也毫無抗拒。楚月璃也交代過她,一定不要讓面部的冰紗掉落。但凌云那如流光般的神奇一劍,讓這個她不想看的意外還是發生。
  凌云,終究是凌云。
  不過,這對夏傾月的心境并沒有造成什么太大的影響,從冰紗掉落到容顏再次被遮掩的過程,她也僅僅只是發出一聲輕然的嘆息而已,但她面前的凌云就不一樣了,向來劍意守心,心無點塵的凌云,呼吸卻明顯已經大亂,眼波也不再是平靜凜然,而是泛起了久久沒有平息的動蕩。
  這對凌云而言,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第一次在一個正在交戰的對手面前心神大亂。
  就如當年看到楚月嬋真顏的凌月楓。
  凌云的實力之強毋庸置疑,他剛才那一劍如果不是手下留情只切裂了她的衣裳和面紗,而是切向她的喉管的話,她說不定連命都已丟掉。雖然她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賦,但她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實戰經驗太淺!這種東西,是再高的天賦也難以彌補的。這一點上,她比之云澈差了十萬八千里。
  不過,這也為夏傾月敲響了警鐘,面對凌云這個可怕的對手,她已經不能再有任何的保留。手中的冰晶長劍被她收回,她右臂輕拂,一環白芒忽然在她身邊飄動,化作一條舞動的白色長綾。白色長綾半尺來寬,長至兩丈,通體白瑩似玉,滑.順如緞,光可鑒人,遙與上空灑下的光輝相映,浮溢著一片朦朧光澤,周身浮動著飄渺神秘的冰靈。
  長綾似有著靈性一般,如一條白色的靈蛇圍繞著夏傾月的身體環繞飄動,灑落的冰靈與她周圍的冰華交纏在一起,美不勝收。
  “那是……”
  “是冰云仙宮的天玄器……冰凰瓊華綾!水無雙和舞雪心被淘汰后,它果然是被交到了夏傾月的手上。”
  “不過聽說冰凰瓊華綾極其難以駕馭,想要發揮出它的些許實力,不但要至少地玄境的玄力,冰云訣也要在五重以上……她的對手可是凌云,凌云對天鴛劍的駕馭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她就算是拿出冰凰瓊華綾,也不可能有什么轉機吧,頂多是稍微掙扎一下。”
  冰云仙宮的唯一天玄器一出現,自然引發全場注目。而夏傾月在這時,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動作,她伸出雪白的玉手,抓住了脖頸間的那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的白玉吊墜,將之輕輕的拉了下來。
  白玉吊墜離體的那一刻,夏傾月身上釋放的玄力氣息忽然間暴漲,短短一息之間,便從原本的靈玄境八級跨越到靈玄境九級,隨之到了靈玄境十級……然后直線突破靈玄境的范疇,到達地玄境一級……地玄境二級……
  最終,定格在了地玄境三級……玄力氣息的強度,和凌云直接持平!!
  這樣的變化,玄力層次不夠的年輕玄者當然無法察覺的真切,但那些實力都在地玄之上長著們全部大驚失色,在極度的震驚中全部從坐席上坐起。
  “什……什么!!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
  這屆的排位戰,凌月楓有多次的驚訝和出乎意料,但所有的加起來,也不及這一刻的驚駭。不僅僅是他,除了冰云仙宮的人,所有感覺到夏傾月玄力變化的人,包括蕭絕天、焚莫離、蕭薄云、秦無憂……等等所有,那震驚的表情,就如親眼看到了天宮樓宇一般。
  “秦府主,怎么了?”忽然站起的秦無傷那劇烈的表情變化,引得云澈和蒼月連忙詢問。
  秦無傷狠狠的大喘一口氣,用一種極度干澀的聲音艱難的道:“竟然是……是……地玄境……三級!”
  “啊!?!?”蒼月和夏元霸全部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云澈的神情也直接僵硬在那里,眼眸深處閃過深深的驚然。
  在排位戰前的玄力測試中,凌云展示出了地玄境三級的玄力,震驚了全場。但人們雖然感覺震驚,但并沒有太多的不可接受感。因為凌云在十七歲時就已靈玄境九級,以他的驚人天資,二十歲時突破到地玄境三級也不是太過夸張。
  但,夏傾月今年才十七歲……十七歲的地玄境三級,這是什么概念?
  這是將凌云這個公認的“蒼風帝國年輕一輩第一人”給碾壓,還是徹底碾壓的天資!在蒼風帝國的完整歷史上,也是從未有過!
  是當之無愧,毫無折扣的千古第一人!!
  “哼,果然是隱藏了玄力,我居然一直沒注意到是她那條項鏈的關系!”茉莉冷哼一聲道。
  云澈:“……”
  夏傾月從脖頸上取下的項鏈,名為“冰朦之珠”,可完美的將佩戴者的玄力進行任意程度的壓制!沒錯,是壓制,而非那種很容易被察覺的隱藏。除非以玄力去刻意的關注這條并不起眼的項鏈,否則縱然是王座,也絕難發現。當初在流云城時,夏傾月的真正玄力,也是隱藏在這冰朦之珠下。
  在這場排位戰上隱藏玄力,當然是夏傾月必然的選擇。否則,若她直接展露自己真正的玄力,那么,可想而知會引發一場怎樣的轟動與騷動。
  十七歲的地玄境已是前無古人,而十七歲的地玄境三級,這樣的天賦天資,已讓在場的人根本找不出語言去形容。強如蕭宗、焚天門,甚至天劍山莊,也完全不會認為自己有能培養出這樣一個弟子的能力。
  絕世的容顏驚艷全場,隨之,又是如此驚世的天資展露人前……那些震驚中的強者們不由得去懷疑,這個才十七歲的少女會不會根本不是凡人,而是天宮玉帝的送入人間的天之公主,所以才會受到上天如此不遺余力的眷顧。
  這場對決,在人們眼里本該是屬于凌云的單方面碾壓,但此時,狀況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三年前靈玄境九級的凌云輕松戰勝靈玄境十級的沐凌雪,他毫無疑問有著很強的越級挑戰能力,所以從這一點上,凌云應該依然占優,但已構不成碾壓。
  而就資質而言,他在夏傾月面前,已是敗的一敗涂地!與之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整個蒼風帝國,也根本不可能再找出一個能與她哪怕相提并論的人。
  距離夏傾月最近的凌云最她的玄力變化感知的最真切,心潮簡直動蕩的就如翻滾的海濤,難以平息。視線之中,夏傾月緩緩的伸出了手臂,隨著她這個很小的動作,冰凰瓊華綾舞動的軌跡也發生了變化,變得更加輕靈飄渺,就如一只俏皮的精靈在圍繞著絕美的仙子盡情嬉戲。半只被割裂的衣袖無聲垂下,露出小半截玉臂,白皙的膚色幾乎透明,如由世間在完美無瑕的白玉精心雕琢,美奐絕倫。
  “凌公子,多謝剛才一劍手下留情,否則,傾月已經敗了。接下來,傾月會全力以赴。”
  天籟般動人聲音從她花瓣一般的唇間縹緲而出,在凌云的耳邊縈繞徘徊,讓他目光怔然,久久沒有反應。
  這時,他的心海之中忽然傳來凌月楓的一聲冷然呵斥:“云兒,集中精神!”
  凌月楓的靈魂傳音如在凌云的頭上澆了一盆冷水,讓他瞬間清醒。他以最快的速度摒除雜念,收斂心神,劍意歸心,他沒有說話,以劍勢,做了回答。
  天鴛劍前指,劍尖之處,空間出現了大幅度的扭曲。一股無與倫比的劍勢釋放,如一波無形的浪潮般席卷了整個論劍臺。一時間,他仿佛成了天地的中心,連相距很遠的看眾們,也清楚的感受到了一股逼人的氣勢,那種感覺,仿佛被人用刀尖指著眉心,渾身冰寒!比之凌杰手持雙劍時的劍勢,還要強盛近十倍!
  一劍刺出,天鴛嗡鳴!
  一瞬間,凌云整個人消失了,人們的眼睛所能捕捉到的,只有那一線青色的劍芒還有那一道清晰的空間漣漪……沒錯!那是實實在在,真真實實通過切裂空間所帶起的空間漣漪,而非凌杰以劍威蕩起的小幅度空間扭曲,兩者之間,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玄力全開的夏傾月靈覺也自然大幅度提升,這一劍在她眼中不再是無跡可尋,她上身微動,冰凰瓊華綾瞬間起舞,白芒飄動間,精準的觸碰在飛刺而來的天鴛劍上,下一瞬間,冰凰瓊華綾就如忽然醒來的靈蛇,順著劍身閃電般的纏繞其上,與此同時,一股足以讓空間凍結的寒氣驟然爆發……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