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47章龍闕(01-20)      第1046章屠龍之期(01-20)      第1045章再滅神劫(01-20)     

逆天邪神242 夫妻之戰四

readx();忽然爆的焚星妖蓮不但輕易吞沒了夏傾月的冰蓮,也將夏傾月籠罩其中,遠預料的灼熱讓夏傾月眼神微變,全身冰靈忽然暴.動,形成一個極強的寒冰屏障,冰凰瓊華綾也快飛舞,將涌來的鳳凰炎全部掃開,同時身形疾退。
  在焚星妖蓮完全熄滅時,夏傾月已被逼退到三十丈之外。
  而云澈并沒有如之前那般無間隙的強攻,他目視夏傾月,沉眉道:“我再說一次,用出你的全力,我想要擊敗的,是用出全力的你。而不是現在的你!”
  云澈上來的疾攻、重劍的威力、以及他身上爆的火焰,都讓夏傾月在驚詫之余還有些措手不及,幾次對撞,竟是隱隱落在下風。看著云澈此時的眼神,她從中捕捉到的,是一種印到骨子里的傲氣,而這種傲氣卻并非是那種天然的自傲,而是只針對自己!
  這種眼神告訴她,如果她再不使出全力,給予他的將不是仁慈,而是羞辱!
  夏傾月的胸脯輕微的起伏了一下,她閉上眼睛,隨之又徐徐睜開,唇間溢出冷幽的聲音:“如你所愿……”
  寒風四起,夏傾月周圍的冰靈混亂的飄動起來,帶動著她的軀體緩緩浮起,足尖離開地面,靜靜的懸浮在了那里,唯有長長的雪裙輕垂著地面,她的手臂緩緩張開,披在肩膀的長和身上的雪衣全部輕靈的舞動起來。
  冰靈舞動的度越來越快,伴隨著周圍的溫度以一個驚人的度下降著,就在這時,一團藍色的光芒忽然從夏傾月的身上閃耀而起,伴隨著一股彌漫整個論劍臺的冷冽風旋。
  “啊!!”
  “這……這……這是……”
  那忽然閃動的藍光狠狠的刺了一下云澈的眼睛,讓他的雙目下意識的閉合,他馬上又睜開眼睛,但目光再度落在夏傾月身上的那一刻,驀然呆滯在了那里。
  寒冷的風平息消逝,但那一身雪衣卻依然在無風而舞,夏傾月面部的輕紗消失不見,不知被剛才的玄力風暴帶向了何方,露出了一張讓天地失色,讓日月蒙羞的傾世仙顏,但,那雙眼眸卻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竟是冰藍一片,猶若閃動著璀璨冷光的藍寶石一般,漆黑如墨的長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頭無風而蕩的冰藍色絲,就連她的雙眉、眼睫,也同樣變成了晶瑩無暇,流動著冰寒冷光的冰藍色。
  浮動在她周圍的冰靈同樣生了劇變,之前的冰靈每一顆都小巧如鉆,如今,卻猶若化作了一顆顆閃耀的星辰,無數星辰簇擁之下的夏傾月,便如冰雪孕育,不染一絲凡塵的雪中妖精。
  “冰……冰云第七境……冰軀玉骨……”
  天劍山莊莊主,蒼風帝國當代第一霸主的凌月楓,此時的聲音竟有些結巴起來。看著變化成冰雪仙姬的夏傾月,他心中的震驚大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他不知道這個今年只有十七歲的少女究竟要給他多少次的驚訝與震撼才肯罷休……
  冰云第七境……那可是只有冰云仙宮現任宮主,玄力高達王玄境三級的林煜仙才達到的至高境界啊!!
  天才、奇才、妖孽、怪胎……此刻在凌月楓的心中,這些辭藻縱然全部加起來,也不配去詮釋夏傾月。
  他身邊的凌云更是全身劇震,怔怔的說不出話來。昨日一戰,他雖然慘敗,但他相信著自己只是敗在不該出現的領域之下,若沒有那個打破玄力法則的領域,單論玄功強度和綜合實力的話,他相信自己足以壓過夏傾月……畢竟,昨日他的劍靈分身,可是將夏傾月完全壓制。
  但他此時才在震驚中覺,昨日的夏傾月,在玄功上竟根本沒有施展全部。而此刻的夏傾月所釋放出的玄力氣息,比之昨日的頂峰時刻還要強出太多太多,強到了他縱然施展劍靈分身,也幾乎難以抗衡的程度。
  “嗯?怎么回事?”楚月嬋秀眉一收,不解的道:“傾月為什么要把底牌暴露出來?她要敗云澈,冰云訣運轉到第五重就完全足夠。”
  “夏師妹不是會亂來的人,她應該有自己的理由吧。不過既然用出了冰云第七境,比賽應該馬上就結束了。”水無雙聲音沉靜的道。
  世間玄功萬萬千千,自己所到達的層次越高,便會知道多么奇異,多么打破認知的玄功都有可能存在。凌云的“劍靈分身”讓初見的人深感匪夷所思,而夏傾月動用的冰云第七境,竟然讓身體都生了巨大的變化。
  氣息的變化更是無比之大,比之剛才要強出一倍不止,一股冰冷的威壓罩在云澈的身體和靈魂之上,沉重的如一座冰寒刺骨的萬年冰山。
  “喝……啊啊!!”
  云澈一聲大吼,身上的鳳凰之炎瘋狂的燃燒起來,赤紅色的火焰竄起數丈的高度,也將那股冰冷的威壓一沖而破。他的體內,三滴鳳凰之炎瘋狂的燃燒起來,蘊含著鳳凰威嚴的火焰蔓延至他的每一根經脈,每一滴鮮血。
  就強度而言,云澈的玄火斷然比不上夏傾月的冰云,而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但云澈的火并不是一般的玄火,而是以三滴鳳凰之血為源的鳳凰炎!層面之上無疑碾壓冰云。鳳凰神宗僅以《鳳凰頌世典》的前四重境界便稱霸天下,成為一國之皇宗,也是天玄大6除四大圣地外的第一大勢力,自然不是冰云仙宮的冰云訣所能相比的。
  所以,縱然強度遠遠不及夏傾月,但依然勉強有著對抗的資格!
  冰冷的風與灼熱的風不斷碰撞,出陣陣撕裂的呼嘯聲。沐浴在火焰中的云澈長亂舞,衣衫獵獵。目光犀利如電,雙手握著深灰色,看上去格外恐怖的重劍緩緩的指向前方,配合那他站的筆直的身軀,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俯視天下的巍峨山岳,縱然面對氣息暴漲的夏傾月,也沒有一絲的退怯。
  單單是這樣的氣勢與魄力,就讓人心中不自覺的生出一種懾服感。
  就氣勢而言,人們從凌云身上看到的,是未來讓天下仰望拜服的宗師,夏傾月則如出塵之仙,然世外,而云澈……則是震蕩塵世的無上霸王!
  就在這時,云澈眼中寒芒爆閃,腳下巖石猛然炸裂……
  “嗡!!”
  隨著空氣劇烈的震顫,云澈出手了,龍闕劃出一個巨大的灰色彎月,推動著層層空間漣漪,轟向氣勢驚人心魄的夏傾月。
  而這一次,面對云澈的攻擊,夏傾月沒有選擇退避,她的右手緩緩伸出,一只手掌仿佛已化作白玉,瑩潤的讓人無法相信這是一個少女的手掌。而隨著她這一個微小的動作,冰凰瓊華綾閃電般射出,如死神之吻,直點龍闕。
  轟!!
  仿佛驚雷炸響,腳下的巖石被瞬間粉碎成碎末,而后被狂猛的玄力洪流卷向上空。在四濺的冰晶與火光之中,云澈被瞬間沖飛出去,后背貼著臺面一直劃出十幾丈,才以龍闕猛一頓地,停住身形。而夏傾月僅僅是身體輕微的晃了一晃,就連周圍星辰般的冰靈也沒有絲毫的凌亂。
  這是排位戰以來第一次,云澈在以重劍的正面對撞中處在了下風!
  上一場比賽,他使用的還不是龍闕,而是霸王,亦沒有用出全力,更沒有動用焚心和鳳凰炎,凌杰卻萬萬不敢和他正面對撞,但面對實力全開的夏傾月,同樣實力全開的他縱然是最占優勢的正面對撞,都完全落入了下風。
  真玄境十級與地玄境三級……中間可是隔著整整兩個大境界的瓶頸!
  “你再接我這一劍試試……”
  強大的防御力之下,他縱然落敗,也基本沒受什么傷,他從地上一躍而起,一聲大吼,高高躍起,鳳凰炎包裹的龍闕再次轟下,氣浪之強橫遠勝剛才。
  “霸王怒!!”
  這一劍氣勢磅礴,隔得很遠的看眾們都感覺到仿佛是一座山岳在向夏傾月砸下。然而,就在龍闕即將觸及夏傾月時,云澈的身體卻忽然一滯,動作一下子慢了下來……一縷縷寒氣就如無堅不摧,無孔不入的鋼針,穿過鳳凰炎,沖擊在云澈的身體表面和經脈之上,讓他的身體出現了剎那的麻木,雖然下一個瞬間,這些寒氣便已被鳳凰炎全部驅逐,但一個剎那,便往往已足夠致命。
  砰!!!
  龍闕還未完全落下,冰凰瓊華綾已如靈蛇般飛至,“噗”的一聲掃在云澈的腰上,讓他一聲悶哼,在旋轉中被掃向了十幾丈的高空……
  “唉,差距終究太大了。這場對決,已沒必要再持續下去了。十個云澈,也不可能打得過夏傾月。”
  “云澈的表現已讓人震驚,不是云澈弱,而是夏傾月實在太可怕了,都不知道冰云仙宮究竟是怎么培養出這個弟子的。”
  看著云澈的第二次主動攻擊依然慘敗收場,對面的夏傾月卻連腳步都沒動一下,周圍的人都是一陣唏噓。而就在這時,明明被冰凰瓊華綾卷向高空,完全失去平衡的云澈卻忽然違背常理,向夏傾月飛墜而下……
  “鳳翼天穹!!”
  人被強橫的力量擊飛時根本無從借力,也幾乎無法借力,能保持住平衡都極為艱難,而云澈卻在完全失去平衡的狀態下忽然動了攻擊……而且他飛墜的度極其之快,只一瞬間,便已沖到了夏傾月的身前,重重的撞擊在了措手不及的夏傾月身上。他的背后,一雙火焰凝化的鳳凰雙翼灼熱而威凌。
  轟!!
  一大團火焰轟然爆開,這出其不意的一擊,終于擊碎了夏傾月的冰晶防御,將她遠遠沖開。云澈身體后翻,強行咽下已沖至喉頭的逆血,未等身體站穩,龍闕已在飛舞中掠起道道巨大的火焰之影……
  “鳳凰破!!”
  一道道鳳狀火焰夾帶著重劍的霸道接連的飛向夏傾月,被鳳翼天穹震開的夏傾月還未能保持平衡,便已陷入幾十道鳳凰破的密集轟擊中,那混亂爆起的火光將夏傾月完全淹沒……
  但這些火光并沒有維持太久,便在一片忽然閃耀的藍光之中全部熄滅,藍光之后,一只巨大的冰晶鳳凰破空飛出,將迎面而來的兩記鳳凰破全部沖碎,然后去勢不減,重重的撞擊在云澈的胸口。
  噗……
  云澈凌空噴出一支血箭,跌落在了十丈之外,身上的鳳凰炎也隨之熄滅,胸口的衣服完全碎裂,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厚厚的冰層,冰層之下,是還來不及爆裂便被冰封的創傷。
  “呃……”
  云澈翻轉過身,在重劍支撐下面無表情的站起,一線血流從他的嘴角緩緩而落……他的對面,夏傾月面若白雪,眸若藍晶,一身雪衣輕輕飛舞……別說受傷,全身連一絲灰塵都沒沾染。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