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244 焚鳳凰血

一記驚天動地的“天狼斬”雖然只給夏傾月造成了不太重的創傷,但卻將她冰軀玉骨狀態擊潰。.{2}{3}{w}{x}]冰云訣短時間內再也無法提升到第七重境。而這一擊并沒有讓云澈瀕臨極限,在夏傾月氣息未穩時,云澈已經重新沖了上來,一道鳳凰破從十幾丈外飛射而至。
  楚月璃猛的站起,對就在自己前方的夏傾月道:“傾月,不要再留手,馬上開領域把他擊敗!這個家伙,隨時可能制造出各種意外!”
  對于這場對戰,楚月璃原本是沒有任何擔心的,一絲一毫都沒有。兩人的綜合實力的確有著很大的差距,整個過程,夏傾月也一直保持著碾壓的姿態,但隨著兩人交手的進行,夏傾月的氣息越來越弱,而一次次被挫敗的云澈非但沒受大傷,反而氣勢上絲毫不減,現在又奇跡般的脫離夏傾月本決定勝局的一擊,反將夏傾月所傷,這讓楚月璃無法不膽戰心驚。
  這一戰的勝敗,對夏傾月個人來說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但對于冰云仙宮則重要無比,因為贏了,就是打破歷史,將冰云仙宮第一次推上蒼風帝國的最巔峰。既然已擊敗凌云,走到了這一步,夏傾月便絕對不能敗。
  冰凰瓊華綾一甩,將云澈的鳳凰破全部擋下,在抵擋的過程中,夏傾月也感覺到云澈的力量也已明顯下降……那一記天狼斬,的確讓云澈大幅度消耗,再加上焚心狀態的持續加持,云澈如今玄脈和身體上的負荷已是奇重無比,完全在咬著牙強行支撐著,但距離崩潰的臨界點,也越來越近。
  云澈快步沖向夏傾月,還未能靠近,他眼前便忽然藍光一閃,周圍的世界,在一瞬間變成了幽藍色。
  一股無比冰冷的感覺從四面八方驟然襲來,讓云澈的腳步一下子停滯。
  “領域!是昨天那個領域!”
  “又是領域……這簡直就像是在作弊!別說年輕一輩,就是放眼整個蒼風帝國,能使用領域的人也不超過兩個手掌!”
  “真沒想到,云澈竟然有著這么恐怖的實力,感覺上他一點都不比昨天的凌云弱!至少他把夏傾月給擊傷了……但可惜,他就算再強大十倍,面對領域,也根本不可能有反抗的能力。”
  “唉,我們是真的老了。本以為凌云已經是年輕人所能達到的最極限,沒想到,這個才真玄境的少年人,他帶給我的震撼,還有剛才爆發時的氣息,完全不下于凌云。如果他到了凌云這個年紀,必然要遠遠勝過。而這個叫夏傾月的女孩……完全顛覆了我的認知啊。”
  “云澈到這一步,已足以名震天下,讓世人震驚。只可惜,這個世界上除了他,還有一個夏傾月。她超越法則釋放的領域,天玄之下,根本沒有可能抵抗。”
  寒風四起,上空飄起漫天的雪花,地面很快罩起了一層寒霜,云澈的身上,一層厚厚的冰層隨著“咔咔”的聲音快速凝結,很快便覆蓋了他半個身體。
  這個冰云領域比之昨天的要小上一些,畢竟夏傾月之前動用的是第七重冰云訣,又受了云澈一記天狼斬,消耗巨大。在冰云領域開啟的那一剎那,云澈便感覺如同被如無數鋼針扎入全身,身軀、四肢都在極寒之下快速麻木,別說沖刺,就連邁動腳步都變得無比艱難。
  他此刻真正明白昨日的凌云在冰云領域之下為什么會一下子變得毫無抵抗,被擊出領域后,連最后的掙扎都沒有就直接認輸。領域這種力量,在天玄之上境界對戰中會頻繁出現,但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他和夏傾月所在的這個層面,一旦出現,那種壓制,用完全碾壓都不足以形容。
  寒氣瘋狂入體,全身麻木到連知覺都在快速消逝,云澈猛吸一口氣,想要燃起鳳凰炎,但身上的火焰還未來得及燃燒,便已經恐怖的冰寒從根源熄滅。
  與云澈相反,冰云領域之內,是對夏傾月最為有利的環境,在這里,她的一切攻擊都將被最大化。可以毫無夸張的說,如果不能破解冰云領域,那么,領域之內,夏傾月將是完完全全的主宰,主宰這場交戰的勝負,若她愿意,可以輕松主宰云澈的生死。
  冰云領域張開,夏傾月的身體也微微一晃,在原地停留了一小會兒后,才緩緩平穩氣息,看著站在原地,死死咬牙,卻久久無法向前邁出一步的云澈,她抓起了冰凰瓊華綾,緩步走到他的身前,口中發出一聲極輕的聲音:“對不起……”
  聲音落下,冰凰瓊華綾輕飄飄的舞動,拂向云澈的肩膀。
  就在冰凰瓊華綾即將碰觸到云澈時,云澈的額頭之上,一直隱藏的鳳凰印記忽然顯現,釋放出強烈到刺眼的金色光芒……
  這個突然的變化,讓夏傾月的動作一頓,下意識的收回冰凰瓊華綾,而下一個瞬間,金光閃動的鳳凰印記處,涌出了三點金黃色的火光……
  那是三滴被云澈釋放出體外的鳳凰之血。
  看著三滴金黃色的血液,云澈咬緊牙關,喉嚨里發出低沉無比的聲音:“鳳凰之血……給我……盡情的燃燒吧!!”
  他平時所燃起的鳳凰炎,是以鳳凰之血為源。
  而這一次,他卻是把鳳凰之血逼出,去直接燃燒這三滴鳳凰血液!
  他很明白這樣做的后果,把三滴鳳凰血液的神力燃盡之后,恢復起來不知要多久的時間。而在它們的鳳凰神力恢復之前,他所能燃燒的只能是普通的玄火,而無法再用鳳凰炎,但,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有可能破解冰云領域的方法。
  三滴鳳凰血一出,一股龐大無匹的威壓籠罩整個論劍臺,就連那些天玄、甚至王玄境的巔峰強者,都感受到了一種沉重的壓迫感……雖然只是三滴血液,但畢竟蘊含著真正的神力,是來自鳳凰神獸的威壓。距離最近的夏傾月感受到了壓迫感也最為沉重,同時,她更是感覺到一種足以致命的危機,這種危機讓她想也不想,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退離。
  嗡轟!!
  在云澈的低吼聲中,三滴鳳凰血同時燃燒起來,從三點微小的螢火,只一個瞬間,便膨脹至十幾丈高的彌天大火。冰云領域寒氣刺骨,但又怎么可能阻擋的住神獸之血的劇烈燃燒。
  無論是什么樣的火焰,燃燒起來都需要媒介。云澈所釋放的鳳凰炎燃燒媒介為玄力,而鳳凰之血神力釋放所燃燒的媒介……便是這冰云領域!
  冰云領域的屬性是冰寒,可以說是世界上最不可能燃燒的東西。但在鳳凰之血的神力下,卻如最純凈的煤油一般以無比驚人的速度燃燒、蔓延,還沒等人們從火焰出現那一刻的驚訝中反應過來,通紅的火焰已充斥了冰云領域的每一個角落,將一個碧藍色的領域,燃成了一個赤紅色的的火焰煉獄。
  這些火焰雖然沒有觸及到周圍的看眾,但過于灼熱的高溫氣浪還是波及到了他們,讓他們猛然窒息,全身燥熱的如要燃燒起來,而隨之,他們身上的衣服、頭發忽然著火燃燒,讓他們在驚呼中一片大亂,快速逃離,直到十幾個天劍山莊的強者躍出,擋在前方,才總算緩解局面。
  “這……這……這是怎么回事……”楚月璃站起身來,一雙美眸充斥著深深的驚駭。
  “難道……難道這個領域竟然被……云澈的火給破了?”
  “用火……燒掉了冰云領域?這怎么可能……”
  隨著火焰的蔓延,冰云領域消失了……就連最后的一絲藍光和冰寒,也被火焰完全的吞噬。而把冰云領域燃盡,失去了燃燒媒介的鳳凰之炎也隨之熄滅……但,飄浮在云澈身前的三滴鳳凰之血,卻已經失去了原本的金色,變得暗淡渾濁,就如普通玄獸的液體一般。
  噗通……
  云澈單膝跪倒在地,全身汗如雨下,口中劇烈的喘息起來。控制這三滴鳳凰血的燃燒,幾乎耗盡了剩下的所有力量。三滴鳳凰血也在這時自行飛向云澈額頭上的火焰印記,回歸到他的血脈之中,也長久的歸于沉寂。
  接下來至少三個月,云澈都不可能再燃起鳳凰炎。
  同時,也極有可能讓鳳凰血暴露……其他人或許發現不了,但在場的,還有一個凌坤!這個來自圣地的可怕之人,他那個層次的所知道的東西,根本不是蒼風大陸的強者可以相提并論。
  這樣的代價,他很清楚。但絕不后悔。
  冰云領域消失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整個論劍臺,一片如鬼獄般的死寂,只能聽面陣陣抽冷氣和喉嚨鼓動的聲音。所有的人都已經站了起來,呆呆的看著臺上的兩人,極度的震驚,清清楚楚的寫在他們扭曲的五官上。
  “鳳凰血?”凌坤眼眉垂下,口中發出一聲低吟,臉上閃過詫異的神色:“鳳凰血,不是在很久之前就絕跡了么,如今的鳳凰神宗的鳳凰血脈,都是由祖上傳承而下……他的鳳凰血竟能從血脈分離,證明那是無比純凈的鳳凰之血。”
  “他所用的鳳凰炎技,也和鳳凰神宗的完全不一樣。”
  “哼!真是有意思,不知鳳凰神宗知道了這個消息后,會是什么反應。”
  凌坤目光淡漠的掃了一眼全場,微微冷笑:“這么多人在場,總會有人把這些東西透露給鳳凰神宗……這個少年資質不俗,就算到了天威劍域都勉勉強強有墊底的資格,還似乎有所奇遇,但可惜……注定短命,只怕活不到入我天威劍域的那一天。”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