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129章近在咫尺(06-21)      第1128章完美神劫(06-21)      第1127章幻夢(06-21)     

逆天邪神245 最后一擊

楚月璃除了震驚,已根本無法言語。<>
  而夏傾月,她的天賦、領悟力以及心境,是她平生僅見,她能夠無視玄力限制修煉玄功,甚至開啟領域的體質,讓宮主林煜仙都驚嘆不已。她從夏傾月十二歲那年收她為弟子,教她冰云訣,并在那幾年里用自己的天玄之力親自為她淬煉身體,在冰云仙宮的這段時間,冰云仙宮千年積累的無數天材地寶,全部毫不吝嗇的用在她的身上。同時,夏傾月的師傅不僅僅只有她一個,冰云仙宮最強的兩個人楚月嬋和林煜仙同樣在她身上傾注了大量的心血,楚月嬋為了讓她的冰云之力達到至純至凈,不惜冒著巨大的危險去獲取三顆冰系天玄獸的玄丹……
  縱觀冰云仙宮的歷史,從來沒有在哪一個弟子身上投入這么多。
  這才有了如今的夏傾月。
  而現在,她卻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原本只能被稱作廢物的少年,擊潰了夏傾月的冰云領域!
  夏傾月能使用領域,打破了所有人的認知,而云澈居然把這個領域給摧毀,就只能用不可思議的奇跡來形容。
  以鳳凰血毀掉領域后的云澈力量已近枯竭,夏傾月狀態也比他好不了哪里去。以地玄境的玄力發動領域,消耗無疑是極其巨大的。領域的張開,消耗了夏傾月超過七成的玄力,之后持續的短暫幾息,又將她剩余的力量消耗掉六成以上,再加上之前的各種損耗,如今的她,所剩下的力量連平常狀態的半成都不到。同時,領域的崩壞,也讓她受到了一定的反噬,玄脈出現了不輕的創傷,玄力的控制開始變得艱澀。
  夏傾月的臉頰本就雪白,現在更是白到極點,連一絲血色都看不到。但至少,她看上去要比連站都站不穩的云澈要好的多。
  兩個人隔著不到十丈的距離對視,云澈的雙目里冷醒中不斷閃過痛苦和艱澀,而夏傾月的雙眸,則是劇烈的動蕩著。仿佛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反應過來。
  “呃……”微帶痛苦的低吟聲中,云澈扶著龍闕,緩慢的站了起來,他微咬著牙,看著就在眼前的夏傾月,低低的道:“你居然……沒有被剛才的火焰傷到……也好,剛才的火焰,連我都無法完全控制,如果你被卷入,說不定……會讓你重傷……要是……衣服被燒壞了……嘿,我可不想我的老婆,被別的人看去……”
  云澈的話斷斷續續,每說幾個字,都要伴隨著大口的喘息。
  夏傾月:“……”
  雙手緊緊的抓握在龍闕上,但卻沒有將龍闕從地上拔出,似乎已沒有足夠的力氣。云澈閉上了眼睛,一陣劇烈的喘息后,氣息,和聲音忽然逐漸的平靜下來:“我剩下的力量,只夠我再揮出一劍……如果這一劍,你接下了,那就意味著你贏了我……不過……不過,我是絕對……絕對不會敗給你……所以這一劍,你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接的下!!”
  砰!!
  龍闕被從地上拔起,八千多斤的重量,讓云澈抓著它的雙手在微微顫抖著:“準備接劍……傾月,記得你師門的榮耀,也記得我賽前和你說的話,給我用盡你的全力!否則,你就是對不起師門,對不起我,也對不起你自己!”
  夏傾月:“……”
  眼前這個與自己同齡的少年看上去似乎很陌生,因為比之那時的玄脈殘廢,眼前的云澈,和當初的蕭澈完完全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但在夏傾月的眼里,這個命運天翻地覆的少年卻有是無比無比的熟悉,他的眼神、說話的語氣、那種刻在骨子里的傲氣……尤其是那十萬頭牛都不可能拉回來的倔強,都和那短短幾天的朝夕相處中她所認識的云澈一模一樣。
  夏傾月沒有說話,身體周圍原本消逝的冰靈再次飄動起來,她的身后,一朵巨大的冰蓮緩慢盛開,冰凰瓊華綾懸浮身前,并呈現出一個詭異的“s”狀。極度危險的氣息,從冰凰瓊華綾的每一分每一寸上釋放蔓延,帶給云澈極其沉重的威壓。
  “這是……‘冰云極技殘月賦’的起手式,夏師妹現在氣息微弱,還能用出這一招嗎?”看著夏傾月的樣子,水無雙擔心的道。
  “勉強可以。看來,傾月也是準備拼盡全力了。這一招,是云澈根本不可能接下來的。”楚月璃出聲道。不過說這句話的時候,她多少有些底氣不足。雖然現在的云澈看上去似乎連站都站不穩,但他之前的種種表現,尤其是把冰云領域都燃盡的火焰,讓她再也不敢對這個看上去本毫無威脅的少年再有絲毫的輕視。
  她已經不敢去斷論接下來他又會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來。
  龍闕被云澈緩緩的舉到頭頂,邪神玄脈的五十四個玄關快速擴張,瘋狂的凝聚著全身僅剩的所有玄力……忽而,他大吼一聲,腳下地面崩裂,整個人剛剛躍起,重劍凌空揮灑,重重斬下……
  “霸王怒!!”
  這一劍的威勢,比之最初要差了很多很多,但依舊很是驚人。夏傾月同樣飛身而起,全身冰靈閃動著暴.亂的光芒,冰凰瓊華綾化柔為堅,折成一枚雪白色的殘月,在冰云之力的傾注下,閃動著刺目的冰晶光華,與龍闕劍在半空狠狠相撞。
  一聲重響,龍闕劍與冰凰瓊華綾交接的地方,一大圈的空間漣漪遠遠蕩開,冰冷無比的氣息將云澈完全籠罩,來自冰凰瓊華綾的龐大力量將龍闕硬生生的沖擊成彎月狀。
  云澈的眼眸一下子瞪大,他的雙手在那一瞬間的撞擊中幾乎完全麻木,他死死的咬著牙,將全身所有的力量傾注到龍闕之中,但他剩余的力量,比之夏傾月的全力一擊差的太遠,霸王怒的力量被完全擋下,就連力量的余波都被快速吞噬,一股足以讓他徹底潰敗的冰冷之力撲面而至。
  果然還是要到那一步么……
  這樣的局面,云澈一點都不意外,畢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態。感受著自己的力量被完全壓制,他猛一提氣,口中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
  我的玄脈和身體……一定要支撐住!
  “邪神第三境……煉獄!!”
  隨著云澈內心的低吟,邪神玄脈的第三境關……煉獄,第一次開啟。
  在“煉獄”開啟的那一剎那,一股妖異的紅光忽然從第三境關釋放,將整個玄脈都耀的赤紅一片,仿佛遍染了鮮血一般。這些紅光并沒有僅僅存在于玄脈,更是從玄脈之中溢出,在云澈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層猩紅色的光芒。
  云澈雙目之中的眼白與瞳孔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兩點完全變成血色的眼瞳,一股仿佛來自煉獄的兇煞暴戾之氣,也從他身上驟然釋放,讓夏傾月在一瞬間完全窒息。
  “邪神第三式……天絕地!!”
  轟!!!!!!
  這是一聲仿若天塌地陷的轟鳴,整個論劍臺發生了無比劇烈的顫抖,就連整片大地都動蕩起來,仿若可怕的自然之災忽然降臨。巨響聲中,一些低級玄者的雙耳瞬間失聰,論劍臺上,紛飛的碎石和沙塵揚起近百丈之高,一時間遮天蔽日,也完全遮蔽了云澈和夏傾月的身影。
  驚恐的叫聲傳遍論劍臺,無與倫比的震驚再一次出現在每一個人的臉上,無論是云澈,還是夏傾月,明明都已接近玄力枯竭,而這一擊的聲勢,卻超過了他們之前的所有,完全不亞于那將冰云領域都焚毀的滔天火浪。如此恐怖的氣浪和聲勢,就算是個強大的地玄境強者都難以做到,怎么可能出現在兩個都已力量大耗的年輕玄者的對撞中!
  沙塵彌漫,沒有人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他們就連想象,也完全無法想象的出他們究竟是憑借什么制造出如此驚天動地的對撞。
  論劍臺的戰栗很快停止了,沙塵也開始散去,當視線逐漸變得清晰時,所有人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徑長足有七八十丈的巨坑!!
  論劍臺的邊緣也已被完全摧毀,找不到一塊完好的臺石。
  巨坑的中心地帶,是兩個一動不動的身影……看著這兩個身影,所有人的呼吸全部屏住,目光僵直,喉嚨里也無法發出一絲的聲音。
  夏傾月靜靜的站在那里,長發凌亂,遍身染塵,目光清澈之中透著一種無法言喻的迷離,怔怔的看著身前的云澈。
  云澈就倒在她前方不到十步的地方,他全身外衣碎裂,整個人趴伏在地,嘴角、額頭、四肢、后背……幾乎所有的地方,都在溢出著道道血流。他左手抓地,右手手背已被血跡完全染紅,但依然牢牢的抓著龍闕的劍柄。
  “終于……結束了。”
  雖然“煉獄”只開啟了不到三息的時間,但對他那時已幾乎毫無力量的身體來說,無疑是近乎摧毀性的負荷,而“煉獄”之下,他還強行發動了所對應的邪神第三式“天絕地”……那是用來自他意志和靈魂的力量,所釋放的終極一擊,讓靈魂,也承受了絲毫不下于軀體的極大負荷。他還能保持短暫的清醒,簡直堪稱奇跡。
  身體表面裂紋無數,但內臟只有不太重的創傷,云澈艱難的咧動了一下嘴角,發出一聲輕松、滿足,又帶著深深慶幸的笑,他閉上眼睛,任由自己的意識沉沉的墜落向黑暗,最后的意志,化作一縷只有夏傾月才能聽到的聲音……
  “我來這屆排位戰的第二個原因……就是要向你證明……我……云澈……有資格做你的丈夫……而不是……你的……報恩……與……施……舍……”
  夏傾月:“……”
  時間在死寂中緩緩流逝……一息、兩息、三息、四息……
  直到云澈昏過去了,再也沒有任何動靜,人們才從死寂中回神。
  這場對決,終于結束了……
  九息、十息……
  凌無垢始終離的最近,剛才那驚天動地的一擊也感受的最為真切。如果此時有人靠近,會發現他的額頭上滿是細密的冷汗……沒錯!一個天玄境八境,在天劍山莊都有著很高地位的超級強者,居然被兩個小輩的對戰驚出了冷汗。
  十息過,凌無垢終于是如夢方醒,他用極其復雜的眼神看了一眼云澈,快速的平和自己的心境,用渾厚的聲音大聲宣布道:“云澈倒地十息未起,本屆排位戰最終戰的勝者是……”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