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1057章驚恐發現(01-21)      第1056章神主之戰(01-21)      第1055章朱雀意志投影(01-21)     

逆天邪神257 觸手可及的死亡

那一聲咆哮帶著極端恐怖的威壓和穿透力,傳遍了天池秘境的每一個角落,讓十大頂級宗門的強者們全部駭然變色,紛紛向咆哮聲的反方向退去,他們同時想到,這一次必然又有人隕落,只是誰也不曾想到,遭遇這只恐怖玄獸的人,竟是目前年輕一代最頂尖的兩人!
  正凝心驅毒的茉莉被一股可怕的氣息驚醒,云澈的腦海之中,傳來她凝重和驚訝的聲音:“怎么回事?你們居然招惹了一只霸玄獸!”
  “霸玄獸?”云澈悚然一驚”。這只龐大無比的巨獸所帶給云澈的威壓感,還要遠勝當初那只王玄炎龍。但他怎么也沒想到,這竟然會是一只霸玄獸!因為霸玄這個層次,蒼風帝國從未出現過!是一種近乎神話級的夢幻存在!
  來自霸玄獸的強大威壓讓云澈和夏傾月全身僵硬,五臟痙攣,心跳都幾乎完全停止。想與一只霸玄獸抗爭,或者從它的爪下逃走,無疑是癡人說夢。云澈咬牙道:“茉莉!你的力量真的完全封閉,一點都無法使用了嗎?”
  “……”茉莉久久無言,小巧的眉頭收的緊緊的。她沒有想到,自己才剛自封玄力沒多久,云澈便招惹上了一個如此恐怖的家伙。但如她所言,她自己下的封印,她自己也無法解除,云澈逃離這場險境的唯一希望,也已徹底斷絕。
  事到如今,茉莉也開始有些后悔。
  “你這次,算是必死無疑了。”茉莉字字沉重的道。
  “不行!!”云澈猛然搖頭:“我還不想死……也不能死!!”
  “傾月……我們快走!!”
  云澈一咬牙,大吼一聲,在那股如山岳般的氣勢壓迫下艱難無比的起身,抓起夏傾月的手,用盡全力向前方遁去。
  “吼!!!”
  他們的動作,引來巨獸的一聲憤怒咆哮,迎著云澈他們遁走的方向,巨獸舉起右臂,砸向了下方……
  后方的呼嘯風聲讓云澈下意識的回首,那只巨大的拳頭不是轟向他們,而是落向巨獸自己的腳下,但依然讓云澈的瞳孔急劇收縮。他一把抱住夏傾月,用盡全力高高跳起,“焚心”開啟,隨著他玄力的瘋狂涌動,身體周圍,一個將他和夏傾月同時籠罩的半透明屏障瞬間出現。
  “封云鎖日!!”
  轟!!
  就如一個來自天堂的重錘狠狠的砸在地面上,整個天池都震蕩了起來。如果這時不是嚴冬,而是夏日,或許大半個天池的池水都將被震向高空。
  一股巨大的危機感從下方傳來,抱著夏傾月躍至高空的云澈猛一吸氣,以星神碎影再次瞬間拔高,然后身體一翻,自己的后背向下,將夏傾月護在身前。
  “云澈……!”
  夏傾月的一聲驚呼傳來,但馬上,便被驚天震地的轟鳴聲所淹沒。
  這畢竟是來自霸玄獸的間接攻擊,云澈縱然已早早躍向高空,但下方被反震起的沖擊力,依然不是他所能夠承受的。他的“封云鎖日”被一瞬間沖破,一塊碎冰和細密的雪花打在了他的后背上,云澈眼睛一凸,臉色瞬間變得煞白,一道血箭凌空噴出,一小半沾染在了夏傾月的衣服上,將她雪白的云裳給染紅一小片。
  如果不是“封云鎖日”的守護,這一下已足夠讓云澈殞命。他猛咬舌尖,不讓自己陷入眩暈,強運玄力,再度發動“封云鎖日”,而這時,他和夏傾月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畫面……
  他們看到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頭顱,這只頭顱距離他們還有數十丈的距離,卻已填滿了他們的整個視野。頭顱之上,是兩只猩紅如血獄的眼睛,兩只血目釋放的光芒所聚焦的位置,便是他們。隨之,它向著他們張開了猶若深淵一般的大口,一股巨大無比的吸力傳來,被震到半空的堅冰、飛雪……還有擁在一起的云澈與夏傾月,都在這根本無法抗拒的吸力之下飛向了那張大口之中。
  本能的喊叫聲從云澈和夏傾月的口中喊出,云澈也在這時忽然明白為什么這只巨獸剛才的一擊是砸向地面,而不是砸向他們。因為這只巨獸知道那朵菩提帝心蓮是被他們所奪取,現在必定是在他們身上,它若將他們毀滅,菩提帝心蓮也會跟著毀滅。而把他們震向高空,是為了將他們吸入腹中,這樣的話,就等于吞掉了那朵在他們身上的菩提帝心蓮!
  一念至此,云澈的眸中頓時閃過了一絲絲生的希望,龐大的吸力之下,他和夏傾月離那張猶若深淵的大口越來越近。在這股吸力之下,就算他和夏傾月一起用盡全部力量,也不可能有半分掙脫的可能。云澈死死的看著前方,傾盡全力維持著“封云鎖日”,雙手緊緊抱著夏傾月,口中一遍遍的大吼著:“抓緊我……抓緊我……不要放手……抓緊我!!”
  呼~~~~~
  云澈和夏傾月的眼前頓時變得漆黑一片,巨獸的大口,也在這時終于閉合。
  耳邊的風聲依然在呼嘯,進入巨獸口中的那一刻,云澈便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黑暗,而又冰冷到錐心刺骨的冰寒煉獄……這只巨獸的體內溫度,竟然比風雪連天的外界還要低的很多很多。在龐大的沖力帶動下,他的身體在不斷的碰撞中極速前行,在黑暗中仿佛經歷了無數個峽谷,和一條條奇長無比的隧道。他閉著眼睛,整個過程全力維持著“封云鎖日”,因為這是能讓他們在這個過程中不被沖擊到粉碎的唯一依仗。
  不知過了多久,沖擊力終于消失,他們落到了一處無比堅硬的地方,終于停了下來。
  一直維持著的“封云鎖日”,也在這一刻無聲的消散。
  安靜了許久之后,夏傾月睜開了眼睛,她意識到自己到了哪里,卻無法相信自己竟然還活著……而且,除了身體略微酸痛以外,根本是毫發無傷。
  她抬眸看了一眼周圍的空間,然后伸出右手,一團夢幻般的藍光在她掌間凝起,勉強照亮了周圍三丈之內的空間。
  這里應該是那只巨獸的腹部,但無比意外的是,這里看上去完全不像一只玄獸的身體內部,竟如一個冰窟一般,下方堅硬無比,周圍吊墜著一根根或長或短的冰錐,這里的空氣極其污濁,難以呼吸,溫度更是奇低無比,縱然是有著七重冰云訣在身,和水元素極為親和的夏傾月,都有著輕微的不適感。
  “云澈,你沒事吧?”
  夏傾月輕喚了一聲,卻久久沒有得到云澈的回答。夏傾月手掌下移,讓微弱的藍光照耀在云澈的身上,卻發現他眼睛半閉,臉色煞白如紙,嘴角一抹血跡在緩緩蔓延……手碰觸到他的身體時,感受到的只有一片冰冷。
  夏傾月迅速半跪在他的身側,手掌按在了他的胸口,聲音也變得驚慌起來:“云澈,你還好嗎?”
  按感知到他內息流動時,夏傾月的手掌明顯的顫抖了一下。因為他此時的內息,竟微弱的……如同一個嬰兒。
  云澈的眼睛緩緩的睜開一點,臉上,露出一絲無比輕微的笑:“太……好了……我們都……沒死……”
  短短幾個字,他卻說的無比艱難。
  在巨獸那震地的一拳下,云澈便受了極重的傷,但他來不及調息,便一直強行持續著“封云鎖日”。“封云鎖日”不是普通的玄技,而是屬于邪神的暴走之技!它雖然是防御能力上的暴走,但絕非普通的防御屏障,而是要在短短瞬間發動的保命之技。“封云鎖日”每持續一息,所消耗的玄力便等同于發動了一次“隕月沉星”。
  從被震到空中,到被完全吸入巨獸腹中,一共過去了近三十息的時間,而這段時間,“封云鎖日”一直持續著,否則,他和夏傾月早已斃命。而這三十息的持續,是一個巨大到常人難以想象的消耗,且這種消耗,還是在云澈受到重創的狀態下。
  此刻終于平息了下來,他的內傷也已加劇了數倍,玄力,更是完完全全的消耗殆盡,沒有一絲的殘留。
  內傷極重,又沒有了絲毫的玄力抵御寒冷,這里的恐怖低溫,每一秒都在大量剝奪著云澈的生命力。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冰冷到如同被插入了萬千針刺,而很快,這種冰冷感便一點點消失,讓他逐漸的失去了對身體的所有感知。
  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也是第一次,距離死亡如此之近,觸手可及。
  夏傾月把手從云澈身上拿開,眸光變得一片混亂:“云澈,你……”
  “傾月……不要說話……聽我說……”
  云澈的呼吸已變得極其微弱,這里的溫度,讓他的雙手、雙腳、軀體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便被冰凍的僵硬,他的雙目也已毫無色彩,還能說話,是依靠他的強大意識力死死支撐著,但他知道,這最后的意識,也隨時都會消散……
  死亡,來的太過急促和突然。
  “傾月……還好……你沒事……我應該……馬上就死掉了……我死后……你不要……管我……你不懼寒氣……或許有可能……從這里逃出去……就算這只……巨獸……再可怕……也要……用盡全力……逃出去……”
  “云澈!不要再說了!你不會那么容易死的……要離開,也是我們一起離開!你不會死的!”
  這場災難來的太突然,讓她根本措手不及。云澈的內傷極其之重,五臟六腑幾乎破碎,身上的生機微弱不堪,說不定下一秒就會消散。她知道他為什么會受這么重的傷,也知道他現在為什么如此虛弱……被震向空中時,他后背向下,承受了所有的沖擊力,卻讓她毫發無傷。被吸到巨獸口中然后一直落到這里的過程中,那股沖力可怕無比,就算是她鑄起最強韌的冰晶防御也不可能抵御,但那個一直守護在他們周圍的屏障卻將一切沖擊都完全阻下……那無疑,是強韌到了極點的防御屏障,而如此驚人的防御屏障,可想而知會伴隨著多么巨大的消耗。
  只是她的聲音,云澈已根本聽不到。云澈的眼睛依舊半睜著,但已經看不到一絲的光芒。他的四肢、軀體、臉頰、頭發……已全部覆上了一層薄薄的冰層,冰層之下,是即將完全燃盡生命力的冰冷軀體。
  “傾月……”他輕輕的呢喃著:“如果有來世……再做我的妻子……好嗎……因為……這一世……還沒有完全的征服你……我……不甘心呢……”
  夏傾月身軀一震,眸光一下子變得模糊。
  云澈的雙目,也在這時失去了最后的焦距了神采,全身一動不動,唯有他的喉間,無比輕微的溢出著來自靈魂的聲音……
  “爺爺……小姑媽……”
  “雪若師姐……茉莉……對……不……起……”
  “……”
  “苓兒……我來陪你了……苓兒……苓兒…………”
  最后的聲音細弱如微風,最終完全的消逝……一顆被照耀成藍色的星光,從夏傾月的臉上緩緩而落,輕輕打在了他完全僵化的嘴唇上。
  
[xxbiquge]